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四十章 插标卖首

第四十章 插标卖首

  苏文心里一阵懊悔。

  他可没想到一个在名家和纵横家之中来回横跳的家伙,心理素质竟然这么差,这才到哪啊,谢灵蕴就被整破防了?!

  “完蛋啦,老谢失控啦!”

  不等苏文做出反应,贴在岩壁上的猫头鹰咕咕,用翅膀遮住眼睛,发出凄厉的惨叫:“老板快跑啊!”

  苏文猛然从怀里掏出了刻刀,往洞口位置跑出去。

  “呃……”

  只是他一提步,却发现脚下仿佛出现了一滩泥淖,提脚都费力得很。更别说快速逃离山洞了。

  “咯咯咯……想走?”

  苏文听到身后响起含糊的笑声,笑声很诡异,仿佛有几个人在出声嘲笑他,声音重叠起来。

  身后并没有突兀多出几个人,而是谢灵蕴脸上突兀出现的两个嘴巴,一起发出了嘲弄的声音。

  谢灵蕴虽然处于失控的边缘,可超凡之力依旧可怕,看到苏文想要逃走,冷笑过后,大叫一声:“回来!”

  苏文原本不听使唤的两脚,此时却神奇地恢复了健康状态,只是两脚同时往后一转,朝着谢灵蕴走了过去。

  “失控……我是不会失控的!”

  谢灵蕴此时也察觉了身体上发生的变化。他一手按在了石壁上,五指更是深深的插入了石壁之中,咬着牙,浑身筛糠般颤抖着。

  “咕咕……帮我!”

  谢灵蕴困住苏文之后,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反而望向贴在边角上的猫头鹰,眼睛里浮现一抹哀求之色:“借你的灵性我一用……我只要控制住秘药的反噬,就还给你……”

  “咕咕?”

  咕咕假装听不懂谢灵蕴的话,把脑袋歪到一边去。

  它跟随谢灵蕴的时间可是相当长了,自然清楚,此时把自己的灵弄出去,那可就是肉包子打狗,拿得回来就怪了。

  “你也不愿帮我吗?”

  谢灵蕴勃然大怒,张口怒骂,怒斥咕咕的时候,谢灵蕴嘴脸上的嘴巴挣脱了肉丝线条,发出相同的音节,声音比起嘲讽苏文时更加清晰,谢灵蕴两眼已经一片红赤。

  “谢大人,你冷静下来!”

  苏文心里是恨不得谢灵蕴赶紧死。然而失控并不会让谢灵蕴死去——至少不会马上死去,而是会变成不可名状的怪物。怪物不仅仅拥有超凡的杀伤力,对普通人的精神也会带来难以挽回的伤害。苏文可不想在这时候,看到一个序列四的超凡者在眼前变成怪物,哪怕看到怪物的时候,他没有被吓成神经病,也会被怪物撕成碎片。

  所以他只能设想帮谢灵蕴冷静下来,不要他他面前失控。

  然而他一个序列一的半吊子超凡者,能有什么能力可以阻止谢灵蕴的失控?

  再来一首诗词?

  别开玩笑了……这种环境下,能想出什么可以牵引出文气的诗词,就算有,也不对症啊。

  这货是失控,不是需要文气晋升啊!

  “咕咕,帮他!”

  苏文深吸一口气,对着咕咕说道:“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老板……帮他,我就得死在这里!”

  咕咕拍动翅膀,嗷嗷叫着。

  苏文这才注意到,咕咕已经自然而然地称呼他为老板,只是这称呼并没啥鸟用, 咕咕也不听他的。他更是发现,咕咕也受到了谢灵蕴的超凡力量所影响,拍动翅膀时,速度节奏都变慢了一半以上。

  苏文一咬牙说道:“那就将你的的灵性释放出来影响他,不要全部被他吸收,给他一点!”

  “……哪有这样的道理,灵性怎么释放出来……”

  咕咕也懵了。

  “啊,不行的吗?”

  苏文这时才尴尬地发现,他这个初入超凡的菜鸟,对超凡力量的了解根本不深入,只能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完全不知靠不靠谱。

  “住嘴!”

  而这时谢灵蕴倒是缓过了一口气,身体没有之前的颤抖,脸颊上崩裂的嘴巴也重新被长出的肉芽细细缝了起来。

  “好一个……儒生杀人不用刀!”

  谢灵蕴抬头呼出一口浊气,恢复了些许清明神色眸子,深深地盯着苏文看:“难怪纵横家和名家,极力将儒生推出朝堂……这不仅仅是理念之争,而是放任你们儒家成长起来,哪有他们的活路!”

  “……”

  苏文无言以对。 这都是哪跟哪啊,他之前训斥谢灵蕴的话,完全是出自于义愤,可没存有其他的不轨心思。

  至于谢灵蕴竟然被刺激到失控,是他始料未及的事,完全是个意外。

  “很好……咳咳,咳咳咳……”

  谢灵蕴道了一声,便撕心裂肺地咳嗽,一边咳着,一边含糊地说着话:“咳咳……你竟……如此害我……咳咳,那就别怪我不留情了……”

  苏文辨听着谢灵蕴的话,心里便有着一股不祥的预感。

  而这时,他忽然看到,谢灵蕴深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腰,只是他脸颊上的两个嘴巴,齐齐张开,谢灵蕴两眼也不再是暗红色,而是一种类似野兽的琥珀色。

  “将你炼成秘药欠缺的灵性,也能弥补秘药的缺陷……失控也就可以控制住了……”

  三个不同的嗓音从谢灵蕴喉咙深处响起,苏文一阵毛骨悚然。

  没等他做出反应,便看到谢灵蕴一挥手,他胸口仿佛被重锤砸了一下,痛得弓起了腰,可下一秒,整个人便贴在了岩壁上,动弹不得。

  “完蛋,老板完蛋啦!咕咕又没一个老板了!”

  猫头鹰振翅就要逃。

  “啪!”

  然而谢灵蕴大袖一挥,咕咕的翅膀仿佛被无情的铁手抓住,往上一折,瞬时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咕……”

  咕咕发出一声惨叫,跌落地上。

  “你还想跑?”

  谢灵蕴脸上慢慢浮现一道道树根般错综复杂的青筋,盯着咕咕说道:“你知道我刚刚服用的序列五秘药,缺少哪两样材料吗……是七窍玲珑心的猫头鹰的灵性,还有一份觉醒不到一年的超凡者灵性,正好……你们都在这里,我今天就凑齐序列五的秘药了……”

  “咳咳……哈哈……”

  谢灵蕴眼中尽是癫狂之色:“等我补充了材料,失控便得到控制,等我完成晋升仪式,还怕内厂追杀?到时候,南宫在我面前,就是插标卖首,自取死路!”

  他一手抓向苏文,苏文便悬空被抓了过来!

  “苏文……你的确是个天才,若放任你成长,将来超凡入圣,也大有可能,但……你没机会了。你的全部潜力就变成灵性,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

  “呃……”

  苏文被一手扼住喉咙,眼睛都快突出来,他两脚往前飞踹, 可一脚脚踹在谢灵蕴身上的时候,却仿佛踹在钢板上。

  他依旧没有放弃,手中的刻刀猛然朝谢灵蕴左眼扎了过去!

  “咔嚓!”

  然而刻刀才刺出去,便被谢灵蕴左脸生长出来的嘴巴给咬住,发出金属摩擦的沙响。

  “滋滋……”

  但瞬息之后,咬住刻刀的嘴巴里冒出一股烧焦的臭味,谢灵蕴眼神里闪现一抹痛苦之色,用力一甩,将苏文甩了出去,之色咬住的刻刀却没松开,依旧被他咬住。

  刻刀落入了谢灵蕴的手中。

  “好东西啊……”

  握住刻刀,谢灵蕴掌心也冒起了滋滋的响声。

  “竟然是儒家圣人的遗物……钱浩然果然重视你……”

  苏文撞在岩壁上,又重重跌落地面,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

  这还是他已经是超凡者,不然以普通人的身躯,被谢灵蕴如此摧残之下,早就断十根八根骨头了。

  “咳咳……”

  苏文咳出一口血,摇了摇头,他本想纠正谢灵蕴的说法,刻刀是他恩师董知章所赠,只是这时候,说这些,没有用处。

  “这东西,反正你也用不着了……我就帮你留着了!”

  钱浩然三张嘴巴齐齐张开,对着苏文森然笑了起来。

  “啪嗒!”

  还没等苏文说话,岩洞上方忽然掉落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完蛋啦,老谢要完蛋了……”

  折翅的猫头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地上黑乎乎的一坨东西,啪嗒一下,变成了人形,先是薄纸片一样的黑影,但很快就跟气球一般鼓起来,可眨眼功夫,就变成了一个彪形大汉。

  “柳叔……呃?!”

  看背影,苏文惊喜地喊了出来,可他很快就辨认出,这个背影,可比柳三刀的更魁梧,而且,对方身后背着的是一把而不是三把大刀。

  “南宫!”

  谢灵蕴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原本处于半失控的身体,受到如此惊吓之后,失控迹象,似乎都有好转。

  然而对谢灵蕴来说,这根本不算好事,而是绝对灾难。

  如果南宫没有出现,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压制失控的身体,还能利用现成的“材料”,进行序列五的晋升。

  可南宫出现在这里……

  别说晋升,连活着离开此地的希望,都要断绝了!

  “你刚才说……老子在你面前,只能算插标卖首?!”

  南宫一声狞笑,用力地拍了拍脖子:“老夫这颗大好头颅,等你来拿!”他被柳三刀气得不轻,此时看到谢灵蕴,自然怒火中烧。

  “欺人太甚!”

  谢灵蕴知道自己绝无侥幸之理,可他也不愿落入南宫手里,受尽屈辱。一声怒吼,握紧手中刻刀便扑了过去!

  “裁决!”

  伴随着南宫虎啸般的一声,山洞里一道寒光闪过。

  一腔鲜血喷在了岩壁上,谢灵蕴身躯却还朝前跑动,脑袋却在地上打滚,三个嘴巴发出呕哑嘲哳的声音,似乎在诉说着怨恨和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