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五十章 麻烦大了

第五十章 麻烦大了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蹲在病榻前,苏文皱起了眉头。

  付德的衰老并没有 停止,内厂厂卫找到付德的时候,他虽然已经看上去已经很老,可不到一个时辰,付德满头白发便掉光,皮肤也彻底松弛,长满了老人斑,双目浑浊无神,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若不是内厂的大夫给付德服用了含有超凡力量的秘药,延长了他的生命,苏文根本没机会看得到活着的付德。

  “呃……啊……”

  付德张着无神的双眼,嘴里发出无力的怪叫。

  从他的神色之中,苏文并没有见到惶恐,仿佛所遭遇的一切,他之前都已了解,并且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全家老少围在病床旁边,低声啜泣。

  若不是内厂名声过于吓人,家属们早已出声驱赶苏文等人,好让身染怪疾的付德能够安然地走完最后一程。

  “这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看着付德那浑浊的双眼和抽动的手指,他心里清楚,此人虽然已经处于生命的尽头,可并不是脑子已经糊涂。相反的是,付德的意识还十分清醒,他只是不想把掌握的信息说出来而已。

  苏文低头,在付德耳边说道:“让你失去数十年生命的人,已经对很多人下手,他们或许都从那人手里得到了一点好处,可付出的代价,却几乎跟你差不多……甚至有人,只是想把儿子的病治好……却最终搭上了全家人的性命。这不是什么好人……你从他身上得到一分好处,别指望他从你身上拿回十分就够了,按照我们所掌握的信息,他会根据与你签订的协约漏洞,找上你的家人,最终你会把全家人都拉入死亡深渊……”

  “啊……哦……不,他不会的。”

  听到苏文这一番话,付德无神的双眼里终于凝聚出了一丝精神,颤巍巍地说道。

  “那你身体现在的状况,如何解释?”

  苏文承认,他所说的话里,有夸张的成分, 但付德也分辨不了他说的话是真是假,所以他可以信口开河。

  “这个……我,我自愿的。他,他说,可以帮我渡过这一关……代价是……”

  “代价是,在他觉得有需要的时候,拿走你全部的生命?”

  苏文问了一声。

  “是……不是……”

  付德听到苏文的话,先是点头,然后摇头:“不是这样的……他只是说……会拿走我一部分生命…”

  “是不是还说,对你的影响其实不大?”

  苏文摇头叹息道:“这是简单的话术欺骗……你看,从一开始他就在骗你,而在这时候,你还想帮他掩盖踪迹……呵,想想你的家人吧……在你之后,他们说不定很快就会重蹈你的命运。”

  “呃,呃……”

  也不知是苏文一番话让付德心生恐惧,还是生命已经走到尽头,这一次,他想说话也说不出来,眼神越过苏文,望向他身后的家人。

  “大夫!”

  苏文心里也是一惊。暗道不至于吧,他这一番话,竟然都能导致付德的健康加速恶化。

  内厂的大夫就守在一边,听到苏文的招呼,便赶忙凑了过来,伸手去搭付德的脉象。

  付德手里却忽然多了许多力气,甩开了大夫的手,把手臂颤巍巍地伸直,两根手指岔开,指向站在苏文身后的家人。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甚是焦虑。

  “什么意思?”

  苏文看到他的手势,随即想到了什么,问了一句:“二管事知道此事?”

  站在付德儿子身后的二管事,听到苏文这一句话,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官爷啊!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哇!”

  付德艰难摇头。

  “是二姨太?”

  苏文又赶紧问了一句。

  付德在武宁城原先也是大户人家,除了正妻之外,还有三房小妾,儿子也有几个。

  “呃呃……”

  付德一脸痛苦,喉咙发出野兽般低吼。

  “老爷,我知道您的意思……”

  二姨太哭得戚风惨雨,她扑到一旁的灯盏旁,将一盏蜡烛摁熄。

  “自家道中落之后,老爷比以往更加勤俭……平时都不点蜡烛的……”

  “呼……”

  看到二姨太熄灭了一根蜡烛,付德脸色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呼吸顺畅了许多。

  “不好!”

  大夫却神色大变,往付德嘴里灌了一瓶药剂。

  可药剂还没入喉,付德两腿一蹬,没了呼吸。

  “……这真是……”

  看到这一幕,苏文无言以对。

  “父亲(老爷)!……”

  付德一家老小扑了上来,扶床痛哭,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苏文不得不退出了房间。

  不多时,内厂的大夫和颜朵也神色不好地走了出来。

  “灵魂不见了!”

  颜朵低声说道。

  “老朽也没察觉到灵魂气息的波动,好像灵魂跟身体同时寂灭了。”

  大夫也给出了跟颜朵相同的答案。

  在得知付德快要衰老致死这个消息时,苏文便试探地问颜朵,有没有保存死者灵魂的手段。

  没想到颜朵给了正面的回应。或许别的学派没有这种秘术,可阴阳家却是有这种能力的,内厂里的资深老大夫,医家序列二的超凡者,也拥有相似的能力。

  苏文为了保险,把两人都带上,本想着如果从活着的付德身上问不出什么信息,就把灵魂带回去拷问。

  可没想到的是,付德死后,根本没有留下灵魂。

  “其实吧……有没有带回灵魂,也不是很重要。”

  苏文安慰着两位同伴:“神秘人并没有杀死每一个他帮助过的人,还是有很多活口的……”

  颜朵叹息一声:“可他们并没有能够给我们提供有用的信息。”

  “所以我们就算得到付德的灵魂,也未必能问出点什么。”

  苏文笑了笑说道:“不过嘛……我们得做出得到了一些关键信息的样子。”

  “还来这招?”

  颜朵有些迟疑。

  相似的套路,苏文已经在谢灵蕴身上使用过,再次使用这种欺诈的手段,颜朵不报以乐观。

  “这家伙未必知道内厂发生的事情……”

  苏文如此说道。

  他说的是实话。那一夜围绕谢灵蕴所设下来的陷阱,整个内厂,也只有几个核心成员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切的表演,实际上都建立在谢灵蕴对天-09号禁忌物的认知上,其他人等,根本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事后柳三刀发布的消息则是有歹人试图攻击王御史,幸好被内厂护卫拦下,王御史安然无恙,内厂厂卫也没有损失,歹人最终被追杀成功,击毙于半路云云。

  “姑且试试吧……”

  颜朵掐了掐眉心,有些疲惫地说道。

  ……

  “梆梆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各位街坊邻居,最近有妖人出没,以帮还心愿,解决麻烦为借口,用妖法妖术害人,切莫轻信!如遇到此妖人,向官府汇报,可得奖赏,奖赏如下……”

  入夜之后,更夫们在穿街走巷,敲着梆子,嘴里吆喝着内厂发布的消息。

  除了更夫扯着喉咙喊话,更有不少官吏四处张贴文书,更有巡检队伍四出,抓捕嫌疑人。

  神秘人自然是抓不到,但街头为人占卜算命,风水堪舆的先生们却是被抓了不少,被关到了大狱之中,被敲诈了不少银子才放出来。

  “这办法不错,就算打草惊蛇,让那位超凡者警觉,可我们也给百姓们提了个醒,就算遇到他,也会心生忌惮,不会轻易上当……”

  老六对苏文的提议赞不绝口。

  “那可未必……”

  颜朵给老六泼了冷水:“根据我们所收集的卷宗,很多人是明知道有惨重代价,也愿意接受神秘人的帮忙的。”

  苏文点了点头。就如那位兵家序列二的悍匪,明确知道自己要失去一只眼睛,才能换得序列三的秘药。若不是神秘人在条款中玩了花样,没有注明要取走悍匪的哪只眼睛,这位悍匪还是会觉得,他付出的代价跟得到的秘药是等价的,甚至还挣了一笔。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序列二的悍匪,都愿意付出一只眼睛换得秘药,其他人呢,那些原本就处于绝望之中的普通人呢?

  若他们知道有人在取走他们性命的同时,可以为他们达成一个心愿,那些身在绝望之中的人,会做出何种选择?

  这是颜朵所担忧的。

  这也是苏文让老六一定加上,发现神秘人向官府报案,确认消息准确的话,可以获得丰厚报酬的原因。

  普通人未必会相信神秘人真的会能帮他们实现愿望,但官府的赏金,却是实在不虚的,有用的信息五两银子起步,若能根据消息抓到妖人, 那可是二百两银子!

  如此丰厚的奖金之下,哪怕再绝望的人,都会先想想银子,再考虑其他的念头。

  “我们已经把这家伙的可怕夸张了百十倍不止了,如果还有人想着求助于他,那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爱咋咋的吧。”

  苏文最后如此说道。

  ……

  三更时分,盘腿坐在床上的张㪚蓦然睁开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神采奕奕。他感觉身轻如燕,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

  “呼……我,我是超凡者了!”

  张㪚声音里带着难以言喻的喜悦。

  “梆梆梆……”

  巷子外传来了打更人的吆喝声,他侧耳倾听一阵,脸色一黑。

  “我草!我是不是惹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