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38】纯血之体

【038】纯血之体

  铁之魂没了。

  月王子在看到那只天常狐的尸体后,直接动用三根尾巴将铁之魂摧毁。

  幸好刘思善得到司徒时白的授意,提前一步带着刘铁锋离开,因此两人并没有出事。

  张平通过水渠来到城南,他重新取出幽鬼提灯,这才从水渠里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四处飞舞的尾巴,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明珠城。

  下一次再回来,他一定要宰了月王子!

  他知道,这很难。

  别看他刚刚挡下月王子的攻击,实际上月王子恐怕连百分之十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毕竟那只是月王子的五条尾巴。

  而现在整个明珠城到处都是月王子的尾巴,以这些尾巴的粗壮程度,如果全集中攻击他一个人,他的冥雾可能连一轮攻击都挡不住。

  但就算他能挡住,月王子又岂止尾巴?

  “思思姐,你们在哪?”

  张平收回思绪,取出徽章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

  片刻,得到刘思善答复,他就快速向着之前营地的方向赶去。

  扫除队在野外自然不是只有一个总部,还有着许许多多安全屋,这些安全屋有的建立在一块岩石里,有的建在地下或树上。

  刘思善带着刘铁锋出来,考虑到刘铁锋伤势不轻,所以她在距离明珠城不远的一处安全屋暂时躲藏。

  片刻,张平赶过来。

  两人通过徽章确定彼此,接着张平进入到安全屋里。

  这是一块被挖空的巨大岩石,里面只有一个房间,并且有大量压缩食品以及蒸馏水,上次刘思善给他的压缩能量棒其实就是在这个安全屋取出。

  “刘爷爷,对不起。”张平进来立即走到刘铁锋面前,看着刘铁锋的伤口,眼睛微微发红道。

  刘铁锋本想敲张平脑袋,但刚动一下就牵扯到伤口,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嘶嘶吸气,没好气道:“这有什么大不了,老头我都活了那么大年纪,少一条手臂算什么,不过小子,你是怎么招惹上那种凶徒?”

  在他眼里,进屋行凶的是人,而且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思思姐,我可以说吗?”张平想了想,看向刘思善问道。

  刘思善知道张平问什么,她平淡道:“你又不是我的队员,我还能管得了你说不说?”

  对哦!

  他又不是扫除队的成员,又没跟扫除队签保密契约,想说什么扫除队也管不了。

  “刘爷爷,其实……那不是人,而是一只异化兽……”他看向刘铁锋,接着就将自己知道的事全都说出。

  刘铁锋听着听着就皱起眉头,他看了一眼刘思善,接着看向张平,问道:“也就是说,现在明珠城已经成了那些臭狐狸的天下?”

  “嗯,虽然它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城里确实不安全。”张平点头道。

  刘铁锋立即想到自己的儿子刘大山,他闭上眼睛,好一会才接受这些信息,接着他看向张平,忍着痛用唯一的手拍了拍张平的肩膀,道:“那你就更不需要愧疚,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干的漂亮!”

  “刘爷爷,你别乱动,回头我会想办法,一定会把你的手给治好,甚至重新长一条胳膊!”张平赶紧扶着刘铁锋躺下,不让他乱动。

  刘铁锋强撑着笑道:“别小瞧你刘爷爷,当年爷爷我也是调查队的队员,你看看我腰上那道伤,那伤比这手严重多了。”

  正是那道伤,让他生育艰难,只有刘大山那么一个儿子,否则他至少能生十个八个。

  “但是……”张平还是十分担心。

  刘铁锋板起脸,赶人道:“好了好了,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你让我安静安静,那小姑娘还等着你呢,你先去办正事,如果能把明珠城里的臭狐狸都解决了,别说我少了一条手臂,就算手手脚脚全没了都成。”

  “好吧,那刘爷爷你好好休息,等等,我给你倒杯水,失血过多必须喝多一点水,还有补血,我想想看……”张平点头,但接着又想到更多刘铁锋可能用得上的东西,于是从黄金宝库里一一取出。

  刘铁锋不耐烦道:“去去去,别在这里烦我,这些东西就够了,我真没大碍。”

  虽然他年老体衰,但精神意志韧性极强,最初受伤时确实不好受,但现在已经缓过来,只要不是遭到二次重创,他慢慢就能熬过去。

  张平只好起身,他看向刘思善,刘思善示意他出去说话。

  两人从安全屋里出来,张平立即取出幽鬼提灯。

  “思思姐,谢谢你。”

  张平看着刘思善,真诚地鞠躬道。

  如果不是刘思善及时赶到救下刘铁锋,他绝对会因此悔恨终身。

  “只是恰逢其会,而且你的身份暴露了。”刘思善看着张平,淡淡的说道。

  张平点头,他想了想开口道:“估计是在之前战斗时暴露的,毕竟那时候我并没有遮掩自身信息的手段,敌人在我战斗时悄悄鉴定的话,我的身份很容易就被确定。”

  这是他之前没考虑到的情况。

  他没想到敌人反应速度那么快,他临时起意决定出手夺回陈珺婷,这绝对不在任何人的计划之中,况且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也没多长时间。

  很难想象,敌人竟然能够那么快安排鉴定师对他进行鉴定。

  “明珠城,你恐怕不能再回去,先等队长的安排,这个你拿好。”刘思善取出一支试管递给张平。

  张平接过试管,发现试管里是金色的血液,他不明所以的看向刘思善。

  “我仔细想过你的能力,后来也回去检查过你吃下的那些金属,得到的结果就是那些金属完全没有损伤,也就是说……你吃下的金属根本就没有消化,也没有任何的吸收,因此并不能得到相应的体质。

  你之前提供的情报非常有用,所以这是扫除队给你的奖励,黄金之血!”刘思善解释道。

  张平惊讶道:“该不会是那个黄金之血吧?”

  “嗯,正是金波的黄金之血,他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抽血储存,这些血液一般用以治疗队友或者延长一些有功老人的寿命,你可以试试饮用,看看能不能得到这种力量。”刘思善点头道。

  张平本来想给刘铁锋喝,但听了刘思善的话,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获得黄金之血的能力,岂不是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黄金之血。

  而且他还不会贫血,放完血立即化作纯水之体,吸收足够的水分再变回血肉之躯……

  这一刻,他好像看到无穷无尽的黄金之血。

  “对了,黄金之血属于血脉型能力,因此有概率遗传给下一代,也可能出现隔代遗传的情况,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刘思善见张平打开盖子,再次开口提醒道。

  其实血脉型能力并不差,只是少了那种类似于开盲盒的刺激感。

  大多数觉醒者都不知道自己后代会觉醒什么能力,就像是抽卡游戏,可能是N卡,但也有可能出现SSR。而血脉型觉醒者不一样,他们知道自己的后代很可能会遗传到自己的能力,如果自身血脉能力是实用级的能力,那孩子也只能是实用级。

  张平直接一口将血液喝下,接着强忍着难受吞了,他皱着脸道:“还有这种好事?”

  只是有几率继承,又不是百分百。

  况且,他将来有没有老婆都还不一定呢,想那么远干嘛。

  “怎么样,得到能力没有?”刘思善记得张平之前很快就获得纯水之体,因此在张平喝完黄金之血,立即期待的问道。

  张平摇了摇头,过了一阵子突然感觉身体怪怪的,他伸出自己的手臂,转眼手臂化为血液。

  他先是一愣,接着就对自己使用鉴定术。

  别的能力都没有变化,唯独在纯水之体后面多了一个纯血之体。

  【纯血之体:身体可转化为纯血形态,可以融入目标的身体,为其快速的恢复伤势。

  备注:爱我所爱,恨我所恨,不留遗憾!】

  张平看完顿时露出惊喜之色,他立即意识到这能力可以用来修复刘铁锋的伤势。

  “怎么了,你的手?”刘思善见张平满脸惊喜,于是开口问道。

  因为有纯水之体的经验,张平转眼整个人化作一团血液,他发现纯水之体和纯血之体有着极大的区别,在完全变化之后才能够分辨这种能力层面的差异。

  纯水之体可以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子恢复自身,纯血之体并没有这种能力,他甚至感受不到空气中的湿润程度,也感受不到周围温度的差别。

  不过纯血之体也有优势,那就是准确的感知到目标的状态。

  比如他眼前的刘思善,虽然现在还佩戴着面具,但他通过纯血之体的视角却可以看到她脸上那狰狞的疤痕。

  一瞬间,他就明白刘思善为什么一直佩戴着面具。

  “思思姐,在这种状态下,我可以感受到所有生灵的生命状态,还可以融入对方的身体,修复对方身体的一切伤势,即使是疤痕也可以祛除。”张平控制着身体,开口说道。

  刘思善沉默的看着张平,好一会才开口道:“那你先给刘爷爷治疗吧。”

  “嗯,我们回头再好好聊聊,说实话,跟思思姐认识那么久,还不知道思思姐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张平没有拒绝,而是点头说道。

  刘思善一愣,接着微微点头,目光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