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七十五章 只是听说

第七十五章 只是听说

  “这玩意的嘴巴,到底是多大啊?”

  苏文有些心惊胆战。 韩庙祝掩埋的动物尸体,被罗白挖了起来,苏文检查过后,确定是被某种猛兽,一口咬成的。

  可是一头超过两百斤的野猪,被一口咬下半截身体,什么样的猛兽,才有这样的大嘴巴?

  “鳄鱼都没这大的嘴……”

  苏文嘀咕着说道。

  但他不可能用上辈子的经验来判断这辈子所遭遇的事,这个世界,可不仅仅只有猛兽,妖兽其实更多。

  可妖兽就涉及到了苏文的知识盲区了,在这方面他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

  “不是妖兽……”

  颜朵拿出定妖盘,在野猪尸体周围打了个转后,给出了判断:“定妖盘没有感觉到妖气,也就是说,至少不是妖族所为。”

  “这一片山林,几百年来也没有比老虎更凶猛的野兽出没,这个也可以排除。”

  颜朵眉宇之间有着深深的忧虑。

  “失控的超凡者?”

  苏文听出了颜朵的言外之意。

  失控的超凡者,会异化成各种传说、神话或者不可名状的生物。当他们彻底沦为这种奇特状态之后,会彻底丧失理智,如同野兽一般,只靠本能生存。

  “没错。”

  颜朵定了定神说道:“不过从这个怪物所袭击的目标看,它失控之前,序列应该不会太高,至少不会在序列三以上。”

  低序列的超凡者,目睹了比自身高序列的超凡者失控状态,会被影响心智和理智的,甚至可能在对方混乱无序的超凡力量影响下,也会走向崩溃。而普通人就更惨了,只要看一眼,就可能会被扭曲的超凡力量所污染,具体的表现则为被活活吓死或者吓疯。

  “那也很危险了……”苏文不过是序列一的秀才,遇到这个超凡怪物,吓得失智的可能不大,可反抗的机会也不会太多。

  看着夕阳余晖带来的最后一抹渐渐消失的晚霞,他赶紧说道:“我们先回到山神庙,等天亮了,召集清河县的超凡者,一起前来清理这个失控的超凡者。”

  颜朵提出前来检查野兽尸体,苏文内心是抗拒的。他对这种节外生枝的做法素来抗拒,因为无论是他看过的小说还是影视作品里,很多明明可以躲过的危险,就因为有人临时起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然后把所有人葬送,让全村人有开席的机会。

  但颜朵的话也有道理,他们赶时间,而且一支厂卫全都是超凡者,颜朵更是阴阳家的序列三,就算遇到了妖兽,也能对付得了。毕竟,阴阳家和道家,都是妖族和阴邪之物的克星,遇到颜朵不跑还迎上去,那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

  可没想到的是,袭击野兽的竟不是什么妖物,而是一名失控的超凡者。事情超出了预判,苏文便觉得危险随时可能降临,这种是非之地,还是尽早离开,不要惹出悲剧是好。

  颜朵对苏文的提议很赞叹,点头称是,只是一转身,她忽然警惕地环视了周围一眼,随即拔出佩剑,低声问了一句:“韩叔呢?”

  “咦……是啊,人呢?韩叔?!”

  苏文环视周围,只看到罗白和赵、胡两人。

  带路过来的韩庙祝,竟然悄无声息地不见了。

  “或许是去解手了,上了年纪的人……”

  赵天祝不以为然。

  罗白也开口:“也可能是回去给我们做饭了呢,卜明一人,可做不了那么多人的饭菜。”

  “不会!”

  苏文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挖野猪尸体的时候,他还在一边搬山石,他生性谨慎,若真的要走开一会,肯定会提前说的。”

  “那发生了什么事……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胡天星有些慌张:“该不会是那个失控的超凡者……出现了吧?”

  “咯……”

  胡天星话音未落,一个像是打嗝的声音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响起。

  “窸窸窣窣……”

  灌木丛中也响起了细碎的声音。

  “就说嘛……韩叔去解手了。”赵天祝大步走了过去:“嗐,韩老汉啊,去方便得跟大伙说一声,别让人家担心……”

  “别过去!”

  苏文和颜朵却齐齐大声叫了出来,颜朵更是眼疾手快,一挥手,长鞭从衣袖甩了出去,击向灌木丛。

  灌木中忽然扑出一个黑影,迎向长鞭。

  颜朵冷冷一笑,长鞭便将这黑影给卷住,用力一拉!

  只是用劲之后,她便意识到大事不妙。

  “呼……”

  颜朵用上巧劲,将鞭子上的东西甩在一边,趁着最后的一缕暮光,众人看得清楚,被颜朵卷住的正是韩庙祝,可是……此时的韩庙祝,只剩下了半边身体,脸上五官,也被啃得血肉模糊!

  “啊啊啊!”

  看着脚下的尸体,胡天星和赵天祝发出惊怒的吼叫声。

  “是谁!”

  颜朵眼眸深处闪过寒光,手一抖,长鞭再次卷向远处。

  “吱!”

  长鞭卷住一个黑影,暮色太深,她看得不甚真切,可她用力拉扯,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

  她竟然扯不动!

  “还想跑!”

  罗白和赵天祝更是挥动武器,朝黑影扑过去!

  “回来!”

  苏文大声叫住两人:“不要轻举妄动!”

  敌人能够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他们身边,杀死了韩庙祝,也能将他们任何一人杀死。

  尤其是这种黑暗环境之下,意外只会更多。

  “照明!”

  而此时颜朵一声轻喝,手一扬,一道光芒从她掌心迸发,高高飞起,照在了林间。

  参差婆娑的树影之下,苏文看清楚了远处的黑影。

  “是它?!”

  苏文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失声喊出了一个名字:“蜥蜴人!”

  “什么?!”

  颜朵仿佛心跳骤停了一下,将长鞭收了回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蜥蜴人,是被关在灵狱第三层里的囚犯之一。

  有三个脑袋,具体名字是内厂的机密之一,秘档上也含糊其辞,给他取了个外号:“三头蜥蜴人”。

  来历不明,秘档记录了两种关于他来历的说法,一种是蜥蜴人自己的交代,他说自己是拥有龙族血脉的妖族,自诞生之日起便有了智慧,但内厂推断,蜥蜴人并非纯粹妖族,而是一个失控了的超凡者,找到了某种办法控制了失控的超凡力量,但身体也变成了失控的三头怪物形态,再也变不回去了。

  只是制约了失控的超凡力量之后,他的形态不至于让看到的人失控,只是依旧吓人就是了。

  “嗬嗬……”

  听到苏文喊出他的外号,蜥蜴人其中一个脑袋扭头回来看了苏文一眼,琥珀色的眼睛里,将苏文的影子深深倒映其中。

  “嘶嘶!”

  随后他嘴里的长舌伸出,用力地舔了舔嘴巴,无声地对苏文进行了示威。

  苏文仍然能看到他嘴边残留的血迹!

  随后蜥蜴人喉咙深处便响起了一个残忍残暴的音调:“滚!”

  “杀了我的人,你还想跑!”

  颜朵勃然大怒。

  资料中记载,蜥蜴人的力量途径不明,推测是血脉途径,这是大多数妖族的超凡途径,人族难以确定途径名称,蜥蜴人的力量应该处于序列四。

  颜朵并不惧怕蜥蜴人。

  阴阳家对付妖族的手段多着去了。

  而颜朵更是其中佼佼者,自然信心满满。

  她一挥手,腰间的皮囊便打开,一叠厚厚的符纸飞起,雄浑的超凡力量从中散发出来,覆盖周围。

  紧接着,一张小巧的渔网出现在她手上,轻轻一抖,渔网消失不见,可周围仿佛被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罩住,阻隔了蜥蜴离开的道路。

  颜朵还不紧不慢地从皮囊里掏东西。

  一个穿着皮链的小铜镜,她挂在了脖子上,两手十根手指,全部套上了戒指,戒指上各色符文跃动,映射出了一道七色的虹光,将她护在了其中……最后,颜朵从百宝箱一般的小皮囊里掏出一件皮甲,想了想,她把皮甲递给了苏文:“套上!”

  苏文叹为观止,又心惊肉跳。

  他可没想到,颜朵竟然随身带了这么多超凡物品,而且有几件超凡物品,看颜朵使用的方式,就能确定是禁忌物,已经不再是普通超凡物品的行列;只是蜥蜴人看起来气定神闲,完全不理会颜朵的一番操作,根本无视颜朵和厂卫力量的作风,犹如胜券在握,让苏文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等苏文将皮甲披挂身上之后,蜥蜴人转过身,喉咙深处响起了三重音:“你……你不是那个女娃……滚,还来得及!”

  也是这时候,苏文悚然发现,蜥蜴人的三个脑袋,也就只有中间那个,刚才转过来对视他们的脑袋是完好的,其余两个脑袋,一片血肉模糊的样子,不知是被谁打成了这番模样。

  “呃……哪个义士……谁干的?”

  苏文下意识问了一句。

  “女娃?”

  不等蜥蜴人进一步解答,苏文心中已经有所明悟。

  “是那个讨债鬼?!”

  他脱口而出。

  “啊哈!你认得她!”

  蜥蜴人三双眼睛,齐齐泛起了猩红的颜色。

  “不不不,不认识,没见过,只听说!”

  苏文连忙撇清关系,不,他说的就是事实,他跟那个讨债鬼,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