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六十一章 讨债鬼

第六十一章 讨债鬼

  “要开始了……”

  糖炒板栗摊前,小姑娘拿出算筹,开始了筹算。

  只是这一次,她拿的玉筹,一把是白玉,另外一把是黑玉,更专注地开始了计算。

  “哼……苏文,没有让他欠下我的债,反而还欠了他一点,这可不好办……不把他这笔账算清,那我就没办法晋升序列四了……时间不多,该如何把这点东西还给他?”

  小姑娘看了看苏文给她的那一锭小银子,心头闪过一丝恚怒。

  她又不差钱,买东西还多给她钱算什么?

  一个穷书生出手这么阔绰,以后日子还过不过啦!

  “罢了……救他一命便是。哼……我堂堂一个讨债鬼,晋升仪式里竟然还得还一笔债,真是可笑得很!”

  “苏文!以后你可别落在我手里!”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恨恨说道:“你这个赘都入不了的穷书生!”

  “啊……嚏!”

  苏文打了个喷嚏, 抖了抖脚,哆嗦着说道:“这鬼天气,冷得这么快……难道扶鸾是想冻死所有人?”

  气温急剧降低,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失温症一旦出现,人很快就会冻死。

  “不,会暴晒再骤冷……”桃夭的声音里带着怒火:骨头架子竟然敢骗我……他说自己走的冤魂途径,可实际上,他的途径是僵尸!他是想从不化骨变成游尸,所以……他这个仪式是……一曝十寒!”

  一曝十寒。僵尸的序列五仪式。

  序列四的不化骨,要在阳光之下暴晒,将自己晒到快魂飞魄散的时候,利用尸山血海和极致的阴冷气息,重塑肉身,白骨生肌,重获新生。

  所以僵尸途径的超凡者,都会选择在北方的战场上,更多是在燕国与北方柔然蛮族的战场上晋升超凡。为了营造一个合适的场景,这个途径的超凡者,到了序列四准备冲击序列五的时候,会不遗余力地挑拨战争。

  只是柔然蛮人和燕国都不是傻子,更是对僵尸序列的超凡者恨之入骨,视为妖邪,抓到一个,就弄死一个,弄不死的,也关到特殊的牢狱里,绝不会将其放出来祸害人间。

  “去哪里找扶鸾?”

  苏文也是急了,忘记自己就是个序列一的小菜鸡,对手是一个序列四,马上序列五的“僵尸”。

  “不用找他……他会找上门来的。”

  桃夭淡定说道:“我们回城隍庙,把里面的阵法破坏了,他就会来了。”

  “谢灵蕴将阵法布置在武宁城的大小庙宇之中,还有各处官府办事之处……你们内厂是干什么用的,这么长时间,都没人去接管这个阵法?"

  桃夭声音里带着不解。

  而听到了桃夭这个问题,苏文却是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有超凡的力量在左右……有人让我,不,让整个内厂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苏文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他终于想起来,这一段时间,他心里始终感觉有事情没处理,明明是一件很大的事,一直在意识深处活跃,可他就是没能想起来,这究竟是什么。

  现在……事情明朗了。

  谢灵蕴的阵法。

  不仅仅他,整个内厂上下,从老六到颜朵,再到他这样的菜鸡,统统都忘记了。仿佛谢灵蕴说服阳光不落在武宁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

  甚至他们还会谈起这事,可却将谢灵蕴花了二十年布置成功的阵法视而不见。

  然后整个阵法落在了扶鸾手中。

  “扶鸾……跟你,应该不知道谢灵蕴和他布置下来的阵法才对!”

  苏文忽然停下了脚步。

  桃夭在灵狱深处关了超过五百年,扶鸾也是关了一百年以上,与世隔绝。没道理认识得了谢灵蕴。哪怕逃离了灵狱,也不会有与谢灵蕴接触的时间,更不可能随意掌握得了谢灵蕴的终极秘密。

  “没错,但我就是知道了。”

  桃夭淡淡说道:“当初我离开灵狱的时候,感知到谢灵蕴的气息,从他留下的气息里,便轻易推导出了他所做的事情,目的,还有所有计划……”

  “……还能这样?”

  苏文失声叫了起来。超凡者的确神奇,可他却不觉得,桃夭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阴阳家出身的颜朵告诉苏文,的确有接近无所不知的能力。但那是阴阳家的极高序列,圣人层次才能通过占卜推算,得出未卜先知的结果。

  “当然不能……”

  桃夭的声音再次响起:“是有超凡的力量,将谢灵蕴的力量气给留了下来,所以才会被轻易捕捉到。”

  这实际上是说,在当时还有超出了灵狱之内的超凡力量出现,使得谢灵蕴的气息暴露给了在场的超凡者,并且诱导了这些超凡者进一步去发现,最终被扶鸾找到了谢灵蕴留下的法阵。

  “还有一个幕后黑手……”

  苏文下意识地做出了判断:“还有其他的超凡力量在主导这一切……”

  桃夭之前已经提过这个可能,所以苏文不难接受,还有一股力量在试图控制着超凡事件往下走的可能。

  “谁在做黄雀之举?”

  苏文陷入了思考。

  桃夭列举了一些可能,但不管说是小说家还是计然家,都只是一个猜测,并没有任何证据。

  就算有证据……苏文也没有对付的能力。

  就算想借桃夭的力量,也是不可能。桃夭在契约里已经规避了这种可能,危险找上门,在关键之时,桃夭会帮忙一二;可苏文要是主动去找死,那桃夭就敬谢不敏,恕不奉陪,好走不送了。

  “小姑娘不见了……”

  回到城隍庙附近,苏文看到炒炒板栗的摊子还在,可卖板栗的小姑娘已经没了踪影,心中顿有疑窦。

  “桃夭……如果小姑娘是个超凡者,她可能会是什么途径的?”

  苏文尝试问道。超凡途径千万条,他也不确定桃夭是否真能看出小姑娘的跟脚。

  “嚯……这个怎么知道!”

  果然,桃夭充满嫌弃的声音响起:“她的气息被遮掩掉了,根本无法判断晋升序列的途径,不过嘛……偶可以给不负责任的猜想,你要听听嘛?”

  “当然!”

  苏文给了肯定的答复。哪怕桃夭的猜测不合理,对他来说,也是能够增长见闻的事,自然不容错过。

  “超凡者一旦有目的去做一件事,所做的事情,一定会符合她的身份,或者所处的序列,不会漫无目的。”

  桃夭沉默了一小会之后,才开口说道:“假定那小姑娘正在做符合她序列的晋升仪式……做小买卖的……不多。一是墨家,二是计然家,杂家也可能……”

  “墨家?”

  苏文迟疑了一下。计然家和杂家他能理解,一个本来就是与算术和商业相关的,另外一个驳杂无比,啥活都能凑合,可墨家……会不会乱入了?

  “墨家序列一是工匠,序列二是贩夫。”

  桃夭没好声气的一声。

  苏文恍然。这就难怪了……果然很符合墨家精神。苏文在心里暗暗想着。

  想到桃夭就是个墨家序列的超凡者……苏文就觉得奇怪。

  桃夭可是大儒桃高更的女儿,是怎么摇身一变,修了墨家的途径?

  “小姑娘……不大可能是墨家的。”

  桃夭给出了判断:“墨家序列一的仪式是成为能工巧匠,当年偶也是大家闺秀啊……当偶完成仪式的时候,两手的老茧,比偶爹脸皮都厚了……你再看那小姑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不是墨家的料……杂家也吧也不可能……”

  “这是什么鬼比喻……”

  苏文在心里吐槽,桃夭跟桃高更是什么塑料父女情,说话的时候还在嘲讽她爹脸皮厚。

  不过桃夭走墨家路线,身为大儒的桃高更没把她打死,也算是父爱如山了。

  “嗯……”想到的最后,还是桃高更亲自把桃夭关进了灵狱深处,一镇便是五百年,这也算是父爱如山崩了吧……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桃夭声音气鼓鼓。苏文想得太肆无忌惮,以至于桃夭不用仔细去听,也能听到苏文心里的话。

  “呃,没什么……”苏文赶紧打乱不着边的思绪,问道:“那就只剩下计然家了?”

  “不,是我知道的途径里,只有计然家了。”

  桃夭很是老实地承认,她虽然博学,可一样有不知道的东西。

  “计然家的序列很神秘,我只知道其中一个序列为讨债鬼……我是个赊刀人,所以对这个序列很敏感,我最近既然提过讨债鬼,所以……这里便可能存因果关系,所以这个小姑娘,很可能是一个讨债鬼。”

  “讨债鬼……”

  苏文仔细品味着这个名字,便觉得有着浓浓的不祥之感。

  “具体是什么意思?”

  他想知道更多。

  “字面意思。你欠了讨债鬼的东西,那它就会来讨债,而且要付出很大的利息……只要建立起它认为的债务关系,它就有办法让你付出惨重代价,非常可怕。这种能力,甚至可以用在比它高序列的超凡者身上……这也是天下诸侯,讨厌计然家的原因,谁也没把握确定,自己没有被他们使用了这种能力,最终需要付出极高的代价,来平息可能随意说出的一句话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