笔趣阁 > 神医狂妃今天飒爆了 > 第3章 遮掩家丑,灭口!

第3章 遮掩家丑,灭口!

  有的毒用平常手段是轻易验不出,不过若用现代技术肯定会有所收获,乔晚凝可以从她的医学室里取器皿设备查验,但不好当场暴露,她也用不着这般麻烦。

  只要确定有人曾对老夫人行不利之举就够了!

  乔晚凝肃寒的目光直射向马青荷母女,“这毒虽然诡异,入体无踪,但外祖母冤魂不散,要我帮她老人家讨命!”

  触碰到那逼人的眼神,马青荷心下不由咯噔,强作冷笑,“光天化日,哪儿来的鬼?再说我们这么多儿孙在,母亲要你帮她讨命?”

  她岂会被一个小小的乔晚凝三言两语给诈住!

  “晚凝姐姐,你别虚张声势了,若说讨命,你还是先为我姐姐的孩子偿命吧!”谭蓉嚷道。

  “外祖母让我传话,谭家上下全部跪在灵前,最多一炷香,她就会让害死她的人受万箭穿心之痛!”乔晚凝道,“谁若不从,就是心下有鬼,不敢一试。”

  “老夫人真给表小姐传话?”众人也是稀奇,“侯爷,不妨试试,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而已,免得落个心下有鬼的口实。”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跪拜母亲也是应当。”

  谭如山夫妇带着小儿子率先跪在灵前。

  “大舅,请吧。”乔晚凝收起手术刀。

  她知道,这个时候谭家的人不会傻到让人动手捉拿她,毕竟周围还有那么多看热闹的外人,期待着一炷香时间的到来。若谭家对她迫不及待的动手,岂不真给人落个心下有鬼的口实?

  谭如海瞪了乔晚凝一眼,负气走到灵前,跪在原地。

  乔晚凝也走到堂中,“大舅母,你们似乎不愿跪这一炷香?是怕外祖母找你们索命?”

  “世子妃姐姐身子不好,就不必跪了吧?”谭蓉环顾众人。

  乔晚凝瞥了马青荷三人一眼,“你们看着办。”

  然后,自己也当堂跪下。

  谭老夫人,这是我代您的外孙女孝敬您最后一程。

  谭琳咬咬牙,“不过一炷香,我为祖母承受得起。”

  见谭琳跪下,谭蓉便也跟着跪下。最后马青荷跪在自己的女儿身边。在场的侯府下人也随主一起下跪。

  有人殷勤地点燃一炷香。

  看着那香在烟气缭绕中一点点变短,众人有所不信,也有所期待。

  乔晚凝则趁这暂时的安静,悄悄驱动神识进入医学室,隔空对身上的伤进行紧急处理,然后又取了一只仿真蝴蝶,给它身上加了药。

  这仿真蝴蝶是乔晚凝在二十二世纪执行特殊任务时用来迷惑对手的手段之一。

  她虽然是一名军医,但却是穿梭在特种兵当中的特种军医,有时候面对棘手的状况,也需要有些超凡的本领应对。

  一炷香眼看将近,什么事都还没发生。

  有人沉不住气了,“就说么,肯定是死到临头的乔晚凝耍弄弄我们。”

  带着仿真蝴蝶出了医学室的乔晚凝暗中将蝴蝶放飞。

  这只蝴蝶的内置微型系统可以依照设计好的方位与药品药量寻找目标。

  “看!有只蝴蝶!”

  有眼尖的人率先发现,一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花蝴蝶在马青荷身边飞绕了几圈,然后又飞向门外。

  “啊!”马青荷突然痛叫。

  “娘?”谭琳转向身边的人。

  马青荷面色抽动,手捂心口,颤声哆嗦,“疼……”

  “侯爷夫人怎么突然不对了?”

  “难道万箭穿心之痛显灵了?”

  众人难以置信的盯着马青荷。

  “马青荷,是你!”乔晚凝站起身。

  “不……不是我……”马青荷否认。

  谭如海的脸色也变的很难看,“乔晚凝,你对你的大舅母做了什么?”

  乔晚凝双手一摊,“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我跪在灵堂正当中,远离你们所有的人,我能做什么?这就是外祖母的交代,谁直接害死她,谁就要遭到报应!”

  马青荷越来越痛,何止是万箭穿心,好像有无数小虫在生吞她体内的肉,“不……不是我直接害死老夫人,她吃的那顿饭不是我送的……是……”

  马青荷的话哆哆嗦嗦还没说完,跪一旁早已吓的魂飞魄散的丫鬟忙磕头捣地,“老夫人吃的最后一顿饭是奴婢受大夫人的吩咐送去的,其他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是她……是她……”马青荷抖着手指向那丫鬟。

  丫鬟不理会马青荷,继续一个劲儿的朝棺椁磕头,“老夫人明鉴,老夫人明鉴,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不知道那饭菜中有毒会害了老夫人!”

  “真是侯爷夫人下的毒?”众人皆惊。

  “不是我……不是我……”马青荷疼的在地上打滚,依然否认。

  “马青荷,你若不承认,那就等着被刮肠而死吧!”乔晚凝冷冷地道。

  说实在的,她还不想马青荷痛快的死。

  她感应到老夫人最后见到的情形是马青荷身边的那个丫鬟送饭,老夫人吃了之后就不对了,没挣扎多久便断了气。

  此事与马青荷脱不了干系,但马青荷胆敢对老夫人下手,也绝非她一人便说了算的!

  为老夫人,还有原主报仇一命还一命太便宜了他们!收拾马青荷不过只是个开端而已。

  “啊——啊——”马青荷疼的惨叫连连。

  “刚才那只突然飞出的花蝴蝶难不成就是谭老夫人的亡灵所化?”有人想起那只绕着马青荷飞的蝴蝶。

  “听说谭老夫人一向行善,吃斋念佛,看来是深有灵根啊!”有人叹道。

  “我说……我说……”马青荷终于顶不住了,“是我下的毒……”

  “娘,你不要乱说!”谭琳一把抱住马青荷。

  谭如海跟着就冲过去拿手死死堵马青荷的嘴,“夫人,切不可疼晕了头!”

  被闷住口的马青荷疼的叫不出声,挣扎几下,竟翻了白眼昏死过去。

  乔晚凝冷眼瞧着这几人焦急的欲盖弥彰。

  旁人可不会以为马青荷真是疼晕了头,胡乱认罪,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怎么可能?老夫人怎么可能是中毒?”

  只有杜太医依然不愿相信。

  若老夫人真是被毒死,岂不是打了他的老脸?

  乔晚凝懒得理会杜太医,走到谭如海面前,“大舅,你这是为了遮掩家丑,还是想……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