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33】局势

【033】局势

  【月影,杀…杀…杀了她!】

  ……

  【殿下,我下不了手!】

  ……

  风语者并不是一个十分可靠的能力。

  它带来的信息要么没头没尾,要么乱七八糟。

  张平只听到月王子与月影的一句对话,但这对话却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陈珺婷的能力很可能也是超越等阶的力量。

  圣母之血绝对不简单!

  等月王子返回城主府,他顺着水渠的水慢慢流动,回到之前战斗的小巷。

  雷声过后,其实所有居民都被惊醒,但在最初的吵闹过后,此时小巷里一片安静,有人在屋内悄悄观望,但没有人出来,也没有人敢靠近尸体。

  这是好事,他冒险回来就是为了摸尸。

  刚刚情况紧急,他为了救人顾不得搜集战利品。

  但现在战斗已经结束,这尸体上的装备肯定不能放着被无关的人拿走。

  蒙面男子的尸体已经被雷电劈的尸骨无存,所有装备都灰飞烟灭,但另外两个人的尸体并没有遭到波及。

  张平靠近念动力男的尸体,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感,先将他脑袋上的铜环取下,接着又将地面上的绿色手提灯捡起,将两件道具放入黄金宝库后,他又摘下对方手上佩戴的戒指。

  仔细的搜身,确定念动力男身上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他才快速化为水流离开。

  远处一栋房屋里,几个觉醒者聚集在一起偷偷观察。

  “大哥,那是异化兽?”

  一个女孩看着张平如同墨水般的身体,不确定的问道。

  她旁边的金发男子笑道:“异化兽还懂摸尸?应该是个人。”

  “看,有人也想分一杯羹,有好戏看了。”另一位身高只有一米五的男子戏谑道。

  小巷里,张平刚靠近自己杀死的第一个人,突然一团火焰在他旁边爆开。

  “哥们,那个归你,这个归我,怎么样?”一个红发右眼下面纹着太阳符号的男子从暗处走出,痞里痞气地笑道,手里还托着一个火球。

  张平本来是‘一坨’的身体逐渐凸起,冥雾缠绕在他的身上。

  在他转回人形的时候,死神之面正好在他的脸上凝聚,同时如雾如幻的黑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

  他伸手取出恐惧战镰,扭头用幽黑的眼睛看着对方,声音空洞地问道:“你说什么?”

  “咕噜!”

  红发男子惊恐的睁大眼睛,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手中的火球更是瞬间熄灭。

  他刚想后退便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

  他双手撑地努力想让自己起来,但因为过于恐惧,手脚都不听使唤,尝试好几次都起不来。

  “大…哥,有…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好说。”

  无奈之下,他放弃挣扎,哭丧着脸抬头看向张平,结结巴巴地说道。

  张平吸收着红发男子的恐惧,突然镰刀斩向男子的脖子,但在最后一刻又猛的停下,大量紫色的恐惧之气从男子头顶喷涌而出,整条街道都是紫色的雾气。

  这雾气在张平头顶上方形成旋涡,接着快速被他吸入体内。

  红发男子两眼发愣,已经被吓的有些神志不清。

  “下次记得擦亮你的眼睛。”

  张平缓缓收回镰刀,接着将绿色提灯捡起。

  他漂浮到那可头颅旁边,强忍着恶心取下铜环,这才转身离开。

  远处的房屋里,原本以为有好戏看的三个觉醒者都傻眼了。

  “大哥,刚刚那是什么?”

  女孩手抱着金发男子的手臂,这时微微颤抖的问道。

  金发男子摇头道:“不好说,可能是觉醒者,也可能是异化兽,不知道。”

  “怎么可能是异化兽,他刚刚说话了,应该是人类。”身高一米五的男子凝重地说道。

  金发男子听了,理智稍微恢复了一点,认真道:“身高在两米五左右,使用的武器是战镰,身体有着随意变化的能力,以后你们遇到最好小心点,能不招惹最好别招惹他。”

  “啊啊啊啊!”

  这时,小巷里被吓懵的红发男子发出一声尖叫,起身转身就跑,地上只留下一滩黄色的液体。

  屋内三人互相看了看,心里其实都有些侥幸,还好他们刚刚没有出手,否则……

  另一边,张平专门往人少的地方走。

  渐渐暗杀戒指与冥雾夜行者的能力开始生效,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少。

  最后,他利用四通八达的水渠,悄然返回铁之魂。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张平起床就看到窗外有一条长满眼睛的尾巴在明珠城上空一扫而过。

  这是月王子在监视全城?

  如此一来,恐怕幻光天幕很难再对月王子生效。

  因为月王子的尾巴速度太快了,光是针对一条尾巴就需要耗费结界组大量的心力,如果尾巴再多几条,那结界组也无可奈何。

  这相当于幻光天幕已经失去作用。

  张平心里微微一沉,失去幻光天幕,就意味着扫除队无法明目张胆的驱逐异化兽,接下来明珠城将面对异化兽的侵袭。

  一直到中午,月王子的尾巴都在上空不断扫过。

  他专门观察过,月王子这一次并未动用全力,只是从城主府延伸出五条尾巴。

  这五条尾巴交叉巡视全城,虽然有疏漏之处,但因为尾巴移动速度极快,而且经常会在不同的位置形成交叉监视点,因此想在月王子眼皮子底下做点什么,难度非常大。

  张平无可奈何,只好老老实实在铁之魂锻造武器。

  ……

  城主府。

  月王子坐在阳台,它对面是陈珺婷。

  “洛诗羽姐姐,你和城主大人是什么关系?”陈珺婷吃着饼干,好奇的问道。

  月王子皱着眉头,冷淡道:“我们没有没关系。”

  “原来如此,没关系啊。”陈珺婷并不觉得有问题,反而一脸恍然大悟地说道。

  接着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之后皱眉道:“这茶用的水好劣质,泡茶的一定是笨蛋,我去重新泡一壶茶吧。”

  说着,她起身端着茶壶离开。

  月王子微微松了口气,它本来是想将陈珺婷关押起来,但陈珺婷只要敲门,凡是听到敲门声的天常狐都会下意识的去帮忙开门。

  等级越低的天常狐,被影响的概率就越大。

  目前,已经有好几只小天常狐成为陈珺婷的追随者,嚷嚷着要跟着陈珺婷混。

  这种情况下,月王子只能先将陈珺婷带在身边监视,免得陈珺婷祸害其它的天常狐。

  问题是陈珺婷的能力太奇怪了,它完全无法阻挡这种诡异的魅力。

  此时,它已经无法对陈珺婷产生敌意。

  甚至有一种无奈的感觉。

  无论陈珺婷做什么,它都难以生气,更是无法开口阻止对方做想做的事。

  等陈珺婷端着茶壶回来,它忍不住问道:“你出来已经大半天,你父母难道不会担心你?”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我从小就跟着爷爷一起生活,他从来不让我出来玩,甚至不允许我跟其他人说话,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我才不想那么早回去。”陈珺婷坐下,给月王子倒了杯茶,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话说完,她端起茶抿了一口,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月王子用巨大的爪子捏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之后皱起眉头,它不喜欢这个味道。

  “怎么样,好喝吧,我爷爷最喜欢我亲手泡的茶,说喝了之后就精神百倍。”陈珺婷笑呵呵地说道。

  月王子放下茶杯,点头道:“嗯,很好喝。”

  “那你多喝点!”

  陈珺婷立即帮它把茶杯满上,月王子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的陈珺婷,最后咬牙端起茶喝下。

  “好茶量,再来一杯!”陈珺婷高兴道。

  接下来,一壶茶都被月王子喝掉,月王子感觉膀胱难受的要命,如果是平时它肯定就地解决,但看到陈珺婷的目光,它莫名其妙的决定起身前往厕所,五条尾巴瞬间收缩回来。

  ……

  明珠城是一座古老的城市。

  它有着许许多多的秘密,存在着无数暗室、密室,甚至是特殊能力形成的虚拟空间。

  唯有掌握特殊的手段,才能够进入这些特殊空间。

  黄泽明穿过城主府长长的走廊,接着轻轻点了一下一座石像的右眼,接着他继续往前走,转而进入书房。

  书房里,他以奇怪的步伐走向座位,当他坐下时精神体已经出现在另外一处空间。

  这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他开口道:“御兽朱家,太阳一族,我是朱泽明!”

  他眼前的迷雾立即散开,形成一个圆形的广场。

  广场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

  “朱泽明,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那么大的疏漏?”一个老人立即问责道。

  朱泽明进入广场,淡道:“请容我将情况慢慢说来。”

  “你说!”那老人淡道。

  朱泽明沉声道:“扫除队在明珠城还藏有一个名叫张平的暗子,朱泽骏的行动被张平撞破了,不过这枚暗子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今晚我就找机会解决他。”

  “那现在陈珺婷是生是死?”老人皱眉问道。

  朱泽明回答道:“陈珺婷还活着,不过她在狐狸的手里,我得找个机会才能把她送出城主府,到时候还需要家族派人接应。”

  “记得尽快将陈珺婷送出城主府,若想对付司徒时白那老鬼,她是我们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老人严肃地说道。

  朱泽明立即低头应道:“是,我会尽快安排妥当,保证万无一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