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六十七章 鸽 了

第六十七章 鸽 了

  “别吵!”

  最终是颜朵先受不了扶鸾的声音,大喝一声。

  “啊……呃!”

  扶鸾被颜朵吓得不轻,颔骨重重合了起来,不敢发出声音。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说的讨债鬼是什么意思?”

  颜朵赶紧问道。她能感觉到,已经剩下了这么一丢丢骨头的扶鸾,已经支撑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死去。不化骨的不灭特性的确很难磨灭,极难杀死。

  但前提是不化骨的不灭特性依旧保存完好,没有受到损伤。

  此时的扶鸾,遭遇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消耗掉了不灭特性,超凡者的灵性也消失了大部分,随着残存灵性的不断逸散,扶鸾的消亡,已成定局。

  “卖,卖糖炒板栗的臭丫头!她,她是个讨债鬼……她阴谋诡计,她不择手段,她下三滥……”

  “果然!”

  听到扶鸾提起卖板栗的少女,苏文一阵后怕。还好他给多了银子,不然会不会也中了少女的诡计。

  只是苏文仍有一事不明白,不解地问道:“你一具骷髅,买她板栗作甚……用来磨牙么?”

  “……”

  扶鸾空洞的眼眶盯着苏文,沉默了好一会,嘴巴一张一合,微微挪动头骨,扭到了一边,不理睬苏文。

  “……讨债鬼……那就是计然家途径的超凡者了。少女……这是谁?”

  颜朵自言自语了一阵,闭目沉思片刻,摇了摇头:“整个江南道,登记在册的计然家途径的超凡者数量不少,但基本都是男的,而且多在官府和几大商会之中……都是在序列二,甚至序列一的算术专家,没有序列三的存在……少女……没有符合记录的。”

  短短时间,颜朵已经回忆了她所掌握的计然家的信息。

  “那就是个‘孤魂野鬼’了。”

  顾清臣在一旁补充了一句。

  所谓的孤魂野鬼,是相对于登记在册的超凡者而言,凡是没有主动或者被动在内厂登记过的超凡者,都属于“孤魂野鬼”之流,这类超凡者素来被内厂针对的,甚至有时候,有超凡者犯案,所上峰追索太急,一些厂卫甚至还会抓一些“孤魂野鬼”去顶罪。

  “不应该啊……”

  颜朵摇了摇头。

  计然家途径,可是正统的超凡途径, 在官府和内厂登记,虽然看似不大自由,可好处也是实在的,官府、内厂会委托一些任务,可以换得超凡材料、秘药和各种秘药配方等等。

  只有被打入黑暗序列,被官方力量一发现就除之后快的超凡者,才会如过街老鼠,甘愿当孤魂野鬼。

  “她算计了本座……还有你们!也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谢灵蕴也被她愚弄了……才会干了蠢事,打开了灵狱!”

  扶鸾曾一度认为,打开了灵狱,又白送了他一座阵法的谢灵蕴是救命恩人,若不是谢灵蕴已经被内厂铲除,他都想给谢灵蕴叩个响头,拜谢谢灵蕴的拯救之恩。

  此时提及谢灵蕴,扶鸾却痛心疾首,对这个被人操控愚弄的家伙充满了愤怒!

  你不是名家学者吗,怎么就不能好好辨析一下,自己的行为有没有出现理智无法自洽的地方?堂堂一道首脑,刺史之身竟跑去卖板栗……这不是有毛病,正常人不应该好好反省,自己为何会变成这个鬼样的吗?

  你不是纵横家的高序列吗?本应精通阴谋的人物,为何被一个少女牵着鼻子,一步步走入深渊而不自知?

  “原来是这样!”

  颜朵神色大是震撼,只是看了苏文一眼,却发现苏文颇为淡定,便问了一句:“你已经知道了?”

  “有一点猜测……”

  苏文不好说明这都是桃夭的功劳,便含糊了一句。

  颜朵点了点头,于是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扶鸾身上:“关于这个讨债鬼的事情……你都知道什么?”

  扶鸾便开始絮絮叨叨。

  苏文只知道扶鸾没事喜欢插旗,作茧自缚,可没想到的是,扶鸾的废话也不少,从灵狱被打开便开始说起,对自己离开灵狱之后所犯下的累累罪行直言不讳,没听几句,便有内厂的文书拿起了纸笔,将扶鸾的话当成了供词给记录下来。

  只是说了半天,都没有扯到讨债鬼身上,这让颜朵有些心急。

  好一阵过后,苏文也算是清楚,扶鸾离开了灵狱之后,竟然犯下了四十七桩案子,杀害无辜之人上百,比内厂记录在案的多了数倍!

  扶鸾交代清楚,他之所以要杀这么多人,是为了拼凑出一具“完整”的身躯,在晋升仪式上使用。

  只是涉及到少女的信息,扶鸾能知道的却不多。实际上,如果不是少女点破了此事,他都还蒙在鼓里,以为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自己的失败,也是因为嘴贱插旗,最终才一败涂地。

  “把这个消息告诉六档头,有个讨债鬼在兴风作浪,有可能是跟谢灵蕴劫灵狱一事有着关系。”

  颜朵对顾清臣说了一声。

  “如果这个讨债鬼跟谢灵蕴之事有关,那就意味着……少女的模样,是一种伪装。”

  颜朵想了想说道:“谢灵蕴可是在二十年前就对灵狱虎视眈眈……”

  眼下之意,哪怕这个讨债鬼在二十年前就谋划此事,但哪怕那时候她是个少女,到如今也是个老阿姨了。

  有不少超凡物品和秘药都有驻颜效果,对超凡者而言,永葆青春并不是困难的事。

  “你的意思是,你是用了大部分的灵性,将她引走了?”

  将扶鸾身上最后一点有价值的信息都压榨出来后,颜朵陷入了沉思。

  “没错……她在掠夺灵性,如果本座没有猜错的话……她是想,是想……”

  “晋升。这是她的晋升仪式。”

  颜朵叹了一口气,心情郁闷。

  她想不明白,这些超凡者怎么跟武宁城杠上了呢,前有谢灵蕴失心疯几十年如一日地打天-09号禁忌物的主意,后有赊刀人,讨债鬼和不化骨将武宁城当成了晋升仪式之地,在此地惹是生非,为所欲为。

  “看样子,要向京城那边建议,派遣一位大档头坐镇此地了。”

  颜朵感觉一阵力不从心。

  “等她找到了那部分灵性就会发现……灵性并不完整,肯定会回来找本座的……到时候,你们可以抓住她!”

  扶鸾声音里透着愤懑与怨毒:“我愿意以最后一点不灭灵性作为诱饵,引她回来这里……”

  吃了这么大的亏,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扶鸾还是想拉着那个恶毒的讨债鬼同归于尽。

  至于一开始坏了他好事的苏文,反而没有太多的怨恨。

  毕竟旗是自己插的,苏文是凭本事在他制定的规矩之内破了局,他愿赌服输。

  扶鸾挪了挪颔骨,空洞的眼眶死死盯着了苏文,似乎有千言万语,可终究化成了一声长叹:“但愿下辈子……不要再这么好赌,也不要嘴贱乱插旗……”

  苏文:“……”

  众人:“???”

  ……

  “……扶鸾这家伙,竟然还耍了心眼!”

  深山一处密林中,少女握住手中黑石一般的灵性,神色阴沉。

  她找到的的确是扶鸾的不死灵性,但这还不够。

  扶鸾是序列四的不化骨,距离游尸也只剩下了一线之隔。

  而扶鸾主动剥出的灵性,最多只有序列三的水准,考虑了扶鸾在抵抗攻杀时的消化,也远远不够。

  扶鸾并没有剥出所有的灵性,这头僵尸,脑子竟然还能转弯,这就令人费解了。

  “不碍事……”

  少女并不急着回去,而是寻了一处平坦的溪石,拿出玄铁盒,将里面的算筹拿出来,先是散开,随后开始以计然家的秘术开始运算。

  “呵……原来是打这主意,想借内厂的刀报仇……这是做梦!”

  少女脸上浮现淡然的微笑。

  “扶鸾已经死定了……还差一个黑暗序列的超凡者,嗯,那三头的蜥蜴,勉强也可以算是……就先拿他来抵数,如果他的特性完好,也足以弥补扶鸾的不足了。不冒险,不能冒险。”

  小心地将玉筹收回铁盒之后,少女熟悉地割开手指,在上面涂抹血液。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又将背上的古琴拿下来,拔下头发,用血液染上色后,替代之前崩断的琴弦,又小心地将断弦烧掉,将灰烬撒入溪水之中,才松了一口气。

  “闺女!”

  一个胖呼呼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少女身旁,关切问道:“一切顺利吗?”

  “除了扶鸾耍了点诡计……没有其他意外……”说到这里,少女眉头轻蹙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随即咬了咬唇:“尽在掌握之中。”

  日落西山。

  埋伏在亭台附近的苏文等人,看着晚霞铺满天空,心情有些急躁。

  按照扶鸾的说法,少女讨债鬼应该已经找到了他舍弃的灵性,该折回这里了。

  可厂卫们埋伏等待了半天,甚至老六还带上了官府的一队官兵、外加书院的数名君子在山脚处布下天罗地网,只等讨债鬼出现,就能将其擒获,好好地清算这一笔血债。

  可是……

  少女似乎已经有所察觉,放了他们的鸽子。

  这就让苏文难以接受了。

  “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呢?”

  他很是诧异。

  当意识到讨债鬼可能折回,颜朵已经采取了措施,将厂卫的文印都收起来,只留下她自己的一方文印,把消息传给老六,甚至消息里都说得不甚明白,只让老六带足人马,埋伏在山脚。

  “不……不是走漏的消息,是讨债鬼……感知到了危险,没有来这里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