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五十四章 更深的图谋

第五十四章 更深的图谋

  寻找张㪚下落,成了苏文的首要目标。好在不用他一人如无头苍蝇般胡乱碰运气,高速运转起来的内厂,效率是惊人的。

  很快,根据几名打更人提供的线索,在将近四更时分,看到了与张㪚描述相近的人出没,因为对方穿的是儒衫,行为举止也不像是歹人,更夫并没有靠近盘问。

  张㪚最终是在天亮之前到了城南,城门天亮时开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离开了武宁城。

  根据负责巡逻城外的兵丁汇报,他们在直道中有遇到张㪚,那时他们正值夜归来,对一大早出城,行色匆匆的书生打扮的张㪚有点印象,张㪚朝南郊而去,具体是去哪里,倒是还没查出来。

  但城南郊外是一大片的农田,张㪚家族移居京城之前,曾在江南道经营许久,还是有几个庄园在此地。张㪚在青山书院的开销,便是从这几个庄园负责提供。

  当这些线索汇聚起来,内厂若是还找不到张㪚,可就没有道理了。

  考虑到张㪚与赊刀人的契约,苏文并没有急着找张㪚,而是让厂卫盯在张㪚家的庄园附近,看能够顺藤摸瓜,找到赊刀人。

  而步流烟听说赊刀人可能会去找张㪚的晦气,更是按捺不住脾气,带着书院的几名君子,埋伏到了张㪚家庄园之外。

  看到步流烟一众书院的正人君子之流的举动,苏文便知道,这些儒家君子,终究是没啥社会经验啊,赊刀人如今躲在暗处,张㪚的行为,说不定已经老早就被人家所掌握,他们还兴冲冲地准备去埋伏人家,这不是直接把底牌暴露在赊刀人面前。

  可他可劝阻不了步流烟和学院的先生们,只能私底下拉了青柏,让他和青栗师兄,不要一起去,就算跟上去,也要分开一段距离,不要让步流烟等人知道他们也跟在后面。

  这样赊刀人考虑对付步流烟几个的时候,好歹忽略掉青柏和青栗。两人都是儒家序列三的君子,在之前,青松、青柏和青栗,可是钱浩然眼中的天赋卓越的“好大徒弟”和“好二徒好三徒”,直到苏文出现后,三人才变成了“朽木不可雕”和“烂泥扶不上墙”蠢货。但三人的实力,比起步流烟之流,还是要高一点的。如果赊刀人在谋算步流烟几个的时候,被青柏和青栗突然袭击,序列五也不一定吃得消。

  得到了青柏的保证,苏文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被忽略了?”

  苏文很快意识到,他的注意力都被赊刀人所吸引,似乎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既然想不起来……那应该不会是很重要的事吧……”

  苏文挠了挠后脑勺, 便将问题抛诸脑后。

  “六档头呢?”

  走在空荡荡的内厂里,苏文有些不大适应。

  因为颜朵的占卜结果,小心谨慎的孙野侯,跑回了青山书院,美名其曰是帮苏文照顾核桃和咕咕去了,实际上,苏文所在的地方,是钱浩然的地盘,赊刀人头再铁,也不可能会跑去哪里找他的麻烦。

  至于苏文,他倒是想跑回后山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可春夏秋冬可以不管,张㪚不能不管啊!

  孙野侯帮不上忙,躲起来便是最大的帮忙,可苏文不一样,他终究是内厂的一员,每个月二十两银子和各种福利津贴,可不是让他吃干饭的,被留在内厂出谋划策,便成了他最主要的工作。

  “档头去城南办案去了……”

  厂卫回答苏文的话。

  “城南办案?”

  “城南”两字撩动苏文的神经,眼下张㪚不就躲在南郊外的庄园里,难道是张㪚……?

  “是啊……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出现了,早上在城南制造了好几件血案,杀死了好几户人家,直到中午才发现,档头便去了现场办案,听说崔刺史也惊动了,也去了那里……”

  “……好吧。”

  苏文心一惊。他忽然想起,自己忽略的重要事情之一,其中一件就是连环杀人案。

  尽管可以确定,两个案件不是一人所为,但他始终觉得,赊刀人跟这个变态杀人狂之间,存在某种联系。

  两人似乎在互相配合对方,不断吸引走内厂的注意力,为对方腾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犯案。

  “假如他们认识……”

  苏文做出了一个假设,随后心头便一阵抽搐。

  他从内厂的档案里推理出,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可能是从灵狱第三层逃跑出来的扶鸾。

  扶鸾被关在灵狱是一百年前的事,从灵狱跑出去的时间也不长,不大可能那么快找到旧日“志同道合”的超凡好友,结识新的,同样变态或者内心同样黑暗的人物,也不至于那么快。

  毕竟在这些黑暗序列的超凡者眼里,超凡者同伴,成为他们晋升高序列超凡的秘药材料的可能性,远比成为至交好友的可能性更高。彼此之间提防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贸然结交,还“共襄盛举”?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与扶鸾互相配合的赊刀人,也来自灵狱的第三层。

  只有如此,彼此之间才会有熟悉的可能,越狱之后,两人一拍即合,互相配合,谋取更多的利益。

  “这种可能……还真不小!”

  苏文抹了抹冷汗。

  “是哪一位超凡者呢?”

  关在灵狱底层的犯人并不多,而且其中像陆仲还被黑烟吞噬,没能活着离开灵狱。

  可惜的是,苏文并没有看到最终都有哪些超凡者活着离开灵狱,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那一团黑烟,还有扶鸾。

  “得再翻翻档案了……”

  苏文神色凝重。

  可老六不在内厂,这些绝密档案,他是没有接触的资格的。只有经由老六批准,从封印的库房里把资料调出来,苏文才能翻阅,而且每次翻阅之前,老六还不厌其烦地提醒苏文:不要想办法去看那些他无法一眼就看到的内容,超出力量的秘密,不是他现在所能承受得了的。

  “话虽如此……可其中必然有大秘密在其中,说不定藏着这两位超凡者的真正动机呢?”

  苏文心里一动。

  “他们……是真的是在准备晋升仪式,还是另有其他图谋?”

  苏文终于往深处想了一层。

  “那么……他们能图谋什么呢?”

  苏文开始排除可能。

  自然不可能是权力,黑暗序列的超凡者,自踏上这一步之后,他们便清楚意识到,几大被诸子学说把持的王朝,不可能接纳他们这些邪魔外道,别说分享权利,被他们撞见,都可能会大喊一声:“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然后一哄而上,杀之扬名,以此抬升自己学派的正义和正统名气。

  “力量……晋升仪式,本质就是为了巩固他们的序列力量而存在的……这是他们目前行为的客观动机……但不符合他们追求的,力量之上的利益……”

  “对了,是利益!”

  苏文眼底闪过一丝寒意。

  灵狱第三层,可不仅仅跑了一堆棘手的超凡者,还有好几件被封印的禁忌物。

  其中天-09号禁忌物,更是灵狱被打开的关键因素。

  这些超凡者,与禁忌物共处灵狱第三层那么多年,获得自由之后,他们必然对这些禁忌物垂涎三尺,甚至在灵狱里就已经开始打禁忌物的主意,只是以前只能空想,而没有接触到禁忌物的可能而已。

  “当时灵狱大开,应该有实力强大的超凡者,带走了部分禁忌物……但剩下的,超凡者一时间无法降服的禁忌物,应该自行离开了……就像那个会说话的大圆玉盘……”

  苏文想到那个圆盘,便觉得脑壳还在隐隐生疼。

  而翻阅了禁忌物相关的信息之后,他也从部分描述里,大致知道了这一件禁忌物的编号。

  玉盘的禁忌物排序,应该是“暂定地-11”。有专属名字,但这个名字本身就是禁忌,苏文翻开资料的时候,名字部分是扭曲的。

  而从秘档资料看,玉盘的编号只是暂时编列,并不是永久的编号。资料上也有详细的注脚,解释了编号名的原因。序列的数字,与禁忌物的力量关系不算太大,更多是发现时间的早晚相关,除非是蕴含极其恐怖威能的禁忌物,才会被一方势力提出重新编排序列,最终由各大王朝和超凡组织确认过后,才给予更名,整个过程十分复杂,所以不是闲得蛋疼,一般人都懒得干这事。

  编号最重要的是数字前面的序列字:天、地、玄、黄。序列的禁忌物之间的等级,才是必须仔细甄别的,如“天”与“地”开头编号的禁忌物之间的收容、封印规格有如天壤之别,稍有差错,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玉盘被收容的时候,它的禁忌力量和属性,没有被彻底清查出来,只能根据已经发现的力量进行评定,将其定为“地”级别。但已十分可怕。

  也就是说,只要挖掘出它更多的秘密,玉盘的排列位置还会继续上升,说不定能排到“天”字序列之中去。

  “这些已经有了灵智的禁忌物,说不定是他们两个的目标,若是如此,那么他们的种种行为,除了是晋升之外,那就是符合收容某件禁忌物的条件了。”

  苏文最终如此想道。

  他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