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娇妻甜又飒 > 第二百二十五章:你失控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你失控了

  这么老套的词,有一天,居然出现在了江云歌的身上。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江云歌像看傻子一样白了韩硕一眼,她家那位都没敢和自己说这句话,韩硕是傻白甜的爱情剧看多了?自己可不是那些傻白甜女主。

  她甜甜一笑,朝王琳眨了眨眼睛:“韩副会长,这番话,你对王琳学姐说,才有效。对我,你就别浪费表情了。先走一步!”

  再多看韩硕两眼,江云歌可能连今天吃晚饭的食欲都没有了。第一次见他,倒也没觉得什么。现在看着,她竟觉得, 韩硕这张脸有些油腻了。大概,是他说了让人油腻的话。

  韩硕盯着江云歌离去的背影,眼神逐渐变得复杂起来。门被关上,里面只剩下韩硕和王琳两个。王琳知道,江云歌对韩硕没有想法,可是,韩硕对江云歌的态度让王琳很不满。如果不是江云歌在韩硕面前做了什么,引起他的注意,韩硕怎么可能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归根结底,还是江云歌的问题。

  “你刚才,有些失控了。你可别告诉我,你真的对江云歌产生了兴趣。我们的门规,应该不用我再来提醒你吧!”

  王琳的提醒让韩硕不耐烦起来,他不悦的皱起眉头:“同样的话,我不想听第二次。你可没有到更年期!”

  王琳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这是嫌弃自己话多了。可她只是在提醒韩硕,什么才是他应该做的。

  “就算你嫌我话多,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江云歌这样的人,可不是你我能够掌控得了的?她是一把好刀,但是,如果驾驭不到,恐伤己身。”

  “你可真够关心我的!你是觉得,我连一个丫头片子都驾驭不了?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江云歌不是普通的女孩,我提醒你,不要玩火。她可是医圣最得意的弟子,怎会轻易受你的蛊惑。”

  韩硕笑了:“你难道不知道,沉浸在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是负数吗?”

  王琳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紫,他明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他怎么能在自己面前说这些话?

  “你别告诉我,你打算追她?别忘了,她是谁的女人。韩硕,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要是让会长知道,你会有麻烦的。”

  韩硕不屑的笑了:“他什么时候管过学校的事?一年能露面一次,就很不错了。现在的学校,都是我们两个一点点做起来的。说实话,我是觉得,我们的功劳比他多。有机会,我们应该自己去见见掌门,让掌门知道我们的辛苦。”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看,这个江云歌真的很危险,才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会长的身份,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忠于掌门,以后,也是忠于会长。”

  “你难道一辈子都要屈居人下不成?一个门派的实力,还是要靠人去经营的,不是像他那样,每天见不到人影,只要躲在实验室里,就可以发展处自己的势力。没有我们俩,学校会有现在这么壮大的队伍?他的能力,反正我是没有看到的。现在学校我说了算,我想做什么,没人能拦得住我。你最好不要多事!”

  王琳怒了:“韩硕,我可是为了你好。”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门派好。你不是没有看到江云歌的天赋,如果她能为门派做事,我们如虎添翼。她深得医圣的信任,有些事,让她去办,不是事半功倍吗?做事,要懂得变通,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达到目的,那就是好的。掌门可不会问你用的是什么方法,他看的,只有结果。”

  韩硕的话让王琳无言以对,的确没有人去管他们用的是什么法子,大家在意的,只有最后的结果。韩硕的功劳,王琳看在眼里。大概也是因为这样,韩硕已经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更忘了,那位会长的雷霆手段。

  一旦真的惹怒了他,不只是韩硕,恐怕连自己也逃不掉他的制裁。据说,门派的惩罚,没有谁能扛得住。她只希望,韩硕办事能稳一点。自然,她也不希望韩硕为了达到目的去接近别的女人,他哪里需要做到这一步?

  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了江云歌不欢而散,韩硕已经有了决定,王琳却在为韩硕担忧。

  离开会议室的江云歌正准备回去,不想顾良辰在路上等着她。

  “你还没走?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没有课。”

  顾良辰笑了笑:“刚才,韩硕把你单独留下了,我担心,他会为难你。他没有刁难你吧!如果有,你告诉我。”

  江云歌看了顾良辰一眼,笑着问道:“告诉你,你能怎么样?还能对韩硕动手不成?我估摸着,你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顾良辰有些失望:“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差劲吗?还是韩硕在你心里就特别厉害?你别看我不怎么健壮,可是我力气很大的,韩硕未必会是我的对手。”

  “你们俩,都没有在我心里。我只是实事求是,他是副会长,胳膊拧不过大腿,你懂吗?千万别因为我的事情,耽误了你自己的未来。你就不怕他给你穿小鞋吗?”

  “我有什么怕的!反正,我来学生会,也是为了陪你。”

  顾良辰被分配到了学习部,部长是个沉默寡言的女生,戴着黑框眼镜,中规中矩,据说是上一届的学霸。

  “如果你是这样想,那就赶紧离开学生会。我不需要,更不接受你为了我去做什么。顾良辰,你不是我的谁,你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这话彻底凉了顾良辰的心,虽然,他知道,自己不算江云歌的什么人。

  “江云歌,我……我就是想对你好而已,难道这也不行吗?”

  江云歌竟冷漠的说道:“不行!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只能说,我们连朋友都不会是。”

  顾良辰这下有些怕了,江云歌看上去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嘴上说说,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我做的任何一件事,都跟你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