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以战止战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以战止战


  在大头夸赞长生连胜不败,神勇无敌之时,广场两侧的千金小姐们脸上多有不屑,她们早就知道长生是倪晨伊选定的夫君,女人大多都是这般心思,只要自己得不到的,就是不好的。

  对于长生抽中大头为对手,倪晨伊也颇为遗憾,她对长生有信心,知道不管对手是谁,长生都肯定不会输。

  大头感念倪家慷慨馈赠,知道倪晨伊在场观战,下场之时还不忘冲倪晨伊抱拳见礼。

  比武继续,到得这时大部分武进士已经归于冷静,比武之时华而不实的招式也越来越少。

  由于今日的比试已经不禁兵器,也就多了危险和变数,因为刀剑无眼,又都是年轻人,尺度和火候的拿捏也做不到随心所欲,不时有人受伤见血。

  只要不被打下擂台或主动认输,比试就会一直继续,哪怕有一方受伤挂彩也不会轻易认输,众目睽睽之下谁也丢不起那个人,有几场打到最后甚至都到了以命相搏的地步。

  三名主考官见势不妙,急忙打开了一个信封,这个信封也是以烛泪滴封的,拆开看阅之后高声宣布,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只要伤及对手性命,便会被罚离场。

  有了约束,这才少了伤亡,长生此时已经获胜站到了北侧,离主考官很近,刚才几名主考官的动作他看的很清楚,礼部侍郎宣读的乃是圣谕,但比武开始之前他们并没有立刻拿出来,也没有拆封,这便说明皇上早有交代,除非发现局势失控,否则不能打开信封。

  皇上这么做的目的无疑是为了减少约束,以便对战双方都能尽出所能,而皇上也料到到得最后局势很可能会失控,并提前想好了对策。

  通过此前的一些细节,长生已经发现当今皇上心思缜密,很是多疑,此番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测和判断,皇上能够前瞻很远,而且疑心很重,对下面的人缺乏信任。

  想到此处,长生隐约有些担忧,作为皇上,细心缜密是好事儿,但多疑就不太好了,疑神疑鬼的很容易冤枉好人。

  不过想到当今朝局复杂,宦官擅权,他也就能够体谅皇上的多疑了,毕竟下面有很多官员并不跟他一条心。

  即便有了不可伤人性命的约束,也并未彻底杜绝对战双方痛下狠手,随后进行的十九场比斗,黑红两队抬下去了七八个,身受重伤,没法儿再打了。

  长生本以为这些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吃不得苦,会有人中途离场,未曾想她们竟然无一离开,一直在旁边紧张观战,实则第一轮过后她们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人选,都希望看看自己选中的人能不能打到最后。

  第一轮要淘汰三十人,不管是主动认输的还是伤重离场的都在落败的三十人当中,故此场中还剩下了三十人,黑签一队剩下了十二人,红签一队剩下了十八人。

  主考官宣布第二轮的规则,留下一只红色签筒,三十根红签,一二对战,三四对战,以此类推。

  长生抽中的是二签,杨开抽的是十五。

  还是两处擂台同时开始,长生此战的对手是个年轻男子,年纪当在十七八岁之间,此人名叫陆亭安,乃神剑山庄少庄主。

  神剑山庄位于江南东道,在龙虎山的时候长生曾经听人说起过神剑山庄,由于当日不曾刻意留心,也只是隐约记住了神剑山庄的剑法非常厉害,至于庄主是谁,用的又是什么剑法一概不知。

  陆亭安是个南方人,其身形长相也有江南特点,中等身形,略显消瘦,五官清秀,颇为儒雅。

  陆亭安是带剑上台的,长生也没有托大,手执寒月刀拾阶登台。

  今日比武朝廷不禁兵器实则也是为了力求公平,因为有很多人多年练习的就是兵器。

  长生擅长的是近身快攻,兵器并不是他的强项,带刀上台也并不是想和陆亭安比试兵器,而是另有打算。

  在锣声响起之前,长生缓缓抬手,平抓刀鞘,向陆亭安展示手中的寒月刀。

  陆亭安神情凝重,皱眉打量着长生手里的寒月刀。

  锣声响起,长生微微用力,将寒月刀连同刀鞘贯插擂台。

  此举说明他不想使用兵器,但他也没有彻底放弃使用兵器,因为他右臂下探,五指伸展,离刀柄不过两寸。

  长生已经将自己的意图清楚的表露了出来,也将自己的寒月刀提前向陆亭安进行了展示,他希望陆亭安放弃使用兵器,与他徒手相搏。

  双方一个擅长徒手近战,一个擅长使用兵器,以兵器与陆亭安对战对长生来说乃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而放弃兵器与长生徒手相搏,对于陆亭安来说亦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长生给了陆亭安选择,但陆亭安还是选择拔剑出招。

  陆亭安选择使用兵器,长生却并未急于拔刀,而是徒手相迎,进退周旋。

  不得不说陆亭安的剑法着实玄妙,攻则凌厉,守则缜密,接连三个回合长生都没有找到陆亭安剑法上的漏洞。

  不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管是使用兵器还是徒手对敌,谁快谁就抢占先机,谁慢谁就落后挨打,第四个回合,长生终于贴了上去,一寸长一寸强是建立在与对方保持一定距离的基础上,一旦对手贴身近战,兵器就没用了,三尺多长,回招不便。

  一个右臂肘击,紧随一个垫步,与陆亭安保持贴身距离,随即又是一个左臂肘击,再跟着一个垫步,不等陆亭安稳住阵脚,便贴身旋转,以背靠背。

  到得这时,长生没有继续快攻补招,而是一直贴在陆亭安背后,陆亭安横移他也横移,陆亭安转身他也转身,如影随形,寸步不离。

  几番尝试不得甩脱,陆亭安急了,踏地借力,提气拔高。

  长生此时紧贴着陆亭安,陆亭安一屈膝,他就知道陆亭安要踏地借力,故此在陆亭安拔高的同时他也随之离地,仍然与陆亭安寸步不离。

  对手就在自己身后,这表示对方可以随时出手,而最令陆亭安心惊的是长生不是面对着他,而是背对着他,在背对着他的情况下还能与他的动作保持一致,这说明长生不但留有余力,还留了许多。

  长生此举并不是在羞辱对方,而是希望对方识趣认输,但陆亭安年轻气盛,且未尝败绩,将胜负看的很重,气怒发声,自半空一个扭腰挥斩将长生强行逼退,转而俯冲挺刺,趁机抢攻。

  长生敛气落地,一边从容躲闪,一边缓慢后退,直至退到先前站立之处方才急出右拳,猛攻陆亭安面门。

  陆亭安有感,立刻挥剑反撩,断其手腕。

  令陆亭安没想到的是长生这一招竟是虚招儿,其目的只是为了引诱自己反举长剑,待他长剑反撩上举,长生右拳立刻急收而回,与此同时挺身后仰,右脚疾出,大力踢向其手中长剑的剑柄。

  陆亭安抖腕反撩,长剑本就抓握无力,长生右脚踢来,长剑立刻脱手,笔直的飞向高处。

  不等陆亭安反应过来,长生已经趁着右脚上踢之势,原地倒翻,再次面对陆亭安,左臂急探,五指伸展,抓住陆亭安的衣领,原地急旋加力,直接将陆亭安甩出了场外。

  他没有将陆亭安打下擂台或是踹下擂台算是给足了对方颜面,但接下来他所做的事情就没给对方留面子了,将陆亭安甩下擂台之后立刻探手拔出了寒月刀,抬头上望确定了对方长剑坠落的位置和速度之后反手挥刀,直接将陆亭安所用长剑齐根斩断。

  眼见长生斩断了对方长剑,广场内外惊呼一片,实则此时陆亭安已经被他扔下了擂台,胜负已分,长生之所以要斩断对方的长剑,只是为了告诉所有围观之人他用的是神兵利器,完全可以一开始就斩断对方的兵器并将对方打下擂台。

  就在众人惊呼出声之际,随后发生的事情令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叫的不够大声,因为被长生斩断的长剑一分为二,剑刃飞往西北,直直的插进了倪晨伊面前的青砖,而剑柄则飞往西南,落到了陆亭安面前。想要做到这一点,力道,时机,准头,缺一不可。

  突然飞来的剑刃吓了倪晨伊一跳,她并不知道长生此举是在趁机向所有人展示实力,回神过后只当长生在当众向自己表白,好生喜悦,满心甜蜜。

  陆亭安虽然知道长生此举是对自己动手之初没有听从他警告的报复,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怒目抬手,冲长生高声说道,“在下技不如人,他日定当登门请教。”

  听得陆亭安言语,长生知道已经结下了私仇,冷冷发声,“恭候。”

  陆亭安拂袖冷哼,愤愤离场。

  锣声响起,长生获胜。

  眼见陆亭安气怒离场,长生暗暗皱眉,这种情况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只要再打肯定还会结下仇怨,而且接下来的比斗定然更加惨烈,打的越惨,得罪人就越狠,他倒不怕得罪人,却也不愿没来由的得罪人。

  锣声响过之后,长生迈步走下擂台,与此同时提气发声,“诸位打了三天,而我已连战四日,身心俱疲,明日再打,下手定然没有轻重,若是重伤致残,诸位莫要怪我。”

  长生此言一出,万众哗然,长生的言外之意非常明显,那就是明日对战,希望对手能够主动认输,谁敢跟他动手,他就打残谁。

  装成狗的狼更容易获得他人的好感,但长生这番话直接把狼牙露出来了,众人议论纷纷,窃窃私语,只道他年轻气盛,嚣张狂妄。

  长生知道众人会骂他狂妄,但他并不在乎这些人的看法,因为他这么做是极为聪明的作法。

  今日共有十五人晋升二甲,明日争夺的就是一甲前三,打法之前已经公布了,是抽签轮战,挨个打完,二甲的这些人也全都得罪了,这些人以后可是从五品以上的武官,是要一起共事的,全得罪光了,以后就没法儿见面了…...


  (https://www.biqugeu.net/137_137517/750971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