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37】斩杀

【037】斩杀

  张平用冥雾化作小刀,在地面上刻下曾小凡的身份以及所做过的恶事,接着就离开苏家。

  他来的时候心情很轻松,但离开时心情却很复杂。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色胆包天的小贼,稍微小惩大诫就可以了,谁知道却碰到一条作恶多端的恶犬,以至于他忍不住把这狗东西给宰了。

  杀人,只需要一刀。

  但杀人之后,他心里并不好受。

  即使他知道有些人必须杀,心里的信念也始终坚定,但杀人绝对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虽然不会后悔,但他也会反思这个人是不是该死。

  “确实该死!”

  张平一边往回走一边思考,最后得出结论。

  他努力让自己轻松一点,不去想那些让人不痛快的事,但没走多远风语者就传来沙哑的声音:“老头,说……张平在哪?”

  “张平?谁是张平?大山呢?我的大山呢?”刘铁锋被天常狐抓着领子提起,双脚努力垫着地面,一脸茫然的说道。

  天常狐耐心渐渐被耗完,它冷笑一声,立即伸手抓住刘铁锋的手臂用力一撕,刘铁锋顿时浑身颤抖,嚷嚷道:“好痛,好痛,大山,我好痛,你在哪儿啊?”

  “再不说的话,我就撕了你另外一条手,再不说就撕脚,最后我会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天常狐眯着眼睛,阴冷地说道。

  刘铁锋断臂之处鲜血不断的流失,他颤抖着嘴唇,依然在装糊涂,反复喊着大山的名字。

  “哼,找死!”

  天常狐见刘铁锋依然装疯卖傻,于是伸出爪子握住刘铁锋另外一只手。

  正当它准备撕扯的时候,一道水流从门外射来,它心里一惊,赶紧用刘铁锋作为盾牌,但不料水流鞭会拐弯,直接拐了个弯斩向它的手臂。

  危险!

  天常狐嗅到危险的气息,干脆将刘铁锋扔向房门,自己则快速退后。

  门外一道水流迅速钻进来,正好接住刘铁锋,接着水流边缘化作三道水流鞭快速切割向天常狐,天常狐不断往后退,最后通过窗户逃到屋外。

  一瞬间,天上本来在移动的尾巴有一根停下,密密麻麻的眼睛全都盯着这只天常狐。

  屋内,刘思善控制着纯水将门打开,她先看了一眼窗户,接着就迅速检查刘铁锋的伤势。

  刘铁锋的手臂是被天常狐活活撕开,伤势非常严重,而且刘铁锋年纪不小,身体一直在衰退,剧痛加上失血过多,此时已经昏迷过去。

  她快速为刘铁锋包扎伤口,接着取出一支治疗药剂倒入刘铁锋的嘴里。

  “咳咳。”

  刘铁锋喝完药剂,下一刻就忍不住咳嗽,接着迅速醒来。

  作为前调查员,他看到刘思善就立即明白自己的处境,便低声道:“姑娘,那人走了没有?若是没走就先对付他,他是冲着张平来的。”

  这人不死,张平会有危险。

  “嗯。”

  刘思善点头,她起身慢慢走到窗户前,但却找不到天常狐的踪迹。

  数百米外,天常狐战战兢兢的往城主府方向折返,刚刚月王子的视线落在它身上,它就感觉全身皮毛炸起,同时尾巴和耳朵不由自主的垂下,一身力气去了十之八九。

  这说明月王子对它感到不满,否则就算被月王子的目光注视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它仍然可以坚持留下作战,但以它现在的状态,留下那是找死。

  因此,它果断决定暂时撤退,等下次张平在铁之魂的时候再来。

  “殿下为什么会对我感到不[孤城读书 ]满?”

  它一边往回走,一边在思考月王子生气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它私自行动?

  “畜生,你活腻了?”

  突然,四周的景色变成黑白二色,阴森的声音炸响。

  天常狐立即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被黑雾笼罩的死神手持镰刀迅速的斩来,它赶紧双手挡在身前,接着就被镰刀斩断双臂。

  轰隆!

  下一秒,不等张平追击,月王子的尾巴从天而降,差一点就击中张平。

  月王子一直注视着这只天常狐,但刚刚这只天常狐突然消失了,它不清楚这是被传送走了还是被拉到某种它看不见的结界之中,于是它果断选择攻击这只天常狐附近的位置。

  幽鬼提灯照射范围内都是一片黑白,月王子落下的尾巴睁开密密麻麻的眼睛,总算看到了袭击者,一个被黑雾笼罩的黑袍死神。

  张平一只手握着镰刀,一只手提着幽鬼提灯,在月王子看到自己的瞬间,果断发动鉴定术,但却连续三次鉴定失败。

  他看向那只断了手臂的天常狐,再次发动鉴定。

  【鉴定成功】

  【异化兽:天常狐】

  【种族:异化狐】

  【势力:月族】

  【潜力:无】

  【寿命:100】

  【等阶:顶级异化兽】

  【等级:37】

  【天赋】

  【认知扭曲:你拥有扭曲生物认知的立场,可以修改目标的认知】

  【常理颠覆:当做出不符合常识的行为时,可以颠覆目标的常识,强行使目标无法察觉到异常】

  【超凡强壮:身体强壮程度提升二十倍】

  ……

  这只天常狐很强。

  如果张平不是偷袭,恐怕这只天常狐没那么容易受伤。

  “殿下,他很可能就是偷袭我们月族的人类!”这只天常狐断臂在流血,它眼睛猩红的瞪着张平,沙哑地尖叫道。

  月王子的尾巴缓缓从地面拔出,分裂再分裂,转眼化为密密麻麻细小的尾巴,同时这些尾巴毛发中凸起一根根骨刺。

  “呼!”

  张平深深的吐了口气,目光逐渐坚定。

  他很愤怒,但又极其清醒,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虽然他从未叫过刘铁锋一声老师,可在他的心里,刘铁锋就是授业恩师。

  这一次明明是他连累了刘铁锋,刘铁锋却仍护着他,醒来第一时间不是关心自己的伤势,而是想到不除去敌人,他会有危险。

  那一刻,他是既感动又愧疚。

  因此他不惜消耗,全力从苏家附近一路飞回来,目的就是报仇。幸好,在杀死曾小凡之前,曾小凡为他贡献了大量的恐惧之情。

  在生死之间,在希望与绝望之间反复横跳,曾小凡的情绪就像是过山车一样,最终在他死前那一刻,他爆发出极其庞大的恐惧之情。

  这也是张平能够一路飞过来的原因,他现在体内还在不断的转化那股恐惧,源源不绝的冥雾正从他的身上涌出。

  突然,月王子的尾巴密密麻麻的同时射出,速度极快。

  因为有之前蒙面男子的教训,张平不敢用纯水之体抵挡攻击,而是选择用冥雾抵挡攻击,这些尾巴落在冥雾上面,打的冥雾形状不断的幻变。

  “挡住了?”

  那只天常狐看到这一幕,瞳孔顿时收缩,同时慢慢的往后退。

  它很清楚月王子的尾巴攻击力有多强,别说是一层雾,即使是明珠城的城墙,月王子的尾巴都可以洞穿。

  明珠城的城墙很厚,而且有无数结界师、强化师一层又一层的为城墙加持能力,一般的异化兽如果不会飞,休想跨越这道城墙,破坏更是毫无可能。

  但月王子就曾经用尾巴在城墙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并且判断自己可以洞穿这面城墙。

  实际上,不止这只天常狐震惊,远在城主府的月王子同样吃惊。

  它立即认真起来,操控自己剩下的尾巴迅速集中过来,一道道尾巴落下,化为密密麻麻的尾巴疯狂的攻击张平。

  在月王子以及那只天常狐眼里,张平毫无疑问是强大的存在,但张平却是有苦说不出,他的冥雾消耗的极快,月王子的攻击频率太高了。

  每一秒,他至少承受五十次攻击,而且每一次攻击威力都极其强大,不弱于前世的炮弹。

  短短十秒钟,冥雾就被消耗了百分之五,再这样下去一旦冥雾耗尽,他瞬间就会被月王子秒杀,纯水之体都救不回来。

  他一边鉴定月王子一边锁定那只天常狐,那只天常狐明显是想逃,正不动声色的往后挪。

  “张小子,机会把握好了,我只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

  突然,司徒时白的声音在张平耳边响起,张平顿时精神一振,干脆的收起幽鬼提灯,双手紧紧握住恐惧战镰。

  五百米外,一道光从天空之上落下,正好击中月王子的那些尾巴。

  张平这边月王子的尾巴纷纷失去主体的控制,全都落在地上不再动弹。

  “不好!”

  那只天常狐看到这一幕,立即转身想逃。

  但张平为等这一刻蓄力已久,刹那之间他就出现在天常狐背后,恐惧战镰狠狠斩下。

  一刀。

  天常狐的腰直接被斩断。

  它生命力十分顽强,上半身落在地上还疯狂的哀嚎,断臂努力的往前爬,但接着张平第二刀落下,它的脑袋顿时飞了出去,卷着人皮翻滚起来。

  张平取出幽鬼提灯,下一刻直接飞走。

  他刚飞出没多远,紧接着就看到密密麻麻的尾巴从城主府方向蔓延过来,交织成一张大网盖下。

  不过他身体化作纯水,落在附近的水渠就收起幽鬼提灯,以水流的方式快速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