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八章 先生的馈赠

第八章 先生的馈赠

  /

  董知章走了。

  看着董知章飘然远去的背影,柳三刀沉默许久。

  被打击的。

  董知章急着离开,那是因为文气已经积攒到了极致,需要服用秘药,进行晋升大儒的仪式。

  而柳三刀距离提升到董知章即将成为的层次,还远着呢。

  董知章离开之前,也让苏文放心钻研学问,积累文气,不必担心秘药欠缺。董知章手里便掌握从贤人到大儒的秘药配方,并且有着足够的材料。也就是说,就算苏文担心配方和材料,也是成为大儒之后的事了。

  这是对柳三刀的第二重打击。

  他身为内厂的大档头,想获得提升下一序列的材料和配方,都极为艰难,可在董知章眼里,仿佛这一切都不用钱似的。

  最后一重打击,是董知章离开前终于发现了柳三刀脸上的新伤疤,问了一句:你脸上的伤是谁弄的?

  柳三刀自然不会说是被一只猫给挠的,随口便应了一声,家里的葡萄架倒了,不小心蹭到的。

  董知章却是哂笑一声说道:“葡萄架,不是吧,看上去是被女人挠的,哦,不对,你也没有女人,欸,还真惨。”

  他也不深究柳三刀脸上的伤是哪里来的,施施然离开了。

  柳三刀被嘲讽到心头恚怒,甚想拔刀给董新章来那么一下。

  然而……得知董知章马上要晋升大儒之后,柳三刀便清楚,现在不是白天,董知章真甩开膀子跟他干一架,他绝对是自取其辱。

  所以柳三刀很自然地从了心,意兴阑珊,强打起精神,又跟苏文说了一些内厂的事情,这才捂着受伤的脸,骂骂咧咧走了。

  送走柳三刀,苏文脑子还是有些发懵,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可没想到晚上还有这么一出。

  “还闹妖怪?”

  想到柳三刀临走前说过的话,苏文心头泛起一丝凝重。

  从柳三刀的讲述中,他之所以会被抢亲,很可能就是这只妖怪搞的鬼,在整个江南道散布大量流言,最终引发了抢亲事件,只是从整件事来说,苏文跟大部分的老光棍一样,因祸得福,只是得到的福报尽不相同罢了。

  至于妖怪为何如此行事,柳三刀也给出了解释。

  妖族跟人族超凡一样,晋升的时候需要特殊的仪式。

  而且每一种妖族的晋升仪式都不一样。也正是因为如此,内厂对作乱的妖怪毫无头绪,不知对方的来历,更没有高效的应对手法,以至于妖怪肆虐至今。

  不过内厂终究不是吃干饭不干活的,随着柳三刀一行人的调查,如今已经渐渐锁定了妖怪活跃的范围,相信很快就能将其抓获。

  柳三刀给苏文说这些,也就是为了让苏文了解相关情况,并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

  ……

  送走了柳三刀,苏文回房打开董知章送的礼物。

  “咦……”

  当盒子打开瞬间,苏文便感觉有一股清爽气息扑面而来,整个人也感到一阵情神清气爽。

  盒子里放的的确是笔墨纸砚,三支青竹毛笔,看样子还是董知章亲手做的,每一支笔管上还各刻着一行小字。

  “微言大义”。

  “虽千万人”。

  “青出于蓝”。

  “……”

  看着三支毛笔上的刻字,苏文咂了咂嘴,他这个先生,自身的学问就很驳杂啊。

  旁边还有一刀青色宣纸,毛边,显是没经过仔细的切割。苏文所感觉到的清爽气息,便来自这一刀宣纸,还有两块墨,墨上有鎏金字样,一块墨上字样为“余家贫”,另一块上则为“吾善养浩然之气”。

  “家贫……”

  苏文扯了扯嘴角,心里暗道一声,我家先生还真会装。他虽然不识货,也清楚这样的一块墨,拿出去至少能卖几十两银子——等、后来他才知道,是贫穷限制了他的见识,他其实还可以再大胆一些估价。

  最后的一块石砚,倒是朴实无华,苏文拿起翻看了一眼,只在砚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几不可闻的“早”字。

  看到这个字,苏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但他很快扭头,把心里某个同样古怪的念头从脑海里驱赶出去。

  压在盒子下方是一卷被盘出浆的竹简,用牛皮捆着,不消说,这便是董知章这一支儒门所精心钻研的《春秋》了。

  而苏文还看到,一把小小的,生锈的刻刀,被牛皮跟竹简捆在了一起。

  “这竹简和刻刀,不会是师门的圣物吧?”

  苏文嘴角抽了一下,小心地拆开牛皮,沉甸甸的刻刀,握在手里,他感觉掌心一片冰凉,然后又一片炙热,身体在冰火两重天中替换来回。

  “这刻刀有古怪!”

  苏文身体哆嗦了一下,险些将刻刀丢了出去。但他注意到,身体虽然在冰火两重天中来回切换,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让他的意识变得更加清明敏捷。

  “是宝物!”

  苏文知道这个世界既然有超凡者,那必然也有超凡的武器,不,是法器才对。这把刻刀,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件宝物。

  “先生真是大方!真豪气!”

  苏文心里顿时为董知章疯狂打666,原本就伟岸的形象,顿时又往上拔高,高山仰止。

  刻刀的具体用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在手里把玩了片刻,小心地放回盒子, 展开了竹简。

  “春王正月□□□□……”

  苏文目光落下,看到一行古老的篆字。

  只是文字在他眼里很快就扭曲律动着,文字上面更是像是笼罩着一层水雾,除了开头的四个字,后面的字迹,他竟然一个都看不清楚。

  “怎么回事?”

  苏文心头震惊。

  看到这四字开头,苏文便知道,这卷《春秋》,跟来时世界所熟悉的是一样的。

  “春王正月”后面是“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

  苏文不仅仅熟读《春秋》,连解读《春秋》三传的《左传》、《公羊》、《谷梁》都是烂熟于心。

  可如今,他觉醒了文气,也记得《春秋》原文。

  可偏偏无法在竹简上阅读上面的文字。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苏文赶紧拿出之前誊写的《大学》抄本,打开一看,他补上的文字,可以畅读无恙。

  “这就奇怪了啊……”

  苏文轻轻地拍了拍脑袋。

  “看样子,这卷竹简也是宝物,不能轻易看到上面的文字,可能需要积攒更多的文气才能做到。”

  仔细回想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后,苏文心中有所明悟。竹简应该是一件宝物,上面所记录的文字,需要足够深厚的文气才能阅读。

  这也意味着,文字自身便蕴含着一些奥秘,具体是什么,还得慢慢探索。

  “呼噜噜……”

  听到灰猫的呼气声,苏文回头看到灰猫不知何时悄然跃上书桌,正盯着他手里的竹简,看到苏文回头的目光,它甩了一下尾巴,喵了一声,似乎想往前扑上去,一口咬住苏文手里的竹简。

  “板……呃,核桃,你刚才去哪了?”

  苏文收起竹简,终于想起自家灰喵的名字,伸手就要去摸核桃的脑袋,只是想到柳三刀的遭遇,他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

  他都有点想不明白,为何自家的猫,他对着的时候,竟然心里隐隐有些害怕?

  “难道真不是我家的猫?”

  苏文仔细地翻找了前身的记忆,终究没找到与灰猫相关的部分。可这并不能作为凭证,因为原主的记忆,他所记住的本来就不多,忽略掉一只猫也是正常。

  等苏文回过神,核桃的耳朵微微一动,跳到他的床上,拱了拱背,打了哈欠,盘在床头睡觉。

  看到这一幕,苏文心中便没了疑虑,如果这不是他家的猫,怎么可能爬床比他还熟练?

  苏文笑着摇头,将董知章送的宝物收起来,猫的破坏力可不小,若这些文房用具落在核桃的爪下,可就糟蹋了。

  而这时候,眯眼假寐的核桃,忽然睁大了眼睛,两耳微微低伏,眼睛冒出精光。但很快,它又眯起了眼睛,耳朵却微微耸动着,胖呼呼的脸上,甚至浮现一个古怪的……笑容。

  “这个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在苏文房后的小山坡上,一棵大树的阴影下,一团扭曲变形,最终变成人形的黑雾里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

  只听黑影嘀咕说道:“我的六欲之试明明已大圆满,可最终却缺少了死生之试的成果……难道是落在了他身上?”

  黑影沉默了片刻,身形渐渐凝实,脸上的表情变换一阵,随即再次自言自语,只是这一次声音变得娇娇滴滴:“如今他成了董知章的学生……又被内厂收揽当了爪牙,若动了他,怕是会招惹大麻烦。”

  低沉沙哑的声音又冷冷响起:“不拿回那两份灵性,我们这一次晋升就彻底失败,只有死路一条!”

  一个暴躁的声音响起:“没错,只要拿回灵性,完成仪式,江南道辖区的内厂高手就是个屁!董知章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哪怕钱浩然出手,我们也能安全离开!”

  “有道理……我们速战速决,夺回灵性之后,就离开江南道,不与他们周旋!”

  黑影之中,最先发声的沙哑声音一锤定音。

  没多久,一个白衣俏丽的身影,来到了苏文家门前,挥动着粉拳笃笃笃地敲门,娇滴滴地敲起了门:“有人在家吗,救命啊……奴家迷路啦,求求好心人收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