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二十六章 没有钥匙

第二十六章 没有钥匙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听到这一番话,苏文下意识便应了一声“好”,等他反应过来,想拒绝谢灵蕴的时候,却发现手脚已经不听使唤,开始朝灵狱的底层方向走去。

  “柳三刀……你也在前面带路吧。”

  见苏文毫无反抗的余地,谢灵蕴甚是满意,轻松一句,柳三刀便跌跌撞撞,从审讯室里走出来,来到苏文身前。

  他艰难地看了老六一眼,发现老六整个人贴在墙壁上,动弹不得,便知道老六已经指望不上了,对着苏文开口说道:“苏文……凝聚文气……”

  “哟,恢复还挺快嘛……眼睛再休息一会,嘴巴也别说话。”

  谢灵蕴淡淡一句,柳三刀闭上了眼睛,嘴巴也紧紧抿住,模样凶神恶煞之余,还带着几分的滑稽。

  “放心吧……”

  谢灵蕴跟在柳三刀和苏文身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两人说话一般,轻声说道:“我对灵狱里的文气,禁忌物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有那位让法家大能失去成圣机会的禁忌物……”

  “禁忌物?”

  苏文艰难问了一句。他的身体被谢灵蕴说服,做出与他意志相悖的举动,可意识却还清醒,此时还是能够开口说话:“是地-27,通行证?”

  “哈哈……地-27在那一件禁忌物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谢灵蕴摇头说道。谋划了无数年,冒了极大的危险,最终才走到了这一步,眼看成功在即,他也需要有人分享内心的感受,不然世人又怎么能够知道,他曾做过什么样的伟业呢?

  “当年法家人才辈出,有法、术、势三家,齐头并进,各有侧重,只可惜在儒家声势浩大,法家无法打破儒家秩序,序列至高者,也只是走到了序列六,也就相当于儒家的亚圣,然而就在那时,法家亚圣韩慎,集众家所长,贯通儒墨,以法家规矩规范了法家的序列七,可惜就在他服用秘药,还没完成成圣仪式的时候,遇到了这件禁忌物……最终为了不让这件禁忌物出现在人间,他以自己一生力量,为这件禁忌物罗列出了不可违背的规矩之后,将其收容封印,因此世人根本不知这一件禁忌物的存在,哪怕大梁朝的内行省档案库里,也只有一个模糊的编号……它,它就是编号为天-09号的禁忌物。”

  “你的目的,就是天-09?”

  苏文扭头看了谢灵蕴一眼。

  “没错。”

  谢灵蕴长长吁出一口气:“二十年前,自我知道禁忌物天-09在武宁城,便开始谋划此事,直到今日,才找到了合理的机会,踏入灵狱,哈哈……生平夙愿得到满足, 真是快哉快哉!”

  “……”

  苏文心情复杂,柳三刀却是头皮发麻。想到谢灵蕴打了灵狱二十年主意,而内厂竟然毫无察觉,那么有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柳三刀…… 你有话要说?”

  见柳三刀喉咙不断发出怪声异响,谢灵蕴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柳三刀便长长呼出一口气,张嘴说道:“这里可没有天字号的禁忌物!你找错地方了!” 说到这里,他又怒声道:“你身为朝廷刺史,应该知道祸乱一方,劫掠灵狱会有什么下场,今日之后,我看你如何收场!”

  “哈哈……这大梁朝的封疆大吏,的确不小了,可老夫的志向,何曾在这凡尘俗世之间?老夫只想走上超凡之路的尽头,领略那绝域之上的风光,以天地为棋盘,以苍生百姓为棋子,与那天穹之上的诸圣争锋……等我得到禁忌物天-09,便挂印而去,别说内厂,哪怕内行省那几个老妖怪出来,也找不到我……哈哈哈……”

  “疯子!”

  苏文和柳三刀齐齐骂出了声。

  谢灵蕴不以为意,一挥衣袖,朗声说道:“走快一些!”

  苏文顿时感觉脚下生风,顺着甬道快速往下走,柳三刀更是健步如飞,只是几秒钟,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苏文顿时觉得只有自己留在谢灵蕴身边,压力有点大,只好主动找起了话题:“城里的阳光……是被您偷走的吧?”

  “偷走?”谢灵蕴对苏文的感觉还不错,语气比对柳三刀和善许多:“老夫倒是没有这个能力,只是老夫深耕武宁城多年,布置了一些阵法,利用阵法的便利,暂时说服了城内的规则,让此地避开了阳光的照射,给内厂制造一点压力和恐慌,方便我后续的行事……”

  苏文连连点头,谢灵蕴此举的确让柳三刀大为紧张,为了尽快平息事件,动用了禁忌物不说,到后面还直接引狼入室,将谢灵蕴带到了灵狱之中。

  “您是杂家学派的学者?”

  苏文迟疑了一声才问道。

  “呵呵,你觉得呢?”

  这一次,谢灵蕴并没有回答苏文的话。苏文也陷入了沉默。他就是觉得谢灵蕴行事以阴谋算计为主,鬼鬼祟祟,不像是杂家之人。杂家之所以是杂家,是因为他们自身没有一贯的宗旨,秉持着百家皆为我所用的态度去做学问,行事可能不拘泥方法,可也不至于如此下作。

  “不是。虽然胡小倩是以杂家秘术晋升,可从您对她的态度看,她更像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从头到尾,可能都不知道您的存在。”

  柳三刀不在身边,苏文对谢灵蕴的态度更加恭敬,唯恐言语之间得罪了这厮,被一巴掌拍死。

  “那你说说,老夫秉持的是哪一家学派的根底?”

  “猜中了,您会杀我灭口吗?”

  苏文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哈哈……你觉得,我今天会放你们活着离开灵狱吗?年轻人,别那么天真,我跟你说这些,就是图个乐子,毕竟离开此地之后,我再也不可能跟人提起此地发生的事,甚至以往的身份都不会再对人提及了。”

  苏文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他还想着蒙混一下,谢灵蕴会放他和其他人一条生路呢,可没想到谢灵蕴口号喊得响亮,说要与诸圣争雄,可本质上还是蝇营狗苟,不敢将做过的事示人。

  “好吧……”

  苏文叹了一口气。在遇到胡小倩发狠要杀他的时候,他便感慨自己穿越之后,竟然没能活过一天,深以为憾。

  眼看得救,然后才发现是从绝望的深坑里爬出之后,又掉落到更深的坑里去了。

  横竖是个死。

  “纵横家。你这个老王八,是个纵横家对吧?”

  撕破脸之后,苏文脸上也没有谦卑斯文的样子,直接便破口大骂。

  “掌嘴!”

  谢灵蕴斜眼瞅了苏文一眼:“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你要是多说几句好话,再吟诗作赋阿谀奉承我一阵,说不定老夫心一软,就放过你呢,毕竟老夫为了谋划天-09,几十年心血都放在这上面,正缺一个衣钵传人呢……”

  “……”

  苏文觉得,若这时候改口称“恩师”,事情会不会还有挽回的余地?

  两手不听使唤地往脸上扇了几个耳光之后,苏文也彻底明白,不管他说什么,谢灵蕴都不可能放过他,毕竟泄了秘密,谢灵蕴要面对的可是整个大梁朝的追杀。加上还有一件禁忌物天-09,到时候整个世界的超凡者,都会把目光投在谢灵蕴身上,别看他嘴里说得好听,要与圣贤争锋,可真被圣人注意到,估计他膝盖会比自己的还软。

  灵狱的底层,很快就到了。

  柳三刀像个木偶一样,站在甬道的之前,没有往前一步。直到苏文和谢灵蕴下来之后,随着谢灵蕴的指令,他才退到一边,对着谢灵蕴吹胡子瞪眼,口中还想说点恐吓的话,只是谢灵蕴看他一眼之后,他嘴巴就再说不出话来了。

  “果然……灵狱底层,没有被改动过,还是维系着前朝的模样,很好……”

  到了此地,谢灵蕴的语气也没有了之前那种从容不迫,声音充满了期待,甚至还有一丝丝的颤抖。

  二十年的谋划,一朝而得逞,如何不让他激动万分。

  “钥匙给我!”

  谢灵蕴朝着柳三刀挥了挥手,但这一次,柳三刀却没有反应,开口说话:“这个……没有。”

  柳三刀的回答,出人意料。

  苏文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他还以为,柳三刀已经破除了谢灵蕴的说服能力,可谢灵蕴却呼出一口气,说道:“怎么回事?”他是相信,柳三刀身上没有钥匙,如果有的话,柳三刀的身体不会拒绝做出这样的反应。

  “灵狱……底层是前朝所建,我们接管的时候本来就没钥匙……”

  “荒谬!”

  谢灵蕴一脸难以置信:“你们就不会换锁?”

  “能换早就换了……这玩意,又不是普通的锁,说能换就换的!”

  柳三刀身体虽然被控制,可说这话的时候,却振振有词,声音里甚至还带着几分快意,因为他忽然意识到,地下三层被封印的牢门,数百年来,内厂都打不开的牢门,谢灵蕴想打开,也很有难度。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