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一章 入赘是不可能入赘的

第一章 入赘是不可能入赘的

  /

  “手脚麻利些,快把姑爷塞进花轿里!别耽误了拜堂吉时!”

  “快快快,唢呐吹起来!”

  “花鼓,二胡,一起奏啊!”

  “……王大牛,喜钱不想要了,奏《凤求凰》啊,谁让你号丧……咋又吹成小寡妇上坟了,快快,凤求凰啊!喜庆点,大声点!用点劲!”

  “那谁,还不快把鞭炮给点上!”

  武宁城里,唢呐,喇叭鞭炮声,大人喧嚣小孩笑闹,一片乱哄哄,喜气洋洋的模样。

  “……”

  听着周围乱哄哄的,苏文感觉脑袋要炸开,他睁开了眼睛,寒气从心底冒了起来。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是在做什么……”

  苏文芝瞬间给自己的灵魂来了三连击。

  此时的他,身穿崭新的锦缎,挂着大红花;身体却被用着极其羞耻的手法捆缚着,嘴里还塞了个麻核,鼓囊囊的,被四个壮汉抬着,正往花轿里塞……

  前额剧痛,他两眼往上一抬,余光竟看到一个鼓起来的大包,有鹅蛋大!

  不知是谁下的黑手,肿块 还冒着血丝往下滴!

  “我……我这是穿越了!”

  另外一道意识很快在脑子里涌了上来,他立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如今他乃大梁朝的一名没有功名的读书人,父母双亡,孑然一身,只有一间旧祖屋和几亩薄田过着耕读的日子。

  而今天……

  他!

  被抢亲了!

  前些日子,不知从何传来消息,说皇帝陛下要广开后宫,采纳秀女!

  光是江南,就有三千秀女的名额!

  风声传来,整个江南道顿时乱了阵脚。

  老皇上今年已经六十有九,土都埋到脖子上了,竟然还有心思选秀!

  谁家的闺女愿意送进皇宫里给老皇上糟蹋!

  糟蹋也就罢了,老皇上素来残暴,倒行逆施,一旦驾崩,说不定要嫔妃宫女殉葬,家里的孩子送进皇宫,没享上几天福,却要拉着陪葬,哪个父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家女儿身上?

  于是整个江南顿时乱了套。

  无数家中有适龄的闺女家族,为了不让女儿掉进火坑,纷纷寻找女婿,慌不择路,饥不择食,无数老光棍就此迎来了人生的巅峰。

  苏文便是在这种环境下遭了殃。

  城中有一位许半城,家财千万,膝下无子,只有两女,大女芳龄十六,次女才九岁,今次正是为大女招婿。

  许半城膝下无子,自然不愿将女儿嫁出去,于是便起了招个上门女婿的心思。

  只是许半城目光也着实挑剔,歪瓜裂枣自然是不愿意将就的,于是便盯上了年方十七,相貌堂堂,有着半个读书人身份的苏文!

  许半城也还算讲究,知苏文家贫,先是遣了媒人上来说媒,好让苏文别不知好歹,自己上门当赘婿去。

  却遭到了苏文的拒绝。

  这可跟读书人的风骨无关啊!

  外面风传,王家长女,身高八尺,可腰围……也八尺!

  苏文这瘦胳膊瘦腿的,可把握不住!

  可是!

  许半城可不是吃素的,见苏文不识好歹,挑了个黄道吉日,抢亲!

  苏文本也听到了风声,提前跑到了好友家中躲避,可没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许半城的手下盯得严严实实,毫不费劲地把他给找了出来!

  一根闷棍当头敲,醒来就是许家人!

  “放开我!”

  惊醒过来,苏文一身冷汗。

  他可是清楚,这年头赘婿可是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不管什么原因入了赘,那可就丧失法律地位,出门被打死都没人管的!

  “快放了我!”

  苏文吐出嘴里的麻核,竭声叫喊:“我可是读书人!你们可不能凌辱斯文!”

  “哟,我的傻姑爷啊……”站在花轿外的许府的许管事听到苏文的抗议,笑吟吟说道:“您可连书院的学生都不是,只是认得几个字,按照大梁律法,还不能算真正的读书人……凌辱斯文,也凌辱不到您头上去啊……”

  许半城虽然家大业大,可在此事上也还算谨小慎微,挑选赘婿的时候,长长的名单可是反复挑选剔除过的,有功名的、有点家族背景的,亲朋好友有点实力的,都被一一排除。

  那剩下的可选择就不多了,按照许半城的原话,便是“矮子里挑高个”,能将就行,苏文便是那个被将就的一个。但苏文的资质也不算太差,以他的水平,考上书院,只是时间问题,这也是许半城最终选了苏文的原因,怎么说也是个潜力股嘛。

  “你们这是强人所难,逼良为娼,迫害纯良啊……官府不会不管的! ”

  苏文气急败坏。

  “刺史谢大人正在许府等您和大小姐的喜酒呢……您说官府管不管?”

  许管事笑眯眯的回应了苏文的话,然后扯开嗓门:“接着奏乐,接着舞啊!都起劲点,赏钱都加倍,加倍!”

  闻声,周围的乐手便更卖力了,一时间,苏文在花轿里的挣扎声,便淹没在欢天喜地的浪潮中。

  “……苏家小哥运气真不错,竟然被许家大小姐所相中,真是羡煞旁人 ……”

  临街的“醉仙楼”三层,客人们探头往下,看着那喧嚣而来的“迎亲”队伍,评论不休。

  “呵,运气不错?你可知道,那许家大小姐,腰围九尺,一顿要吃半头牛!那入赘的苏文我可见过,是个读书人,瘦胳膊瘦腿的,落在许大小姐手里,能活过今晚洞房花烛夜就不错了!”

  “嘿,俺铁牛就好这口……可惜人家看不上我……”

  看客中,有羡慕妒忌的,有摇头惋惜的,心情复杂。

  “柳叔,我们要不要管一管?”

  最临街的一桌三位灰衣客人,并没有像其他人一起起哄、只是其中少年模样,性格沉稳,配着一把长剑的客人,皱眉问了身边的同伴。

  “怎么管?”

  柳叔脸上有一道长疤,从左眉中间往下过鼻,直透脸颊,甚是吓人,铜铃般的大眼微闭,摇头叹息:“整个江南道,这个月来类似的事,已发生了成百上千起,我们管不了,也不归我们管。清臣啊,不要惹是生非。”

  “可是……”

  顾清臣终究是少年,见不得人间不平事,想了想说道:“这不是那只妖怪散播出来的谣言吗,怎么就不归我们管?”

  只是身边的同伴轻轻敲了桌子,说道:“那我们的职责也只是捉妖镇邪,剩下的归官府处理。”

  说话的是个女人,脸上蒙着一片黑纱,看不清楚模样。听声音,人应该很年轻。

  “可各地官府,任流言四起,连辟谣都没有,着实可恨!”

  顾清臣恨恨说道:“等我回京城,非得去内行省狠狠告江南道一状不可!”

  “为什么要辟谣?”

  柳叔摇了摇头,别起腿,露出一双破旧的草鞋,笑了一声:“江南地区富庶浮糜,嫁娶从来都是一件沉重的事,女方所索取的彩金,额数之高,令人咂舌。富贵人家,聘以金山银海,嫁十里红妆,极尽奢华,这自然不必多说,但浮夸之风下沉,已经是非常大的隐患。

  小康之家,倾尽所有,或能够娶上媳妇,但大部分人娶亲,都要背负沉重债务,往往几十年才能还清,所以整个江南道,大龄女子不少,光棍汉子更多…… 朝廷没少伤脑筋的,这一波谣言出来,可算是解决了个大问题。”

  “……呃……柳叔,按您这么说,这反而是好事了?这谣言,该不会是……”

  顾清臣吓了一跳。

  “想什么呢……”

  柳叔翻了个白眼,摸了摸脸上的大刀疤,淡淡说道:“就是那只妖怪搞的鬼,朝廷不至于如此下作……只需将迟婚税再提高一些,就可以达到差不多效果,还能增益国库收入……”

  “应该是那只妖怪进阶的条件吧,我听说妖族的进阶,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

  顾清臣旁边的女人应了一声:“奇怪的是,我们明明循着妖气追到了武宁城,可妖气却失去了踪影……”

  “看样子是快化形了,收敛了妖气,颜朵,关键时刻,还得靠你的罗盘。 ”

  柳叔看着女子,叹了一口气。

  “好。”

  颜朵的面容藏在面纱里,不知作何想,手往腰间摸去,拿起一个布满锈迹的罗盘,声音有些犹豫:“定妖盘只能使用两次了。”

  “用一次就够了……我的明鬼之术,也可以用一次,到时有罗盘配合,便可彻底锁死妖怪的位置,它便死路一条。”

  “哎呀,姑爷跑啦!”

  就在柳叔自信满满说话的时候,迎亲队伍忽然一阵骚动。

  花轿里的苏文,竟然挣脱了绳索,趁着放鞭炮所引起的烟霾,逃了出来,先是一脚踹翻了许管事,又推倒了两个的奴仆,亡命逃窜。

  “快追啊!”

  许管事气急败坏。府里正大开宴席,就等着姑爷拜堂成亲了,要是姑爷跑路,老爷拆了他都不出奇。

  一身喜服的苏文,此时就如漆黑中的萤火虫,根本无处可避,竟然一头钻进了醉仙楼。

  许府的奴仆穷追不舍,丢了姑爷,他们受到的责罚,只会更严重!

  许管事唯恐府邸里的仆人拦不住苏文,还大声叫了起来:“各位街坊呐,谁能把我家姑爷拦下来,赏纹银五十两啊!”

  五十两纹银可是一笔巨款,够五口之家好几年的开销了!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顿时被煽动起来,团团围住了醉仙楼,不少人还追了进去,乱成一团。

  苏文被追得无奈,只能往顶楼跑去。

  跑上去之后,他才发现只有一个梯道,没有下去的地方。

  “你们别过来啊!”

  苏文情急之下,顿时跳到了围栏之上,一手扶着楼柱,厉声叫道:“你们敢过来,我就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