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三十三章 跑路

第三十三章 跑路

  “丁春秋……”

  苏文回味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古怪。

  当然不只因为,他主修的典籍是《春秋》,主要还是金老爷子的刻画能力太强,他换了个世界,还是对这个跳梁小丑有着深刻印象。

  但纯粹名字看,这名字还很大气的。一个卖麦芽糖的手艺人,取这么一个名字,着实难得了。

  “丁春秋……手艺人……麦芽糖……卖了差不多二十年……我那个去!”

  将最后一颗栗子剥掉之后,苏文的手一抖。

  “灯下黑了!”

  他忽然发现,这个卖糖炒栗子麦芽糖的丁春秋,很有问题。

  恰好是二十年前,谢灵蕴得知了天-09号禁忌物的若干特性,便开始了试探。

  他把自己弄成一个卖甜食的小摊贩进行试探。

  当然,谢灵蕴应该也是下过功夫的,做出来的麦芽糖和糖炒栗子味道的确不错,名气打出去之后,内厂自然也注意到,然后他就成了天-09号禁忌物的食物供应商了。

  通过内厂每月固定时间购买麦芽糖的时间,谢灵蕴自然精准掌握了天-09号禁忌物的下落,确定它一直在灵狱之中。

  而内厂对此却一无所知,根本不知有人觊觎天-09号禁忌物那么多年。

  突击灵狱失败之后,谢灵蕴只得放弃了明面上的身份,可丁春秋这个角色,已经在武宁城存在了十几年,加上内厂厂卫,甚至柳三刀都光顾他的摊位,对“丁春秋”这个人物足够熟悉,根本不会将他跟谢灵蕴联系起来,所以才大胆地留在此地。

  一开始苏文也没想到这一点,他只想通过内厂还在购买麦芽糖和甜品,制造一种假象,让暗中观察的谢灵蕴认为天-09号禁忌物还在内厂的掌握之中,只是谢灵蕴出现了误判,禁忌物并没有安置在灵狱,而是别的地方。

  苏文原本还担心谢灵蕴的鼻子不够敏感,嗅不到他故意散发出去的信息,让黑骑招摇过市去购买甜食,可没想到,卖甜食的老板,正是谢灵蕴本人!

  “……什么!丁春秋是谢灵蕴?!”

  当苏文找到颜朵,说出自己的猜想之后,颜朵也是一脸错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就目前来说,他的嫌疑最大,不管是不是,我们必须认真地查一查!”

  苏文秉着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放过的想法,坚定了自己的态度:“至少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那就行!”

  颜朵还是觉得苏文的猜测过于天马行空,但在这事情上,她还是愿意相信苏文的判断,毕竟按照柳三刀的说法,整个江南道脑子最好使的厂卫便是苏文。这可不是瞎说啊,两天写了三首牵动文气,晋升超凡的苏文,足以证明他的不凡。

  颜朵从腰间解下了文印,输入了一个短句。

  “集结出发!”

  ……

  傍晚时分,武宁城四通八达的城门提前关闭,一处处坊市被官府重兵把守,将百姓驱赶回各自的房舍。

  戒严之后,一队队黑骑四出,封锁了城东的石槐坊。

  “卜明,罗白,你们两个去看一看丁春秋还在不在家里!”

  颜朵对两名厂卫说道。

  两人之前被颜朵派去买麦芽糖,还没回到城外的落脚点,半路就被拦了下来,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同伴拉着进了城。

  “好咧……”

  “萝卜”组合还是有些迷糊,给柳档头买进京途中的零嘴而已,用得着出动半个厂卫的力量吗?

  情况当然不是这样,颜朵召集所有人的时候,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具体的目的,万一最后发现丁春秋不是谢灵蕴,而内厂为了一个卖糖炒栗子的老汉大动干戈,传出去会被耻笑,很长一段时间都抬不起头。

  “嘭嘭嘭!”

  罗白用力地拍门:“丁老板,丁大爷,在家吗?!”

  “嘎吱……”

  被罗白用力一拍,柴门竟然自动打开。

  “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看到,院子一片狼藉,板车、箩筐随意丢一边,院子里还有一堆炭灰余烬,冒着烟气。

  “进去看看。”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便做出了决定。

  而很快,他们就发现,丁春秋原本简洁的房子,此时已经一片狼藉,但不像是遭到了入室盗窃,反而像是丁春秋匆忙收拾包裹跑路,只收走了一些衣物和银钱,其余重要的东西,一股脑堆在院子里烧成了灰烬。

  “这,这怎么回事?”

  罗白一脸震惊,这个丁老头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为了几两银子的甜食,也能卷款潜逃?这脑子是被毛驴踢了,还是被柴门夹了?

  “不会吧……就七八两银子的事啊……没必要跑吧?”

  卜明也是一脸震惊。

  “是啊……可是,颜档头是怎么知道……丁老头会卷款逃走……我们都还没回去啊?”

  罗白总觉得,事情不合理。

  “嗐!这么多兄弟出动,怎么可能是为了几两银子这种破事!丁老头肯定是犯了大事了!”

  卜明的脑子这时候终于转了个弯:“弄不好他是灵狱里逃走的犯人……不,窝藏了超凡者,事发逃走了!快,快回去告知颜档头!”

  “……丁春秋不见了?”

  听到罗白卜明的汇报,颜朵并不觉意外。

  苏文之前也说过,以谢灵蕴的警觉,当他意识到内厂要“转移”天-09号禁忌物后,不可能坐等机会丧失,肯定会提前出城,准备夺取禁忌物。

  “打草惊蛇了……会不会适得其反?”

  颜朵有些担忧。

  谢灵蕴提前做出了反应,让她扑了个空,让颜朵有些许失落。

  “不……效果恰到好处。”

  苏文紧紧夹住马腹,在一旁轻声说道:“我们并不一定要抓到谢灵蕴,我们只需要让他暴露行踪,让他现形,先让柳叔摆脱罪名更为重要。”

  颜朵点了点头。

  “经过这一件事,他会不会发现,我们的陷阱?”

  她还是很担忧。

  “不会……哪怕谢灵蕴清楚是个陷阱,也会一头扎进去的。”

  苏文信心十足。

  为了天-09号禁忌物,谢灵蕴已经赌上了一切,哪怕有一丝的可能,什么样的风险,都阻止不了他,利令智昏,不过如是。

  “那就好……”

  “王御史,你看到了吧,这就是谢灵蕴伪装的身份,被识破之后,提前逃跑了,不过他跑不了多远,用不了几天,就会落网!”

  老六带着京城来的御史,在冒着香甜味道的房屋里穿行。

  “呵呵……我看你们是丧心病狂,为了栽赃谢刺史,连无辜老人都不放过!”

  然而在王御史眼里,他所看到的跟老六所描述的却完全不一样。他只当内厂为了将灵狱陷落的职责推到谢灵蕴身上,无所不用其极。

  “谢灵蕴可是一道刺史,平日公务繁忙,如何有时间去当货郎,还穿街走巷十几年!他图什么?图什么啊!”

  王御史出身名家,头脑清晰,牙尖嘴利,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服得了的。

  “自然是在打禁忌物的主意。”

  老六也不恼火,他只负责给王御史介绍情况,至于王御史信不信,他是不用理会的。王御史记录所见所闻反馈到朝廷,内厂也一样暗地里将王御史的言行举止记录下来,传回内行省。到时候,顺着王御史的言行,以及背后的关系网,还能捋下一群跟谢灵蕴相关的家伙——不管他们知不知谢灵蕴的图谋,但谢灵蕴能够走到今日这一步,他们难辞其咎。

  “呵呵……我看你们是监守自盗,最终害了谢刺史,还把罪名推到他身上!”

  王御史气呼呼地说道:“今日见闻,我必如实记录,汇报御史台,你们江南道的内厂,就等着弹劾吧!”正义凛然地指责一通之后,他似乎还不解气,低声说着如“沆瀣一气,一丘之貉”的恶评。

  老六仿佛没有听到王御史的话,只是冷笑。

  “今晚之后,事情就该有定论了。”

  苏文远远跟在老六和王御史身后,听着两人的对话,只是摇头轻笑。

  内厂受到朝廷大臣的攻讦,高层也是十分震怒,正想着寻个由头,狠狠地整治回去,王御史这般偏袒谢灵蕴,便是给与了最大的把柄。只要谢灵蕴落网,甚至只是当众露面,就能将这些家伙打入深渊。

  “希望如此……”

  颜朵并没像苏文一样乐观。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