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四十七章 新案子

第四十七章 新案子

  “还有这种事?”

  张㪚和孙野侯眼里满是震惊。

  两人从接触与超凡相关的知识都极其正统和正式,认知之中,一个人若想成为超凡者,便是能与圣人留下的典籍之中的奥义共鸣,积累文气。

  觉醒了文气,才是进入超凡者的第一步,而绝大多数的觉醒文气的人,也没机会成为真正的超凡者,一方面是碍于自身的文气积累过于薄弱,也有部分是因为终其一生都得不到一份适合晋升的秘药。

  而在步明飞嘴里,觉醒文气,只是因为遇到一个神秘老人。

  根据步明飞的说法,老人长得慈眉善眼,看到他的适合,就问他想不想成为超凡者。

  步明飞自然想都没想,表示这是当然的。大家族出身,讲究血统传承的同时,同样重视实力和潜力。

  步明飞就是那种血统足够,却没有什么潜力的家族子弟,,一旦他父亲不再在朝为官,那么他这一脉在步氏家族中,被家族边缘化,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有一丝的机会,步明飞便会死死抓住。

  老人见步明飞表露了意愿,便告诉他,想觉醒文气,甚至成为超凡者,并不困难,他可以帮步明飞成为超凡者。但他不能白白付出,必须有所回报。

  步家自然不缺金银财产,步明飞对老人许诺,愿意以半数家财,换一个超凡机会——虽然家里不知他的想法,但步明飞却知道,若有十拿九稳的晋升办法,他父亲是愿意为他付出这样的代价的,甚至还愿意付出更多。超凡者所能为家族带来的利益,是一般财富难以相提并论的,步明飞用脚趾头去算都能得出这样的结果。

  但老人不要财宝田产,而是表示,这会是一件公平的交易,他会让步明飞得到超凡的力量,但也会在需要的时候,从步明飞身上拿走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

  按道理,这样诡异的交易,步明飞应该警惕,可老人却拿出了一叠厚厚的文书,上面罗列了一大堆的条款。

  条款基本注明,老人不会损坏他的身体,也不会对他精神造成伤害,需要时所拿走的东西,都是步明飞已经不需要的东西,甚至对步明飞来说,这些东西被拿走,是一件好事,比如厄运,疾病等等。

  一看到文书上的举例,步明飞便觉得这位老爷爷简直是专门救他于苦海的下凡天神,当即一口应承下来。

  当然,在最后在文书摁下指纹的时候,他还是小心确认过的确没有陷阱。

  更何况……如果老人想跟他玩文字游戏,提出一些他无法接受的条件,他也不是好欺负的。

  他虽然废材,可整个家族势力不仅仅在大梁朝,而是遍布天下,门生故吏更是不计其数,高序列的超凡者,也结识许多,打个招呼,许多序列四序列五的超凡者都会为他家族撑腰。

  “就这样……老爷爷让我喝了一瓶秘药,又摸了摸我的头,我第二天就脑子灵活许多,感悟到了文气的存在……”

  步明飞将自己的遭遇抖了个精光。

  老人给他觉醒文气的秘药之后,跟他约好,一个月后给他可以晋升为超凡者的秘药,到了那时候,他便可成为一个真正的,序列一的超凡者。

  如今距离一个月的时间也剩不了几天,所以步明飞很笃定地认为,他很快就会变成超凡者。

  在他的讲述中,老人甚至很贴心,得知他被书院的先生看中,要离开家乡去青山书院, 还表示无妨,时间一到,他会到武宁城,到时候步明飞进城找他就是了。

  “还有如此神奇的人物……”

  张㪚眼里满满都是羡慕,犹豫了几次,最终还是开口询问,能否给他介绍这位神奇的老爷爷认识一下,他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见识一下如此神奇的人物。

  喝得醉醺醺的路明飞倒是没有夸下海口,只是表示,等他下次见到这位老人的时候,询问过之后,才确定能够将其引见。

  张㪚倒也没有失望,若真有此等神异的人物,贸然拜见,并不礼貌,甚至是冒犯行为。步明飞愿意把把他的意愿传达,这已是意外之喜。若他运气不错,这老人愿意见他,送他一桩机缘,岂不美哉。

  孙野侯却不这样认为。

  当步明飞提及这个神秘老人的能力和要求时,他心中便觉得,这个老人的行为举止,透着一股邪性。

  经历了胡小倩一事之后,他便深刻意识到,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得到的东西,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他与胡小倩不过有过几次露水姻缘而已,可最终却险些搭上性命,甚至还要连累亲朋好友,得不偿失。

  老人若真的能让人拥有超凡者的能力,但所要求肯定不低,绝不是路明飞所所认为的那般,付出的还是他所不需要的东西。

  所谓的“不需要”,可能是话术上的运用,目的是为了遮掩真正需要的东西,不然早就写得一清二楚了。

  只是没见过老人,路明飞也没有把签订的契约拿出来给他们看过,孙野侯也不好做进一步的判断。

  张㪚满怀心事,喝得有些上头,自忖体力不支,跟路明飞道了歉,便让孙野侯送路明飞到青山书院报到,自己回家歇息。

  “多谢师兄们的招待,呃……下次我请客,咱们就去……就那个什么云楼……你们可不要跟我抢着会账啊!”路明飞本想会账,被张㪚拦了下来,老老实实被请了一顿,着实过意不去,便对两人发出了盛情的邀请。

  “那敢情好得很……”

  张㪚拍着圆滚滚的肚子,欢快地答应了。与孙野侯、路明飞分道扬镳之后,他沿着街道,斜斜歪歪地往家走,不时长叹:“我咋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呢?.”

  “喂!”

  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一个慈眉善眼,一身绿袍,身材高大,一身青衫的老人,低头对他笑眯眯地说道:“听说,你在找我?”

  “呃?!”

  张㪚的酒劲,顿时消散了一半。

  ……

  “这是新的案子?”

  苏文将案头堆积如小山般的卷宗翻了一遍之后,才发现,内厂最近堆积的案子可着实不少。

  除了连环杀人案这种耸人听闻的大案之外,最近还有数十宗影响不大,但一样怀疑是超凡者所为的案情。

  受害者年龄大小不一,但受害的原因,都是遇到了一些个人能力无法解决的麻烦,然后出现了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根据存活下来的受害者口述,为他们提供帮助,最终让他们深受重创的人并不是相同的人,根据已经统计的受害者口供,加害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份迥异,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这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总能为受害者提供迫切需要的东西,同时也要求受益人有“微不足道”的付出。

  这些微不足道的付出,包括一位受害者二十年的寿命,一位受害者的一只眼睛——过分的是,当这位受害者鼓起勇气挖出了左眼时,他却表示,要的是右眼。并主动帮忙,把对方的右眼给挖了出来。

  唯一让苏文觉得舒服的是,挖掉眼睛去求“好心人”帮忙的是一个纵横黑道数十年的一位悍匪,据说还是一个兵家的序列二超凡者,仗着一身超凡能力,屡屡躲过了官府的围剿,逍遥法外。

  这一次,因为得罪了一名实力远在他之上的超凡者,为了获得更强的去对付强敌,所以才横下一颗心,想用一颗眼睛,从神秘的“好心人”那换兵家序列三的秘药。

  然后他付出了两颗眼睛的代价,获得了秘药……

  双目失明之后,这位悍匪很快就被内厂发现,将其抓住,被抓住的时候,他甚至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服用秘药晋升……

  类似悍匪身上所发生的事,数量是越来越多,所以内厂不得不按照其相似性,归纳到了一起,最终交给了苏文——毕竟他脑子好使,让他判断,这些“好心人”之间存在哪些联系。

  “一共三十九个案子……真不少了。”

  苏文按照时间排列了内厂所收集的“好心人”案子,一颗心慢慢往下沉。实际上,这些案子散布在江南道各处,这也意味着,内厂不可能将所有案情都了解,他所看到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而更让他觉得心累的是,这些案子的案发时间,最早的一例是灵狱事件后的第二天。

  而案发现场,则是武宁城外。

  所以苏文几乎可以确定,这些“好心人”,是从灵狱跑出去的。

  而且苏文甚至还敢相信,做出这一系列事件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个,而且是从灵狱第三层跑出的超凡者。

  因为只有这一层的超凡者,才可能拥有如此神异的力量,包括调配兵家序列三秘药的能力。

  “是跑掉的哪一位超凡者呢?”

  苏文想了想,便让人找老六,他要灵狱第三层超凡者的详细介绍。这都是江南道内厂没有的东西,灵狱事件之后,南宫才从京城总部带来了一些零碎的档案,但这些档案,也只有柳三刀和老六几个能够有限度地接触,苏文这种实力不够,档次也不够的新人,是没有资格与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