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王奶爸 > 第五十六章 拜见太上!

第五十六章 拜见太上!

  “死人不必知我名。”

  苏辰冷哼一声。

  他右手一挥。

  胡敖这位宗师巅峰境。

  全身被冰冻住了。

  连头发都凝结成冰。

  房间里,窗户还开启着,有一股轻柔的风,透过窗吹拂进来。

  咔嚓!

  胡敖的发丝,似乎被吹动般。

  冰冻的发丝,直接粉碎开来,化作粉末。

  牵一发而动全身。

  胡敖的整个身体,如同崩塌的高楼。

  顷刻间。

  会飞泯灭。

  “你就是钱战?”

  苏辰的目光,落在了钱战身上。

  嘶!

  钱战倒吸一口寒气,他的身体,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整个人近乎要吓破了胆子!

  “出去吧。”

  苏辰挥了挥手。

  这一句话。

  让钱战突然有了希望!

  难道......眼前这个凶狠的人,要放过自己?

  哈哈哈!

  是地下势力一点牌面都没有。

  他都懒得杀自己!

  我命得存!

  钱战陷入了激动的情绪中。

  可下一秒!

  他瞪大了双眼。

  只见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飘离地面,奔着窗口的方向。

  嗖的一声。

  钱战的身体,从窗户飞了出去。

  几秒钟后,除了一道闷响声传来。

  仿佛世界都清静了。

  瘫坐在地上的胡阵,彻底傻眼。

  他的眼睛瞪的滚圆,声音极具恐惧:

  “你,你是魔鬼!”

  “你是魔鬼啊!”

  “哈哈哈,你是魔鬼!我是天神!”

  “诶!我死不掉,我有金刚不坏之身!”

  “来呀,杀我啊。”

  疯了!

  胡阵这个在年轻一代圈子中,威名远扬的角色,此刻竟被吓疯。

  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苏辰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能成为战乱年代的王爷,天王府府主,怎能是心慈手软之辈?

  只见苏辰眸中光芒一闪而逝。

  刷!

  一团黑雾降临,覆盖住前阵的身体。

  黑雾似乎拥有很强悍的侵蚀能力。

  “啊啊啊......”

  胡阵痛的惨叫起来。

  声音朗朗。

  维持了仅仅两秒钟。

  当黑雾消散,胡阵的身体,也已消失。

  “回山。”

  苏辰缓缓站起身,他看了眼床上的两人。

  此刻的苏辰,不太想说话聊天。

  便没有唤醒她们。

  “让人把她们送回住处吧。”

  苏辰轻叹口气。

  他带头向外走去。

  “是!”

  风无涯连忙回应。

  他此刻也是心惊不已。

  主上所拥有的,都是通神手段啊!

  令人发指!

  走到门口时。

  暗影殿众人,纷纷叫了声:“恭送主上!”

  苏辰面无表情,顺着走廊,向外走去。

  风无涯则对几个女手下挥了挥手。

  暗影殿八大魔帅,有一位混血女子。

  她们匆匆进入房间内,搀扶起陈诗妍和白芊芊,便向外跟随走来。

  在电梯处的方厅。

  有数十龙堂武者,站在那里。

  江护法还在维持着秩序。

  当他们看到一群人出来后。

  “长老呢?”

  “胡家主呢?”

  “什么情况?”

  他们的神色,惊疑不定。

  不过江护法却未曾开口。

  他的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那边坐着一位年过半百的国字脸男子,他端着一杯茶,静静的喝着。

  龙门大宗师林缺!

  已经到了!

  只是他到达这里后,只是坐在方厅喝茶,似乎并不像管闲事的样子。

  林缺曾是一个武道界大门派的核心弟子。

  后加入龙堂,成为供奉长老!

  龙堂的供奉长老,皆尽为大宗师。

  他们才是闲云野鹤的存在。

  正所谓小事不用管,大事几乎没有。

  他们可以从龙堂得到很多利于修行训练的药草资源。

  发生大事后,出面即可。

  所以,林缺来了!

  当他们看到苏辰等人出来后。

  林缺微抬右手:

  “全都退下。”

  江护法等人闻言,脸色微变。

  “快走!要打起来了!”

  江护法低声厉喝。

  数十位龙堂武者,从不远处的楼梯通道,快速而下。

  仅仅数十秒,便跑出了大楼。

  大宗师出手,那可是惊天动地的!

  波动强烈之大,甚至先天武者靠近,都会面对死亡危机!

  十二楼。

  苏辰一行人,迈步走来,场面寂静无声。

  林缺看着最前方的苏辰。

  一群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走了过来。

  这会是一场战斗?

  并不是。

  林缺的眼神,很快挂上了一抹敬畏之色,他拱了拱手,微微弯腰:

  “龙堂供奉长老林缺,拜见太上!”

  “你认识我?”苏辰眉头微皱。

  “龙堂供奉长老,有资格查看龙堂最高级机密消息,到目前为止,最高级消息只有一条,代号‘天王’,那里是老堂主和太上的一张合影照片。”林缺依旧保持者谦卑的姿势。

  “哼!”

  苏辰冷哼一声,并未理会他,直接带人从林缺身旁路过,走向了电梯位置。

  当电梯门打开,众人进去后,苏辰的一句话,响彻在林缺脑海。

  “龙堂应该好好的反思反思,若是连最基础的公平公正,都无法保持,龙堂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轰隆!

  苏辰的话语声,让林缺如遭晴天霹雳,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丢人现眼!

  龙堂的第一准则,便是公平公正对待武者争端。

  可现如今,龙堂发展数十年。

  很多人拉帮结伙,广交人脉,情况常见,可却丢失了龙堂最基础的准则。

  “嘶......呼......”

  林缺深深的呼吸几口长气,他拿出手机,沉声说道:

  “目标正在离开,任何人不得阻拦,警戒线继续封锁。”

  一条命令下达后。

  林缺拨通了雷堂主的电话。

  “雷堂主,我刚刚......见到了太上 ,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林缺将苏辰的话,原封不动的讲述而出。

  雷堂主听闻情况后。

  他当场呆滞,久久不语。

  甚至他都不知道,电话是什么时候挂断的。

  雷堂主正在办公室内,他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夜景。

  片刻后,他吩咐道:

  “通知另外几位堂主,开紧急会议,龙堂内部,很有必要严肃整顿!”

  ......

  魔都。

  兰丽会所。

  停车场边,大概有二三十人站着。

  王宗,李旭风,秦威等人,还未离开。

  几分钟前,他们正在议论着。

  龙堂在周围安置的武者,越来越多。

  这种情况,发生的次数很少很少。

  正当他们惊疑不定时。

  噗通!

  巨大的沉闷声响,从后方传来。

  回头一看。

  永青堂总堂主钱战,四仰八叉的躺在一辆被砸的很瘪的车顶上。

  “钱战也被扔下来了?”

  “我靠!那是钱战!”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众人吓了一跳!

  过了几分钟。

  他们看到会所里,快速跑出一群武者。

  他们的脸色,无比警惕的盯着上头。

  仿佛里面正在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宗头皮发麻道:“连钱战也掉下来了,今天的事情恐怕要闹大了。”

  “他才刚当上永青堂的总堂主啊!”一位黄发男子语气震撼道。

  “钱彪和钱战都死了,不对啊!钱战是跟着龙堂长老和胡家主进去的,别人要动他,最少要压制住两人才行,难道......上面有武道强者?”李旭风一脸震惊的神色。

  在他们的谈论声中。

  只见不远处,会所大门口,一群人,突然走了出来。

  周围的龙堂武者,纷纷退让。

  那批人,就直接走向了门口停着的一长排的车队。

  “诗妍在里面!”

  “喂,诗妍要被带走了?”

  秦威此刻着急了,他大喊道:“诗妍!”

  看秦威的表情,王宗和李旭风等人,一阵无语。

  之前在包房里,胡阵到场的时候。

  秦威直接认怂。

  从今往后,他若是继续站出来纠缠陈诗妍。

  未免就有些下作了。

  “那个人.......从侧面看,怎么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王宗的目光,定格在苏辰身上。

  因为距离比较远,他也没认出来。

  看着一众队伍上车。

  车队扬长而去。

  李诚微眯双眼,嘴角有着一丝笑容,他暗想着:

  “终究是苏老哥出的手啊。”

  又过了片刻。

  龙堂武者,开始请李诚这边的队伍离开。

  “你们可以走了。”

  江护法在众人面前笑着说道:

  “里面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该受到惩罚的人,你们也看到了,他们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这件事,算是一些人咎由自取,具体的消息,你们也别打听,然后,今天大家受惊了,都回去休息吧。”

  一番话,让众人愣住了。

  “事情结束了?”

  “不对啊!”

  “我们没看到是谁出手啊。”

  “卓长老和胡家主,还没出来呢!”

  很多人疑惑不已。

  正向外走去的王宗,突然脸色一变,他惊骇道:

  “难道......对钱战和钱彪出手的人,就是刚刚离开的那群人?”

  嘶!

  此言一出!

  场上传出一片倒吸寒气的声音!

  他们陷入了哗然:

  “如果是他们出手,那......那龙堂武者都没拦着?”

  “卓长老和胡家主,都没有压过对方,这岂不是说......那群人有天大的来头!”

  “天啊,龙堂数百武者出动,结果那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

  诸多的议论声中。

  李诚和李旭风上了一辆轿车。

  看着窗外景色。

  李诚微微摇头:

  ‘你们怎能知苏老哥的本事呢?以苏老哥的性子......这件事,恐怕还没结束!’

  ‘钱家、胡家,你们即将面临的,将会是一个恐怖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