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七十六章 坑爹啊

第七十六章 坑爹啊

  “你还狡辩!”

  见苏文推诿,蜥蜴人反而起了疑心,三个脑袋齐齐盯着苏文,六只眼睛齐齐盯在了苏文身上。

  苏文毛骨悚然。

  被蜥蜴人盯上瞬间,他感觉有条毒蛇盘踞在他身上,毒牙已经贴在他皮肤上开始磨蹭,汗毛倒竖,浑身发冷。

  “你可不要乱讲啊!我告你毁谤啊!”

  苏文被蜥蜴人这证明的模样吓得连连后退,不但嘴瓢,还口不择言了。

  “嘿……我不信!”

  蜥蜴人抬起手,用力地摸了摸左边血肉模糊的脑袋,朝着苏文咧嘴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苏文又一阵心惊胆颤。不知蜥蜴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先杀了你们,也算是从讨债鬼那里讨回一点利息了!”

  蜥蜴人语气里透着一股怨毒……和兴奋。

  “嗐!我说你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苏文也是怒了。

  他跟那个讨债鬼,真的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如果非得要扯点关系,那也是执法者与被执法者的关系,内厂追缉那个讨债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可这蜥蜴人就过分了,他不过是提了一口讨债鬼,这货反而变成了讨债鬼一般不依不饶,非得认为他跟那少女有着什么密切关系似的,这就过分了啊!

  “都不是什么好人……给我死!”

  蜥蜴人三张嘴巴同时发出诡异的音节,朝着苏文大步走来。

  颜朵大怒说道:“谁死还不一定呢!”

  灵狱第三层逃跑的犯人,都是被判定为极度危险的存在,遭遇到了之后,可以采取一切措施对付。

  换一句话说,可以用尽一切办法,将其除去。

  当然,这是理想的做法。

  实际上,内厂给的实操指南是这样的,序列四以下,遭遇到灵狱第三层的逃犯,有多远跑多远,然后再带齐人马,准备好各种专门对付超凡者的禁忌物、超凡物品之后,再布下天罗地网,一哄而上。

  而序列四的超凡者,实操指南上也是建议,一边与之周旋,一边设法通知内厂,调集更多厂卫的支援,最终达到以多欺少,咳,以优势力量,对付这些超凡者,达到将其绳之以法的目的。

  如今整个江南道,序列四以上的超凡者,就只有一个南宫。他甚至是个序列五的大佬,是整个内厂在江南道的底气所在。之前柳三刀被调离,江南道内厂的压力落在老六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生怕找不到灵狱逃跑的犯人,又怕找到这些犯人,整天活在矛盾之中。

  苏文便是这种心理。按道理,遇到了蜥蜴人这种存在,他们这行人是该撤退的。

  蜥蜴人至少是个序列四,序列五也不出奇,已经不大可能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颜朵的自信来自于阴阳家对妖族的天然优势,可蜥蜴人活了那么长,也应该有压箱底的本事,弄不好颜朵的手段,已经被人家预判了呢。

  只可惜……他想召集了内厂力量,等南宫赶到再找蜥蜴人的麻烦,蜥蜴人却是不干,一口咬定他跟讨债鬼少女有什么关系,主动寻他们晦气,这算是锅从天上来了。

  “锁妖!”

  颜朵手中的长鞭忽然脱手,缠在了蜥蜴人身上。

  长鞭忽然变成一条锈迹斑斑的锁链,一下子将蜥蜴人捆了个结实。

  “啊哈……”

  一脸狞笑,朝着苏文扑来的蜥蜴人忽然脚步趔趄,直直倒了在了地上,打了几个滚。

  “动手!”

  颜朵率先扑了出去,手中的长剑朝着蜥蜴人脑袋劈落!

  “好家伙!”

  苏文对颜朵的手段叹为观止。

  他可没想到,颜朵手中的长鞭,竟然有这么大的变化。

  “杀!”

  罗白也大吼一声,冲了过去。

  赵天祝跟胡天星对视一眼,两人也跟了上去。

  苏文没有凑上去,他对自己的力量有着足够的自知之明,序列一面对蜥蜴人这种高序列,对方哪怕抬起腿给他一脚,都可能直接将他踹死。

  但他也只干看着,而是直接动用了从孙野侯那学来的口嗨之法:“蜥蜴人动不了!”

  原本挣扎着要爬起来的蜥蜴人,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咔嚓!”

  颜朵手中的剑砍在了蜥蜴人最中间的脖子上,却发现长剑竟没能刺入皮肤,反而剑身微微弯曲!

  “这么坚韧?!”

  颜朵也是大吃一惊。

  可她很快就想到了办法, 脖子砍不进去,眼睛位置,总刺的进去吧!她改劈成刺,插向蜥蜴人的眼睛。

  “噗……”

  然而蜥蜴人此时也感觉到了危险来临,三张嘴巴张口,一团团毒液便喷了出来!

  “小心!”

  颜朵长袖一动,挡住了大部分毒液,可毒液的腐蚀性极强,半个衣袖顿时腐烂掉,不少毒液也沾到了皮肤!

  “啊啊……”

  罗白几人也被毒液袭中,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起。

  “蜥蜴人嘴巴不能动!”

  见状,苏文心弦一颤,又一句言出法随,准备吐出第二口毒液的蜥蜴人嘴巴仿佛被无形的大手给箍住。

  “呼……”

  只是文气消耗也是极快,原本凭借几首诗篇累积起来的丰厚文气,此时几乎见底。

  “他不是序列四!是个序列五!”

  但从文气消耗的速度,苏文也判断出了蜥蜴人的序列层次!

  “知道了!”

  颜朵退到苏文身边,用力量剥离了身上的毒液,同时摘下腰间的水壶,浇在了伤口之上。

  “毒液很厉害,清洗一遍,用超凡力量逼出体内的毒素!”

  颜朵从小皮囊里掏出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嘴里,随后将其扔给了罗白。

  “我们杀不死他,走!”

  见同伴服用了丹药,稳住毒性,便下令撤退。

  依靠超凡物品取得的微弱优势,不足以将优势化为战果,随着时间推移,这点优势也不复存在,到那时候,他们就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马在那边!”

  苏文一手搀扶着受伤的赵天祝,给众人指明了方向。

  “咔!”

  颜朵缠在蜥蜴人身上的锁链开始出现断裂。

  “镇!”

  颜朵一咬牙,摘下脖子上的铜镜,朝前一扔。

  铜镜落在蜥蜴人身上,这家伙的活动速度再次缓慢。

  若是之前,苏文必然会觉得这是一个解决蜥蜴人的大好机会。

  可这时候,他却知道,蜥蜴人不仅仅刀枪不入,而且还能喷毒,靠近不但砍不死他,而且还可能会被他的毒液反杀。

  而且这都还不是蜥蜴人的真正本领,在颜朵布置下来的阵法限制下,他的途径秘术都派不上用场,若等他的力量耗尽了颜朵布置下来的优势,到时候大伙就成了他口里的菜了。

  所以苏文对地上动弹不得的蜥蜴人没有半点想法,这时只想着趁着这个机会,跑得越远越好。

  “爸爸!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你是正义使者,你是罪恶克星,你怎么能一走了之!”

  就在苏文转头,就要去把马匹牵过来把受到重创的赵天祝搀扶上去的时候,脑海深处响起了这么一个声音。

  如意玉盘的声音,一下子让他内心充满了勇气。

  是啊!

  他是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在内厂一个月拿几十两民脂民膏的厂卫,一身浩然正气的儒家秀才!看到蜥蜴人这种罪行累累,当着他面吃掉了韩庙祝的妖人,怎么可以退缩!

  这对得起良知,这对得起百姓,这对得起拿到的俸禄吗?

  “你们先走!我来对付他!”

  苏文脑子一热,抡起长剑,朝前冲了出去!

  “你疯了?”

  颜朵都惊呆了,她可没想到苏文竟然会玩这么一出。

  这根本不像苏文的作风啊!

  从看到蜥蜴人到刚刚,苏文一直冷静无比,每一步判断都符合局势走向,也多亏了苏文的冷静和辅助,大伙才从蜥蜴人的毒液中逃脱。

  可这一会,她好不容易将最后的宝物暂时压制了蜥蜴人,苏文却脑子犯浑,上去跟蜥蜴人拼命?

  脑子里里到底进了多少水,才能犯这种傻啊?

  “不用管我!”

  苏文一脸正气:“你们离开这里,通知大档头,我能拖住他!”

  “……我有底牌的!”

  苏文甚至喊出了这么一句。

  “……”

  颜朵无言以对,可苏文一脸笃定,气定神闲的样子,她又不得不信。毕竟,苏文可是董知章和钱浩然的亲传弟子,身上或许有儒家禁忌物,甚至苏文还有儒家传承下来,不为人知的强大秘术,可以与蜥蜴人抗衡。

  “……他不用战胜蜥蜴人,只要拖住就好!”

  颜朵心里豁然开朗。

  “我们走!”

  翻身上马的同时,颜朵拿出了文印,给南宫传了信息。

  “爸爸好样的!”

  如意玉盘在苏文脑海里欢呼雀跃,苏文也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壮怀激烈,准备替天行道,主持正义。

  身后马蹄声远。颜朵几个已经跑远。

  “好,好!”

  地上的蜥蜴人咬牙切齿,喉咙深处却响起了愤怒的声音。

  苏文的行为,对他基本没有造成伤害,可一个序列一竟然敢留下来对付他一个序列五,这种羞辱是难以言喻的。

  他长这么大,见过这么多人,遭遇了那么多次的毒打,也毒打杀戮了无数人,被关了好多次,遭受了无尽的屈辱,可所有羞辱加起来,也没眼前这个儒家秀才给他带来的大。

  尤其他在地上动弹不得,一个弱鸡气高志扬地朝他走过来,这种侮辱,只有将其食肉寝皮,挫骨扬灰才能消除!

  “呃……”一阵晚风吹来,苏文忽然打了个寒颤,整个人清醒了许多。

  蜥蜴人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也能动弹了。

  苏文忽然冷静了下来,此时他距离蜥蜴人只有几步之远,他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一会,问道:“你冷不冷……要不要……我扶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