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 > 第一百七十章 投桃报李

第一百七十章 投桃报李

  二人先后离开小巷,崇婉清跟上了前面的玉清众人,长生则来到前方街口,与大头会合之后改道向北。

  大头并没有询问长生与崇婉清说了什么,而是换了个话题,将今日各部官员前往御史台拜访的情况向长生作了汇报。

  眼见长生有些心不在焉,大头也没有喋喋不休,简略说完便不再吭声儿。

  回到御史台,大头主动提出将饭菜送到长生屋里,长生点头同意,独自回返后院。

  来到后院,照例还是先去看了黑公子,随后方才回到正屋闭目思虑。

  先前喊住崇婉清纯属临时起意,他不太确定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站在道义的立场,混元神功乃是玉清宗的练气法门,玉清宗也不是无恶不作的门派,罗阳子当日曾经说过,只要这些武功秘籍所属的门派延续至今,而且后人不曾为非作歹,就应该将这些武功秘籍交还给他们。

  包括混元神功在内的这十八部武功秘籍,虽然多是得自坟茔,却并不能定性为偷,因为它们的主人已经不在了,只能定性为捡。

  对于捡来的东西,即便不还,对方也只能暗自生气,而不能直接登门讨要,这也是玉清宗早就知道混元神功在他手里而没有上门索取的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归还,不但能显示同气连枝的情义,还能显示坦荡无私的气度,站在他本人的立场来说,将混元神功还给玉清宗是对的。

  不过有两点他很是担心,一是玉清宗能不能正确看待他归还混元神功这一举动,毕竟他是在总擂主决战的前夕归还混元神功的,他很担心玉清宗会误解他。

  再有就是张善心高气傲,若是知道他在大战前夕将混元神功还给了玉清宗,会不会认为他丢了上清宗的颜面?低声下气的去求了玉清宗?

  不管想的时间再长,思考的再细,未知的变数也不会因此消失,谁也前瞻不到最终会出现什么结果。

  大头送来饭菜便告辞离开,并没有帮长生点燃屋里的灯烛,只是反手为其带上了房门。

  长生思虑太重,无心饮食,自黑暗中坐了片刻便起身来到书桌前,铺纸研墨,开始书写。

  混元神功的口诀他早已烂熟于心,不过书写之时还是频繁停顿,原因很简单,混元神功并没有具体的练气法门,他很担心这些过于宽泛的口诀玉清道人无法正确领会。

  怀着复杂纠结的心情写写停停,终于赶在二更之前将口诀写完,待得墨迹干透之后规整细数,足有二十六张。

  长生将写有口诀的纸张卷成纸卷纳于袖管儿,推开门之后才发现外面下雪了,此前倪家曾经为他送来了一件披风,他便转身系上披风,自内径来到后门儿。

  推开后门儿,发现崇婉清已经来了,不过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年道人同行,坤道是个中年女子,乃是崇婉清的师父,而那乾道竟然是两仪山住持行云真人。

  对于行云子亲自前来,长生好生意外,急忙稽首行礼,“无量天尊,三生子见过二位真人。”

  行云子微笑摆手,“无需多礼,可方便坐下说话?”

  “好,此乃后门,待客不敬,”长生抬手南指,“请诸位往正门去,我换好衣服便去迎接。”

  见长生如此懂礼,行云子微笑摆手,“不必拘礼,请。”

  行云子言罢,不等长生说话便迈步进门,那坤道和崇婉清也随后进入。

  长生关上后门,先行引路,将三人请进正屋,让于上首。

  眼见长生要点燃灯烛,行云子摆手说道,“你我皆可暗夜视物,无需多此一举。”

  听得行云子言语,长生便没有点亮灯烛,自袖中拿出写好的混元神功口诀双手呈向行云子,“混元神功的原本已被焚毁,此乃晚辈手书影本,与原本无有不同,请真人审阅。”

  行云子离座起身,双手接过秘籍影本,与此同时正色说道,“三生道长大义仁心,贫道谨代玉清同道感恩谢过。”

  “不敢,不敢,真人言重了,”长生摆手说道,“混元神功的口诀晚辈虽然不是得自玉清宗,但混元神功本是玉清宗的练气心法,晚辈私自参详,实属不敬,还望真人恕罪宽容。”

  行云子大度摆手,“三清同气连枝,不分你我,你乃上清道人,能够练成混元神功乃三清幸事,何来恕罪之说。”

  行云子乃两仪山住持,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下一任两仪山的掌教,见他如此表态,长生如释重负,急忙稽首道谢。

  行云子点头过后展开纸卷儿,逐张看阅。

  见行云子眉头微皱,长生急忙出言解释,“真人容禀,混元神功玄妙非常,其中并无具体的练气法门,只有这些珠玑真言,晚辈逐字逐句的默写,无一字遗漏。”

  行云子并未接长生的话头,而是随口问道,“你叫长生是吧?”

  “是。”长生点头。

  “长生啊,”行云子和声说道,“关于你的事情我们也多有耳闻,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坚韧意志,高贵品性,实属难得。人总会有缺点,你也不例外,但是你是个好人,此乃天下共知,世人共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深信不疑。”

  “惭愧,惭愧。”长生有些脸红。

  “不用惭愧,做人能做到你这个份儿上已经很是成功了。”行云子加速看阅,看罢之后随手递给了一旁的坤道。

  长生出言说道,“混元神功虽然玄妙非常,却极难参悟,晚辈侥幸练成,有些心得,若是…...”

  不等长生说完,行云子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俗话说得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的心得我们无法借鉴。此外,不少玉清前辈曾因参悟混元神功走火入魔,我们也知道参详混元神功极为凶险,若是有朝一日玉清道人参详神功发生了意外,我们也不会怀疑是你改动了秘籍。”

  听得行云子言语,长生如释重负,感动非常,“真人明鉴。”

  行云子点头过后再度说道,“此番我之所以亲自过来,既是为了向你郑重道谢,又有一事想与你商议。”

  “真人请讲。”长生说道。

  行云子说道,“玉清宗的混元神功已经失传多年,此番蒙你相助,重获得回,实属天大幸事,玉清上下莫不感动。我们熟知张善住持的脾性,此事你想必未曾得到他的授意,我们有心感恩回馈,投桃报李也势必绕不开张善住持,实则玉清与上清也只是走动较少,平日里并无积怨,故此我与行雪师妹商议过后决定主动前去求见张善住持,请他念在三清同宗之谊的份上,让你将混元神功默写给我们,作为回报,我们明日会全力以赴,助他争夺护国真人一职。张善住持不但法术高玄,心悯天下,还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做那护国真人再合适不过了。”

  听得行云子言语,长生心中的感动无以复加,实则行云子已经得到了混元神功,之所以礼下于人,多此一举,纯粹是为了报答他。

  玉清宗的这种作法不但给了张善天大的面子,同时也能避免张善事后知道此事会责怪他,最主要的是如此一来三清将尽弃前嫌,同舟共济。

  “如此这般自是最好,只是委屈了二位真人。”长生多有忐忑。

  “你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行云子说道,“宁肯委屈我们,也不能委屈你。”

  “多谢真人,”长生欢喜说道,“三清同心同德,明日便不会再有变数。”

  “变数依然很大,”行云子正色说道,“不管是我们还是佛门,亦或是那几个儒家门派,都会竭尽全力争夺总擂擂主,能争两席,绝不会止于一席。”

  见长生面有疑惑,行云子解释道,“此番比武争的可不是荣华富贵,而是济世的机会和统兵的权力,据我所知三位护国不但可以参与朝政,必要的时候还会领兵出征,讨逆平叛。谁得到了这三个职位,谁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济世救国,泽被苍生。”

  行云子言罢,一旁的行雪子出言解释,“如果让我们得到了这三个职位,我们就可以按照道家理念辅弼君王,处理国事。如果让佛门得到了这些职位,他们就会按照佛家理念辅弼君王,治国整军。”

  听得二人言语,长生缓缓点头。

  行云子站立起身,“已是二更时分,时不我待,我们即刻前去求见张善住持。”

  行雪子与崇婉清也随之站起,长生郑重道谢,引路相送。

  送走三人,长生心中阴霾尽去,他没想到玉清宗有如此气度,在此之前他想到了各种可能,却未曾想到会是这种皆大欢喜的结果。

  重回正屋,端来已经凉透的饭菜狼吞虎咽,有时候吃什么真的不重要,心情好,什么都好吃。心情不好,再好的东西也吃不下。

  临近三更,外面有人通传,张墨求见。

  对于张墨的到来,长生并不感觉意外,他也知道张墨为什么来,但他却不能表现出自己知道,这让他有些别扭,虽然他感觉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该隐瞒张墨。

  他也没敢在住处见张墨,而是亲自出迎,将张墨接到了公堂。

  张墨的心情非常好,玉清宗主动上门请求,双方化干戈为玉帛,这是她之前想都没敢想的。

  长生自然不会拒绝默写混元神功的口诀,为了让他写的快一些,张墨站在案头,亲自帮他磨墨。

  长生心里有鬼,表情便不很自然,书写之时不时用眼角余光去偷看张墨。

  张墨心细如发,很快发现了异常,仔细观察,再度确认之后确定长生心里有鬼,但她并不知道长生在想什么,被偷瞄的次数多了竟然有些脸红,抬手拍他脑袋,“想什么呢,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