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四十五章 连环杀人案

第四十五章 连环杀人案

  苏文清楚记得,咕咕被带回来的第一天,看到核桃的时候,便觉得一只蠢猫,只能成为它的宠物或者坐骑,还对着核桃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趾高气扬的话。

  随后就被核桃一爪子拍到了墙上贴着,半天才掉了下来。

  从此时候,咕咕也就清楚,这只懒洋洋的胖猫不好惹,态度就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每次见到核桃,开口必称大爷,苏文给它俩喂食的时候,咕咕就只在一旁蹲着,等核桃吃完之后,才敢凑过去吃两口,核桃睡觉,它便老老实实在一旁站着扇风,一个序列二的妖兽,硬生生活成了狗腿子。

  这让苏文不由迷糊起来,莫非自家这只猫,真是什么妖族大佬不成?

  可是柳三刀可是近距离观察过核桃的,钱浩然几位序列不低的学生也经常来他小院做客,如果核桃身份有什么问题,肯定会被发现。

  “应该是核桃身上有胡小倩的一份灵性的缘故……”

  苏文最终是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当初胡小倩追到内厂找他麻烦的时候,可是提过核桃。当时胡小倩认为,她遗失的死生灵性,部分在他身上,虽然没有说核桃身上也有,但指名道姓是要苏文把家里的猫交给她。

  如今苏文对灵性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核桃如果真的消化了胡小倩的一份灵性,那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也就不奇怪了。

  只要核桃在他身边继续受文气的滋养,甚至将来还能像咕咕一样,觉醒灵智,最终成为猫妖。妖族在人间世界也并不是人人喊打,许多超凡者都希望豢养一只属于自己的妖物,当然,基本都是想豢养一些低阶或者能力上限不高的妖族,那些高阶的妖族,自然不可能也不甘心成为人族的宠物的,若真有哪个超凡敢这种心思,没有绝对的实力,分分钟都会翻车,成为宠物肚子里的食物。

  ……

  湖边的喧哗声渐渐消失。钱浩然被湖水浸泡之后,人也恢复清醒,施展了秘术,直接回到住处去,围观的书院学生,自然也就散开了。

  苏文拿起剑,正要继续进行训练,抬头却看到颜朵拿起腰间的文印,看了一眼,脸色便阴沉了下去。

  “发生了什么事?”

  苏文赶紧问了一句。

  “有些棘手的事情,六档头没有头绪。”

  老六被提拔成了档头之后,众人对他的称呼,也从老六变成了六档头。

  将文印递给了苏文。

  苏文看到公章一般大小的文印上,青玉色的雾气氤氲,却是看不清楚任何画面。

  “将你的文气注入里面。”

  颜朵教苏文如何使用文印。

  苏文进入序列二之后,内厂也会给他发一个专属的文印,当然,如果等待不及,也可以自己制作,但文印制作工艺十分复杂,绝大多数的超凡者都没有这个能力,只能从精通工艺的墨家超凡者手中定制。

  也不是所有墨家学派的超凡者都会这样的技能,墨家内部也有山头,只有专注超凡物品研究和制造禁忌物的那一派才懂得制作文印,像柳三刀这派喜欢到处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墨者,就没有这种技能。

  前者因为手艺超凡备受尊重,而且通过售卖超凡物品和禁忌物累积大量财富,日子过得相当滋润;后者过得也不赖,因为喜欢到处游荡的墨者,最喜欢劫富的对象,就是这些技术派的墨者。

  甚至他们都为这些“富墨”编好了名册,有计划有规律……甚至有节制地去薅羊毛,确保同门被劫掠的同时还能保持一定的财富,可以维系体面的生活,然后继续积累财富,等候他们的下一次光临。

  关于墨者的逸闻,则是顾清臣在教苏文武艺闲暇之余,提起柳三刀时,当成笑话说出来的。并且表示,这看起来像个笑话的事情,在墨家内部真切发生,而且还在持续发生,柳三刀都干过好几回这样的事。

  不过柳三刀在劫掠墨家同门之前,先把自己祖传的家底给洗劫了个清光,这种狠人,倒是不多见。

  ……

  “凶杀案……死的都是普通人……但怀疑有超凡者牵涉其中。”

  输入文气之后,苏文果然看到文印上浮现一行行细密的文字,里面正是老六正头疼的几个案子。

  近日,整个江南道发生了八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而这八起凶杀案的风格像是同一人或者同一个团伙所为。凶手极度残忍,在八起凶杀案中,一共杀死了十九人,每一个遇害者,都被凶手取走身体的某一部分。

  其中最凄惨的受害者,是一位少年,在还活着的时候,剥掉了身上的皮,与少年同时遇害的,还有他一个姐姐,他姐姐却只被凶手剃掉了头发。

  遇害者中,有缺少眼睛的,也有割去耳朵的……器脏的。

  一开始,各地官府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凶杀案,让捕快加强缉拿,加强地方的巡防。可各地把案子汇报到刺史府之后,崔刺史看了卷宗便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认定是疯狂的超凡者在进行某种仪式,赶紧把案子通报了内厂。

  如今主持内厂的老六是仵作出身,一眼就看出了作案者的目的,认可了崔礼正的想法,调集了内厂超凡者四处出动,侦查罪犯行踪。

  只是数日下来,内厂一无所获。而刺史府把案情送达内厂的时候,才发生了五起凶杀案,可内厂开始侦查的时候,又发生了三件,而且其中一件,还发生在了武宁城内。

  这也意味着,凶手在江南道各地流窜做案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盯上了武宁城。

  武宁城是江南道的首善之城,人口众多,鱼龙混杂,凶手进了城,会搞出什么事来,谁都无法预料。

  刚刚就任档头的老六如临大敌,摇旗叫人。

  颜朵这种出身阴阳家的超凡者,此时更是老六需要的人才,自然不能只让她闲着,顾清臣虽然年轻,可一身武艺却在普通厂卫之上,肯定有重任。

  至于苏文……老六可没忘记柳三刀对他的评价,认定苏文就是内厂脑子最好用的一个。既然厂卫找不到凶手,那么内厂脑子最好用的人,也该出一份力了。

  文印最后,便是老六召唤三人返回内厂,共同商议解决凶案之法。

  “不过是个凶杀案而已……危险不算高。”

  原本想苟在书院里慢慢提升文气,成为高序列超凡者再下山的苏文,看完卷宗之后,也觉得这一件案子可能很复杂,追缉真凶甚至会非常麻烦,但危险不会太大。

  毕竟鬼鬼祟祟,只敢对普通人下毒手的超凡者,不至于太强大。以内厂厂卫的能力,肯定是能应付得了的。只是这凶手过于狡猾和谨慎,想抓住他并不容易。

  苏文对着颜朵和顾清臣认真说道:“凶手竟如此丧心病狂,我们可容不得他活在世上!必须要让他接受正义的审判!”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这就去跟山长请假,跟你们下山。”

  “老板,带上我,老板,带上我!”

  咕咕一听苏文要下山,兴奋地狂拍翅膀,随后惊醒了核桃,被一爪子拍下了桃树。

  ……

  武宁城一处城门,官兵打起精神,检查着来往的百姓。

  百姓进出城门,须出示路引凭证,从别州、城过来的,还得重点登记,确认进城目的,有无保人才放行,而混迹在官兵之中,还有内厂的厂卫,厂卫用禁忌物小心地侦查着人群,要是有超凡者出现,禁忌物会发出异样的响动,超凡者会被重点关注,虽然不会马上留下来问话,可后续的盯梢,还有内厂厂卫私底下的接触监控,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软帽,斜挎在一头小毛驴身上,手里拿着一根小棍子,棍子上系着一根白萝卜,挂在小毛驴身前,懒洋洋地排队进城。

  “汝何人,来自何处,欲往何地?”

  伪装成城门小吏的厂卫,拦下老人,发出了震撼灵魂的连环三问。

  老人动作仿佛行将就木,迟缓地拿出路引,用含糊不清的话语回答了厂卫的问题。

  “朱家庄,朱大昌,进城摆摊……算命?!”

  厂卫将朱大昌说的话记录下来,又仔细打量了他,看到毛驴身上还挂着一幅“铁口神算,趋吉避凶”的破旧旗子,又低头看了一眼 案桌上伪装成砚台的禁忌物,见禁忌物没异样,便挥了挥手,示意老人赶紧走,别妨碍后面的人过关卡。

  “嘿嘿……厂卫……果然一点长进都没有……”

  朱大昌眼神闪现一抹轻蔑:“南宫已经离开武宁城了,这座江南第一大城,就要成为老夫的晋升之地……给老夫半个月的时间,那就够了……嘿嘿……”忽然他脸上的笑容收敛,踌躇着自言自语道:“半个月也很长了……灵狱里跑出那么多老伙计,应该都没走远吧……一个个窝在江南那么久,没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之前,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也不知他们有没线索……这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狡猾,我都没发现得了他们的气息……唔,反正得小心,不然晋升无望,还成了他们的养料,那就贻笑大方了……”

  一边说着,老人缩了缩脖子,用衣服遮挡枯瘦的皮肤下,肉眼可见的骨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