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五十六章 谁发的好人卡

第五十六章 谁发的好人卡

  不知是不是想得太多,苏文一直觉得,当他得知禁忌物如意玉盘的存在之后,他总感觉自己被窥视了一般。

  哪怕身在内厂的公房中,他也总能觉得在窗台,在门缝中,有着一双双偷窥的眼睛在盯着他。

  可苏文终究是超凡者,如果真有人这么近距离偷窥他,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甚至有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被偷窥的时候,猛然抬头望向让自己心悸的方位,还是一无所获。

  放下手中的一份档案,苏文揉了揉眉心,自嘲地说道:“哪有什么人在外面……是我多心了……”

  “也可能是受到了档案中的超凡力量影响的缘故……”他也不敢掉以轻心。颜朵收起禁忌物档案时也说过,尽管有阵法保护,但阵法终究不能百分百挡下所有的禁忌力量,多少还是会有点影响,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彻底消除。

  “哦……是吗?”

  可就在苏文自言自语的时候,他忽然便感觉眼前一黑,仿佛黑夜瞬间来临,更令他感觉恐惧的是,伴随黑暗降临的还有一个似乎有些耳熟的声音。

  一团黑烟出现在他面前。

  “你是……灵狱里出来的!”

  苏文看着眼前的黑烟,险些便发出大叫。

  可他瞬间恢复了理性。身前这位可是序列五的超凡,他喊破喉咙也没用,谁来谁死。

  而这样的高序列存在来到他面前,对他的性命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兴趣,应该是另有目的。既然如此,不妨与他好好谈一谈。

  “没错……”

  出现的声音,似乎有些软糯,就像离开牢房时称呼柳三刀为“送饭嗒”那么萌萌哒。

  只是!

  黑烟给苏文的感觉可不什么软萌的小可爱,而是一团不可名状的黑烟,一个扭曲诡异的怪物,一个可能是序列五的大佬!

  苏文自然也记得秘档上的记载,黑烟的本名是桃夭。可能是前朝大儒桃高更的女儿。

  “啊哈……您,您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指示呢?”

  苏文脸上挤出谄媚的笑容,只是摆出笑脸的他,比哭还难看。

  “年轻人,很上道嘛!”

  桃夭依旧保持着黑烟的状态,毫不客气地将苏文掀到一旁,落在苏文的位置上。苏文不敢有怨言,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态度那个温良恭俭让,跟个孝顺的儿子似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嘛!不寒瘆!

  黑烟渐渐化成人形,只是变成了一个影子般的存在,在苏文眼里,比黑炭还要深色几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武宁城里又陷入黑暗的缘故,黑影看起来跟不存一样。

  “外面的黑暗……是您弄出来的?”

  苏文心里一阵唏嘘。他原本以为,只有谢灵蕴这样,孜孜不倦在武宁城中深耕数十年,布置下无数阵法的大佬,才能轻松利用规则,让阳光无法落在这地方,可没想到,桃夭竟然也拥有如此能力,从这一点看,就足以看出,桃夭要比谢灵蕴强太多了。

  “不是。”

  桃夭声音依旧软萌可爱,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苏文心脏险些都要跳出来:“是扶鸾那傻家伙弄出来的……他找到了谢灵蕴留下的阵法,准备搞事情……嘿,被关的时间久了,他脑子不大好使,以为是他运气好,哪知道别人给他安排地明明白白了……他还有那个三头蜥蜴,怕是有苦头吃了。”

  “……”

  苏文张开嘴巴,半天没办法合拢下来。

  他原本以为,在武宁城中搞事情的只有赊刀人和扶鸾,可此时从桃夭嘴里,却得知……搞事情的不止两个,而是一大堆!

  “武宁城,怕是要完蛋了!”

  苏文心中焦虑,可此时桃夭在旁,他也没办法做点什么。

  “那您过来,是为什么呢?”

  苏文再次小心地问道。桃夭这样身份的人,哪怕再强大,也不会轻易涉足内厂重地,既然来了,不会只是找他一个小菜鸡聊天,他自忖也没资格跟桃夭对话,换南宫或柳三刀来还差不多,目前来说,老六在桃夭面前,除了唯唯诺诺,也就只有附耳听命了。

  “跟你做一笔买卖。”

  桃夭的声音,一下子让苏文觉得陌生起来。她的声音里仿佛有无数重音,每一个重音都不一样,仿佛是不同人同时说出相同的话语,最终汇聚而成的。

  “你,你是赊刀人!”

  听到桃夭的话,苏文从地上跳了起来,失声叫了出来。这时候还能跑来内厂找人做买卖的,除了赊刀人,也不会这么丧心病狂!

  他一直在猜想赊刀人的身份,也认定赊刀人是从灵狱第三层跑出来的。可他一直没想到,桃夭就是赊刀人!

  “咦,你娃脑子倒是挺好使哒……”

  桃夭声音一下子又变回了苏文熟悉的感觉:“你是怎么猜滴到的?”

  “脑子好使……”

  苏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强行跟桃夭开了个玩笑,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那个强买强卖的赊刀人,让人莫名其妙死去的赊刀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要跟他做生意了!

  可怜啊,这小命还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呢,怎么横祸又往头上砸下来了?

  “噢……”

  桃夭不纠结这个,随着两团黑烟从她身上分离出来,落在案面上,其中一团很快就化成了一张羊皮纸,另一张则化成了一支毛笔,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刷刷地写起来。

  “我没有什么需要的……不用做什么买卖了吧?”

  苏文瞥了一眼眼皮卷上的文字,发现那是一份很标准的契约开头,看得出来,桃夭是个做买卖保人的好手了。

  “你确定吗?”

  在羊皮纸上自行写着的毛笔忽然停下来,洇出了一团墨迹,墨迹很快消失不见。桃夭作抬头状,盯着苏文的脸。平整如纸的脸上虽然没有眼睛,可被纸片人一般的存在盯着,苏文反而觉得压力更大。

  但不得不说,他对目前的生活很满足,没有什么东西是想从桃夭手中换取的,就算有迫切需要的东西,他也不会想不开,去找赊刀人做买卖。老话说得好,命运的馈赠,都是暗中标好了价格的,赊刀人的馈赠就更不得了,送一点,却把受馈赠者的一切都拿走。傻子才会跟桃夭做买卖。

  “唔……”

  苏文假装沉吟,准备过几秒之后,再用更认真的语气表示不用客气,这样一来,至少在面子上给足,好让桃夭不至于下不了台,恼羞成怒,一巴掌拍死他。

  “你可能需要,但你的朋友们呢……比如张?,他跟我签订了一个契约,已经处于濒临违约的边缘,再者,送饭嗒……他如今也是墨家的序列四,下一步就是序列五,你可以从我这里兑换晋升序列五的仪式给他,甚至还能得到我当年险些失控的经验,有这方面的帮助,那他晋升的风险,可以降低一半以上……”

  “……”

  苏文眼皮跳了跳。

  听到张?签订的契约马上就要违约,桃夭后面说的话,他已经听不进去了。

  “你想怎么样?”

  苏文有些惊慌。到了这时候,他似乎明白,张?之所以会跟桃夭签了契约,很可能是桃夭为了跟他做这笔买卖,故意挖的坑。

  可是……他就一个序列一的小喽啰,何德何能啊!

  “我们做一笔买卖……”

  桃夭的声音还是处于软萌状态,只是这时候,再软萌的声音,也抚慰不了苏文受到惊吓的心灵。

  羊皮卷上的毛笔,继续龙飞凤舞地书写着契约,桃夭也开始继续说话:“当年我晋升的时候,仪式遭到仇人破坏,最终只能以现在的形态存活,但也活不了多久,但如果有那一件禁忌物在手,我就能把伤势控制住,只需要时间就能恢复正常……所以,把那件禁忌物给我,为此,我解除张?的契约,给与你一份墨家序列五的秘药,或者配方和仪式布置方式,同时,也会答应你一个要求,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出手救你一次,哪怕面对远在我能力之上的危险,我也一样会履行契约。”

  “嗯,你可以将最后一项,视为正式的契约,之前那些馈赠,都只是个添头,算是我的诚意。”

  桃夭果然诚意满满。

  苏文也觉得,如果合约里没有陷阱的话,桃夭的这一次交易,可谓是诚意满满的。他还真想跟桃夭做这么一笔买卖。

  关键是……桃夭说要一件禁忌物,他哪有这玩意!

  他生平第一次接触禁忌物,就是被如意玉盘砸晕脑袋的那次,想起来,脑壳还隐隐作痛。

  “条件……很诱人。”

  苏文沉默了一阵子,终于两手一摊,开口说道:“可惜我没有禁忌物……而且您所要的禁忌物,序列肯定不低,绝不可能是我这么一个序列一拿得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你现在拿不出来。”

  桃夭从苏文的座椅上站了起来,在与苏文平视的高度,凝神“盯着”苏文说道:“……但我感觉得到,如意玉盘,与你的命运轨迹有着纠缠,将来它肯定会落在你手中,甚至可能因为你而变得完整……所以,我跟你签订的契约,是等你有朝一日收集到了它……”

  桃花还没把话说完,苏文也没说话,可他的肚子里,忽然却发出了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将两人吓一跳:“我不喜欢你…勉强没有幸福,我们不合适,你就算得到了我,也得不到我的心……你是个好人……你走吧!”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