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七十一章 即将开始的宴会

第七十一章 即将开始的宴会

  雷霆过后,黑蛟三个脑袋血肉模糊,躺在雪地里奄奄一息。

  “天,天助我也!”

  看到这一幕,董知章热泪盈眶,望向随时可能会断气的三头黑蛟,走了过去,摁住黑蛟最中间的脑袋,用力一扭!

  随之黑蛟气绝,董知章仰头长啸!

  一股浩瀚的文气从他周身散发,他发出一声长啸,雪原深处飘来的风将他长发卷起,飘逸洒脱。

  ……

  “……这便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奥义所在,你们可有体会?”

  桃花亭之里,钱浩然正襟危坐,给弟子讲解《孟子》中的奥义,众弟子纷纷点头,能够跟随钱浩然钻研学问的,熟读《孟子》经意,是最基本的要求。

  钱浩然每次也只挑个别段落解说,都是重新解读之时,理解了新的奥义之后,将其消化之后,分享给众弟子,帮弟子消化文中奥义,觉醒更多文气。

  苏文虽然不算是钱浩然的亲传弟子,可也有资格忝列其中,并且位置还挺靠前,只在青松、青柏和青栗之后。

  “很好……”

  钱浩然笑眯眯地点头,随后轻抚长须,环视一周,说道:“这一篇经典,你们钻研之时,有哪里觉得艰深不易,为师在这里解答一二。”

  便有几名弟子提出疑问,问题有难有易,钱浩然先是让三个亲传弟子解答,等他们说出了各自的答案,再一一点评,最后给出自己认为的解释,不过都是跟钱浩然读书的,理解经意时,想法相差不远。但经过几名师兄的反复论述,再愚钝的弟子也能记住大意,回去揣摩之后,便能将以往不解的内容解开,从中汲取文气。

  最后,钱浩然转头问苏文:“苏文,你有问题吗?”

  苏文的主修是《春秋》,可是儒家经典,是每一个儒生都要学的知识,彼此是互相补充的,当儒生吃透了一部经典,便会把重心放在其他典籍中去。如青松诸位已是君子、贤人的学者,不仅读透了《孟子》,儒家的其他典籍也是倒背如流,有极深的见解。毕竟只有一部经典作为文气来源,是支撑不起他们的超凡序列的,只是相对绝大部分学子来说,一生能够读通一部典籍,就已经能力的天花板了而已。

  所以钱浩然对苏文的学业,也抓得很紧。在他看来,苏文晋升为贤人、君子之流,只会更快。虽然苏文出口成章,能自行引来文气,可从经书上揣摩而来的文气,却是细水长流,憨实稳固的来源,必须要把基础弄扎实了。

  “嗯……”

  苏文听得很认真,他心里自然也是有问题的,想了想便问道:“老师,孟子所言的‘浩然之气’,是不是文气?”

  钱浩然为学生解说的正是《孟子·公孙丑上》的篇章,里面不仅有“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样的豪言壮语,也提及了“吾善养浩然之气”这样的论述。

  可在书中,孟子也亲自承认,很难形容和解释浩然之气是什么样的东西。

  “善。”

  钱浩然微微点头,对苏文的问题表示了赞许:“的确可以这么理解……但文气,有很多种,可以理解为超凡者的力量来源,可以统称为‘气’,只是百家学说的超凡途径,都以文为本,所以在前缀以‘文’字,称之为文气,其实这是笼统狭隘的说法,是为了统一个称,呼的口径罢了。因为在百家之外,还有黑暗途径,也有妖族的血脉途径,这些黑暗污秽的力量,绝大多数都没有从经典之中汲取文气的能力,但秘药、秘术和血脉之类的超凡因素,一样让他们获得文气,成为超凡者,提升序列。”

  苏文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原来如此。”

  “是的……但文气一词,终究是狭隘了。”

  钱浩然很快便转了话题,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就如把儒家的序列名改成什么秀才贤人之类,听起来就小家子气……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若老夫哪天晋升到序列六,非得把这名头给改回来不可!程子此事,做得太不地道,太恶心人!”

  “……”

  苏文一头雾水。

  钱浩然也是料到了苏文对此事一无所知,再解释了一二。

  原来儒家途径序列名并非眼下所用的这般,序列一为格物,序列二为明德,序列三为不惑,序列四为正心,序列五为知命,序列六为不逾矩,序列七才是圣人。

  但后来儒家一名序列六,也就是钱浩然口中的程子,为了他的圣人大道,入世为官,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改来改去,最终改到了儒家自己的头上。按照俗世抡才大典的考试名头和一些简称,取代了原有序列。

  如果仅仅是在某国推行文字改革,也就罢了。儒家的超凡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叫你的,我叫我的,互不干涉就行了。

  可程子晋升序列六后,在这个过程中,用了自己的力量,强行将儒家的序列名进行了更改。

  所以儒家学者在晋升之时,洞悉到下一个超凡序列的名号,就是朱子所拟定的这个。也就是说,朱子强行把改好的儒家序列名,烙印在每一个后来者的心神之中。

  这样的行为,对普通人影响不大,可对当时的超凡者而言,却是不可接受的。

  就好像一个人叫张二蛋多年,忽然一个人跑出来,重新给他发了个身份证,说以后你就叫关三多了。伤害虽然不大,可侮辱性是极强的。

  程子的行为,甚至一度导致了儒家内部的分裂,在几个大王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党争不断,最后甚至酿造了王朝更迭这样的历史事件。

  自此儒家花了许多年才缓过这口气来,因为新更改的名号更适合俗世王朝的青睐,儒家在一些王朝也受到重用,比起之前似乎更为显赫。

  可在一些老牌大儒眼中,程子所为之事却是不可原谅,至死也不愿配合程子打压其他学派,因而在诸国纷乱的时代,各家学说如雨后春笋,纷纷崛起,甚至在一些国家,将儒家学派赶出了朝廷。大梁朝便是如此,钱浩然前半生在大梁国奔走,就是想让儒家学派,重新回到大梁朝的朝廷之上,一展儒门学者的抱负。

  “这个程子……还真是闲得蛋疼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苏文也觉得,没有改过的儒家序列名,比程子改过之后的好听多了,主要的逼格高,听着便令人心生欢喜。

  可眼下,他要是对人家报自己序列名,对面的一听,哦,是个秀才啊,是哪里县试考的,还是自己练出来的啊?

  这就尴尬。

  钱浩然又抨击了程子一阵,最终话题还是揭过去了,把注意力放到了即将举行的桃花宴上。

  钱浩然身为序列五的大儒,加上与大梁皇帝的恩怨,使得他的知名度不小,不仅在儒家各学派中有着足够的口碑,其他学派中也有不少好友……和敌人。

  所以低调了数十年的钱浩然大开宴席,不管有请帖的还是没有请帖的,都想来蹭一杯酒,顺便了解一下,这个当世名儒的实力究竟几何,接下来的数十年,该对儒家和青山书院,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虽然各学派表面看起来和和气气,可私底下的试探却是不少,都想知道对方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层次,有没有削弱对方,或者从对方最近获得的力量上得到启发或者好处。

  所以这一次桃花宴,必然会高朋满座,胜友如云。

  青松便说了一些关于桃花宴的布置,以及其他学派学者的回信和建议之类。

  苏文一开始只以为不过是一场寻常的宴会,可越听便越是心惊。

  主流学派的学宗,各地学阀均表示有意出席桃花宴,不仅仅学派代表人物愿意出席,还会携带后起新秀共聚桃花宴,初步估计,超过千人。

  这还是大梁朝境内的,也多亏钱浩然只是个大儒,名声离开大梁境内,影响便小了许多,桃花宴的请帖也就发了几个儒家学者,来人不算多。

  可仔细算下来,最终可能有近两千人参加这场桃花宴,而且……超很多都是超凡者,甚至高序列的超凡者也不少。

  数量众多的超凡者汇聚在武宁城,想想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苏文可以想象,老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可能整夜都睡不着觉。

  实际上也是,前天当青松把这个消息报备到内厂的时候,老六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普通人眼里,超凡者都是值得羡慕的人上人,可在内厂看来,超凡者都是一个个潜在的危险源,厂卫眼里的超凡者,不是正在失控,就是随时准备失控的路上,必须高度警惕。

  老六通过文印,将消息发送回了京城,更是要求内厂派出高序列的大佬前来此地,对出席桃花宴的超凡者进行威慑,防止这些家伙借机搞事情。

  “好啦,今天的功课就到这里啦,你们各自勤钻研,切勿偷懒……”

  最后钱浩然挥手让学生散去,苏文也跟在众人身后,赶紧离去。

  离开的时候,看到湖边有工人树起新石,在上面刻字,他还看到,咕咕背上驮着核桃,在湖面盘旋,一闪而过,依稀看到,核桃嘴里好像叼着一条鱼,咕咕爪上也抓着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