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21】觉醒者是有极限的

【021】觉醒者是有极限的

  夜晚。

  盐山地一条小路上,张平跟着刘思善艰难前行。

  道路两边长满一种名为盐酸草的耐盐植物,这种植物的果实富含盐酸,腐蚀性极强,而且成熟之后会炸裂般弹射到天空,接着在天空中爆开,将种子洒向四周。

  一旦到了果实成熟的季节,盐酸草方圆百里都十分危险,经常会面临突然而来的盐酸雨。

  除去果实之外,盐酸草的叶子也十分锋利,而且会分泌一种特殊草液,如果被叶子割伤,伤口又沾上这种草液,疼痛感将会放大数百倍,甚至会导致生物休克而亡。

  这种盐酸草液在明珠城既是一种药材,同样也是一种毒药。

  张平在鉴定盐酸草之后,一路上就走的非常小心,反而走在前面的刘思善,依然从容不迫,完全不在意四周的盐酸草。

  “它就是你的对手,准备一下就去吧。”

  刘思善停在半路,为张平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吃盐酸草的白色兔子,小声的说道。

  这只兔子虽然是异化兽,但体型并没有变化,依然是兔子的大小。

  张平看向兔子,二话不说先鉴定。

  【鉴定成功】

  【异化兽:蚀水子弹兔】

  【种族:异化兔】

  【潜力:???】

  【寿命:30】

  【等阶:初级异化兽】

  【等级:9】

  【天赋】

  【蚀水子弹:能从耳朵隐藏的汗腺射出具有强烈腐蚀性的蚀水】

  【蓄水皮毛:皮毛能够储蓄液体,必然时释放储蓄的液体】

  【快速繁衍:比正常生物更快繁衍后代】

  ……

  蚀水?

  张平仔细观察蚀水子弹兔的耳朵,但并没有找到特殊的地方。

  他想象不出这只兔子会怎么战斗,而且蚀水子弹兔正在吃盐酸草,四周的盐酸草也为它提供极佳的防护,他连靠近都不好靠近。

  “该怎么解决它呢?”

  张平皱眉思索,他现在确实没有针对远距离目标的手段。

  食火者提供的火焰,最多只能攻击近距离已经中距离的目标,超过两米就够不着了。

  刘思善选蚀水子弹兔作为他的对手,那肯定不是无的放矢,他或许真有什么手段可以克制蚀水子弹兔。

  “我没有远程手段,靠近又会被盐酸草限制手脚,那问题肯定在盐酸草上。”

  张平干脆蹲下,先仔细的观察盐酸草。

  盐酸草的叶子边缘为锯齿状,硬度比普通的树叶硬的多,张平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吃草的蚀水子弹兔,手指轻微的放出一点火焰,盐酸草的叶子遇到火焰立即软化,手感变得截然不同。

  “原来如此!”

  张平顿时恍然大悟。

  盐酸草怕火,一旦遇到火就会变软。

  他大概知道这一关该怎么过了。

  接着他站起来,先把鞋子脱下,接着又用匕首将长裤切割成短裤,最后将上衣也脱了。

  等把衣服放好之后,他就手握匕首冲向蚀水子弹兔。

  他一脚踏入盐酸草中,在即将触碰到盐酸草的时候,他的脚底就涌出火焰,盐酸草顿时软化,踩上去触感极好。

  接下来他身上不断有火光闪烁。

  每当快碰到盐酸草时都会有火焰从身体对应的位置喷出火焰。

  虽然有夜行者天赋削弱存在感,但张平身上不断冒出火光,依然惊动了蚀水子弹兔,这兔子长长的耳朵一甩,一滴滴黑色的液体从耳朵尖端喷出。

  这黑色液体就像是散弹,而且射速极快,张平避无可避,在与液体接触的瞬间,身体各部位燃烧起火焰,这液体转眼就被蒸发。

  但他手里的匕首却被黑色液体打中,出现密密麻麻细小的窟窿。

  这会他也顾不得心疼,脚下发力靠近蚀水子弹兔,握着匕首猛的刺下,谁知道蚀水子弹兔蜷缩成一团,毛发却冒出大量绿色的液体。

  盐酸草的草液!

  但来不及了。

  匕首刺下,再提起时已经被腐蚀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他手中的握把。

  “草!”

  张平忍不住骂了一声,干脆将握把一扔,双手燃烧起火焰,直接捶向蚀水子弹兔。

  但蚀水子弹兔也不傻。

  在张平拳头轰来之前就双腿一弹,身体快速避开攻击。

  甚至,在避开攻击之后,它快速扭转身体,双耳在风中甩动,一滴滴黑色液体再次射向张平。

  轰!

  张平左臂一扫,火焰喷涌而出,转眼形成一道火焰墙挡下所有黑色液体。

  等火光散尽,张平看向四周,却发现蚀水子弹兔不知所踪。

  他傻眼了。

  那兔子居然跑了?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兔子面对猎食者,本来就会跑。

  蚀水子弹兔充其量也只是多了一些防御、攻击的手段,但本质上它还是一只吃草的兔子。

  既然它不需要吃张平,干嘛跟张平拼命,当然是一有机会就跑。

  张平看向刘思善,无奈道:“思思姐,现在怎么办?那兔子跑了。”

  “跑了,那就追。”刘思善淡道。

  她拿起张平的衣服,直接走向张平,所过之处所有盐酸草都瞬间被冻结,接着被她踩碎。

  “找,我上哪找?”张平苦笑道。

  刘思善没有答话,而是越过张平继续往前走,张平只好跟上,走了一会他们就来到盐酸草地的边缘,前方是一片旱地,地面上甚至有一层薄薄的白霜,那是盐。

  两人继续往前走,渐渐张平闻到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

  【唧唧!】

  ……

  【嘶嘶!】

  ……

  【咔嚓、咔嚓!】

  张平通过风语者,开始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他皱眉道:“思思姐,有点不对劲,我听到很多生物的声音。”

  “盐山地最深处有着一棵异化植物,名字叫盐霜树,每年它结果的时候都会有大量异化生物聚集争斗,最后胜者可获得盐霜果。

  盐霜果虽然特别咸,需要准备大量清水才能够服用,但第一次吃下盐霜果,可以提高觉醒者跟异化兽的潜力,因此每年都会有许多异化兽跟觉醒者进行争夺。”刘思善缓缓说道。

  张平瞪大眼睛,问道:“该不会就是今晚吧?”

  “算算时间,如无意外就是今晚。”刘思善淡道。

  张平停下脚步,皱眉道:“太危险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思思姐,你觉得我能掺和这种事吗?”

  这次他拒绝的很坚决。

  他拥有契约宝石,根本不缺潜力,缺的是将潜力兑换成实力的时间,因此他对盐霜果真没有什么想法。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风语者能力应该是接触到风之宝石才觉醒,对吧?”刘思善突然说道。

  张平一下子瞪大眼睛,他惊讶的看着刘思善,问道:“思思姐,你怎么知道我的能力?”

  “你该不会认为全世界就只有你有鉴定术?你的能力其实我们早就知道,只是你好像特别想保密,所以我就没有说破而已。”刘思善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其实在张平展现食火者的能力后,她就意识到张平的能力不简单,这才请组织里的鉴定师出手鉴定张平的属性。

  张平听了无言以对。

  他可以鉴定其他人,为什么会认为别人不能鉴定他?

  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难怪明珠城大多数觉醒者都不在意别人知道自己的能力。

  “我们研究过你的能力,尤其是你突然获得风语者这个能力,我们可以确定一点,你的能力应该还潜藏着某种激发能力的机制,比如接触到一些天材地宝,或者遭遇特别的环境,所以盐霜果或许能让你觉醒其它的能力。”刘思善说道。

  张平毕竟不是真正的少年人,虽然被刘思善说破心里的想法有些尴尬,但还是迅速平复心情,皱眉道:“思思姐,既然你知道我的能力就应该明白,我只要活着迟早会变得很强,那么为什么要去冒险呢?”

  “类似你这样的例子其实过去有不少,比如有一个觉醒者,他的能力是超凡适应,在不同环境里他可以觉醒不同的能力以适应环境,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能力强度快速下降,70岁之后他就没有再觉醒过新的能力,最后他在90岁时决定冒险一搏,结果死在岩浆层里,尸骨无存。”刘思善看着张平说道。

  刘思善见张平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接着说道:“觉醒者不是神,终究只是人类而已,虽然有些觉醒者可以活几百岁,甚至一直保持身体巅峰状态,但大多数觉醒者随着年龄的增长,一旦过了巅峰期,实力不但不会提升,反而会快速的下降。

  不是所有潜力都可以兑换成实力,你应该抓住一切变强的机会,而不是满脑子想着以后会变强,因为以后还有以后,你想等到什么时候?”

  “……”

  张平沉默,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知道。

  他之前就知道,觉醒者随着年龄的增长,实力会有所下滑,但他没想到连超能力也会跟着衰弱。

  事实上,他过去确实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觉醒‘永生’‘不死不灭’之类的能力,从此逍遥快活,成仙作祖。

  但刘思善这时一盆冷水下来,他总算意识到自己想的太美好了。

  “思思姐,你以前也来过?”他看向刘思善,开口问道。

  刘思善看向远处,好一会才回答道:“我还是调查队成员时来过,那时候我只会使用能力进行防御,几乎是九死一生。”

  “那走吧。”张平点头道。

  刘思善微微一笑,立即跟上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