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配自救靠美食 > 第九十七章 好运气

第九十七章 好运气

  茶汤乌褐,奶香厚重而浓郁。

  “竟能在此处见到?”

  顾湘不由展眉,连忙回头对杨玉清等人道:“你们运气可真不坏,这茶叶少见的很。”

  她以前就经常和几个老师一起去品茶,本来不懂的,但因着那几位都是行家,顾湘也跟着喝了几次好茶,从此后,她再也没说过茶水只是解渴之物,好坏一样的话。

  哪怕大家把好茶当水喝,喝起来也一样就是好喝,反正与那些寻常的大为不同。

  其甘甜芬芳,但凡喝过的便绝不会错认。

  顾湘曾喝过一款仿制的北苑石乳,真正的北苑石乳早已失传,只能从文字里一窥究竟,还是十几位制茶大师耗费十数年的时光,搜集了各种资料,反复尝试,这才重现北苑石乳的芬芳。

  此刻她一喝山边茶棚里的这款茶,就确定这是曾经扬名天下的石乳茶。

  张老道扬眉看了看顾湘,‘唔’了声。

  这茶自然还赛不上上等的龙团胜雪,但也的确是贡茶,非天子重臣不可得,寻常百姓别说喝了,恐怕连见都没见过。

  顾湘这小丫头居然还挺识货?或许也曾给她师父奉茶问安,到是孝顺……就是不知点茶手艺如何?

  “正好你们尚不及走,不如我给你们煮一壶果茶喝,新鲜的瓜果一起熬煮,再浇入滤干净茶叶的茶汤里,我的口味怪,偏爱苹果味……现在只剩了梨子,不过雪梨茶还能润喉,也算不坏,用这茶我看就不错。”

  张老道:“……”

  “哎!”

  他一直想着抓住小丫头的师父以后,要好好说说他,宠孩子可不能这么宠,什么事都要有度。

  好东西难得,不能太浪费。

  现在看来,还是罢了。

  又一想,某些人连有价无市的灵酒都不当回事,糟践几两茶叶又算什么!茶叶再好,也是凡夫俗子们喝的东西。

  说话间,一行人落座,顾湘已经正正经经地制起果茶来。

  她手艺可是今非昔比,虽没从系统里买过相关配方,可她当初准备经营小吃摊时,专门就研究过各种奶茶果茶的配方。

  在她学校附近的夜市上,大部分小摊处都要配上饮品,其中各种茶饮经久不衰,始终最受欢迎,她自然要去借鉴一下别人成功的经历。

  此刻很难立时便寻到牛奶羊奶,只好喝果茶了。

  如今她可是精通‘调味’技能的大拿,细细调制后的果茶味道芳香浓郁,杨玉清先抢着喝了一盏,顿时笑盈盈站起身,亲自执壶给云浩,金麒麟和张老道每人都满倒上一杯。

  云浩面上一红,略有些不好意思。

  金麒麟更是扬眉:“客气,客气,今儿咱们杨姐怎么这般给我面子?”

  杨玉清轻笑:“以后还会更给你们面子。”

  说完,她把大茶壶拎到自己面前,从腰后头翻出自己那只竹制水桶,直接把果茶灌了进去。

  众人:“……”

  张老道怒瞪了杨玉清一眼。

  可惜在场的人,包括向来君子的成浩,也从不在他身上展现尊老爱幼的美德。

  茶棚里卖茶的是一对老夫妇,还有个有点木愣,不会说话的哑巴儿子,这小孩只蹲在一边烧火,低着头不爱搭理人。

  卖茶的老翁却是个热心肠的,端茶倒水忙得不停,就是不会点茶,弄得乱七八糟,好在茶够好。

  顾湘阻了老翁近前忙活,从去取山泉水到生火烧水,都亲力亲为冲泡了茶叶,又熬了梨汤,众人闻着清甜的香气,沐浴清爽的山风,心情相当好。

  张老道都感到胸口堵的那团气就要散了。

  他已花甲之年,想他这一生潇洒了六十年,痛快也痛快过了,如今再去想对和错,何必呢?

  反正他比驾鹤西归的那些师兄弟们都快活一百倍。

  正闲聊说话,天边忽然飘来一团乌云。

  顾湘扬眉:“看来要下雨。”

  那卖茶的老翁看了看天色,忙道:“这地处偏僻,回城要走好一段山路,山里雨也密集,几位若是在附近没有投宿的地处,就赶紧顺着这条小道再往东边走一阵,过了前头的山坡上面有个老客栈,是我婆娘开的,或能供大家伙打尖住店用。”

  众人沉默,顾湘赶紧笑应:“多谢老翁指点了。”

  “噗!”

  杨玉清忍不住笑了笑。

  顾湘:??

  “没什么,听小顾湘的,小顾湘说去哪里,我们便去哪里。”

  杨玉清笑道。

  顾湘有些习惯宅居后的通病,不太认识路,好在那老翁极殷勤,指路很是详细,他们一路走,终究还是赶在大雨落下前赶到了客栈。

  这客栈门开得挺偏僻,修得到是规整,居然还是砖石房,屋子也阔朗,老翁有了年岁,但这老板娘不过三四十的模样,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我看这老板娘见人便笑,生意肯定做得好,在这方面我就不成,我看我得好好和人家学一学,将来我开食肆,要也能开成这般就好了。”

  顾湘叹道。

  杨玉清:“……”

  张老道:“哎!”

  金麒麟笑起来:“我们小顾湘这不是傻,我们这是大智若愚。”

  顾湘:??

  成浩微笑:“好了,聚散都是寻常事,我们大可期待再见之期,去睡吧。”

  于是,洗洗涮涮再吃些茶点,各自散开睡觉去。

  明日要分别,那也是明日的事。

  顾湘经过今天这一场热闹,都要忘了伤感。

  睡至半酣,隐约听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顾湘睁开眼,就见窗户缝里探入一根细管。

  细管里开始往外冒白烟。

  顾湘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莫不是遇见了黑店?

  她似也没感觉哪里不对。

  今日入睡前,杨玉清送了一只香囊,成浩送了一个药包,连那个对着她总是好一时,歹一时,比狸奴还性情不定的张老道都一边阴阳怪气地跟她说话,一边塞了一只翠绿翠绿的玉葫芦,让她挂床头。

  顾湘拥被眨了下朦胧的睡眼,信手把枕头塞到被子里,翻身走到帐子后,顺手抄起桌上茶壶,忍不住细细地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