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22】恍如隔世

【022】恍如隔世

  半小时后,两人来到一处山谷。

  这山谷的形状类似于苹果,因此名为盐霜树谷。

  “那就是盐霜树?”

  张平惊讶的看着山谷中心巨大的白色植物。

  盐霜树差不多有七十米高,树干粗大,表面有着一层晶莹的盐霜,以整棵树为中心,整个山谷都铺了一层盐巴,此时雪白的盐却染上了一层猩红。

  山谷四周,密密麻麻的异化兽正在厮杀,异化狼、异化狗、异化猴等等,张平能认出来的就有数十种,还有许多奇形怪状,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动物。

  他通过风语者,发现这些异化兽还不是全部。

  在山谷周围还潜藏着许多智商不弱于人类的异化兽,同时还有一些人类觉醒者也藏在四周,大家都在等待时机。

  张平看向盐霜树冠,大概结有二十枚果实。

  “思思姐,你当初真抢到了果实?”张平看着山谷里密密麻麻的异化兽,十分怀疑地问道。

  刘思善低声道:“我只是说我抢过,什么时候说过我抢到了?”

  “……”

  张平稍微回想,貌似刘思善还真没说自己抢到了果实。

  “你需要的果实我会去抢,你要做的就是把那只兔子杀了。”刘思善这时说道。

  张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蚀水子弹兔正蹲在山谷的角落,那双红色的眼睛正看着盐霜树树冠上的果实。

  一只兔子,问题不大。

  张平没想到那么巧,刚刚逃跑的蚀水子弹兔居然又在这里重逢。

  不过下一刻他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在蚀水子弹兔后面居然又冒出一双耳朵,接着密密麻麻的蚀水子弹兔从那只大的蚀水子弹兔背后钻出。

  这不是一只兔子,而是一窝!

  张平难以置信的看向刘思善,问道:“思思姐,你该不会早就知道吧?”

  “蚀水子弹兔本来就生活在盐霜树四周,因为有盐霜树的地方才有盐酸草,而盐酸草就是蚀水子弹兔的食物。”刘思善说道。

  张平皱眉道:“一只的话,我还有点把握,但那么多兔子,我感觉我会被它们的口水淹死。”

  “放心,这些兔子繁衍太快,因此每当盐霜树果实成熟时,它们都会发起冲锋,以此减少族群的数量。”刘思善说道。

  其实蚀水子弹兔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夺得果实,它们的行为更像是张平知道的旅鼠集体自杀。

  【好了,时机差不多了,动手!】

  ……

  【狗鼻子王那家伙出手了,我们上!】

  ……

  【吼,吼吼!】

  ……

  这时,张平耳边听到各方的声音。

  他看向远处,只见七八个觉醒者从岩石掩体四周快速的冲出,他们并没有加入战团,而是绕开战团,能力相互搭配之下,形成一条彩虹阶梯。

  月光下,一个女性觉醒者踩着彩虹阶梯快速冲向盐霜树树冠。

  另一边,几个壮汉同时抛出手中的斧头,一个女子操控细线连接着斧头,当斧头落在盐霜树上时,一条条细线立即化为粗大的麻绳,壮汉们纷纷脚踩麻绳冲向盐霜树。

  “吼!”

  一群白色巨猿这时也从山谷一处缝隙冲出,阻挡在它们前方的异化兽直接被它们粗大的手臂扫飞、践踏碾碎。

  与此同时,一条大约二十米长的白色巨蛇也从盐巴下面钻出,张开血盆大口吞食大量异化兽。

  蚀水子弹兔也发起冲锋。

  密密麻麻的兔子撞入战局,顿时血肉纷飞,同时也有大量异化兽被蚀水子弹兔的蚀水击中,发出凄厉的哀嚎。

  地面到处都是鲜血,甚至因为战局过于激烈,在战场上方弥漫着一层血雾。

  “动手!”

  这时刘思善身边出现四颗水球,并开口道。

  话说完,她就迅速往下一跳,脚下出现一条由冰构成的道路。张平也立即从高处一跃而下,接着伸手攀住一块岩石,快速向最大的那只蚀水子弹兔靠近。

  那只最大的蚀水子弹兔,显然不是他之前交手的那一只兔子。

  张平靠近的同时,直接发动鉴定术。

  【鉴定成功】

  【异化兽:蚀水子弹兔·首领】

  【种族:异化兔】

  【潜力:????】

  【寿命:35】

  【等阶:中级异化兽】

  【等级:10】

  【天赋】

  【蚀水子弹:能从耳朵隐藏的汗腺射出具有强烈腐蚀性的蚀水】

  【蓄水皮毛:皮毛能够储蓄液体,必然时释放储蓄的液体】

  【强劲下肢:下肢拥有恐怖的力量】

  【快速繁衍:比正常生物更快繁衍后代】

  ……

  张平看完属性,居然有一种自己打不过一只兔子的感觉。

  不过来都来了。

  临阵退缩的话,那就太丢人了。

  蚀水子弹兔首领体型比一般兔子更大,现在只剩下它一只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张平落到它不远处,立即抱起一块满是盐霜的石头,直接冲上前砸向蚀水子弹兔首领。

  下一刻,原本静止不动的蚀水子弹兔首领猛的弹跳而起,有力的下肢猛的一蹬,张平手里抱着的岩石顿时炸裂。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蚀水子弹兔首领落地后耳朵一甩,大量蚀水立即射向地上的张平,张平脑袋嗡嗡作响,双臂更是被震的发麻,但他落地后没敢躺平不动,而是先翻滚起来。

  这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主要是他不认为蚀水子弹兔首领会让他躺在地上休息。

  果然,刚翻滚两圈,他就听到原来的位置发出滋滋声,这是物体被腐蚀的声音。

  他手脚并用,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先绕到一块岩石背后,大口大口喘气,同时看了看自己的双臂。

  疼。

  特别的疼。

  他严重怀疑自己的双臂已经骨裂,而且他不只是手臂内侧疼,胸口也有一种发闷的感觉,他试着用力呼吸,最后越来越不舒服,而且有种痒痒的感觉。

  结果他忍不住咳嗽两声,居然吐出一口血块。

  受内伤了。

  张平心里一沉,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接着小心翼翼的探出头观察。

  那只蚀水子弹兔首领并没有追击,而是又回到原地不动,双眼看着远处还在厮杀的蚀水子弹兔群。

  “太可怕了。”

  张平松了口气,干脆坐下休息。

  必须承认。

  这一次是他大意了。

  其实蚀水子弹兔首领实力虽然很强,但并没有之前攻击他的那只天常狐强大。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首先是他的态度不够端正,大概是觉得自己是猎人,而蚀水子弹兔首领是猎物,所以他潜意识里就有所轻敌。

  这真是一个刻苦铭心的教训。

  张平心里暗叹。

  他看向远处,刘思善已经杀入重围,所过之处一片冰晶。

  刘思善的实力很强,面对各种异化兽的攻击,她身边总有两颗水球负责防御,这两颗水球变化无常,而且能够从沸水、纯水、冰块快速的转换,光是这种转换的流畅程度就足以证明,刘思善最擅长的恐怕是防御。

  另一边,踩着彩虹阶梯的女性觉醒者已经接近树冠,不过就在这时候,一只巨鹰从天上袭来,那女性觉醒者顿时和巨鹰缠斗在一起。

  整个山谷,目前至少死了几百只异化兽,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

  张平不禁叹了口气,为了一颗盐霜果,这值得吗?

  突然,他听到一声凤鸣。

  他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立即看到一只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小鸟快速飞向盐霜树。

  火鸟!

  张平立即站起来,他可是很想拥有一件火鸟羽毛打造而成的装备,这样他就可以随时补充体力。

  这火鸟速度极快,不过刚靠近盐霜树,那条白色巨蛇就猛的抬头向上喷出一股白雾,那是温度极低的霜雾。

  火鸟一头撞进霜雾中,身上的火焰顿时变得黯淡无光,它发出一声哀鸣,从空中迅速的落下,正好一只白猿就在下方,厚大的手掌一拍,火鸟直接被拍飞出去,好一会才滚落在战场边缘。

  张平目光紧盯着火鸟的尸体,心脏不由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

  一整只火鸟,能取下多少羽毛?

  他起身看了看火鸟四周。

  比较危险的是一只异化狼,感觉应该有中级实力。

  他佩戴着暗杀戒指,只要不主动攻击,应该不至于惊动对方。

  问题不大!

  张平当机立断,小心翼翼的向着火鸟靠近过去。

  他越是靠近战场,越能够感受到那恐怖的气息,整个战场就像是绞肉机,隔着数十米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惊人的热浪。

  那是气血碰撞产生的热度。

  近了。

  距离火鸟的尸体只有20米。

  张平匍匐着前进,警惕着一切可能潜藏的危险。

  咚!

  一声重响。

  地面顿时震动起来。

  一颗硕大的猪头落在张平面前,猪眼还散发着凶悍的光芒。

  这猪头至少有百斤重,如果砸中他,后果不堪设想。

  张平吞了吞口水,立即绕过猪头,但紧接着感觉不对劲,又悄悄往回退了几步。

  他蹲在猪头旁边,双手按住猪的嘴巴用力掰开,一颗黑色的珠子从猪嘴里滚出,正好落在他的脚边。

  这是什么?

  他捡起黑珠子,使用鉴定却是一连串的失败。

  现在不是鉴定的时候,他将珠子收起来,再次小心翼翼的向着火鸟尸体靠近,但还没走多远,战场上一道雷霆横扫过来,瞬间将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沟渠。

  最要命的是这道雷霆擦着火鸟的尸体扫过,火鸟的尸体只剩下半只,而且大多数羽毛都被烧焦了。

  张平赶紧走快两步,捡起火鸟的尸体转身就跑。

  回程同样危险。

  时不时有光线、雷电、火焰从战场射来,张平明明在最边缘地带,却有一种横穿战场的错觉。

  尤其是快要远离战场的时候,一颗小石子贴着他的背部飞过,背上立即多了一道血痕。

  回到岩石掩体后面。

  他背靠着岩石,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一趟下来,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生死之间,最磨练人。

  张平放松下来,立即感觉背部火辣辣的疼。

  他背部有伤口,身后岩石又铺着一层盐霜,伤口沾了盐,可想而知有多疼。

  问题是他身上只剩一条裤子,双手也沾满了盐,就算想处理伤口也没有工具,所以只能咬牙忍着。

  他将火鸟的尸体放在一块石头上,这火鸟本来跟鸽子差不多大小,被雷霆打掉下半身,现在还算完好的羽毛并不多。

  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略略检查火鸟的情况,张平叹了口气。

  火鸟的羽毛大半被雷霆烧毁的也就算了,他还发现其它完好的羽毛也沾了一层白霜。这层白霜粘在羽毛上面,仿佛已经跟羽毛融为一体,不知道会不会破坏火鸟羽毛本身的效果。

  他接着又取出黑色珠子。

  鉴定!

  鉴定失败!

  鉴定!

  鉴定失败*666!

  一连串的失败之后,张平麻了。

  这绝对是他见过最难鉴定的东西,但他也因此产生一丝期待,难道这是什么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