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六十三章 可敢一听

第六十三章 可敢一听

  扶鸾的身影很快就落武宁城中,而且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庙宇里面。

  内厂的厂卫已经撤离,看到一地狼藉的神庙,扶鸾发出一声怪叫:“该死的!他们是怎么发现得了阵眼的位置?”

  扶鸾可没有桃夭这般警醒,以为能够找到谢灵蕴留下的阵法是他运气太好,并不怀疑背后还有人在运作此事,谢灵蕴留下的阵法,经过他改造过后,气息更加隐蔽,一般而言,根本不可能会被内厂那群废物发现——毕竟能发现的话,早在他找到之前,这座大阵就被内厂的人发现,并且摧毁了。

  可偏偏在他利用大阵完成仪式的时候,大阵被发现,并且针对性地被破坏,这让扶鸾难以置信之余,难免有几分心慌。

  “难道他们老早就发现了我的计划,为的是破坏我的晋升仪式,试图让我在晋升过程中失控?”

  毫无疑问,僵尸途径的超凡者在晋升过程中失控,只有一种下场,那就是魂飞魄散,挫骨扬灰,最彻底的死亡。曾经因为杀不死而关在灵狱第三层扶鸾,此时便以为,内厂之前是在隐忍不发,下一盘大棋。目的是为了能够彻底地将他杀死。

  扶鸾身上的骨架嘎吱作响,颤抖了一下,便连声感慨:“真是歹毒啊……为了杀我,竟然连一城人的性命都不管不顾了!”

  扶鸾心情沉重,重获自由之后,他发现世道似乎发生了一些阴晦不明的变化,这种变化对他途径序列的超凡者并不友好,不是世道向好,正气充斥人间,他这种阴气极重的超凡者受到排斥的缘故;而是似乎有更大的邪恶出现,尽管这种邪恶还没彻底浮出水面,可却对相近的黑暗途径的超凡者产生了压制效果。

  “这世道,坏人和疯子是越来越多了!”

  扶鸾喟叹一声。

  他自然是毫无道德底线的,屠戮一城人来作为晋升仪式,自然毫无压力。

  可没想到,一直以捍卫民众安全为宗旨的内厂,竟然比他还心狠手辣,为了杀他,也愿意拿全城人的性命去冒险。

  “呵……既然如此,那本座跟你们好好玩一玩……看你们怎么玩脱……额?!”

  扶鸾先是自信满满,可很快他就发现,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武宁城里的阵法被破坏了将近三分之一。

  若只是零零散散的破坏,扶鸾根本不怕,只要有一半以上的阵法还存在,他就能成功完成仪式,成为游尸。

  可是…若按照阵法被破坏的速度,他根本没办法完成仪式。

  “桃夭!你竟敢破坏我的好事!”

  扶鸾仔细一想,再小心感悟各处阵法所传递来的信息,勃然大怒。

  桃夭竟然在城隍庙中!

  他瞬间就明白,是桃夭泄露了他的秘密,内厂才知道阵法下落,在这时候往他的腰眼上狠狠地来了一刀!

  “那可就不要怪本座不讲情面了!”

  扶鸾心神一动,朝着城隍庙而去。

  ……

  “你想去哪里?扶鸾都要来了……”

  桃夭轻飘飘的一句,让苏文如临大敌。

  “你,你会拦住他的吧?”

  苏文深吸一口气,对着身前的黑烟说道。

  “你介素开什么玩笑……如今他占了天时地利,气势如虹,偶怎么是他的对手!赶紧跑啊!”

  黑烟在苏文头顶盘旋一圈,最后落在了苏文的簪子上,给木簪镀上了一层黑泽。

  “哐当!”

  城隍庙的大门忽然被一阵怪风吹开,一具踏着快步的骷髅,出现在苏文面前。

  扶鸾看到苏文,两个瞳孔喷出了黑色的火焰:“桃…夭那个贱人呢?!”

  看到杀气腾腾,怒火攻心的扶鸾,苏文往后连退了几步:“桃夭……”

  苏文双眼不自觉地往上一抬,可惜看不到头顶的簪子,他连忙摇头,下意识便否认三连:“没听说,没见过……不要知道啊!”

  “狡辩!”

  扶鸾朝前一步,苏文便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呼吸变得困难起来,能够吸入的空气都变得寒冷无比,感觉肺管子都被冻住了一般。

  “这里还有她的气息!你身上也有她的气息!快说,她在哪里,你是什么人?!”

  “呼……”

  苏文拔出腰间的佩剑,指向前方。

  他这一段时间跟颜朵、顾清臣学过一段时间的武艺,虽然武艺也只是懂个花架子,稀松平常,可遇到危险,还是知道抵抗一阵。

  苏文抖了一个剑花,厉声说道:“你可不要过来啊!刀剑无眼,要是被我砍死了,可不要怪我没警告过你!”

  “呵呵……”

  扶鸾被苏文这一番话气得有些想笑。

  “你一个序列一的儒家小秀才,就想砍死本座?来来来,本座就站在这里,给你砍!若在本座这一具白骨上划出一道伤痕,就算你赢,饶你不死!”

  扶鸾一番话,伤害不大,可侮辱性极强。因为他真的伸长了脖子,等苏文劈砍。

  “呃……”

  苏文倒是为难了。可他知道,自己装腔作势还行,可真与扶鸾对阵,那是死路一条。

  “别害怕!爸爸!嫩他!这个大魔头,人人得以诛之,遇到了怎么能放过他!正义感呢爸爸!”

  如意玉盘的声音在苏文脑海里响起,声音里似乎还充满了兴奋:“爸爸!今天你代表着正义呢,正义必然战胜邪恶,他死定的啦!”

  “……”

  苏文无言以对。玉盘是不清楚他底细啊!他确定自己一动手,绝对只有死路一条!难道没看到,自己两腿都在抖吗?

  “不会有事情的!”

  玉盘还在继续鼓励苏文:“有我呢,爸爸!”

  听到玉盘这一番话,苏文总算心安。是啊,他可是有一件禁忌物傍身的人,虽然他不会使用,可如此智能的禁忌物,应该自行发挥出威力的吧?

  “傻子……”

  桃夭叹息的声音在苏文脑海响起:“如意玉盘的正义感……不知害死过多少人。”

  这一番话,如一盆冷水淋到苏文的脑袋上,让他瞬间冷静了下来。

  他这时才想起,收容了玉盘的人,会渐渐变成一个极端好人,哪怕没有在遭遇各种伸张正义的事件中意外丧生,也会自我作茧自缚,最终稀里糊涂地死去。

  而这时……如意玉盘明显已经在干扰他的情绪,让他瞬间就上头了。

  不过……眼下扶鸾就在眼前,他不上头,也一样得倒霉。

  “你什么时候出手?”

  苏文悄然问桃夭。他相信桃夭不会见死不救,桃夭此时藏起来,应该是想给扶鸾一个“惊喜”。可他担心,桃夭拿他当诱饵,被扶鸾吃掉之后,桃夭就算动手打死扶鸾给他报仇,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看情况……你有没有办法,给他制造点紧张?”

  桃夭回答着苏文的话。实际上,她还真如苏文所想那般,让扶鸾出手攻击苏文的时候,再骤然反击,猝不及防之下,扶鸾必然吃亏。至于苏文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什么事,桃夭可没想那么多。反正在关键时刻出手救苏文,是契约中规定的,她无法回避这样的行为,可契约上并没说明,一定要救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救援不及时,导致苏文出现死伤这种情况,则是不可控的,签订的契约也约束不了她。

  不过考虑了如意玉盘对苏文的态度之后,桃夭还是觉得,如果苏文能够活下来,对她来说,好处似乎更多一些。

  可让她竭力去保护苏文……这也不可能。

  一个已经在进行序列五的不化骨,不是她的黑烟能够绞杀得了,毕竟她的黑烟也属于黑暗序列,与不化骨还有点渊源,所以想扼杀不化骨,效果不佳。

  也正是如此,从灵狱逃出去的时候,桃夭没有试图吞噬扶鸾,扶鸾甚至把她当同道中人,邀请她共襄盛举,一起利用武宁城作为晋升的道场,进行仪式。

  桃夭虽然坠入黑暗,可终究自诩墨家的赊刀人,可是正统途径,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僵尸同流合污?若不是她也是从灵狱跑出来的,不想节外生枝,便出手给扶鸾一点教训了。

  “制造点紧张……怎么制造?”

  苏文脑子转得飞快……

  “有了!”

  苏文脑子一闪,灵光乍现。

  吟诗!没有比吟诗更有效果的事了!

  只是什么诗在这时候才符合情景,引来文气,震慑扶鸾呢?

  苏文稍稍动了脑筋,弹了弹手中的剑,对着扶鸾说道:“你且站好不要动,我要先吟诗一首,壮壮胆!”

  “哈哈哈……”扶鸾被苏文给逗乐了,还退了一步,说道:“你且吟诗, 本座洗耳恭听!若能引来文气,本座再让你一剑!”

  “好说……”

  苏文缓缓吸一口气,心中酝酿了片刻,对着手中长剑开口说道:“十年磨一剑,寒刃未曾试。今日把君示,因有不平事!”【注】

  “嗡……”

  苏文手中的长剑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光泽,一道浩瀚悠长的文气在苏文周身环绕,瞬时之间,苏文只感觉手中的长剑变成了无坚不摧的宝物,大喝一声,朝着扶鸾的脖子上劈了过去。

  “好家伙!”

  扶鸾竟也愣住了,他可没想到,苏文竟然还真能出口成章,诗成便是文气垂落,气势惊人!

  “但还是不够!”

  扶鸾傲然接下这一击!

  一剑落下,扶鸾退了几步,脖子上多了一道磨痕。

  “还有一诗!”

  苏文厉声说道:“你可敢听一听!”

  注:贾岛的《述剑》最后一句原诗为“谁有不平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