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王奶爸 > 第五十七章 惊八方!

第五十七章 惊八方!

  一行车队,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

  龙堂武者,没有任何人跟踪。

  毕竟龙堂大宗师林缺,已经下了命令。

  龙堂的供奉长老,地位仅次于堂主,要高于普通的长老。

  所以,林缺的命令,比卓长老开口还要管用。

  虽说无人跟踪,可是电子眼,却实时查看车队的动向。

  可车队的人们仿佛知道这一点。

  行驶出数百米,车队打乱,或是进入停车场,或是在偏僻的街道。

  短短几分钟,暗影殿绝大部分人的行踪,无法捕捉。

  唯有苏辰乘坐的车辆,以及送陈诗妍和白芊芊的车辆,光明正大的行驶着。

  当苏辰所乘坐的车辆,进入盘龙山后。

  苏辰孤身前往钓鱼台。

  风无涯站在后面,他考虑了下,主动问道:

  “主上,关于永青堂和胡家......”

  苏辰脚步未停,他缓缓说道:“风无涯,你当初跟随我两年,这点事,还需要我来教你?”

  “斩草要除根,我明白了,主上!”

  风无涯拱了拱手,他目送苏辰离去,他的眼神,有些震撼和感慨,暗想:

  ‘真没想到,主上竟然还是龙堂的太上长老。’

  ‘有主上在,我暗影殿,可在龙国横着走!’

  想到了这一点。

  风无涯心头一阵舒爽。

  龙国的龙堂,是一个很强大的武者势力,属于官方武部。

  龙堂奇人异士很多,给周围诸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很少有国外势力,敢在龙国造次。

  可如今,暗影殿可以肆无忌惮的行事。

  这种差别,让风无涯都有些激动。

  “暗影殿全体都有,主上有令,斩草除根!”

  一则命令下达。

  暗影殿众人,在这个夜晚,开始行动起来。

  ......

  菲滋餐厅。

  二楼包房内,坐着五个人。

  其中两人,是永青堂的两位分堂主张齐和罗灌。

  两人在永青堂的总堂主之争,没有表现出任何野心。

  可此刻,他们却和三位董事会成员,在一起喝酒商讨事情。

  分堂主张齐微笑道:

  “永青堂现在,还真成了钱战一个人的,他根本没有把董事会和我们两个分堂主放在眼里啊。”

  “哈哈哈,我们暂时性低头,又能怎样?”分堂主罗灌大笑道:“永青堂的总堂主,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是他钱战,现如今,九位董事会成员,有八位支持我们两人,我看是时候出手了,他钱战心狠手辣,杀了堂主钟俊,那么......”

  罗灌抬手敲了敲桌子:“钟俊的手下,找钱战复仇,杀他全家,合情合理!只要我们找个机会,弄死钱战,永青堂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我们将会全力辅佐董事会,将永青堂做强做大......”

  正说话间。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几人停止说话,目光看向门口。

  他们在门外,有十几个手下在守着呢。

  当包房的门被推开。

  走进来的是一个女服务员,她的手里,拎着一瓶茅台酒。

  “各位贵客好,我们老板听说张先生在这里,特意送过来一瓶茅台酒,以示敬意,我们老板说了,上次幸好有张先生帮忙,他的麻烦,才得以解决呢。”

  女服务员笑着说道。

  “哎呀。”张齐大笑道:“老赵可真是有心了,那点小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虽这样说,可酒水收的却也挺快。

  张齐接过白酒后,看了几眼。

  “二十年前的茅台,这酒近二十万啊。”

  张齐笑眯眯的说道,感觉脸上有光。

  “来吧,好酒好菜,我们再喝点。”罗灌笑了笑道。

  说笑声中,众人开启白酒。

  每个人都倒了一杯。

  女服务员微笑着离开了。

  房间里的氛围,很火热。

  “来,为了我们的事业!”

  三位董事会成员,加上两位分堂主,共饮一杯。

  “好酒!”

  张齐神色陶醉。

  可下一秒,他双眼一凸!

  砰的一声,脑袋砸在了餐桌上。

  场上其他几人,有的瘫坐在椅子上,有的倒在了地上。

  五人全部断了气息。

  那位女服务员,迈着妖娆的步伐,走到无人的角落,很随意的将服务员的衣服脱掉,她里面穿着一席黑衣。

  从餐厅后门走出去,她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

  “已经搞定五个目标人物......”

  其实那五个人,是恨不得钱战死的一伙人。

  可是,他们又因为和钱战的关系,进入了暗影殿的绝杀名单之中。

  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很多地方。

  魔都这座不夜城。

  夜色之中,灯光辉煌。

  到了后半夜。

  夜生活才渐渐结束。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当次日清晨的阳光,照亮大地。

  一些消息,不胫而走。

  地下势力八核会,传出了消息:

  “永青堂九位董事会成员,两位分堂主,其核心人员共一百三十二人,在昨天夜里,离奇死亡。”

  “钱战和钱彪,在兰丽会所坠楼。”

  “永青堂凉了!他们的成员,像是惊弓之鸟,四处躲藏,很多人说,永青堂得罪了魔鬼。”

  当这个消息出现后。

  不知多少个地下势力,震惊的不能自己。

  又有很多个大型的地下势力,大清早,其核心成员直接开了一场盛大的会议。

  “永青堂,不是无名小卒,他们算得上一流的地下势力,却在一夜之间,被人连根拔起!究竟是何人所为?”

  “没人清楚是谁干的,但大家都知道......能做出这种事,简直太恐怖了,最近大家都小心一些,切不可随意得罪他人。”

  “是啊,说不定,哪个人就是个通天大佬,永青堂不知得罪了谁,一夜之间就被灭了!”

  “可怕......”

  魔都的地下势力,受到了惊吓。

  不知道多少个身居高位者,警告自己的晚辈,让他们消停一段时间。

  富豪圈子中。

  他们知道的消息更多。

  秦家。

  秦威的神色,有些憔悴,他昨天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就被家主派人叫醒。

  秦家开了内部会议。

  一共有十几个人,坐在主位的,是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男子,他叫秦豪,是当代秦家主。

  “我刚刚得到了一些消息,是从龙堂那边得知的。”

  秦家主的目光,环视四周,他缓缓说道:

  “昨天夜里,事情我们知道的很清楚,秦威去参加陈诗妍的聚会,而胡阵和钱彪,针对陈诗妍,欲要图谋不轨,结果,一夜之间,永青堂和胡家人,皆尽覆灭。”

  “这是什么?灭门!”

  “也是斩草除根!”

  “如此令人发指的手段,如此惊人的能力,太过恐怖!”

  秦家主深吸口气:“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手,连龙堂都没有任何反应,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现在,我们可以看出来的是,胡家和永青堂,一定是陈诗妍背后的势力出手,这个势力,可只手遮天!”

  秦家主的一番话,让秦家众人震惊不已。

  “胡家人没了?永青堂也被灭了?我的天啊!”

  “这、这真是心狠手辣啊!”

  “......”

  秦威闻言,他低声反驳道:“明明是钱彪和胡阵,想要侵犯诗妍和她朋友。”

  “哎,没错,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是亘古流传的真理。”

  秦家主轻叹口气:“还有一个消息,和胡敖关系亲近的卓长老,昨天他们一起去了兰丽会所,他......失踪了,昨天在会所的人,钱彪和钱战,被扔出大楼,胡敖,卓长老和胡阵,三人踪迹全无,这个消息,代表对方有惊天的武道实力!永青堂的覆灭,代表对方有惊天的武者势力!”

  “他们像是黑暗中的幽灵,是极其恐怖的一伙人。”

  “不可招惹,也无法招惹,陈诗妍背景惊天啊,秦威,从今往后......”

  秦家主满怀关切的目光,看向了秦威。

  这时候,秦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哎!

  都怪自己昨天怂了。

  要不然,肯定会在诗妍心中得到好感。

  现在呢,家主要警告自己,不要在缠着陈诗妍。

  罢了,罢了......

  秦威的气息,变得颓废。

  然,秦家主却很严肃的道出了一句话:“秦威,从今往后,你就老老实实的当一条舔狗吧。”

  “啥玩意?”秦威目瞪口呆。

  秦家众人也纷纷愣住。

  秦家主嘴巴动了动,犹豫两秒,他说:“舔狗没什么不好,你不去追求她,只是去服务她,若是能在她身边站住脚,当一个小弟,或许都会受益无穷。”

  秦家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很多长辈,对秦威都安慰了几句:

  大伯:“小威啊,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是可以的。”

  三叔:“秦威,这是艰巨的任务。”

  “......”

  看到大家的表态,秦威欲哭无泪:“我......我不想当舔狗啊。”

  秦家会议,所说的消息,其实很多家族也都听闻了。

  王家。

  王富贵得知消息后,震惊了许久,许久。

  片刻,他找到了王宗,再三确认在兰丽会所内发生的情况。

  “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王富贵连连惊叹:

  “陈诗妍竟然有那么强的靠山,儿子,你看龙堂的反应,就能知道,陈诗妍的靠山,绝对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连龙堂都要退让三分的人物!狠!”

  “儿子,你和陈诗妍,关系本就不错,她有麻烦,还想着能找你,你昨天也有替她说话对吧?”

  听到这句话,王宗点了点头:“是啊,我尝试要帮她,可后来实在帮不动,那胡阵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我又不是武者,哪里敢站出来。”

  “这些没关系,你和她关系不错就行,从今天开始,你们年轻人,多走动,多交流。”王富贵笑眯眯的说道:“一定要搞好关系,你看着吧,陈诗妍,将会成为魔都的新贵,无数人都要看她面子,给她面子!你呢,找机会接近她,帮她处理一些闲杂事情......”

  王宗愣了愣:“这不是跟班小弟吗?”

  “怎么?你觉得不妥?”王富贵问道。

  “我什么时候给别人当过小弟?”王宗撇了撇嘴。

  “嗯?”王富贵瞪了一眼。

  “哈,开玩笑,我肯定给她伺候好,我会努力当陈美女的头号狗腿子。”王宗保证道。

  王富贵拍了拍他的肩膀:“孺子可教。”

  .......

  李家!

  受了伤的李旭风,一大早就找到了李诚。

  “爷爷!”

  “卧槽!”

  “连卓长老和胡敖都失踪了,太狠了!诗妍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啊?”

  “爷爷,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

  李旭风坐在床前,一脸震撼和激动的说着。

  “行了,大惊小怪。”

  李诚没好气的说道:“该你知道的,你会知道,不该知道的,别乱打听,凡事自己去领悟。”

  “我自己领悟......”

  李旭风很快被赶出了卧室。

  李诚则从床上坐起,他从床头柜拿过一本书,翻开几页。

  里面有一张他和苏辰的合影。

  “有昨天晚上的事情,诗妍在魔都,将变得炙手可热。”

  砰!

  李诚将书籍合上,他看着窗外,微笑着呢喃:

  “我之前的思想,进入了误区。”

  “想要在苏老哥身边,站位脚跟,或许和其他人搞好关系也行。”

  突然间,李诚的老脸上,闪过了一丝骄傲的色彩:

  “要服务苏老哥,旭风那小家伙,还不够格,我才可以!”

  ps: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人太多了,就不一一道谢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