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三十九章 骂到失控

第三十九章 骂到失控

  谢灵蕴用平静的语气,说着坎坷的的人生。虽然话语间波澜不兴,可其中透出来的愤懑,苏文还是能够感受得到。

  从谢灵蕴的视角看,他的人生充满了怀才不遇的悲剧,名家学派内部倾轧他,纵横家学派对他也只有利用,让他在朝廷冲锋陷阵,然后还趁机火中取栗,而他又不得不在两派之间左右横跳,苦不堪言。

  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才得到序列三和序列四的秘药,而两个序列的晋升仪式,也没有得到门派的支持,他是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冒着失控的风险,跌跌撞撞,艰辛晋升。

  而到了序列四之后,他想谋取序列五的秘药的时候,却被告知没有,只给他基础配方,让他自己设法筹备秘药,自生自灭。

  这让谢灵蕴对两个学派彻底失望,为了谋求更高序列和更强的力量,为了他的成圣途径,谢灵蕴最终打起了天-09号禁忌物的主意。

  这还是他从某位纵横家收藏的手稿里得到知的秘密,手稿的原主人,曾是前朝镇守灵狱的超凡者,记录下了天-09号的来龙去脉。

  从那时候开始,谢灵蕴便确定,他晋升序列五的唯一可能,就是找到天-09号禁忌物,利用禁忌物的超凡能力,将他提升到更高序列上去。

  谢灵蕴酣畅淋漓地诉说平生不得志,可听在苏文耳中,内心并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怎么?你看不起我?”

  终于,谢灵蕴说完之后,抬头看到苏文眼神里的色彩,声音低沉,似乎带着怒火。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情……”

  苏文连连摆手,这种事他哪敢承认啊。

  “你当我是瞎子吗?你,你分明是在嘲笑我!你是不是觉得……我谋取禁忌物失败,众叛亲离,一无所有,活着很失败?!”

  谢灵蕴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你若不说个清楚明白,老夫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你!”

  服用下那一份珍贵的秘药之后,谢灵蕴的伤势已基本痊愈。

  可秘药也有着巨大的副作用,敏感、亢奋和易怒,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份秘药是他用来冲击序列五时服用的,之所以保存到现在还没服用,是因为他的文气积累还不足以提升到序列五,更重要是,秘药还欠缺两份重要的灵性,还没变成真正可以提升序列的秘药,药物成分缺失的情况下服用,副作用会放大很多。只是谢灵蕴已别无选择。

  可他并没注意到,秘药所带来的副作用,已经开始影响到他的情绪了。

  “……”

  苏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微眯眼,盯着谢灵蕴的同时,以手按在胸口上,似乎是在安抚受惊猛跳的心脏,实际上他是按在刻刀上,准备随时拔出来,给谢灵蕴一下子。

  当然,以谢灵蕴的反应能力,这样的反击,到底有什么效果,苏文可不确定。

  “真的要我说?”

  苏文也冷下了脸。

  尽管谢灵蕴之前表示不会伤害他,但苏文确信,谢灵蕴这种话听听就好,谢灵蕴肯定会杀死他,就是看什么时候了。

  “当然!”

  “你的人生……不仅仅失败,还是一个闹剧。”

  苏文淡淡说道:“先别急着反驳我,等我说完,你要是觉得不对,再一巴掌拍死我不迟。”

  脸上肌肉已经开始抽搐的谢灵蕴,默默收回了巴掌,将上头的热血压了下去,咬牙道:“闹剧?我堂堂一道刺史,大梁朝的封疆大吏,哪里失败,怎么会是闹剧?!”

  苏文把手探入怀中,握住刻刀,朗声说道:“你说你最初在名家内部遭到打压,可是……偌大的一个名家,受到打压的,难道只有你一个人,那些同样不认同‘坚白同异’名家学者,就没受到打压了吗?他们难道跟你一样,转头就投入纵横家怀抱?难道名家其他派别,就真的都有眼无珠,连招揽个后起之秀的胸怀都没有?!甚至!”苏文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哪怕放弃你原来的主张,投入‘坚白同异’派的山头里,也总比转投纵横家更合理,更说得过去吧?”

  谢灵蕴额头暴起青筋,恶狠狠说道:“胡说八道……他们是异端,我,老夫岂能放弃自己的主张,与他们同流合污!”

  苏文把手微微一抬,往下轻轻一压,尽管谢灵蕴被气得三尸神暴跳,可还是压下了怒火。只见苏文说道:“好,那我们再说你加入纵横家之后。”

  “你从纵横家那得到了序列二的秘药,完成了晋升仪式。你既然已选择了纵横家的道路,为何又与名家勾勾搭搭?”

  苏文说到这里,声音里充满了讥诮:“发现你晋升序列二之后,又发现你在朝中崭露头角,所以他们极力拉拢你?谢灵蕴啊谢灵蕴,你也不想,自己算什么东西……名家虽不如法墨儒道,可在天下数国,身居朝廷高位的有多少,光是大梁朝,每一年有多少名家后起之秀?你怕是一开始就隐藏了自己服用了纵横家秘药的事实,让他们误以为你还是名家子弟,才会把资源倾斜到你身上吧!”

  “……胡说八道!”

  谢灵蕴恶狠狠地盯着苏文,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眼底已经浮现一抹暗红。

  他可没想到,苏文通过他的只言片语,便推断出了这个隐秘的事实。他求助于纵横家学派,对方自然不可能不经考核便吸纳他。但纵横家从来都秉着草蛇灰线的做派,既然看得到谢灵蕴的潜力,那自然不会错过在名家学派打进一枚钉子的想法,用一份秘药来换来一个谢灵蕴,还是划算的。

  于是谢灵蕴便成了纵横家在名家阵营里的一枚棋子。

  而谢灵蕴则想着在两家学派之间左右逢源,尽得好处。

  苏文笑了笑,继续说道:“一开始的时候,你应该过得很滋润吧,你将‘坚白同异’视为异端,却能与王参成为好友,足以说明,所谓的学派异端之见,在你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学说理念,对你而言,无非是哪一个对你更有利罢了,嗯,哪怕不是这样,至少在这时候,你也已经从‘离坚白’的阵营转移到了‘坚白同异’阵营去了吧?”

  “我没有!”

  谢灵蕴涨红的脸,只是这时候,他的反驳已经气势弱了许多:“我是合同异派的!”

  苏文懵了了懵,随即明白是自己学艺不精。在他所熟悉的历史上,名家说不上强大,可内部派别却不少,主要分为“离间白”、“坚白同异”和“合同异”三派。

  不过苏文对谢灵蕴持名家何派学说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名家的诡辩术根本难登大雅之堂,若引入逻辑学和辩证法,分分钟把这群渣渣碾压粉碎。

  “不管你是哪一派,又有什么区别?无论是名家还是纵横家,对你而言,不过是工具而已,你对他们,根本没有归属感……所以,晋升序列三之后,两派都意识到你的不忠,因而开始疏远你,你再也无法从他们手里得到秘药,甚至连秘药的配方,也不愿意给你完整的对吧?”

  谢灵蕴脸色阴沉:“是他们背信弃义在先!我没有错!”

  此时他两眼已经被暗红色所占据,皮肤颤抖,仿佛有异物在体内生成,游走于周身,只是岩洞里篝火光芒跳跃,苏文没有发现,情绪激动的谢灵蕴,也一样没有发现自己身体已经发生变化。

  “那你做了什么?!”

  苏文声音一沉,说出了一个谢灵蕴从没听说过的词汇:“你就是个极度自私的利己主义者。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罢;而你还可笑地认为,是别人对不起你!”

  苏文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沉声说道:“你曾为大梁朝十三位实权封疆大吏,又是序列四的超凡大能。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认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所得,你应得的!”

  “可你扪心自问,这一切,真的是你应得的吗?”

  “是谁供养你读书上学,博取功名,想你光耀门楣,振兴家业?可你入朝为官之后,你为家庭、父母做了什么?为了得到天-09号禁忌物,为了阴私计谋不泄露,双亲去世你竟上书夺情,多年不曾回乡探亲祭拜先人,甚至……不成家!不孝有三,不事亲,不事君,且无后!你三者具有,不孝之极也!”

  “是谁给予你功名利禄?是谁赐予你第一份超凡序列的秘药?是谁给你提供晋升超凡的仪式?是皇帝陛下,是当今朝廷,而你为官数十年,你可曾有一丝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的想法,你大不忠!”

  “你先入名家,又叛入纵横家,出卖两家换取自身利益,你卑劣无信!”

  “王参引你为知己,不惜赌上自己身家性命为你正名,你是如何对他还有相信你的朋友?你冷血无义!”

  “你身为一道刺史,却为了自己私利而打开灵狱,放走无数超凡禁忌,使得天下苍生从此水深火热,你麻木不仁!”

  “你用着小聪明机关算尽,可最终却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愚昧不智!”

  “你这种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智不信之人,有何种面目说一切都是他人之错?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啊呸!”

  苏文是越说越气,对着谢灵蕴吐了一口口水。

  “我,我要杀了你!”

  谢灵蕴怒目圆睁,浑身发抖,口中发出嗬嗬的怪叫,朝着苏文大吼一声,便扑了过来!

  而此时苏文却是看到,谢灵蕴脸颊两侧,竟然长出了两个嘴巴,只是嘴巴上像是被人用针线细细密缝了起来,拼命鼓动着,却无法张开丝毫。

  “我去……这货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