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狂妃今天飒爆了 > 第4章 卑职身子麻

第4章 卑职身子麻

  谭如海一个晃神,赶紧松开马青荷,状若恍惚,喃喃自语,“我是中了邪,我是中了邪……”

  哎呀,侯爷夫人毒杀侯府老夫人,侯爷一时冲动差点在老夫人灵堂里闷死夫人。

  旁人个个脸色异样。

  这要换做寻常百姓家,早就惊动官府了。不过镇安侯府的事要闹到官府,官府也只会和稀泥吧。他们是何其幸运,亲眼目睹到镇安侯府的这桩丑事。

  “乔晚凝!”谭琳丢开半死不活的母亲,蹭地站起身,“一码归一码,祖母的事另外再说,你歹毒伤我,害死我腹中孩儿,也是罪该万死!”

  “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伤了你,证据呢?除了你的贴身丫鬟与你的走狗谭蓉,还有谁哪只眼看到我亲手伤了你?你娘毒杀外祖母是外祖母显灵逼她亲口承认,你也让你的孩子显个灵,逼我承认呗。”乔晚凝垂眸扫了眼谭琳的下半身。

  “我孩儿尚小,连世面都没见过,哪里有那般修为!”谭琳气恼。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外祖母修为高深,有本事逼迫你娘认罪了?”乔晚凝似笑非笑。

  谭琳这才发现,自己被乔晚凝的寥寥数语带进了沟。

  盯着面前的乔晚凝,谭琳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又不及细想,硬着头皮狡辩,“娘的事还没弄清楚!就算你一时片刻不肯认罪也是疑犯,理当缉拿受审!来呀,把乔晚凝拿下!”

  乔晚凝不屑的目光扫向灵堂门口。

  晟王府护卫一直堵在那里。

  谭琳等着他们上前拿人,却不料他们好像僵住了似得,无一人听命。

  “耳聋吗?本妃的话听不到?”谭琳大声斥喝。

  灵堂中的其他人也好奇地看向门口。

  只见乔晚凝若无其事的款款走去,毫无阻拦的从护卫当中穿过,“有外祖母灵气相护,他们是不会对我动手的。”

  怎么可能!

  众人皆傻了眼。

  眼睁睁地看着乔晚凝安然无恙地走出灵堂,谭琳气急败坏地走到护卫跟前,一巴掌拍在其中一人脸上,“你们是不是活腻了!”

  “娘娘……卑职……身子麻……”

  好像就在那只花蝴蝶从他们上方飞过之后,身子就开始有些不对,可看着侯爷夫人在堂中张牙舞爪地叫唤疼,他们只是相视一眼,惊得不敢吱声。

  而灵堂外的家丁,虽未感异样,可个个看着犹如刚从地府走出的鬼魅似得乔晚凝从身前走过,没人敢动手,都怕老夫人再次显灵,也跟着遭罪。

  乔晚凝在前面花丛略停,将落在花瓣上的蝴蝶悄然收入掌心。

  出了侯府,乔晚凝见门外正巧停着一匹不知哪个客人的马,直接骑上走了。

  侯府是难得片刻安宁了,她要先寻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凝气疗伤,尤其是得尽快好好处理脸上的烧伤。

  ……

  这是天璃国皇都焉城。

  城北是地势险峻的山峰,自成一道天然的守城屏障。

  策马抵达落马河,乔晚凝见湍急的河面上一条摇晃的铁索桥连向对面山峰。

  真是顾名思义落马河,只得弃马过河。

  过了桥,刚朝山峰深处走了三二十米,乔晚凝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拨开灌木丛的遮挡,缓步搜寻,很快看到几名兵将装束的人均被开肠破肚,血水浸透了身下的草泥。

  乔晚凝好奇走过去,弯腰伸手探了下其中一人的额头。

  微微凝神,一出画面便浮现在她的脑中。

  有凌乱的脚步声朝这边靠近。

  乔晚凝悄然隐到一棵大树上,透过树叶浓密的缝隙,见来者同为兵将装束,个个持刀,小心翼翼地边走边搜寻。

  哎呀,乔晚凝后觉醒悟,她只是想北山环境清幽,却疏忽了在这险要之地必然也少不了重兵把守。

  “又少了几个人?”

  夹在兵士之中的一名身着锦衣的男子询问。

  “回世子殿下,少了五个。”有人回答,“都是派往这边巡山的。”

  世子?

  乔晚凝定睛一看,可不是么。那夹在一队兵将当中格外另类的锦衣男子正是晟王世子盛逸旻,也是原主差点嫁给的男人。

  这个盛逸旻,当年为求得老侯爷相帮,答应娶原主为妻,可在他翅膀渐硬,老侯爷病逝之后,就勾搭上了谭琳,给原主泼了一身身脏水,借故悔婚。

  如今原主又死在了他的世子妃谭琳手中,这新账旧账相加,怎能便宜了此人!

  “殿下,他们在这里!”

  兵士很快发现了死者。

  “又被杀!”兵将们愤怒不已。

  盛逸旻看到那些死者脸色也很不好,在他们身上探了探,“人刚死不久,凶手一定没跑远,搜!”

  待他们四下散开,乔晚凝神识潜入医学室,取出一次性隔离服与口罩穿戴好,将自己包裹严实,暗中跟在盛逸旻身后。

  盛逸旻的防备心很强,兵将们都分头搜索,他的身边则跟着四五个形影不离的护卫。

  “什么人!”

  几个护卫均觉察到身后有奇怪的细嗦响动。

  那是草木枝叶划动乔晚凝身上所穿的隔离服的声音。

  不见人影,先有两只蝴蝶从草木中翩翩飞出。

  护卫均没有留意那两只蝴蝶,小心翼翼地循着声响向前挪步。

  突然,有束刺目的光乍然闪了一下。

  众人眼睛不觉一眨,待警惕睁大,竟见面前草木上,大树遮挡的阴影中高高悬起一个人。

  “谭……老夫人!”盛逸旻盯着那身着精致寿衣的老妇,脸色刹变。

  他因有事耽搁,未同谭琳一起回镇安侯府,但他可是清楚知道,谭老夫人前日急病暴毙!

  “怎么会是谭老夫人?”护卫也是错愕不已。

  “何人装神弄鬼!”盛逸旻梗起脖子,强做镇定。

  乔晚凝这才现身,变声道,“见到本勾魂使大人,还不下跪见礼?!”

  “勾魂使?”

  盛逸旻打量来者,身着古怪的衣衫,从头到脚包裹严实,只露出一双冰冷而阴厉的眼睛。

  “跪下!”乔晚凝又是一声厉喝。

  盛逸旻只觉两腿一麻,不由自主打了弯,扑通地就跪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