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就是神! > 第三十四章:血脉里的仇恨

第三十四章:血脉里的仇恨

  耶赛尔城。

  近万怪物包围了耶赛尔城,和守卫城市的士兵展开了杀戮和激战,光芒从海面照射进入海底,一具具尸骸从海底里漂浮而出。

  这些罪民拥有强大的战斗力,他们疯狂且嗜血。

  而守卫的士兵虽然经过训练,但是安定祥和的生活让他们无法和这些从深海魔渊之中杀出的怪物们相比。

  加上怪物们那庞大的数量,一时之间杀得耶赛尔城的保卫者节节败退,从海面逃入城中。

  “啊!”

  驾驭着奇虾的耶赛尔城领主带着一批人在海面之上和这些怪物们激战,最后陷入重围,被一名高达两米多的怪物击杀。

  连同他座下的奇虾,一同成为了怪物们的食物。

  领主座下的卫士高喊,让领主的儿子离开。

  “守不住了,耶赛尔城完了。”

  “快去告诉王!”

  “渎神之人恩斯的子嗣,他们又回来了。”

  领主的儿子被远处海面上下密密麻麻的怪物吓破了胆,亡命的向远方逃去,而侍卫们则替他挡住了追击的怪物。

  随着侍卫被击杀殆尽,成千上万的怪物奔向海底之城,杀入了进去。

  屠杀降临,无人生还。

  耶赛尔城。

  陷落了。

  怪物们占据了这片富庶的海底之域,霸占了他们的渔场和一切。

  月色之下,几个浑身是伤的三叶人从海底里爬出。

  他们匆匆爬上海岸,进入了神降之城。

  耶赛尔半夜被喊醒,走入了高大的宫殿接待了领主的儿子,这位同样也是耶赛尔的后辈,王族的血脉之一。

  他哀哭的跪在大殿之中,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

  “王!”

  “耶赛尔城……没了。”

  耶赛尔立刻站了起来,凝重的看着他。

  “没了?”

  “耶赛尔城出什么事情了?你的父亲呢?”

  其一点点说出了发生在耶赛尔城的惨事,他说的时候带着颤音,仿佛不敢回忆那惨绝人寰的场景。

  “父亲死了,被那些罪民们活生生给吃了。”

  “整个耶赛尔城,估计都没有人活下来了。”

  “王!”

  “那些被神放逐的罪民,又从海底的魔渊之中爬出来了。”

  耶赛尔瞳孔放大。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本以为再也不会和恩斯、布恩有任何交集,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遇。

  身旁希因赛王国的大臣们立刻上前:“王!”

  “一定要夺回耶赛尔城,那是我们最重要的海底之城。”

  “我们在深海里,还有着其他几座城市和大量的村镇,一旦让这些罪民们落下脚来都会受到威胁。”

  耶赛尔也不打算放弃耶赛尔城,但是这些罪民可不同于希因赛的子民。

  这些深渊罪民被剥夺了神赐予的高级智慧,退化成为了如同三叶虫、如同始祖鱼一样的存在,血脉上几乎不再属于三叶人了。

  智慧之王的权能,也没有办法拿他们怎么办。

  耶赛尔思考了一下,便定下了方略。

  “派几位祭司带着鲁赫巨怪收回耶赛尔城!”

  “驱逐这些罪民,将他们重新赶回深渊。”

  罪民的重新出现虽然让耶赛尔震惊,但是对于他来说却算不上什么大的危机。

  只是这件事情的发生让耶赛尔有种不祥的感觉。

  就在不久前,为神灵建造的神殿出现了意外,连他亲手为神灵雕刻的神像都坍塌了。

  如今神灵惩罚的罪民又再度出现在了希因赛王国的领域,好像神灵真的在降下灾祸一般。

  几位神之祭司驾驭着奇虾踏浪而行,领头的一个则是站在了鲁赫巨怪的头上。

  他们远远就看到海里肆虐的怪物,领头的王族祭司露出了轻蔑的眼神。

  “丑恶的怪物,就应该老老实实呆在深渊之中。”

  数十米的巨物降临耶赛尔城,恐怖的触手从海水之中蔓延出数百米,一只又一只触手将那些怪物们绞杀、撕裂、穿透。

  在海洋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抗他们。

  神话生命鲁赫巨怪,神之仆从莎莉的眷属。

  融合怪的出现,立刻将占据耶赛尔城惶恐的四散而逃,连头也不敢回。

  但是一切并没有因此终结。

  他们散入海洋,从此见到融合怪就跑,却专门掠夺和袭击那些没有融合怪镇守的村落甚至城市,

  一两只融合怪能够守住一座城,却无法守住这么大的一片海域,更难以将他们赶尽杀绝。

  而且这些怪物们繁衍的速度极快,在踏入这片希因赛王国的渔场拥有了食物之后,更是如此。

  怪物们越杀越多,而三叶人疲于奔命。

  耶赛尔座下的子民和恩斯的后裔在这片海域,以这意想不到的种方式展开了他们宿命一般的对决。

  仇恨依旧在他们血脉之中蔓延,杀戮永不休止。

  ---------------------

  王宫的神之杯花苑。

  这座室内花苑如今已经化为了一片金色的花海,其中种满了主祭司施罗德精心呵护的太阳之杯。

  施罗德挥手,抱着的水盆里的水便撒入了土壤之中。

  这是属于高级祭司的力量。

  施罗德查看太阳之杯的时候,不小心被太阳之杯的根系扎着了。

  “嘶!”

  他发出一声痛呼。

  然后他便发现这太阳之杯的根须竟然在往他骨甲和血肉里钻,好像想要钻入他的血肉和他生长在一起。

  “咦?”

  施罗德突发奇想,莫非这太阳之杯真正的用法并不仅仅是吸食它的花粉,而是让它和自身结合在一起,让自己彻底掌握这神造之物的力量。

  施罗德早就发现这太阳之杯是一种一半植物一半动物的存在了,此刻看到他在往自己血肉里钻,更是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神造之物。”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施罗德激动不已,立刻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

  他觉得自己不仅仅成为了第一名高级祭司,或许他还将开创出一条使用神力的道路来。

  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不断的用智慧权能和太阳之杯进行沟通。

  施罗德竟然真的将太阳之杯种进了自己的身体,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轰隆!”

  石头大门打开,施罗德从神之杯花苑里走出。

  他的模样已经完全变了。

  一根根根须沿着施罗德骨甲的裂缝探入他的体内,扎根在他的血肉之中,深入他的脏器和他完全结合在一起。

  这是体内看不到的,而在体外。

  他肩头太阳之杯的花杯随风摇曳。

  怪异,但是却又有着一众奇异的美感。

  “神术!”

  “幻之界。”

  施罗德挥手,肩头探出的太阳之杯盛开,金色的荧光散落在了数十米之内。

  所有闻到花香的人都会陷入施罗德制造的幻境,他能够直接影响周围数十米,哪怕是神之祭祀也逃不过他制造的幻象。

  这是可以媲美鲁赫巨怪的强大,另一种道路的强大。

  施罗德兴奋极了,他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的道路。

  “太强大了!”

  “这力量太强大了。”

  “这才是神真正赐予我们的力量。”

  一旁的祭司却担忧的看着施罗德,这种怪异的形态实在看上去不太正常。

  “施罗德主祭!”

  “这真的可以吗?它们并不是死物,而是活着的。”

  “神灵赐予力量,或许并不是这么用的。”

  施罗德听到对方质疑自己,顿时不满的看了过去。

  “需要你来揣测神的旨意吗?我才是接受神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