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28】第一次见面(3700字大章)

【028】第一次见面(3700字大章)

  扫除队总部。

  司徒时白的办公室内,司徒时白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办公室,整个办公室顿时变成黑白色。

  【影像空间:永久制造一个特殊的虚拟空间,最大范围根据精神力提升而提升,可将他人影像活性化,形成可控制的影子人,影子人只能在影像空间活动。】

  “队长!”

  一个暗影陈明出现在司徒时白面前。

  司徒时白低头看着地图,问道:“调查队的去向,查清楚了吗?”

  “队长,根据我的调查,调查队天干地支二十二队有十九队均在四月开始就陆续离开明珠城,还留在城里的申队、戌队、亥队,目前并未有异常。”暗影陈明答复道。

  司徒时白意味深长的笑道:“没有异常本身就是最大的异常,申队的队长我记得是徐正,他的能力是死亡之镰,整个明珠城凡是有人死亡,他的镰刀都会自主吸收死亡这个概念,这段时间明珠城死了那么多人,他会无动于衷?

  还有戌队,王华石此人精明过人,连一些冒险者都能察觉到的事,他竟然丝毫不觉,你认为合理吗?

  反倒是亥队队长苏素,留在明珠城的原因是重伤入院,陈明,你去调查一下,苏素的伤势有多重,还有上一次的任务记录,看看有没有疑点。”

  调查队并不负责明珠城的安全。

  他们的任务是搜集异化兽、野人的信息数据,尤其是发现未知的异化兽,他们需要调查清楚异化兽的能力以及等级上限。

  天常狐作为未知异化兽,不声不响出现在明珠城,如果不是张平揭破此事,扫除队想搞清楚情况,至少需要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真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因此,天常狐入侵一事,调查队和巡防队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问题是巡防队已经全军覆没,那么还幸存的调查队就显得非常可疑,尤其是留在城里的三支队伍,他们凭什么幸存,又为什么毫无察觉?

  司徒时白在张平与刘思善第一次会面之后就命令影子陈明去查这三支队伍,现在看来这三支队伍肯定有问题。

  在暗影陈明领命离开后,司徒时白看着地图,目光逐渐深邃。

  这件事不像是兽灾,反而有种人祸的感觉。

  他的直觉比陈明更强,他很清楚明珠城没那么好入侵,先别说调查队在外围活动,本身就是一道针对未知异化兽的防线,光是巡防队就没那么好渗透,定是有人从中协助。

  “难道是朱家的余孽?”

  司徒时白突然想到两百年前的事,接着目光看向窗外。

  “既然思思回来了,我也该动身进城里一趟,去看看她口中潜力无限的那个小伙子。”

  他人坐在椅子上,身体却突然分裂成两个身体,一个身体依然坐在办公桌后,还有一个身体却起身往外走。

  【裂肉分身:可将身体分成多个,每个身体平分身体属性,分裂越多,平均实力越弱。】

  当其中一个他打开门时,门外并非扫除队内部,反而是明珠城的街道。

  【捷径之门:消耗精神力与体力,通过开门的方式快速抵达目的地,最远距离不超过一百公里】

  ……

  天一亮,张平和刘思善就启程返回明珠城。

  他们离开的这两天,没有月王的干扰,扫除队得以全面监控整个明珠城的情况,除了无法阻止月王子猎食,凡是靠近明珠城的异化兽都被一一解决。

  现在刘思善需要暂代金波的职责。

  如有其它异化兽侵袭明珠城,需要她带队守卫明珠城的安全,所以张平自由了。

  告别刘思善,张平回到铁之魂,这两天仇强并没有出任务,正好在店里照顾刘铁锋,当他看到张平进来,笑道:“怎么提早回来了,不是说要训练五天吗?”

  张平知道,王杰明帮他请假的理由是兽王拳馆安排特训,需要封闭训练几天时间。

  他笑着答道:“我学东西快,所以提前结束特训。”

  说着,他准备上楼放行李。

  但刚迈步就察觉到不对劲,他看向仇强和刘铁锋,发现两人都静止不动。

  他猛的转身,只见一个须发皆白,但面容却无多少皱纹的老人双手负背,正笑呵呵的站在店门外,那双眼睛却仿佛能将他一眼看透。

  【相对静止时空:将目标拉入一个特殊空间,此空间锚定展开空间当时时间,当空间解除时,空间内的生物将返回到锚定时间点。】

  “你是什么人?”张平放下行李,谨慎的问道。

  司徒时白笑呵呵地揶揄道:“你不是有鉴定术吗?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鉴定失败】

  【鉴定失败*6】

  【鉴定失败*66】

  【鉴定失败*666】

  张平沉默不语,眼前老人的鉴定难度比孤睾宝珠还要高,不过其实他心里已经知道老人的身份。

  对方的声音,他通过风语者曾经听过,正是扫除队的队长司徒时白!

  “哈哈哈哈哈。”

  司徒时白突然大笑着进来,张平对他使用鉴定术,每一次鉴定他都知道,正因如此,他感到有趣又好笑。

  大多数拥有鉴定术的觉醒者都以为鉴定无痕无迹,但在他眼里却并非如此。

  在他看来,张平的眼睛不断发出射线扫描他的全身,但这种看不见的射线却被他阻隔在身体之外,因此张平无论如何鉴定,都不可能得出结果。

  【信息封闭能量膜:可以制造一层肉眼无法看见的能量薄膜,凡是被能量薄膜覆盖的物质,将无法被鉴定或看穿。】

  “别鉴定了,我身上有屏蔽鉴定的能力,你就算鉴定一万次一百万次也不可能鉴定出任何结果。”司徒时白走到张平面前,笑着说道。

  接着他越过张平往楼上走,张平沉默片刻赶紧跟上。

  两人上到二楼,坐在客厅的椅子上。

  “不知我该如何称呼您?”

  张平为司徒时白倒茶,接着小心的问道。

  对面的司徒时白手刚碰到茶杯便停下,反问道:“耍滑头,名字本来就是让别人叫的,叫什么都可以,你难道真不知道老夫姓名?”

  这个问题明显是在试探。

  张平是在试探他是否知道‘张平通过风语者这个能力探听扫除队机密’这个秘密。

  不过他没兴趣跟张平打哑谜,因此直接点破此事。

  但说破的本身就意味着他不会去不计较这件事。

  “司徒老先生,那您这次来是……”

  张平见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破,同时也明白司徒时白的意思,态度十分谨慎、恭敬的询问道。

  虽然刘思善这两天下来,对他态度有所缓和,并且亲近了不少,但也并未完全放下戒心。

  按理说,扫除队应该还没有完全相信他。

  除了‘风语者探秘’这事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别的理由。

  因此,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司徒时白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形式与自己见面是有什么目的。

  “张平,在没有屏蔽他人读心能力前,最好别想太多。”司徒时白喝着茶,淡淡地笑道。

  【读心术:通过眼神对视,读取对方心中所思所想。】

  张平立即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命令自己不许胡思乱想,瞬间清空一切杂念。

  “你可知道,自我之后明珠城已经两百多年没有再出现过无限级能力,我甚至调查过这是不是有谁在从中作梗,但结果似乎真的是运气用完了。”

  司徒时白对张平的变化不以为意,放下茶杯后,他缓缓地说道。

  【养运之种:可以产生运气之种,投放在城市则形成城市运气,投放在势力则形成势力运气,投放于个人则形成个人运气,观察运气便可知其兴衰。】

  “还好,那么多年过去了,总算有出来一位无限级能力者,你说我能不来看看吗?”司徒时白看向张平,微微笑道。

  张平心里已经明白司徒时白见自己的原因。

  但因为刚才的命令,他依然面无表情、心无波澜,只是端起茶壶为司徒时白续杯以示欢迎。

  司徒时白手指在茶杯旁轻轻的点了几下表示够了,接着道:“而且有一事我非常好奇,那就是我的能力到底能否复制无限级的能力。”

  因为过去只有他一位无限级能力者,所以他复制的能力都是护国级以下的能力,没有一个是无限级。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复制无限级。

  这需要张平配合试验。

  “当然,我不会白白试验,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给你两件谢礼,还有就是回答你所有的疑问。”他看着张平,顿了顿继续说道。

  张平心有疑虑,问道:“司徒老先生,您的复制会对我有什么不良影响吗?”

  “哈哈哈哈,不会,我的复制并不会伤害到对方,这点你大可放心。”司徒时白笑道。

  张平冷静又不失小心地问道:“那我可以拒绝吗?”

  “当然可以,不过不妨先看看我的筹码。”司徒时白点头,接着说道。

  他伸出手,右手边顿时出现一个黑洞,他从黑洞中取出去一把造型夸张的长柄镰刀,接着又取出一个金色的手镯。

  等他将两件东西放在桌上后,便介绍道:“这镰刀名为恐惧战镰,它能够引发其它生物的恐惧,并且拥有吸血进化自身的能力,我早年用它屠杀过百万异化兽,吸收了无数异化兽的鲜血,目前无论是硬度还是锋利程度都世间罕见,说是神器毫不为过。”

  “这枚手镯名为黄金宝库,同样是我早年常用的装备,它连接着一个450立方米的储物空间,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话说完之后,司徒时白就一边喝一边等待张平的答案。

  张平看着桌上的镰刀以及手镯,说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

  尤其是恐惧战镰,如果搭配上冥雾,他的实力绝对提升一个等阶。

  “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不妨鉴定试试看。”司徒时白见张平心动又死死的忍着,好笑的说道。

  张平顿时两眼发光,发动鉴定。

  在鉴定失败数次之后,两件装备的属性就被他成功鉴定出来。

  【恐惧战镰:此武器可绑定使用者,除使用者以外,三米之内所有生命体都会受到恐惧战镰影响而感到恐惧,同时恐惧战镰可吸收血液不断进化,进化次数越多,需要鲜血亦越多,目前进化次数:159次。】

  【黄金宝库手镯:佩戴后可开启一个450立方米的储物空间。】

  在鉴定的同时,张平眼前浮现画面,一个魁梧的铁匠铸造了恐惧战镰,并且将数十个人投入到铁浆之中,伴随着一声声惨叫,甚至有黑气从铁浆中涌出,在半空形成骷髅呐喊的画面。

  紧接着画面一变,一个帅气的青年身穿风衣,手持巨大的镰刀杀戮异化兽,在这些异化兽不远,一个个面容模糊的男女似乎恐惧至极。

  至于黄金宝库显示的画面则更加的恐怖,一个女人被捆绑起来,接着黄金熔铸在她的身上,几个觉醒者站在女人四周同时发动能力,渐渐这个女人身体燃烧起火焰,连带着黄金都被焚烧成烟。

  在大量的烟雾消散后,只剩下这么一个手镯。

  画面结束。

  张平看完脸色不太好。

  暗杀戒指、恐惧战镰、黄金宝库手镯,这三件特殊装备都是用人命换来。

  这如此行径,太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