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二十二章 线索断了

第二十二章 线索断了

  老六推开破烂的大门,便看到地上倒着的三人。

  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老六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仵作出身的他,凭着这味道就能确定,如果某个人如此大出血,这一会肯定已经凉透了。

  他率先辨认出了苏文的方向,扑了过去,伸手去摸苏文的胸口,本想确认一下苏文是不是还有心跳,却摸到正往外渗血的伤口。

  撕开苏文的衣服,看到伤口后,老六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做出悲观的判断:“伤了心脉……死定了!”

  “啊……哈!”

  就在老六伸手准备去探一下苏文的鼻息是不是尚存时,苏文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喘息,大口呼出一口浊气,急声问道:“谁,谁死了?”

  声音充满了焦虑和伤悲。

  “……当我没说。”

  老六摸了摸鼻子,熟练地掏出金疮药撒在苏文的伤口上,帮他包扎伤口。

  “张㪚……和孙野侯呢?”

  苏文一手抓住老六的衣襟,急切问道。

  “还活着,一时半会死不了。”

  老六可是分明听得到两人的呼吸声,虽然是受伤倒地,可两人的呼吸声还算均匀,也就意味着,他们受的伤并不致命。

  “那就好……活着就好……”

  苏文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听到门外打斗声,苏文又紧张起来:“那怪物……是胡小倩变的……小心,看到它会神志失控……”

  “放心,大伙都退远了,只有柳档头在与山鬼缠斗,他不怕这玩意。”

  老六手脚麻利地给苏文包扎好了伤口,又将张㪚和孙野侯拖到苏文身边,检查伤势。

  “好家伙,你们竟然在这里服用晋升秘药?”

  给孙野侯检查伤势的时候,老六赫然发现,孙野侯已晋升为超凡者,然后他回头看苏文一眼,才发现苏文身的灵性也若隐若现,便骇然问了一句。

  “是啊……”

  苏文深深吸一口气说道:“要不是我俩人晋升超凡,看到那怪物就死了……怪物的名字,叫山鬼?”

  老六轻轻点头。苏文又松了一口气,既然老六知道怪物的名字,说明内厂对山鬼的根底是清楚的,也知道该如何对付,所以柳三刀在与山鬼拼杀的时候,其他的内厂成员还能从容撤离,甚至老六都有心思来救他。

  可苏文心里的念头还没过去,便听到外面先是有一声闷响,随后听到柳三刀吃痛的声音:“哎哟!这玩意有点难对付,老六,快把空心铃铛拿出来,镇它一镇!”

  “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先去忙!”

  老六闻言,并没有转身走出院子,而是快步往后院而去。

  苏文当即明白,柳三刀口中的空心铃铛,应该是一件禁忌物,封印在灵库之中。

  侧耳听了一阵门外的打斗声,发现柳三刀虽然吃了小亏,但局势总体还处于可控的势头,苏文也就没那么的担心。

  他从地上爬起来,检查了孙野侯跟张㪚的伤势,张㪚主要的伤,其实还是他造成的,被敲晕过去后,此时身体已经稳定下来,发出酣畅淋漓的呼噜声。孙野侯相对惨一些,肋骨断了几根,这还是明面上的伤,动用秘术所造成的反噬才是孙野侯受到重创的主要原因,从孙野侯七窍流血的惨状便可看出,他内脏受伤绝对不轻,不知要休养多久才能恢复。

  “彭!”

  就在苏文准备去房柱挖出刻刀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大门飞了进来,砸在他不远处的地面上。

  “没道理啊!”

  黑影发出痛苦的声音,同时还带有几分愤怒:“区区一个山鬼,竟拥有这么大的力量!”

  柳三刀从地面爬起来,看到苏文就在一旁紧张地盯着他,便用力地咳一声,声音变得从容不迫,一抹散乱的头发:“区区山鬼竟敢在内厂放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说着,他将手中的大刀往旁边一插,钉入砖面后,伸手从背后再抽出一把大刀。

  这把大刀通体漆黑,在如此黑暗地方,几乎与环境融为一体,苏文甚至都看不到他手里握着的是什么东西。

  但苏文却感觉得到,柳三刀抽出这把武器之后,周围原本阴森的环境里,充斥着一股炎热的气息。

  “呜噜噜……”

  山鬼将柳三刀踹到屋内,也转头追了过来。

  “这家伙,是想把跟它有仇的人,全关在同一间屋子里慢慢虐杀吗?”

  苏文有些心惊。

  “欺人太甚!”

  柳三刀的表现跟苏文大不相同。他一向在手下面前,尤其是还不大熟的手下面前保持威武形象,可被山鬼一脚踹翻到苏文面前,可是大大地折损了颜面,正急着想扳回一局,山鬼便凑了过来,想打落水狗,如何不让他勃然大怒?

  “黑炎!”

  随着柳三刀的一声低吼,手里的黑色大刀表面竟然亮起粘稠的暗红,就像一道道岩浆在上面涌动,整把大刀散发出来的热浪,席卷了整座屋子。

  一时间,苏文热汗淋漓。

  山鬼眼中也闪过恐惧之色,嗷嗷叫着往后逃窜,可依旧被大刀罡劲所击中,腹部出现一道数寸长的伤口,血液迸溅被一刀所伤之后,它无心恋战,只想逃走,退出大厅,便往衙门外侧逃走。

  “还……呃……想逃?”

  柳三刀本想怒斥,却被胸口汹涌的气血所堵住,压下那口逆行的心血后,才把话说完,追了上去。

  “呔!何方妖孽,光天化日之下,竟敢骚扰我武宁城!”

  而此时,内厂衙门外面,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镇!”

  “嗷!”

  随着一声正气凛然的声响,山鬼一声凄厉悠长的惨叫,惨叫声持续几秒之后,便骤然消失,仿佛山鬼已经被镇杀了一般。

  柳三刀怔了怔,随后理了理衣服头发,走了出去。

  苏文也追了出去。他心中好奇,这位轻易镇压了山鬼的超凡者,究竟何方神圣。还没跑出几步,便听到柳三刀与对方打招呼的声音:见过谢刺史……”

  “原来是江南道的刺史!”

  苏文心头一颤。

  他原本是知道谢刺史是位超凡者,可没想到的是,这位刺史竟然如此强悍,只是轻叱一声,便将山鬼所镇压!

  可仔细一想,这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江南道是大梁朝的重镇,乃税赋银钱的主要来源之地,镇守此地之人,没有点能耐还真不行。只是苏文没想到谢刺史不仅仅布政一方是好手,自身的超凡实力也是深不可测。

  对比之下,柳三刀这位内厂的档头,就有些不够看了。

  ““柳档头,这山鬼,可是灵狱里跑出来的?”

  谢刺史与柳三刀寒暄几句,问出了心中疑惑。

  “不是,山鬼是之前通缉的胡小倩失控所化……偷走阳光的人,很可能是她,或者她的同党……”

  在谢刺史面前,柳三刀不卑不亢。

  “那就好……若是灵狱跑出了妖孽,那可就麻烦了。”

  谢刺史吁出一口气:“我听到厂卫的消息便赶过来,还好没出大事……想不到这些贼人竟如此丧心病狂,在城中屡屡犯案,如今这胡……唔,山鬼落入法网,也足以杀一杀贼人的威风。”

  “咦,苏童生,你也在此地啊?”

  谢刺史长篇大论之后,也注意到了柳三刀身后的苏文。

  “是的,刺史大人。”

  苏文应了个喏,便算行了礼,觉醒文气之后的超凡者,已经可以无视寻常官制礼仪,加上他是董知章、钱浩然的弟子,这身份除了见到当朝皇帝,都可以不卑不亢的。

  “咦……你已是超凡了?”

  谢刺史目光再次落在了苏文身上,惊疑道:“我昨日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刚刚觉醒文气,《石灰吟》的确是一首闻所未闻的好诗,可积累的文气,还是差一些。”

  “学生惭愧。”

  苏文又拱了拱手,回答说道:“早上在书院,为山长写了一首诗,侥幸引来了文气,方才被胡小倩逼入死境,临危凑韵,文运垂怜,以至于可以达到超凡的境界,加上山长赐下的灵药,便侥幸突破了。”

  “原来如此!”

  谢刺史两眼放光:“两天三诗,竟然都能引动文气,苏文是我大梁朝当今的文曲星下凡啊!”

  他三作两步便来到苏文身前,连声问道:“不知这两首新诗是什么,老夫要一听为快!”

  “啊这……”

  面对谢刺史洋溢出来的热情,苏文觉得好生尴尬,尽管他对穿越过来的身份适应得不错,可在没有环境氛围烘托之下,让他吟诵“自己创作”的诗歌,终究有些难以言喻的羞耻,同时他也感觉,哪怕脸皮再厚,没有羞耻之心,可这种行为也显得很中二,很二逼。

  “咳咳!”

  柳三刀凑了过来,对着谢刺史说道:“谢大人,阳光还没落入武宁城中,说明这一次的异常事件还没结束,甚至可能进一步发酵,我们还是赶紧处理正事吧!”

  “有道理……柳档头手里可有进一步的线索?”

  “这……”

  柳三刀气势骤减,最大的线索就是胡小倩,可胡小倩如今已经失控变成了山鬼,失去理智的胡小倩,根本不可能给他们带来有用的信息。

  谢刺史见柳三刀露出为难之色,想了想,摸着长长的山羊胡须,沉吟道:“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试试,我有一门秘术,可以让它短暂恢复神志,就是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不然我有失控的危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