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二十五章 说服

第二十五章 说服

  柳三刀先是皱起了眉头。

  讲真,哪怕提出这个要求的是大梁朝十三位封疆大吏之一的刺史谢灵蕴,他也一样觉得过分了一些。

  灵狱重地,原则上不允许内厂之外的任何人进入,哪怕有高层许可,柳三刀也一样觉得不妥。

  而进入灵狱之后,谢灵蕴竟然还想着躲在他视野之外,虽然理由很充分,可是他心底隐隐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警惕和不安。

  可是……都把人带到这里来了,而每一个超凡者独特的秘术也被视为最珍贵的秘密,不愿意暴露在别人眼皮底下,谢灵蕴的要求,其实不算过分。

  柳三刀犹豫片刻,最终问道:“需要多久时间?”

  “用不了多久。”

  谢灵蕴仿佛看出了柳三刀眼神深处的不安,轻笑一声:“一切顺利的话,就只是眨眼的功夫。”

  “好,刺史大人请便。”

  柳三刀认真细想之后,便点了点头。

  这里终究是灵狱,有着禁忌物地-027的镇守, 谢灵蕴就算想搞事情,也得好好掂量一下后果。

  “老六,等谢大人施展秘法成功之后,你便进去审问胡小倩!”退出审讯室之后,柳三刀开始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知道了……”

  老六瓮声瓮气地说道,一边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一瓶药水,往嘴里倒。

  老六打开瓶口瞬间,苏文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花椒和麝香混合而成,一言难尽的味道。

  紧接着,老六从捧在怀里的盒子里拿出一只个蝉状又像舌头的东西,往嘴巴里塞进去。

  “这就是禁忌物……真实之舌?”

  苏文一阵恶寒。

  他可没想到,禁忌物竟然还有这种用法,看起来还蛮核心的。

  老六正要开口回答苏文的话,却是被柳三刀粗暴打断:“住口,你在这里不要开口说话!”

  随即柳三刀解释道:“这玩意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味,你如果不想闻,最好不要让老六在你身边说话……”

  老六一脸郁闷,默默地转过头,面向墙壁,给苏文留一个后脑勺。

  “真惨……”

  苏文给老六的背影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

  只是不知为何,此时他心里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寒意,不知从哪个阴冷的角落里散发出来,让他充满了不安。

  “柳叔……这里,真的安全吗?禁忌物不会失控的吧?”

  “瞎想什么呢……”

  柳三刀给苏文一个大大的白眼:“禁忌物之所以叫禁忌物,因为大部分都是处于力量失控状态。”

  “!!!”

  苏文顿时满头黑线。他可没想到,禁忌物竟然还能这样解读。

  “我们都是针对禁忌物的特性进行收容、封印和使用,只要被我们编号和使用的禁忌物,便说明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它们的特性,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只要不作死,违背禁忌物的使用方法,基本是安全的……就算有一点后遗症……”他看了老六的脑壳一眼,继续说道:“也处于使用者可以接受的范围。”

  “那……”

  苏文迟疑片刻,终于忍不住低声说道:“我总感觉事情有些诡异……”

  “嗯?”

  柳三刀见苏文有些不安的样子,便说道:“有什么想法,你尽管说,别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

  “胡小倩的所作所为,我们基本可以确定,她背后应该有一股势力在协作,是不是?”

  苏文低声说道:“尤其昨夜张贴全城的传单……足以说明这股力量成员众多,而且行事诡秘……”

  “没错……你还说,内厂和官府之间有嫌疑……卧槽!”

  柳三刀先是满不在乎,可当苏文说到这里,他却已经明白苏文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谢灵蕴!

  整个武宁城,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做下这么多事情而不被人发现的势力,除了内厂便是刺史府!

  柳三刀虽然平时大咧咧,可内厂的权柄他却牢牢掌握手中,对手下的根底也一清二楚,不可能会在昨夜整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他一无所知。

  如果在背后煽风点火的是谢灵蕴,以谢灵蕴掌控武宁城这么多年的实力,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除了这事,谢灵蕴还有更大的嫌疑。他把握着极好的时间出现在内厂,将逃走的山鬼截住,顺势提出了柳三刀甚至他头顶的镇妖司眼下都无法拒绝的要求:进入灵狱!

  “灵狱!”

  柳三刀目光如刀!如果幕后主使者真的是谢灵蕴,那他的目的,就是以胡小倩为借口,伺机进入灵狱,以达到其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他马上对身边的厂卫说道:“马上关闭灵狱,一只蚊子都不能放出去!”

  说完,他反手便拔出背后的长刀,一脚踹开审讯室的大门。

  “哐当!”

  伴随着一声巨响,柳三刀大步跨入门内,看到里面场景,不由惊怒说道:“谢灵蕴,你要做什么!”

  苏文在门口探头,只是看了一眼,胃部又一阵翻滚。

  谢灵蕴并没有如他所说那般,施展秘术逆转胡小倩的失控,而是将胡小倩化为山鬼的躯干撕成了碎片,布置成了一个血腥而诡异的图案。

  谢灵蕴坐在图案中央,任由流撒出来的血液将他浸泡。

  苏文看不懂谢灵蕴在干什么,可从周围的血腥残忍情景,他已经可以确定,谢灵蕴想干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做什么?!”

  谢灵蕴见到柳三刀气急败坏的模样,依旧露出了从容不迫的笑容:“这数百年来,灵狱镇压多少超凡,积累了多少禁忌物,累积的文气,可以让多少人晋升超凡?”

  听着谢灵蕴略带惋惜而正气凛然的语气,苏文便觉得情况不妙。

  柳三刀更是心头猛颤。

  苏文听不懂谢灵蕴话中所隐藏的意图,可他是一清二楚的。

  许多超凡者被关到灵狱之后,便在此地终老一生,他们积累的灵性,要么在此地析出禁忌物,要么化为文气,浸润整座灵狱。

  对部分超凡者来说,这地方是绝望的死地,因为一旦踏足此地,余生便再没有出来的可能。

  但对一些超凡者来说,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宝库,无数超凡者的灵性文气溃散此地,只要有合适的方法,就能够将其占为己有。

  被关押在此地的超凡是前者,而谢灵蕴是后者。

  这也是柳三刀心头震惊的原因。

  一般耳熟能详的晋升途径,实际上是无法将其他超凡者的文气和灵性吸纳转化的,只有另走蹊径,过程十分残忍诡异,才会有这样的手段。

  “胆大包天!”

  缓过神后,柳三刀一声怒吼,大刀便朝谢灵蕴劈砍过去!

  “呵呵……”

  看着怒火冲天的柳三刀,谢灵蕴依旧从容不迫:“你们墨家的超凡就是喜欢走极端,一部分人,把能力点在了奇技淫巧的东西上,满脑子的莫名其妙,而另一部分人则把能力点在了肌肉上,没有半点脑子,就像你这般……”

  “慢下来!”

  对柳三刀一阵评头品足之后,谢灵蕴一声轻笑:“不要打打杀杀,要和和气气,要讲道理,听我说!”

  “呼……”

  眼看大刀就落在谢灵蕴的脑袋上,可柳三刀却猛然收住了刀,身上的杀气陡然消失无踪,瞬间变得温和起来。

  “啊这……”

  苏文看到这一幕,下巴险些吓得掉下来。

  他意识到,谢灵蕴是对柳三刀使用了超凡能力,只是没想到,谢灵蕴的能力竟然如此生猛,连柳三刀这样高手都毫无招架之力。

  “这是儒家的手段?”

  苏文联想到了孙野侯之前所施展的言出法随能力,只是孙野侯的技能实在太拉胯,施展一次自己掉的血比山鬼的还多,没有太大的效果,而谢灵蕴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柳三刀放下了刀,能力之可怕,让他心惊不已。

  “柳叔,打起精神啊!”

  苏文马上大叫起来,试图唤醒被谢灵蕴迷惑了的柳三刀。

  “啊哈!”

  果然,在苏文一声暴喝之下,柳三刀抬了抬眼皮,瞬息恢复了正常,抬刀便劈!

  谢灵蕴已从地上起来,往后轻松退避开柳三刀的索命一击。

  “手慢下来,脚也慢下来,对的,还有眼睛,你们跟着柳三刀这么多年,也累了,休息一下……”

  谢灵蕴声音不缓不急,只是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苏文却看到柳三刀两脚趔趄了一下,走路一斜一拐,握住大刀的两手也抽搐不已,两眼眼皮更是重重垂落下来,仿佛眼睛径自陷入了酣睡状态,可柳三刀却还清醒着,只是变成了个盲人。

  “谢大人,你祸乱灵狱,不怕朝廷的惩戒吗?!”

  老六此时将苏文拖到身后,自己哐当一声,将审讯室的大门从外面关上,两手在门上一阵涂抹,便将门上刻画的符文激活,将谢灵蕴和柳三刀一起锁在了一块。

  看到这一幕,苏文便知道,老六绝对是个狠人。发起狠来,连顶头上司都不要了。

  “开门!”

  谢灵蕴还是不慌不忙地说了一句。

  “苏文……杀了我!”

  老六眼神中闪过一阵慌乱,拔出腰间的长刀,往苏文手里递了过去,可刀子才递出一半,便哐当掉落地上,老六狠狠一手拍在了审讯室门上,用力一挫,破坏了上面的符文,门锁顿时被破坏掉。

  “在我的说服能力之下,没有人能抵抗得了……”

  谢灵蕴摸着胡须,笑眯眯地走出来:“苏文,你走在我前面,我们到地下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