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娇妻甜又飒 > 第二百二十六章:给我滚出来!

第二百二十六章:给我滚出来!

  /

  顾良辰的态度让江云歌感到无奈,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是这个态度。而江云歌又不能直接告诉顾良辰,学生会是个危险的地方,他不应该待在那。看着他,除了无奈,再没有其他的。

  江云歌没有再回应,换了个方向离开了。顾良辰走在前面,没一会,回头一看,江云歌已经走远了。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有些堵得慌。

  她这是讨厌自己了吗?她说过,他们可以是朋友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顾良辰突然觉得,自己和江云歌之间的差距,真的越来越远了。

  她那么优秀厉害,而自己,也只会纸上谈兵。他是不是应该在变得更强以后,再告诉江云歌,其实,自己是可以帮她的。

  学生会招新的正式名单是第二天上午贴在公告栏上的,江云歌的名字写在了醒目的位置上,让人一眼就能瞧见。人群中,大病初愈的江雅顶着厚重的妆容,看着那刺眼的名字,内心喷涌着怒火。

  江云歌,她收走了家里一千万,同样没有参加面试,她却进了学生会。而自己,只能面临落选的结果。家里也因为她在外面胡来,拿走了她的信用卡,让她静思己过,连姐姐都帮不了她。想到自己的遭遇,再对比春风得意的江云歌,江雅气都不打一处来。

  江媛总是不表态,这才是江雅最气恼的地方。像她这样畏首畏尾,什么时候才能把江云歌赶走?

  想起自己这次受的罪,江雅气冲冲从人群中退出来,转身就往江云歌平时上课的教室走去,浑身杀气腾腾。

  她同时拨通了江媛的电话,江媛正在宣传部和其他人商量着,这一次的宣传海报要怎么写,陡然接到电话,她有一丝不悦:“小雅,有事吗?我正在忙。”

  江雅没管她在干什么,在电话里吼道:“姐姐,凭什么?我和江云歌都没参加面试,她却选入学生会了。你说过,你要帮我的,结果呢?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名利双收,我可不会让她这么好过。”

  “小雅,你别胡来。你要干什么?你冷静点!”

  “冷静!我冷静不了。我现在就要去找江云歌,当众揭穿她的真面目。什么妙手仁医,全是胡说八道。她的眼里,根本就只有钱。”江雅说着,愤怒的挂掉电话,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江媛根本没有机会劝她,见其他人都看着自己,看样子是全都听到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实在抱歉!我突然有点急事,我先离开一下。你们继续讨论!”

  姐妹俩一前一后奔赴江云歌所在的教室,江云歌此时正在上宋羽的街某课程。实验室里,大家正围着一副骨头架子,研究人体的最基本构造。这些对江云歌来说,根本是小儿科。宋羽偷了个懒,干脆让江云歌上台向同学们介绍记住的方法,自己坐在一旁偷闲喝水。

  宋羽帅气,吸引不少女生的注意,课还没开始,江云歌就被拉着收到了很多礼物,原因是,她们想要宋羽的联系方式,而江云歌,是他最亲近的小师妹。

  传说中,医圣的第二个徒弟,人帅又幽默。谁都想有这样一个男朋友!

  江云歌正站在骨架面前向大家讲解人体脊椎的构造,教室门被猛地推开,江雅毫无预兆闯了进来,怒发冲冠,仿佛是来吃人的。大家诧异的看着这位闯入者,不知道她这是要干什么。

  “江云歌!你给我滚出来。听到没有?滚出来!”

  江云歌皱起眉头看着像泼妇一样的江雅,冷声说道:“你瞎吗?在这乱吠什么?没看见,大家正在上课吗?”

  江雅顿时涨红了脸,看她站在讲台上,更是愣了。她什么时候变成讲师了?

  “江云歌,你还有脸出现在这?好啊!正好你在这,我就让大家都看清你的真面目。我们可是一起去参加面试的,你跟我一样没有参加面试,凭什么,你能被选入学生会,还成了副会长的助理,我就被踢出局?你是不是和副会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江云歌并不生气,咋舌道:“因为,你丑啊!自己长什么德行,心里没数吗?你年纪不大,思想倒是挺肮脏的。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吗?”她说着,来到江雅身边,在她耳旁轻声说道:“你和叶舟那点事,可是你亲口说出来的。你想听听现场录音吗?”

  江雅当即脸色一变:“你!你竟然……”

  江云歌甜甜的笑着:“或者,你想和全校的同学分享一下你的亲生经历?我是不介意把那份东西交给广播站的,到时候,你可就真的出名了。”只不过,是身败名裂。

  “江云歌,你敢!”

  “你觉得,还有什么是我不敢的吗?”

  她保持着笑容,来到那副白骨架面前,眸色一沉,大家只听到教室里传来咔嚓一声脆响,原本完整的脊椎骨,就这么被江云歌给捏断了几截,轻轻松松被江云歌取了出来。

  江云歌拿着骨头来到江雅面前:“你想自己的脊椎也变成这样吗?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那滋味一定很酸爽。”

  她看似甜美的笑容,却让江雅从头冷到了脚底。她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浑身打了个哆嗦,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江云歌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达到了。她又将脊椎骨装了回去,动作熟练。全场所有同学都愣住了。

  不愧是医圣的徒弟,这样的事情,她连看都不看,就能装好。他们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技术?

  “骨头架子拆了可以再装回去,至于你的骨头,我就不确定,装回去,你还能不能恢复如初。要试试吗?”

  江雅害怕了,脸色发白,往后退去。这时,江媛赶了过来,一把拉住江雅,江雅这才回过神来。看到江媛,她的心才踏实了些。

  江媛握住江雅发冷的手,站在江雅面前,满是歉意的说道:“姐姐,小妹就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有些冲动,你别往心里去。我代她替你道歉!你原谅她的不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