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六十九章 刀呢

第六十九章 刀呢

  “这个嘛……”

  老六沉吟片刻,望向颜朵和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他并不是一个善于做主的人,以往他就是个仵作,因为超凡途径是杂家为表,法家为里,所以柳三刀让他顺便管理了内厂的许多公务,可他素来低调,存在感不高。

  被南宫贸然提升为档头,统领江南道的内厂,老六并不觉得欣喜,反而有些心累。

  要知道,作为内厂资深仵作,又是法家途径的序列三,他每个月能领三十两银子,福利补贴也是拿顶格的,加起来一个超过五十两银子的收入,在江南道这种地方,也可以生活得非常舒服。

  这还不算,因为是仵作,偶尔会接触超凡事件,与超凡者的尸体、禁忌物、超凡材料打交道是在所难免的。而内厂对这方面的的管理并不严格,甚至是一种默契——毕竟与超凡力量打交道,风险是很大的,理应得到一些程序之外的补偿。一些与案情无关的东西,老六是可以私下来,充当额外的收获的,每一年这部分收入,甚至比内厂开的薪资符合还要多。

  可当上档头之后,薪水每个月只多二十两,可事情也就多了起来,仵作这份工作,自然不能兼得,损失大着去了,加上一旦有超凡者作乱,引发动荡,还得背锅,没上任几天,老六对档头这份工作便没了热情。

  涉及到桃夭的案件,说小不小,被害人也就比扶鸾的少一点,可说大也不大,每一个被害人,要么原本就屁股不干净,要么就是心术不正,根本没有一点契约精神,桃夭布置的陷阱,一踩一个准。

  也有少许严格遵循了桃夭契约的人,如今还活得好好的,从这一点便能认知到,桃夭的本意并不是为了杀人。

  “听档头的。”

  众人众口一词。

  苏文已经提前把桃夭的事提了一遍,连桃夭日后去何方的方案都提了出来。

  实际上,有资格说话的人,都认可了苏文提出的方案。

  不过他们并不知如意玉盘在苏文身上,还以为苏文是想把桃夭这个麻烦,扔给钱浩然。

  谁让钱浩然读的《孟子》是桃夭的老父亲,桃高更老先生注解的呢。

  这等于让钱浩然帮桃高更照顾女儿,不管桃夭惹出了麻烦,还是有麻烦找上桃夭,最后出面的都是钱浩然,跟内厂扯不上关系了。

  “我觉得……苏文的说法很妥当……就将桃夭……桃夭前辈安置于书院吧,青山书院,山明水秀,人杰地灵,是个休养的好地方……至于将功折罪的说法……那是不必提了,前辈既是无心之失,死的大部分也是该死之人,没什么好说的,前辈安心养伤便是……”

  老六对着角落里的一团黑烟拱了拱手。

  看着那一团凝散不定的黑烟,老六表面镇定,可实际上后背已经冷汗淋漓。

  的确,苏文是想帮内厂搬来一个序列五的靠山,好让江南道的内厂腰杆子硬一点。

  可在老六看来,苏文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

  想让一个赊刀人,尤其还是随时可能失控的赊刀人帮内厂干活?这不是胆大包天就是脑子有坑!万一桃夭在帮忙的时候压制不住力量,失控引发了灾难,这笔账最终会算到谁头上?

  更不用说,这可一个赊刀人……桃夭就算答应帮忙,肯定也会罗列出一大堆充满陷阱的条件,稍不小心,整个内厂都可能以某种诡异的形式“卖”给她,到时候谁给谁打工还不一定呢!

  秉着小心无过的想法,老六婉拒了苏文的提议,干净利索地跟桃夭进行切割。

  “大家都没意见吧?”

  老六最后缓缓环视周围,见众人连连点头,没有提出异议,松了一口气:“那就……”

  “偶有意见……”

  角落里的黑烟忽然开了口。

  “呃……咳咳咳……”被打断话的老六险些从椅子上掉落下来,看着桃夭,声音都有些微颤:“前,前辈有何吩咐?”

  实际上,当老六得知,桃夭就依附在苏文的木簪上的时候,老六是险些吓尿的。

  年轻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一个被关了五百年,可能性格已经彻底扭曲变态,濒临失控,或者已经处于失控状态的序列五超凡者的精神体,你就这样安心地让她盘踞在脑壳上?

  若不是瞬息之间,老六就开启了法家途径的一些秘术,稳住了自己的心神,不然他都会把自己吓出问题。

  只是余悸未消,与桃夭共处一室,便让他紧张无比,此时桃夭提出异议,他如何不紧张。

  毕竟,他是知道一位赊刀人是多么可怕,尤其是如此近的距离里,若桃夭暴起伤人,有一说一,整个房间里,几个呼吸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得死得干净。

  “以前都是内厂负责偶的三餐的……”

  黑烟凝聚成人形,声音虽然软糯,可听在老六耳中,却有些毛骨悚然:“你们把偶扔书院……是不是不想管饭啦?!”

  “怎,怎么可能?”

  老六一下子结巴起来:“管,管,肯定管的!”

  别说管饭,只要桃夭肯去书院祸害钱浩然,别在内厂给他添麻烦,再过分的要求,他也会答应。

  “怎么管?”

  桃夭语气松了下来。

  “这……”

  老六也一时语塞。他之前可没想到这问题,自然没有准备,可桃夭这种存在,说的三餐……应该不是普通的饭食,应该是超凡材料……他该给多少?给多了,对内厂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可给少了……那可能是惨案了。

  “这样吧……”

  苏文见老六尴尬地说不出话来,气氛略显尴尬,便开口说道:“要不给桃……桃前辈在内厂挂个虚职,我在书院给她做饭……每个月开销多少,便以这个名义报销如何?”他是知道,桃夭只想吃桃花糕,并没有老六想的复杂。

  “这……可以吗?”

  老六迟疑了一下,望向黑烟。

  凝成人形的桃夭作捂脸状,对着苏文:“嘤嘤嘤……以前你都叫人家小桃桃的,现在却嫌弃人家老,叫人家前辈了……”

  ……

  一个字:累。

  两个字:好累。

  三个字:心好累。

  苏文不知这一天是怎么渡过的。

  随着桃夭那一句“小桃桃”的出现,苏文便感觉,内厂上下,看他的眼光都有些怪怪的。

  可是吧……尽管跟桃夭有着一份契约,可他仍旧相信,如果让这个“小祖宗”不开心,捏死他还是很轻松的,所以连解释都不敢太认真,支支吾吾,好在老六看到了他的窘境,大手一挥,散了会,这才让社死的苏文,免于众人的目光反复鞭挞。

  回到了书院,苏文还强打起精神,找到了钱浩然。

  丝毫不出苏文意料,这时的钱浩然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穿着一件颇具古风的长袖大袍,却敞开胸怀,露出虽然已经上了年纪,却已经精壮的一身腱子肉。

  听苏文讲了桃夭的事,钱浩然大手一挥,表示这事不好办……意思就是,没几首拿得出手的诗词,他很难说服得了步流烟这个老家伙,不去找桃夭的麻烦。虽然步流烟去找桃夭,大概也是自取其辱,可青山书院是个和睦地方,老是打打杀杀的,也不好办。

  为此苏文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了面对扶鸾时吟诵的两首诗。

  看到“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三州”这一句诗的时候,钱浩然的醉酒便醒了过来,须发无风自动,仰头一声长啸。

  见苏文没有给此诗题名,他心中更是大喜,提笔刷刷便写下:弟子苏文见恩师(划掉恩师)吾师浩然剑所感。

  之后便“啊哈哈哈”地抚须长笑,满怀欣慰,招来了大弟子青松,让他把苏文新写的两首诗刻在石碑,在桃花林里挑一个显眼的位置摆放妥当。

  告别了钱浩然,苏文并没有解决一个大问题的欣喜心情,而是满心担忧。

  等他的正牌老师,董知章回到青山书院,却发现他的正牌弟子已经被钱浩然占了,还写了那么多歌颂老钱的诗……会不会大义灭亲,清理门户?

  “得搞点存货……”

  苏文也算是摸清楚了老师们的嘴脸,没什么事是一首好诗解决不了的,如果不一首不行,那再来一首,还是不行,就加大力度,十首八首总能平息董知章的怒火。

  “也不知恩师如今在哪,晋升仪式有没有完成了?”

  苏文忽然很是怀念,仅仅见过两面,就传他重宝的恩师。

  ……

  北国,千里冰封之地。

  “嗷……呼!”

  一身青衫的董知章发出虎啸龙吟之声,对着远处一处高峰大呼:“出来吧,三头蛟!别以为你从南海逃到这里, 我就找不到你!赶紧出来受死!”

  一头黑色的三头蛟龙爬出了山洞,趴在高峰的悬崖之上,居高临下,三双颜色各异的眼眸,冷冷盯着董知章。

  “嘿……杀你便是我晋升的仪式,当年你祸害南海,我便发誓,不杀你不入大儒!”

  董知章一手扯开发簪,凛冽狂风之中,长发飘飘,如谪仙降世。

  他伸手往身后背包一摸,试图拿出什么,可几次探手,一无所获。

  “卧槽,刻刀呢?!”即将晋升大儒的董知章口吐芬芳:“妈耶!祖师爷传下来的《春秋》呢,我出门的时候,明明拿出来了啊!”额头冒出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