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四十一章 哪个憨批

第四十一章 哪个憨批

  /

  “……你杀了他?”

  看着地上翻滚的脑袋,苏文一脸震惊。

  “不杀他,留着过年啊?”

  南宫将大刀扛在肩上,气势十足地看了苏文一眼。大刀虽然刚刚砍下了谢灵蕴的脑袋,可上面却没有沾染丝毫血迹。谢灵蕴的无头身躯往前跑了一段之后,也终于撞在了岩壁上,随后往后一倒,手脚微微触手一阵,便再无声息。只有他的脑袋却依旧保存着一点生机,甚至还想朝着身体位置滚过去,随即被南宫踹了一脚,再骨碌碌地滚动了一阵之后,生机便彻底断绝了。

  “呃……”

  苏文看着地上尸体,一阵无语。只是他知道此人就是内厂的大档头,他的顶头上司,倒是不敢轻易得罪。好一会,他组织好语言之后,才小心说道:“不是应该抓起来问口供吗?”

  “呵呵……他要是活下来,朝廷里很多人会为了过去的错误而死硬到底,不断找内厂麻烦……他们随意颠倒黑白的嘴脸,老子可不愿对着,一刀把麻烦砍没了,最利索。”

  “……好吧。”

  苏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柳三刀说内厂里的人,都不怎么喜欢动脑子,他本以为这是一句玩笑,可没想到是真的。

  “你不满意?”

  南宫斜眼盯着苏文。

  “满是满意了……就是,属下觉得,谢灵蕴身上还有太多谜,很多线索还没明了,没彻底搞清楚之前……就这样,有点可惜……谢灵蕴都在武宁城蛰伏这么多年了,为何会在这时候选择动手,这个动因从何而来,起码得弄清楚……”

  “他背后还有人指使不成?”

  闻言,南宫眉头一怔,随即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说道:“大意了,方才没想太多!”

  事实上,南宫的脑子还是很好使,苏文只是这么一提,他便想到了许多之前没想过的问题。

  谢灵蕴谋取天-09号禁忌物,自然是最大的动因,可他为此准备了二十年了,并不急着一时去做这样的事,更不必说,晋升序列五的秘药,他都还没筹备完成,所以取走天-09号禁忌物的时间,并不急。

  可他偏偏在这时候动了手。

  这必然有其他因素影响了谢灵蕴的判断。

  “无妨……谢灵蕴的尸体还热乎着呢,灵魂不至于消散这么快……我把他灵魂聚拢一下,看能从他记忆里搜出点什么……”

  南宫脸上有些挂不住,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像镜子一样的东西,对着谢灵蕴的尸体照了一下,见镜子里一无所有,又赶紧往谢灵蕴的脑袋照了照,还是一无所有,脸色终于垮了下来。

  “唉,太莽了啊!”

  南宫最终拍了拍自己的砍刀,望向苏文的目光有些难为情:“忘记了,这把裁决不仅仅能取人性命,最厉害的是连灵魂都能杀灭掉,半失控状态下的谢灵蕴,扛不住它一刀。”

  苏文默默无语,从谢灵蕴的尸体上捡回了自己的刻刀,看了双翅被折断的猫头鹰,问道南宫:“这只猫头鹰该怎么处理?”

  一听苏文这话,原本躺在地上,两脚朝天装死的咕咕翻身站了起来,对着苏文嗷嗷叫着:“老板!我是您最忠心最贴心的仆人啊老板!我为您折过翼流过血,您不能这样对我啊!”

  咕咕蹦蹦跳跳,跳到苏文脚边,试图将翅膀抱拢到苏文小腿上。

  “七窍玲珑心的猫头鹰……倒是罕见。”

  南宫两眼放光:“它的灵性能当好几种途径的高序列材料,价值连城……不如……”

  “我知道老谢的秘密啊老板!我活着比做做材料更值钱啊老板!”

  咕咕吓得呆毛都竖了起来,连声求饶:“我还能预知吉凶,洗衣扫地,炒菜做饭……还能哄孩子啊老板!我活着比材料值钱啊……”

  谢灵蕴在南宫手下都没能撑得了一个回合,折断了双翅的它,就更不用想了。

  “要不……先留着它吧。”

  苏文觉得,咕咕有没有这么多技能不重要,关键是他心善见不得0咕咕苦苦哀求的模样,更何况咕咕还知道谢灵蕴的许多秘密呢。砍死了谢灵蕴就算了,好歹不能把最后的线索都断了吧?

  “唔,那就留着吧。”

  南宫点了点头:“就是你得看好点,这玩意飞得贼快,尤其是变形之后,我都追不上……跑了就没了。就算它不跑,这东西蠢得很,得提防被别人偷走……”

  “我是序列二的七窍玲珑心,睿智而敏捷的猫头鹰……”

  咕咕在心底嘀咕着。

  只是这种话,它可不敢当着南宫的面说出来。

  “我们这就回去?”

  苏文闻着岩洞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满心想着离开。

  “先不急。”

  南宫摇了摇头:“再过一会,看看谢灵蕴尸体能析出什么东西。”

  苏文恍然想起,部分超凡者死后,身上是能够析出灵性或者禁忌物的,价值不菲,当然,如果析出的是禁忌物,可能危险也不小。

  在南宫等待谢灵蕴最后的“遗产”出现的时间里,苏文也没闲着,翻找了岩洞,找出了一些谢灵蕴原先储备此地物资,找到了一些跌打金疮药,帮咕咕正了骨,打好了绷带。

  整个过程咕咕都在惨叫,剧痛曾一度让它失去求生的欲望,嗷嗷叫着:“老板给我一刀算了,这种活罪不受也罢……”

  可当南宫斜眼看它的时候,咕咕便忍痛换了一种叫法:“我觉得还能忍受,老板你大胆下手啊……啊…… 啊……”

  最后,谢灵蕴尸体并没有如南宫希望那般析出禁忌物,只是析出了一份灵性。

  “谢灵蕴……这辈子真是个废物!”

  南宫等了一个时辰,看到这一份闪着绿色荧光的灵性,连声感慨。

  超凡者的尸体,若析出禁忌物,很可能会相当于超凡者生前的序列,甚至有些禁忌物因为带有强大的副作用,威力可能远在析出它的超凡者生前的境界。

  可一旦析出的是灵性,那就只能拥有超凡者部分的力量,至少比超凡者生前低一个序列,甚至更多。

  谢灵蕴是序列四,但被南宫杀死之前,他已经处于失控状态,所以析出的灵性就更弱,只有序列二的程度,也就是说,这一份灵性,只能用来充当序列二的秘药的材料。

  看到南宫骂骂咧咧的模样,苏文看着地上的谢灵蕴,都不禁有几分同情了。

  “罢了,回城再说吧……”

  最后南宫朝着谢灵蕴的尸体方向啐了一口,便带苏文回去。谢灵蕴的尸体自然不会任其曝尸此地,会有专业的内厂厂卫前来处理。

  苏文回到武宁城的时候,已经是辰时时分。经过了之前的白日天黑事件,又传出谢刺史病逝之事,震惊全城后半个月,整座城市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秩序,充满了活力。

  内厂已经被彻底毁坏,因为谢灵蕴的缘故,内厂暂时接管了刺史府,所以如今的刺史府,实际上有两套班子在运作,但最高主持着,目前由内厂暂领了。

  “

  苏文与刺史衙门门口的厂卫打过招呼,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远远的,他便听一声惊堂木的响声。

  “啪!”

  随后到柳三刀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老子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们还不快速速招供,莫非真想老子对你们动刑不成!”

  “……真是人才啊!”

  苏文仰头看了着衙门高悬的牌匾,又听着柳三刀匪气满满的声音,总觉得一股有一股强烈的违和感。

  不过……如果柳三刀文绉绉地自称本官,再来一套得体的说辞,那就不是柳三刀了。

  “大人呐,我们真的不知谢灵蕴的下落啊!”

  “是啊……我们也就刚知道他叫谢灵蕴,之前我们都以为……他只是个卖糖炒栗子的啊……”

  谢灵蕴是提过自己的身份的,可两人并不相信穷途末日的谢灵蕴是一道刺史,认定他就是个卖糖货的郎中。

  “冤枉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不能再冤枉好人了啊!”

  听着公堂上传来的声音,苏文心里顿时明白,柳三刀是抓住了谢灵蕴的同伙,正在提审,逼问谢灵蕴的下落找他呢。

  “……这家伙……还把自己当刺史了吗?”

  苏文纳闷想道。

  按照他的理解,内厂的问审,都是在秘密安全的灵狱深处,有着重重阵法和机关保护……这正大光明地提审……咋看起来那么别扭呢?

  不过听着两名落网的超凡者与柳三刀的对答,苏文却觉得很有意思。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公堂外面,仔细倾听着。

  “就是啊……当年我们还为江南地区的治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呐!这可是当年的内厂档头亲口称赞过的……”

  胡天星可怜兮兮的叫道。

  “对啊,当时柳大人就是这么说的!”

  赵天祝肯定了同伴的说辞。

  “哦?!”

  柳三刀蹙起了眉头。抓住这两人的时候,他就察觉,两人说话颠三倒四。他倒不觉得是对方故意装的,而是被囚禁多年,思维跟口舌都已经退化,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于是打晕了两人带了回来。

  可这时提审,才发现,两人的状态也没见好转,反而更颠三倒四了。

  “当时那老不死……咳,他是怎么称赞你们的?”

  柳三刀黑着脸问了一句。

  问出这么一句,他便觉得自己不应该问这种废话,他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寻找苏文的下落上。

  “柳大人说……说什么来着,嗯,他说我们为江南地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是因为……因为啥?”

  胡天星记不住后面的话,赶紧看了一眼同伴。

  “他说,我们俩个落网之后,整个江南地区的治安都好了一半!”

  赵天祝憨憨地笑了笑。

  “噗嗤……”

  苏文在门外忍不住笑了起来,低声自语一句:“这个柳大人……是哪个憨批?”

  “是我。”

  身边的南宫,黑着脸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