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狂妃今天飒爆了 > 第7章 侯府多了个疯婆子

第7章 侯府多了个疯婆子

  “说,你受何人指使!”盛逸旻厉声斥问。

  他可不信行凶只是因为这人自己活得不耐烦。

  那将领无从狡辩,大笑几声,奋力一挣,冲着身侧抵着自己的大刀撞了上去。

  正中心脉,一命呜呼。

  其实,乔晚凝有急救的办法。

  但对这残害性命的该死之人,一来她不想摊事,二来也不想帮盛逸旻太多,便什么都没做,只问盛逸旻,“世子,人我已指认出,你何时送我回府?”

  军营之中,最重一言九鼎。

  有那么多兵将听到,盛逸旻也不好反悔,先把一肚子的恼恨压下,“今夜你先留在营中,明日与你一同回镇安侯府送谭老夫人。”

  他要亲自送走那谭老婆子才放心!

  “好。”乔晚凝没意见。

  正好今夜她也可以安心呆在这山中调养。

  之后便没有人再理会乔晚凝。

  盛逸旻带人去忙着追查那名将领的底细。

  乔晚凝自己到伙房寻了些吃的。便回到帐中,以休息之名,神识进入空间取了医药用品给自己疗伤。

  ……

  第二日早,盛逸旻便与乔晚凝回城。

  想是不愿影响自己的眼睛,盛逸旻又吩咐属下为乔晚凝新准备了一身孝衣,另加一条白纱,让她把自己收拾整齐一些,丑脸遮上。

  “晟王世子来了!世子还送回了乔小姐!”

  今日正是谭老夫人出殡的日子,在送葬队伍启程前,侯府收到了消息。

  “世子抓到了乔晚凝?”谭琳欣喜,摸摸自己被火灼伤的脖子,目露凶光,勾唇狡笑,“很好!既然她与世子还曾有一段旧事,那就让世子亲自为他那不及出世的孩儿报仇!”

  杀子之仇,世子绝不会轻饶了乔晚凝!

  晟王世子驾临,除去谭琳与马青荷,谭如海率侯府上下出门相迎,“参见世子殿下!”

  可算把晟王世子盼来了。

  若世子迟迟不现身,侯府的面子还不知往哪里搁。

  “免礼吧。”盛逸旻下马,“本世子前来吊唁,送别谭老夫人,是为晚辈敬意,各位不必拘泥。”

  “谢世子。”谭如海回礼之后直起身,在盛逸旻身后寻找乔晚凝。

  众目睽睽之下,身着孝衣,脸遮白纱的女子翻身下马,款款向前。

  这是乔晚凝?

  不仅丝毫没有受制于人的迹象,还如此安然无惧的样子,与想象中大相径庭。

  “世子殿下,你怎么不把乔晚凝绑了?”

  谭蓉忍不住开口。

  “胡扯什么!”盛逸旻训斥,眼睛小心地来回查看。

  谭老婆子可是还没送走呢,别再整出什么妖。

  谭蓉红了眼,眼泪说流就流了出来,“乔晚凝伤了姐姐,还害死了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殿下怎能不为姐姐出头?”

  盛逸旻这才发现,侯府的人群中没有谭琳。

  一听谭琳的孩子没了,眼睛咻地瞪大,“你说什么?”

  原来世子还不知情。

  谭蓉继续说,“就在昨日,姐姐差点被乔晚凝害死!姐姐说世子这几日公务繁忙,不便打扰,就没有让人去给世子传信,委屈都自己忍了。”

  而事实是,因为侯府闹出大夫人毒害谭老夫人的丑闻,谭琳不愿再在这个时候惊动盛逸旻。

  侯府的人以为是盛逸旻得到消息,特意抓了乔晚凝回来,看来不是?

  不过没关系,现在晟王世子不会放过乔晚凝了!

  “乔晚凝!谭蓉说的可是事实?!”

  盛逸旻转向乔晚凝,一身的怒意像是聚集成了即将炸响的雷。

  “不是。”乔晚凝否认,又看着盛逸旻,慢吞吞地道,“世子似乎忘记了什么,需要请身边的这位将军提醒一下吗?”

  盛逸旻倒吸一口气。

  原来这是乔晚凝给自己挖的坑!

  为了彰显自己的威风与诚意,他来侯府时不仅有护卫追随,还特意带了两名参将。

  当着将士的面,盛逸旻不好违背承诺,被看成无信之主。

  也罢,且让将士看到他盛逸旻是怎样重视承诺,值得信赖之人!

  “不必!”盛逸旻咬碎牙齿咽进肚子里,“所有事以后再说,先送老夫人要紧。”

  谭蓉不甘,“世子——”

  “住口!”盛逸旻呵断,“就不能让谭老夫人走的安心些?”

  谭家的人都愣住了。

  世子怎么会为了在乎老夫人就不理会乔晚凝的所作所为?

  “世子!”

  谭琳从大门冲出,一头扑到盛逸旻怀中,哭道,“世子要让祖母心安,就把乔晚凝也送走吧!我们的孩子已经去陪祖母了,就让乔晚凝跟着一起去照顾。祖母生前不是最疼爱她吗?见了她一定会很高兴。”

  “去陪外祖母不该是马青荷么?”乔晚凝冷冷地道,“活着不配身为儿媳,那就该死了去外祖母身前赎罪!”

  “谁?谁在叫我?”

  马青荷疯疯癫癫地从侯府跑出来,随便扯住了个丫鬟,“琳儿,你可知谁在叫我?”

  乔晚凝一眼就看出,双目呆滞的马青荷是真的失了心智。

  她可没有存心让马青荷发疯。

  这疯的也太奇怪,太是时候了!

  谭如海见乔晚凝在盯着马青荷,便道,“晚凝,你大舅母被吓出了失心疯,有些话暂时问不明白了。”

  乔晚凝暗自冷笑。

  谭如海这老狐狸还真会算计,为了糊弄事实,防止马青荷认罪令侯府颜面无光,又不愿马青荷落个畏罪自尽的闲话,竟将自己的结发之妻弄疯了。

  既然他愿意侯府里多一个疯婆子,那她就慢慢陪着他们玩儿!

  “也是。”乔晚凝点点头。

  谭如海松了口气。

  乔晚凝转而又道,“马青荷的事说不清,谭琳的事就能说得清?马青荷毒杀外祖母是她疯前当众亲口承认的,谭琳出事我可没认账,她也没有肯定是我的铁证!等你们查清了再说吧!”

  “我!我就不是人证吗?”谭琳扭头反问,“昨日,你将我丢入火中险些烧死,家丁与护卫都看亲眼看到!”

  “那是你滥用私刑在先,烧火的人也是你!”乔晚凝扯下脸上面纱,“这笔账我会与你算!”

  那凌厉之气,那自眼底深处散出的冷冽令谭琳不由得一抖。

  面前的人不像是乔晚凝,可又分明是乔晚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