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将相 > 第二百六十二章:与瑕阳君的再次交易

第二百六十二章:与瑕阳君的再次交易

  关于郑邵等第一批五百名少梁奇兵仅凭三日就初步掌握了骑乘,事实上不止王增等人感到震惊,最震惊莫过于教导奇兵马术的亥部落战士。

  尤其是亥部落的首领亥伏。

  他在九月二十一日时,作为向导跟着率军夜袭白邑的李郃、方邯等人来到了白邑,万万也没有想到会在三日后,即九月二十五时,看到基本掌握了骑乘的少梁奇兵。

  当韩延、吴恒、许武、高允、侯赟五位奇兵五百人将带着五百奇兵骑马来到白邑时,亥伏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身旁的几名亥部落战士亦失声惊呼:“不可能!这不可能!”

  胡人作为马背上的民族,每一名孩童年幼时都要学习骑马,最开始是在父辈的教导下,由父辈牵着缰绳来回兜圈,似这般练个十天半月,才有独自走圈的资格,之后再练一两个月,才能慢慢地从走圈变成小跑,然后差不多再学半年左右,达到策马奔跑的程度。

  这时算是初步学会了骑术。

  可这些夏人士卒,居然仅用三日就学会了策马奔跑?这、这……

  亥伏备受打击,有心想找李郃问问其中究竟,却又不敢,怕李郃隐瞒不说,反而坏了二人目前的关系。

  相较亥伏等人,魏军也对掌握了骑术的少梁奇兵啧啧称奇。

  要知道当日联军攻陷赤邑后,乞扶、云水两个部落的战马都被魏军缴获,李郃只是带走了五百匹,依然还有许多在魏军手中,魏军的将领自然也尝试过。

  比如龙贾的部将曹异,他在亥部落战士教导少梁奇兵们,也带着一群心腹去偷师,事后偷偷骑马。

  由于魏军缴获的战马都是经乞扶、云水部落驯服过的,魏军兵将骑上去倒不难,难的是策马奔跑,胯下的战马一跑起来,背上的魏卒们基本上都被甩下,摔地七晕八素。

  因此连魏军也认为,少梁奇兵不可能仅用三日就学会骑乘。

  但事实证明,少梁奇兵做到了,仅学了三日,韩延、吴恒等五百奇兵就骑着马从赤邑来到了白邑,独自走过了这段长达四十多里的路程。

  “巫术,这肯定是巫术。”

  随着一些魏军信誓旦旦地自认为猜到了原因,有关于少梁奇兵的‘巫术论’再次在魏军当中传开了:据秦卒所言,少梁奇兵是少梁人用巫术招来的鬼兵鬼将,既然是鬼兵鬼将,骑术自然难不倒他们。

  对于这样的言论,魏军中没什么文化的士卒对此深信不疑,但方邯等将领却嗤之以鼻。

  他们早就知道少梁奇兵也会流血、也会死,只不过人家学会了各种战场存活以及野外求生的技巧,哪怕独自一人落入深山,也照样能活得滋润。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而瑕阳君作为最了解少梁的人,自然也不会相信什么巫术论,他认为,李郃应该是掌握了什么能快速训练骑兵的方法,这让他怦然心动。

  早些年时,中原各国都推崇战车,然而中原的战车部队却被林胡等草原民族的骑兵吊打,那真的是单方面的碾压,毫无还手之力,自那时起,秦国、魏国、赵国就开始用笨办法驱逐林胡,即派遣大量的军队:十万林胡来犯,派十万、二十万军队去赶;一万林胡来犯,也是派十万、二十万军队去赶。

  因为派去的军队主要不是为了与林胡作战,而是用步步为营的方式逐步挤压林胡的活动范围,最终达到将林胡赶出上郡的目的。

  当然,若是林胡傻到跟中原军队正面交锋,那秦、魏、赵几国可谓是欣喜若狂了,毕竟正面作战肯定是他们中原军队更强,但很遗憾,林胡没有傻到那种地步,每次秦魏赵几国派来大量军队,他们也就识趣地撤退了——反正都已经抢掠了足够的粮食与女人,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正因为如此,秦魏赵几国一次次地派兵驱逐林胡,但效果却很不佳,与其说是赶走了林胡,还不如说是目送了林胡一程。

  但若是中原也有了骑兵,比如他魏国,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至少魏国有了真正能威胁到林胡的手段。

  于是在思索了一番后,瑕阳君找到了李郃,说起了那五百名‘少梁骑兵’的事:“……我军有士卒称,奇兵用巫术学会了战马,那我想,那应该不是什么巫术吧?莫非与前几日你叫梁墨弟子打造的东西有关?”

  面对瑕阳君的试探,李郃也不隐瞒——这事也没办法隐瞒,马鞍、马镫又不是什么有多大技术含量的东西,纵使短时间看不透,多看几次,魏国迟早会发现其中的秘密。

  与其死守着这个秘密,坏了与瑕阳君、与魏国的关系,那还不如拿出来与魏国交易换点好处。

  尤其是在上郡这边,魏国被林胡打地那是千疮百孔,虽号称有防御,可结果呢,林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似这种环境的上郡,可不利于他少梁准备在这片土地上建设的牧场。

  想到这里,李郃笑着问道:“瑕阳君想知道其中秘密?不知瑕阳君拿什么来交换?”

  一听这话,瑕阳君非但不恼,反而十分惊喜:“你愿意将快速训练骑兵的方法教给我魏国?”

  李郃点了下头:“看瑕阳君拿什么来换。”

  听闻此言,瑕阳君思忖了一下,再次从怀中取出了那份上郡十五县的地图,然后李郃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又来?”

  “这是我仅有的权限啊。”瑕阳君笑吟吟地说道:“怎么样,上郡十五县全部给你,你把训练骑兵的方法告诉我。”

  “……”

  李郃面无表情地看着瑕阳君:“你真当我不敢全收?”

  “你收啊。”瑕阳君浑不在意。

  “没了上郡,你魏国拿什么放牧战马?”

  “小子,你以为我魏军的战马都是上郡牧养的?就这时不时会遭到林胡入侵的上郡?不,其实大部分是在河内放牧的……别以为我骗你,养马这事,只要圈一块地即可,牧草不够就喂豆子。”

  “……”李郃愣了愣。

  他忽然意识到,豆菽最开始确实是主要用来养马的,只有在粮食不足的情况下,各国百姓才会食用豆菽,唯独他少梁,因为豆腐、豆浆的出现,慢慢变成了重要粮食。

  “怎么样,全拿去?”瑕阳君笑着说道:“你全拿去,我魏国反而轻松了。”

  这可不是轻松了么,魏国没了上郡,林胡不用管了,也不必担心秦国进犯上郡了,一门心思向东、向南攻略卫、宋、楚、齐几国就可以了,虽说丢掉了上郡广袤的土地,但胜在魏国的力量集中了,可以把精力投在更能获利的地方。

  相比之下少梁就惨了,独守上郡,为整个中原守卫北方屏障,虽然国土面积大大增加,也得到了足够的牧场,但要付出的代价也同样巨大——一个庞大的林胡族群,就足以让他少梁十年难以安生。

  “一万套魏武卒标准装备。”

  瞥了一眼瑕阳君一眼,李郃开出了价码。

  瑕阳君毫不意外李郃并没有趁机夺拿几座上郡城邑的意思——事实上只要李郃开口,他确实有心将整个上郡都交给少梁,毕竟上郡确实拖累了他魏国不少的精力,相比之下,一万套魏武卒标准装备,更让瑕阳君感到心疼。

  “太多了。”他皱着眉头说道。

  李郃不客气地说道:“上郡十五县,还比不上一万套魏武卒的标准装备?”

  瑕阳君笑了笑,随即看着李郃正色说道:“说实话,确实比不上。……你也看过赤邑、白邑的状况了,我跟你说罢,上郡十五县,除了阳周、肤施、定阳等几座城邑,其他都差不多,多则一座城千余户,少则一千户都不到,然而我魏国却在上郡部署了二十几万军队,北面防林胡,南边防秦国……”

  “二十万军队被打成这样?”

  “你莫打岔。……二十几万军队是不会错的,被打成这样是因为官廷下拨的军费不足,如你所见,魏武卒拥有我魏国最精良的装备,其次是正军,至于边防驻军,上千里的距离,无论运军备也好、运粮食也罢,都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当初秦国攻打上郡的时候,国内就有人提出,要不然干脆把上郡交给秦国得了,省得一次次往上郡投入巨资,大王碍于颜面才没有答应,因此就我而言,我宁可把整个上郡都交给你少梁,也舍不得给你一万套魏武卒的标准装备。……你以为打造一套魏武卒的装备要花多少钱?我告诉你,上郡十年的税收,都不够打造三千套的。”

  “那……三千套吧。”

  “嘿,一千套。”

  “一千?我翻脸了。”

  “行行行,两千套,行吧?”

  “我只要魏武卒的重甲、盾牌与长剑,长戈、弩具不要,三千套。”

  “……”

  瑕阳君无语地看着李郃,大概是懒得再跟李郃纠缠,思忖一下索性答应了李郃的要求。

  毕竟在他看来,快速训练骑兵的方法,价值远大于三千套魏武卒的装备。

  可等到李郃取出马鞍与马镫的设计图纸,将其中的秘密告诉瑕阳君,瑕阳君就笑不出来了。

  他瞪大眼睛注视着图纸,难以置信地说道:“就这?就这两件东西,你诓我三千套重甲、盾牌与长剑?”

  李郃毫无羞愧之色:“若我不说,谁知道其中秘密?”

  虽然瑕阳君也知道李郃所言不虚,毕竟就连弓马娴熟的林胡都不知这两件造物,问题是他知道,可他魏国的王不知道啊,两件东西就骗了他三千套重甲、盾牌与长剑,回头魏王肯定要发火。

  除非……

  心下一动,瑕阳君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再替我魏国训练一千名骑兵,我就默认受骗上当。”

  “……”

  翻了翻白眼,李郃正要拒绝,忽听瑕阳君又说道:“我再给你五百套。”

  李郃当即改口:“成交。”

  本来他少梁就要训练骑兵,搭上一千名魏卒也没什么,毕竟瑕阳君已经得知了训练骑兵的方法。

  见李郃如此爽快,瑕阳君心中一动,试探性说道:“要不,再替我魏国训练一千名奇兵?我给你五千套?”

  李郃翻了下白眼,果断回绝。

  对此瑕阳君也没什么气恼,毕竟,李郃愿意替他魏国训练骑兵,这就足够让他回去向魏王交差了。

  他相信,魏王得知此事亦会大为惊喜,继而进一步拉近与少梁的关系。

  不得不说,为了稳固魏国与少梁的关系,瑕阳君可谓是尽心尽力。

  贱宗首席弟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