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05】背后之人

【005】背后之人

  张平刚刚看的三把刀,价格一把比一把贵。

  其中九环鬼斧刀的价格是50万明珠币!

  鬼镰的价格是60万。

  最后的‘寒娘’,价格是200万。

  明珠城贫富差距极大,觉醒者的收入是多少张平并不清楚。

  但根据他这几天调查了解,明珠城普通农民一年的工资大概是3000明珠币,也就是说想买‘寒娘’,得不吃不喝666年以上。

  好贵。

  张平心里微微叹气,虽然他知道超能装备肯定不便宜,但却没料到那么贵。

  “老爷爷,这里还有没有更便宜点的武器?”张平接着转了一圈,发现最便宜的武器都要上万明珠币,于是走到老者面前,轻声问道。

  老人抽了口烟,大概过了一分半钟,这才看向张平,缓缓开口道:“你说什么?”

  “老爷爷,我是问,这里还有没有更便宜的武器?”张平只好重新问道。

  老人看着张平,反应就像是慢了半拍,好一会才答非所问道:“我儿子在等我吃饭呢。”

  “……”

  张平心里一阵无语。

  难怪前面的顾客都是空着手离开。

  这时一个中年壮汉急忙从外面走进店内。

  他年纪估摸在三十以上,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迷彩服,倒三角体型,胳膊比张平的大腿都还要粗,背后还背着一把粗犷、黝黑的大剑,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丰富的老牌冒险者。

  “不好意思,这家店暂时不卖东西。”他将背上的武器放在角落,上前对张平说道。

  老者看到中年汉子,不满地嚷嚷道:“臭屁强,你又带大山去什么地方鬼混,大山呢?”

  “刘叔,你怎么又把店开了,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等吗?我很快就会找到大山。”花名叫‘臭屁强’的汉子苦涩地笑道。

  老者用长杆烟斗敲向臭屁强的脑袋,恨铁不成钢道:“整天就知道瞎混,赶紧叫大山回家吃饭。”

  “好的,刘叔,我回头就叫大山回家吃饭,我们现在先关店上楼。”臭屁强连连答应道。

  老者又用长杆烟斗敲了臭屁强的脑袋一下,不满道:“我就待在这里,万一有老顾客上门,找不到我怎么办?”

  “好好好,我们就在这里,哪儿都不去。”臭屁强苦笑道。

  他是冒险者中的老手,手下有一支四人小队,十多年来他存下不少积蓄,几个月不出任务都不影响生计。

  但他那几个队友都是月光族,一旦不出任务,失去了收入来源,生活都成问题。

  可刘叔是他的至亲,两人情同父子!

  自从好兄弟大山失踪之后,刘叔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差,经常都是恍恍惚惚,留刘叔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他实在不放心。

  这时,他注意到准备离开的张平,突然眼睛一亮,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

  学生和社会人,从气质上就有很大区别。

  凡是能进三大组织的,肯定不会来这里买武器,那些决定去做农民也不可能来,所以这学生是想成为冒险者?

  “小兄弟,等等。”他想了想,叫住张平。

  张平回头见臭屁强走来,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们聊聊。”臭屁强露出讨好的笑容,笑着说道。

  张平犹豫一下,见臭屁强也不像是有坏心思,于是点头同意。

  两人走到店门外,臭屁强下意识掏出烟递给张平一根,张平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烟。

  “小兄弟,你应该快毕业了吧?”臭屁强反应过来,将烟挂在耳边,接着开口问道。

  张平点头,道:“快了。”

  “不知道你对铁匠有什么看法?”臭屁强斟酌着问道。

  张平联想到那略显痴呆的老者,顿时明白臭屁强的意图,于是顺着回道:“比当农民强。”

  “对对对,比当农民强。”臭屁强立即点头道。

  并非他们看不起农民。

  而是明珠城的农民跟张平前世的农民完全不同

  虽然当初张平跟苏静瑶口嗨时老说种田,但其实农民并非只是种田,在农闲期还有许多额外的工作需要完成。

  比如,明珠城没有下水道,也不敢有下水道。

  因此人们日常的排泄物、生活垃圾等等都需要专门的农民来处理。

  还有修路、补城墙、养殖禽畜等等工作,全都需要农民协助觉醒者来完成。

  在张平看来,明珠城的农民其实更像是即时战略游戏里的农民,除了战斗之外,什么都要做。

  “大哥,你的意思是……”张平看向铁之魂,接着用探寻的目光看向臭屁强。

  臭屁强见张平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坦诚道:“我也不瞒你说,那是我叔,比亲爹还亲的叔叔,他儿子也就是我兄弟大山,前段时间失踪了,现在刘叔人有些糊涂,我就想找个人照顾照顾他,顺便帮忙看店。

  当然,平日我有时间也会过来,教一两手铁匠的活,别的不敢说,至少包可以出师,怎么样,考虑考虑。”

  “包吃包住?”张平思索着问道。

  臭屁强应道:“不但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100块钱薪水!”

  “我再考虑考虑,明天答复,可以吗?”张平有些心动,但同时也有顾虑。

  那失踪的大山,该不会是被天常狐吃了?

  在学校,因为‘洛诗羽’只吃女生,而另外一只装作老师的天常狐很少碰见,所以男生在校内其实比在校外更安全一些。

  之所以心动,主要是因为早晨‘洛诗羽’的查房。

  这让他对宿舍十分没有安全感。

  “行,你好好考虑考虑,对了,你来店里应该是想搞件趁手的家伙对吧,这就当是交个朋友,最近城里气氛有点不对劲,你自己注意点。”臭屁强说着,将一把匕首塞进张平的手里,这才转身离开。

  告别臭屁强后,张平离开铁之魂。

  他边走边考虑着要不要答应,目光自然而然落在匕首上。

  这匕首刀刃被收在鱼皮刀鞘里,他忍不住拔出来,发现这匕首的材质居然跟‘寒娘’一样,刀身雪白通透,隐隐散发着寒意。

  好家伙。

  这可是一份重礼。

  要不……答应好了?

  虽然学校还算安全,但现在也不好说。

  张平并不想将自己的命寄托在野兽那混乱的大脑里,万一‘洛诗羽’哪根筋不对,想改善一下口味呢?

  这一刻,张平决定明天就答应臭屁强。

  路上,张平对匕首是爱不释手,因为匕首跟寒娘刀材质一样,看上去就像是从寒娘轻薄刀里分出来的部分,所以张平干脆为匕首起名为‘美人泪’。

  可惜明珠能力学院并没有教导学生使用匕首,武器课只教过刀、剑、弓,别的兵器都不在教学范围之内。

  幸好,刀的一些招式,其实用匕首也可以使用。

  他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模拟用美人泪战斗的画面,走过一个公园时,突然发现公园的秋千上坐着一只一米高的天常狐幼兽!

  【鉴定成功】

  【异化兽:天常狐】

  【种族:异化狐】

  【潜力:????】

  【寿命:53】

  【等阶:初级异化兽】

  【等级:3】

  【天赋】

  【认知扭曲:你拥有扭曲生物认知的立场,可以修改目标的认知】

  【常理颠覆:当做出不符合常识的行为时,可以颠覆目标的常识,强行使目标无法察觉到异常】

  这是一只相当弱小的幼兽。

  张平慢慢往前走,心里有些躁动。

  证据!

  这只天常狐就是最好的证据。

  如果他杀死这只天常狐,将尸体送到调查队,或许事情将会有所转机。

  调查队和巡防队并不一样,巡防队一共有十三支小队,但小队长全都直接听命于巡防队总队长。

  而调查队是以队长为中心,甚至有许多调查队常年不在明珠城内,所以肯定有一些队伍并没有被天常狐渗透。

  一旦调查队得到天常狐的尸体,肯定会立即反推出明珠城现在的状况,明珠城或许就有救了。

  “干了!”

  张平越想就越心动。

  他实在无法再忍受每隔几天就有女生在食堂里被杀害,也无法忍受走在街道上都能看到天常狐在吃人。

  尤其是他还必须装作看不见。

  他转身往回走,同时一只手按在匕首把柄处。

  其实他之所以决定动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刚好得到美人泪,如果没有美人泪在手,他还真未必能生出勇气动手。

  这就是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不过他刚走到公园一角,一只手就按在他的肩膀上,不等他反击,耳边传来女子的声音:“别动。”

  他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寒意。

  冰凌!

  对方是觉醒冰元素控制的觉醒者。

  张平原本躁动的心迅速的冷静下来,首先对方不是天常狐,其次他没有感觉到杀意,如果对方是那只天常狐幼兽的保镖,现在的情绪不太对。

  “别回头,别说话,拿好,离开这里。”女子平静地说完,同时将一张纸条塞进张平的手中。

  突然,张平感觉背后的寒意消失。

  他并没有回头看,而是假装东西丢了,找了一会就干脆的离开。

  “那女人等级恐怕比我高很多,不然不可能发现我。”他在路上猜测道。

  现在是夜晚,夜行者天赋加上暗杀戒指的能力,能够发现他的人绝对不多,那女人能够精准的锁定他,必定比他强很多。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有一位拥有‘识破’类能力的队友在给她提示。

  不管是那种可能性,对方都极有可能察觉到天常狐的渗透。

  “该不会就是她或者她们在雇凶杀兽吧?”

  张平心里嘀咕着,他并没有急着看对方留给他的纸条,回到宿舍就干脆的休息。

  翌日。

  凌晨四点。

  张平双眼睁开,下床安静的走进浴室,坐在马桶盖上。

  他翻出口袋里的纸条,慢慢打开。

  纸条上写着:“23,武练,南月。”

  张平皱起眉头,片刻就有了眉目,现在是19号,还有四天就是23号。

  也就是说,对方的意思是五天后到一个叫‘武练’的地方碰头?

  不过问题来了,武练是什么地方?

  张平苦思冥想,渐渐脑壳发疼。

  他心里明白,这暗号估计是为了防天常狐。

  万一他落在天常狐手里,纸条上的信息也不至于牵连到对方。

  如果从这个角度思考的话,那么武练肯定是天常狐无法理解的地方。

  天常狐是有智慧的,它们懂得思考,甚至会装模作样,但异化兽就是异化兽,思维方式肯定有不同之处。

  问题是张平其实穿越过来也不算太久,就算得到原主的记忆,也猜不透对方给的‘武练’以及‘南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