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十二章 造谣动动嘴

第十二章 造谣动动嘴

  /

  字报上书写的内容荒诞不经,大抵是说皇帝陛下倒行逆施,在江南各地搜刮幼儿,割取心脏炼丹。为虎作伥的,便是恶名昭彰的内厂。

  字报上还说,内厂已经在武宁城行此恶事,列举了城中发生的惨案,如城东某户积善人家的一对儿女莫名消失,尸体发现时心脏被掏空,城北周财一家,在内厂偷小孩的时候撞见,结果一家人被杀得干干净净,还有城西,城南都发生类似之事,而且会愈演愈烈。

  “快,按照字报上提及的地址,去核实这几件事情有没有发生过!”

  柳三刀脸色铁青。

  他之前可没想过,竟然会有人敢给内厂嫁祸栽赃扣帽子。

  苏文从柳三刀手里拿过一张字报,心头微凛。

  字报并不是手写版,而是整块雕板,然后涂墨印刷出来。

  “看来……胡小倩不是唯一的凶手。”

  苏文脑海里很快就闪现了这个想法。定了定神,他对柳三刀说道:“柳叔,胡小倩背后,应该有一股力量在支持,切莫将她当成一头作恶的独狼。”

  “唔……这话怎讲?”

  柳三刀神色微变。一个胡小倩再棘手 ,内厂也可以凭借力量的优势将其碾压。

  若她背后有一个团体,或者某股势力的支持,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从时间上看,胡小倩一个人,做不了那么多事情。”

  苏文神色有些诧异地看了柳三刀一眼。

  厂卫已经禀报,整座武宁大街小巷,都贴了许多字报,仅仅一个人,根本做不了这么繁杂的事。

  光是雕版、印刷这么多字报,都是不小的工程,而张贴、散发字报需要动用的人手更是不少。而且可以排除张贴者是被雇佣的可能。

  武宁城可是江南道首府之地,守卫森严,不仅有官府力量在夜间巡逻,内厂也在逡巡。

  能够同时避开巡检队和内厂的耳目张贴这么多字报的人,要么是身手敏捷的超凡者,要么是一群熟悉官府巡逻和内厂巡逻时间、规律的人,完美错开了与执法者遭遇可能。

  苏文将自己想法推论说了出来后,柳三刀便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真不错,咱们内厂终于有个可以靠脑子办案的人啦!”

  “呃……”

  听到这话,苏文却没有多少欢喜的感觉。心里只觉得一阵荒谬:难道以往内厂办案都不靠脑子,那怎么办案的?!

  不过转念一想,苏文心中也就释然了。

  内厂本质上并不是官府的正常衙门,干的不是捕快的事,主体业务是镇妖抓鬼,兼职是处理犯事的超凡。镇妖抓鬼又不是办刑事案件,妖气鬼怪一出,发现了直接开干,根本不需要动什么脑子。

  至于犯事的超凡者,大多会有各自的学派超凡者来清理门户,轮不到内厂充当主力。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抓这一伙人?”

  柳三刀摩拳擦掌。

  超凡者犯案,而且是团伙性质的犯案,一旦抓到,那可是滔天的功劳。

  不仅仅可以从内行省那得到厚厚的赏赐,还能从牵涉案中的学派敲诈一笔丰厚的好处。好处可不是普通的金银,是超凡者更加渴望得到的秘药,甚至是配方。

  “先从内部查起……不管是内厂,还是官府内部,我们都得先自查,看看有没有与胡小倩勾结之人……”

  苏文用力地揉了揉脑袋:“但眼下还有更加紧急的事要做……辟谣!这比做任何事都重要!”

  说到这里,苏文的表情已经变得更加凝重:“散布谣言,制造恐慌,也可能是胡小倩的超凡力量晋升的方法之一,毕竟七情六欲,不分家。”

  他隐隐感知到胡小倩的行为逻辑。

  她的晋升途径,很可能就是要在一个地方,放大一群人的七情六欲,在这种氛围之下服用秘药,晋升更高序列的超凡。

  先前造谣皇帝选秀之事,在江南道已经引发了不少民怨,利益各方的情绪尽不相同。

  老光棍们迎来春天,自然喜不自胜,被迫嫁女的父母们必忧虑愤怒,仓促嫁人的少女们,肯定惊哀难以自抑……各种复杂的情感,自然会被放大,汇聚起来。

  而在这个基础之上,胡小倩又放了一把火。如果这个谣言成功,那么武宁城里的群众的惊惧恐慌等情绪将会进一步放大,变成适合她晋升更高序列的温床。

  “当务之急,是破除她符合她晋升的环境,否则她变得更加强大……对付起来就更难了。”

  苏文舔了舔嘴唇,感觉自己很危险。

  如今胡小倩认定,晋升秘药的关键灵性还在他身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女疯子……说不定真会纠集人手,冲击内厂衙门,对他下毒手。

  如果内厂有胡小倩的内应的话……甚至都不需要她亲自动手。

  想到这里,苏文心里又一阵震悚。

  “同时还要严查内厂的人员,如果里面混着胡小倩的同党,那我们所作的一切,都会被她所知道,那我们所作的一切,都将徒劳无功。”

  “有道理!”

  柳三刀盯着老六反复看了一阵,开口说道:“老六,你该不会是内鬼吧?”

  “啊?!”

  老六一脸震惊,他好端端的一个仵作,怎么就扯到内鬼身上去了?他一脸委屈说道:“档头,你是懂我的,我表面上学的是杂家的学问,可我的晋升途径可是法家啊,犯法的事,我不碰的!”

  “有道理……”

  柳三刀左右环视,想找出有嫌疑的人。

  见他目光投来,周围的内厂厂卫纷纷表态,认定自己与此事没有关系,不可能会跟胡小倩之流沆瀣一气。

  尤其是有杂家背景的厂卫,更是纷纷赌咒起誓,表明自己与罪恶不共戴天。

  “真是……真是个个身怀绝技的家伙……”

  眼前这一幕真是让苏文叹为观止。到了这时候他也才意识到,内厂的超凡者,绝大部分都不是某一家学派的忠实拥趸,他们明面上或许是某一家学派门徒,可他们的超凡途径,却是别家学派的。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尴尬的事情,最主要是内厂掌握的秘药种类太少,只能集中供应某些学派的晋升途径。

  还好的是,各学派之间的低序列超凡者,彼此之间的秘药是可以替换使用的,所以不会有重大隐患。至于高序列的晋升途径,并不需担心。因为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这个潜力可以走到这一步。

  只是苏文不知这一点而已。

  “唔……自家兄弟,我还是信得过的。但万事还得多加小心……颜朵,你弄个章程出来,彻查一下内部,以防万一。”

  柳三刀没有因为厂卫们的一番话就放松警惕,让苏文稍微放心了一些。但也仅仅是放心了一点点。

  “眼下当务之急,是破解谣言!”

  苏文定了定神,既然认定胡小倩利用谣言营造晋升环境,那么破除谣言,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让人去做了!”

  柳三刀连声叹气:“不仅仅内厂,也通知刺史府了……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这事可不容易处理。”

  苏文深以为然。

  尤其是当官府没有什么公信力,内厂的形象是什么样,苏文也是见识过了,他可是清楚记得,柳三刀在许管事等人面前自报身份的时候,险些就把许管事给吓尿了。

  所以此事不管是官府还是内厂出来辟谣,都不大可能会有很好的效果,甚至会让事情越描越黑。

  到了那时候,事情可就真的一发不可收了。

  想到这里,苏文表达了自己的忧心。如果辟谣反而将事情推波助澜,那可是在帮歹人的忙。

  “那可怎办?”

  柳三刀为难地挠了挠头。他以往做事,都是一个字:莽!胆敢兴风作浪的妖魔鬼怪,在他那三把大刀之下,都瑟瑟发抖,基本不用伤脑筋。

  “请有威望的人帮忙。”

  苏文深吸一口气:“青山书院的山长,口碑怎么样?”

  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合适的人了。

  “青山书院……钱浩然?”

  柳三刀犹豫了片刻,重重点头,随即苦笑起来:“他当然可以……只是,想请动他可不容易。”

  钱浩然乃当世大儒,德行举世皆知。若他愿意出面帮内厂辟谣,谣言自然不攻自破,没有可以传播的阴暗之地。

  可是!

  钱浩然与大梁王朝可不对付!

  儒学在大梁朝一直备受打击,若不是钱浩然晋升大儒时发下的宏愿,他甚至都不愿意踏足大梁的土地。

  晋升大儒十多年来,钱浩然也一直在青山书院里教书育人,与书院先生们吟诗作乐,与世无争,极少在世人面前露面。

  除了昨天柳三刀跟董知章在醉仙楼大打出手惊动了他,惊鸿一瞥地出现在世人面前,然后又悄然回到了书院里,继续过着与世无争的小日子了。

  “我去请!”

  苏文咬牙说道。

  事情关乎他身家性命,苏文心里虽然没有把握,可总得试一试。他终究是董知章的学生,青山书院副山长的关门弟子,虽然这门只关了不到几个时辰,但这身份,终究是有点分量的。

  “这……好像可以试一试。”

  柳三刀的眼睛一亮。

  之前他就听董知章提及,钱浩然似乎也有收苏文为学生的想法,所以董知章连夜赶来把苏文收入门下,防止被截胡。

  有了这一层好感,或许钱浩然会破例出面,拉内厂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