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 281 砸了花盆

281 砸了花盆

  韩行矜把杯子递给靳屿,“帮我装点温水,我缓缓。”

  靳屿随手敲开最近的开着灯的办公室,和对方说了什么韩行矜没去关心。

  韩行矜其实心里也没底,她是对气味比较敏感,平时闻到不太好的味道也会干呕,但直接吐出来,这还是第一次,韩行矜自己也不确定这到底是气味太重了,还是因为自己刚出完东西。

  靳屿很快给韩行矜拿来一杯温水,韩行矜结果被子,就坐在走廊的沙发上小口小口地喝着,一来让自己舒服点,二来想想接下来怎么搞。

  靳屿也没打扰韩行矜,坐在旁边陪着,手指在手机上戳个不停。

  半杯水喝完,韩行矜也有了点思路。

  “或许,你可以先把其他人清一清,尤其是不知情的人。”

  韩行矜提议,她不确定会不会闹出大动静来,但,万一呢。

  靳屿点头,“放心吧,这层楼的人都是知情的,只是我还是提一句。”

  靳屿走到中间一间办公室,很快一个中年人和他一起从办公室走出来,两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面朝韩行矜这边,说着话,期间靳屿还指了指韩行矜。

  中年人很快就重新返回了办公室,靳屿向韩行矜走过来。

  “好了,你现在要去李教授办公室吗?”

  韩行矜摇头,“我先观察观察。”

  韩行矜把杯子放到一边,站来起来,走到自己刚刚没忍住吐出来的地方,这次她没有刻意深呼吸,而是正常呼吸,走到了其中一间办公室门口。

  回头看靳屿,指了指办公室门。

  靳屿点头。

  韩行记并没有推门进去,而是在门口转悠了起来,看了看走廊里的几盆盆栽,扒开叶子看了看。

  走廊里的灯都是声控,动静小点灯就熄了。

  灯熄了又亮了两次,其他办公室陆续有人关门锁门离开。

  韩行矜问不远处的靳屿,“有没有工具可以给我用用。”

  “什么工具?”

  “刨土的,实在不行找根棍子什么的给我也行。”

  这可难到靳屿了,别看走廊里那么多盆栽,可这都是外包给绿化公司了,浇水都不用他们来,谁能有刨土工具在办公室啊。

  靳屿又去了刚刚去的中间的办公室,很快拿了几双一次性筷子和一把一看就是刚从人杯子里拿出来的勺子出来。

  韩行矜看着靳屿递过来的工具,只拿了那几双一次性筷子,抽了其中一双两支筷子粘在一起的,往花盆的土里戳,戳了半天什么也没有。

  韩行矜突然想起来,“办公室里有没有盆栽?”

  靳屿点头,“之前办公室里就有,后来他不是像中邪了一样嘛,你不是说多放点绿植会好嘛,特意让绿化公司往他办公室又多放了几盆。”

  “是不是没有效果,他反而严重了?”韩行矜问。

  韩行矜说话的时候,刚刚那个中年人也从办公室里出来了,该走的人都走了,留下的人也都出现在了走廊里。

  韩行矜看那么多人,她是不是该避讳点,韩行矜看靳屿。

  靳屿看看走过来的四个人,“没事,都是自己人。”

  韩行矜点头,“行吧,那就先去他办公室看吧。”

  就这几分钟的功夫,办公室已经怒吼了好几句,应该是冲着电话那头的人吼,靳屿敲门。

  刚敲了两下,伴随着重物砸在门上的闷响,“谁呀,干什么?别来烦我。”

  靳屿也不客气了,直接推门进去。

  “李教授,我带个客人来你办公室看看,你忙你的,别管我们。”

  李虹光看靳屿,“你怎么又来了,又有人找你告状去了?什么事都告状,没意思。”

  靳屿示意韩行矜随意,“倒也没有人告状,都多大的人了还告状。”

  “知道就好,屁大点事就往上报,还有没有点自由了,还能不能好了。”

  韩行矜盯上了李虹光身后的那盆红掌。

  刚要走过去,就被李虹光拦住了,“你谁啊,你知道我身后的柜子里有多重要的东西吗?”

  “还有没有点教养了?”

  “靳博这带来的是什么朋友啊。”

  韩行矜指了指后面那盆红掌,“花开得挺好的,只是上面有个虫子,我准备用筷子把虫子夹走呢。”

  韩行矜说着还扬了扬手里拿着的筷子。

  中年人见韩行矜被为难,尽管他不太相信,但,是事到如今只能宁可信其有了。

  “诶诶,小姑娘快去看看,怎么着天都凉了还有虫子,可别是什么害虫。”

  韩行矜又走了两步,也懒得去戳土了,直接一把把花盆挥到了地上。

  “诶,你这人……”

  李虹光刚要训斥韩行矜,可看到土里露出来的东西,声音戛然而止。

  黑色的腐殖土里露出来一个原木色的盒子。

  韩行矜之前只想着藏东西会在大花盆里,可是她忘了,高大的植物根系也发达,这样的话大花盆里其实也藏不了什么东西。

  反而是窗台上这盆红掌,看着是枝繁叶茂,可其实就一株,花盆却大得过分。

  李虹光要去捡土里的盒子,被韩行矜制止了。

  “等一下。”韩行矜说完又回头说了一句,“关门。”

  就这样,站在门口的四个人就被关在了办公室外面,办公室也就只有四个人。

  韩行矜用筷子把土扒开,四四方方的盒子完整地露了出来。

  韩行矜用筷子在盒子上画了个符,光芒消失,盒子就变成了黑色的,仿佛用力一点就会坏掉的那种。

  韩行矜扭头,“给我几张废纸,或者袋子。”

  靳屿把仍在沙发边的一个外卖保温袋递给了韩行矜,韩行矜小心地把盒子挪到袋子里,在袋子口,企图用筷子把盒子打开。

  不知道是粘严实了,还是筷子的力量不够,半天没开开。

  靳屿把手里的勺子递过来,“用这个试试?”

  韩行矜看着上面稍稍有点干涸的咖啡渍,知道这是人家用着的勺子,韩行矜实在接不过去。

  韩行矜推了推,“不用,你们退到桌子后面去。”

  韩行矜把手里的三四双筷子一把握住,对准了盒子上面,准备暴力破开。

  靳屿只是从沙发上抓过一条午睡毯递给韩行矜,不用多说,韩行矜用一个角包住手,还拉开在面前遮了遮,一用力,对着盒子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