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炼制金莲

第三百四十九章 炼制金莲

  秦夙先恭喜了江琬,又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

  他将怀中人抱紧,手轻抚到江琬脑后秀发处,手温柔地摩挲了片刻,仿佛是安抚她,又仿佛是安抚他自己。

  江琬喜欢他的温情,便将脸颊微侧,反又在秦夙肩头蹭了蹭。

  秦夙身躯微微一颤,又轻轻吸一口气。

  然后终究难逃懊恼,到底还是没忍住又说了句:“方才那金莲……琬琬,我不该如此直接拿到你面前来的,应当先提醒你一声才是。”

  说到金莲,江琬就好奇了,连忙追问:“那是什么奇物?是你新得的吗?哪里来的?”

  因为秦夙的兽纹空间早就对她开放过,他有些什么宝物江琬都一清二楚,甚至秦夙先前拥有的各种珍稀药材也早就都给江琬了,所以江琬才问他这金莲是不是新得的。

  至于刚才因为看金莲而“吐了一口血”的事,在江琬看来,这根本都不叫事儿。

  她的态度很明确地就表达在这里,同时也是希望秦夙能明白她的意思,不要在意先前那些小波折。

  秦夙便终于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又紧紧抱了抱她,并将手在她秀发间来回抚过。

  过了一小会儿,他才终于松开江琬,又携住她的手,带她一起在屋中长榻上坐下。

  两人还是紧挨着坐在一处,秦夙就开始讲述起自己在俪花谷的经历。

  他说到诛杀众多死士时,江琬道:“该杀,这些人都因魔灵血池而成长,实在罪孽太多,不该存世。除魔即是卫道,阿夙,你做得好。”

  她夸得这么直白,其实还不如秦夙平常的彩虹屁有水平呢。但秦夙听她说话,却立刻眉目放松,漆黑如星潭的眼中就仿佛放出了光来。

  这目光太明亮了,就总是容易使人耳红心跳。

  秦夙立刻就又说了齐王被诛的事情。

  江琬的反应则是,赶紧在秦夙先前真气封锁的基础上又给补了一遍壶中日月术。

  补完了,她还用望气术四下扫视,确保自己与秦夙在屋中是安全的,他们的谈话也不可能被任何人窃听以后,才终于轻轻吐一口气。

  紧接着,她就:“哈哈!”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

  确实是太高兴了,管他什么形象呢,在秦夙面前,总之是不管多真实的自己江琬都敢于展示。

  又何况只是撒开了限制,高高兴兴笑一场呢?

  秦夙受江琬情绪感染,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翘了起来。

  对于诛杀齐王,他自己其实感触不深,但能得到江琬如此欣喜的反应,这对他来说,这个事情的价值就超量实现了。

  他又将从齐王那里得到的一些情报信息告诉给江琬。

  这些事情不能忽略的,不然如果害得江琬因为这些信息差而做出什么错误决定,那就不好了。

  江琬立刻说:“阿夙,你急于突破,是不是也与天狼族有关?你是怕半年后狼巫句突再来,你挡不住他?”

  秦夙只道:“琬琬,我不想赌几率。”

  江琬瞬间懂了,明白他这是更愿意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意思。

  其实,江琬又何尝不是这类人呢?

  江琬便应一声,道:“阿夙,到时候你只管放心突破,我能顾好自己。”

  秦夙说:“好。”

  他接着就又说起了那个只闻其名而不知其人的甲五,道:“齐王将此视为最大秘密。”

  到底谁是甲五呢?

  这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江琬有几次见到永熙帝,也都是用望气术仔细看过他身边诸人的。

  只可惜皇帝身边的人员实在是太多太杂了,不拘哪一个,或许就是隐藏的高手。

  江琬看过他们的气运气机,却也根本无从分辨究竟其中哪一个会是甲五。

  分不出就不钻牛角尖了,江琬还道:“齐王不说也罢,总归他人都没了,甲五再厉害,难道还能扶一个已经去世的皇子上位不成?”

  这话就损了,不过秦夙看她肆无忌惮说话说得十分开心的样子,便点了点头,道:“琬琬说的是。”

  还别说,捧哏是个好手。

  江琬心情上佳,接着追问:“那后来呢?”

  秦夙就又将自己是怎样追踪最后一名死士,又是怎么遇到的火中金莲等过程,都详细说了一遍。

  当秦夙说到自己被毒掌偷袭时,江琬顿时紧张,等秦夙说完自己是怎么反杀对手的以后,江琬立刻又欣喜起来。

  她当下喜悦道:“果然还是我家阿夙厉害,不论什么敌人,到了你这里,也不过都是土鸡瓦狗而已。”

  秦夙眼中便也含笑。

  江琬又追问后续,秦夙于是就细说了自己是怎么采摘金莲的。

  他道:“好在我修炼的是乾坤离恨经·乾元篇,此功法至阳至刚,不惧火焰,如此我才得以近这金莲之身。”

  江琬便说:“既如此,这金莲想必属性与你极为契合。阿夙,你将金莲给我,回头我抽空给你炼一炉丹药。”

  如果是金莲炼丹,那能出什么神药?

  这个,江琬可是期待得很呢。

  她也不跟秦夙客气,直接就讨要起来。

  而事实上,秦夙采摘金莲本来也是想带回来送给江琬的。不然,光只是观察金莲周边道蕴,他就已经触摸到了破关的边缘。

  倒也没必要非将这金莲摘下来不可。

  其实采摘过程是有些凶险的,只是这凶险部分却被秦夙悄悄地笔削春秋,在江琬面前隐瞒了过去。

  秦夙道:“琬琬,我即刻便将金莲给你,你接过以后记得马上收入空间,可千万莫要再盯视其中纹路细看。”

  这个江琬肯定不会再犯,她也知道自己现如今功力境界还是不足,自然不会随便再去挑战极限。

  这种事情,一次两次逃脱了是运气好,可要是次数多了会发生什么,却是谁也不知了。

  秦夙又有些担忧道:“琬琬,炼制金莲之事你其实可以暂缓。我突破并不急需此物。你不妨先行收藏,等往后功力再高些以后,再考虑炼制之事。”

  江琬点头道:“你放心,我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