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配自救靠美食 > 第八十四章 八卦

第八十四章 八卦

  刘晃兄弟和目前到的客人,手持请帖跟着衣着装扮如画的服务人员,一步步踏入云端,入目的便是奢华的晚宴场景。

  说它奢华,到并不是酒池肉林的那种奢华,即便有堆叠成山的琉璃盏,夜光杯,满溢的葡萄酒,色彩却是十分柔和,细节处温馨雅致,竟并不让人感到拘束,反而有种惬意的放松。

  天南海北各色水果拼成的果盘,新鲜得仍带着露珠,仿佛刚从枝头折下。

  烤全羊,烤乳猪,烤鱼,火腿……诸般肉食或许对官家子弟来说并不算多珍稀,但如此多的堆在桌案上,伴着香辛料,热气腾腾中就将这富丽堂皇的所在染上了些许烟火气息。

  容貌佳,气质也佳,仙气飘飘的服务人员,又冲淡了属于凡尘俗世的这些东西。

  所有食物都任凭客人们按需要自行取用,食客们也能来回走动,这般吃饭,比起稳稳当当坐着,静待无数仆人伺候,到更让人高兴。

  刘晃看得目不暇接,一时竟连钦差的身份都要忘记。

  明明在此之前,他都做好了见识下宴席究竟是何模样,便先去办正事的准备。

  这些船,这些人,当然要紧,可毕竟急不来,他奉的皇命,那才是最最要紧的。

  此时却感觉他要错过这次宴席,恐要后悔一辈子。

  刘景双眼放光地四处打量。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多,如此像大侠的大侠。

  大侠手中那五花八门的兵刃太稀奇了,他们口中那些新鲜事,也让刘景这个自小虽向往武林,却很少有机会离开兄长,离开京城的小少年兴奋不已。

  事实上可不只是刘景感觉特别新鲜。

  华山剑侠高子辰,江南玉剑郭寒,两个人也是头一次知道,原来武林中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门派,原来还发生过这么多他们所不知道的事。

  此时武林最新鲜的便是天海门藏经阁被毁,大师兄成浩中毒,洛师姐濒死一事。

  许多一看便不是一般人的少侠聚在一处,神色凝重,义愤填膺。

  “飞鹰外门传来消息,陶景林和陶静华两兄妹应是往江南去,不过这两人受过天海门的教导,大约会故布疑阵。”

  “无妨,从河北道到淮南道,各个州县我都通知到了,飞鹰的诸兄弟们已在封锁道口,只要他们出现……哼!”

  “洛师姐如此一好人,身怀六甲还在忙救灾之事,一生行善,手下从不出人命,他们竟也下得了这般狠手?可恶!”

  高子辰同郭寒对视一眼,以前也算不上多熟的年轻人不知不觉就凑在一起。

  他们两个凑在一处,才有安全感,毕竟彼此相当了解和熟悉,如今站在这宴席上,他们别说见过,哪怕连听说过的都算上,竟也只认识不到五分之一。

  二人心里直打鼓,本以为他们也勉强算老江湖,没想到啊!

  凝神细听了半晌,高子辰和郭寒,面上同时露出义愤。

  他们虽不知道天海,也不认识洛师姐和成师兄,但自上船以来,不着痕迹地四处探听,已经了解了很多陌生江湖同道的讯息。

  天海门上下都擅长驭水,一直在做航运生意。

  江河湖海上不起眼的小船,上面或许就是天海门人在经营,只是尤在隐世,不肯泄露身份而已。

  成浩是天海门首徒,性情宽厚,讲道义,洛师姐洛珺是带艺投师,本出自神医门,有一手好医术,为人更是宅心仁厚,每月都要义诊,但凡出现疫情,她都会奔赴现场,治病救人从不惜命。

  如此好人,高郭二人听了也是十分佩服,暗自都下定决心,若有用到他们的地方,绝不推辞。

  宴席上热热闹闹,客人们凑在一处彼此试探,一时到真有些像武林盛会。

  顾湘认真低头切了一只橙子,切成漂亮的花瓣形,拿叉子叉起一块塞入口中:“唔,不错。”

  开始迎客至今不过半个时辰,每个食客竟然平均为她提供了三十多个美食点,效率之高,颇让人心情愉悦。

  心情不错的顾湘,提着裙摆进了厨房。

  她的佛跳墙快好了。

  这刚出锅的第一口,她要亲自来吃。

  这阵子新准备的大菜,除了片皮乳猪,还有一道佛跳墙,片皮乳猪还好,她就是练习控火时稍稍费了些力气。

  可这佛跳墙,她练了好些时候总是不对味,差点都担心这道菜赶不上宴席。

  虽说宴席的主要目的不在美食点,可买都买了,总要稍稍回本才好。

  最近几日,顾湘除了听曲,就是躲在慈幼院偏僻的小厨房里烧佛跳墙,一次又一次,今日开席的这一回,她感觉手下终于有了准头。

  装过药酒的酒坛坐在红泥小火炉上,微火下,不见丝毫烟气。

  顾湘盯着酒坛,眼睛里光芒闪烁,就见旁边红斗篷的杨玉清绕来绕去,不多时从餐桌上拎起一把刀,进了后厨外露天的藏阁。

  “这只够肥,这只掌心肉厚。”

  杨玉清小声咕哝。

  顾湘闻声,赶紧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急速走到藏阁里去。

  杨玉清已经一手提刀,一手已经把熊猫崽子装到了竹篓里,看见顾湘便笑道:“等等啊,我帮你宰,熊掌咱俩吃正好,你果然知道藏些好东西。”

  “刀下留熊!”

  顾湘呛咳了声。

  藏阁是后厨圈养鲜活食材的地处,此地通风良好,也极干净,遍地绿荫,满是竹林,在里面来回踱步的锦鸡,羊羔,小鹿,还有那两头熊猫,不像待宰的食材,到像是自在的居家客。

  据说这食材被宰之前心情足够好,肉也香甜。

  顾湘低头就对上大熊猫憨态可掬的脸,没忍住伸手揉搓了下,抬头冲杨玉清笑了笑:“别吃它了,多可爱。”

  杨玉清扬了扬眉,诧异道:“宰羊杀猪你不介意,小猪仔还没断奶,你说杀也就杀了,为何这花熊杀不得?”

  顾湘一本正经地道:“因为它好看嘛。”

  杨玉清登时失笑。

  “别笑,大家都一样,就说玉清姐姐你,为什么刚才在船下,华山剑侠高子辰踩到了你的鞋子,你不介意,刘景那小孩多嘴多舌,你也不在乎,老狗不过是不小心撞了你一下,你就把人家吓得现在还躲在舱房不敢出门?”

  顾湘眨眨眼,“无他,看脸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