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61】耽搁

【061】耽搁

  一路紧赶慢赶,差不多五点左右,扫除队众人才抵达距离最近的安全屋。

  这个安全屋被安置在一棵树龄至少超过五百岁的大树之下,入口就藏在树顶,需要特殊的手法才能够打开。

  在司徒时白的指点下,张平等人进入到安全屋。

  “运气不错,这里我安置了一个单向传送阵,可以抵达08号秘密基地,先传送离开吧。”司徒时白的声音从手镯中传出。

  趁着刘思善他们准备开启传送阵,张平有些好奇的问道:“司徒老先生,您到底准备了多少这样的安全屋,还有秘密基地?”

  “安全屋的建造是每年十个到二十个之间,秘密基地需要比较多的材料,因此是每年两个到三个左右,如今安全屋差不多有三千个,秘密基地则是两百个左右。”司徒时白给了一个比较模糊的数据。

  张平咋舌道:“那么多,该不会是从两百年前就开始建造吧?”

  “差不多,总得为人类多留点后路。”司徒时白淡定道。

  刘思善这时居高临下,看着众人开口道:“传送阵准备好了,所有人都上来吧。”

  传送阵是一个高约一米的方形石台,上面有许多凹槽用以放入材料,而所使用的材料,则大多数都来自于异化兽。

  司徒时白很早之前就已经通过能力赋予这些材料特殊的活力,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保存却可以保存很久,即使他死了也不会失去效果。

  众人登上方形石台,刘思善就将四颗眼珠镶嵌到石台最顶端。

  这些眼珠来自于一种名为‘目击魔鸟’的异化兽。

  凡是被它们看见的猎物,一瞬间就会遭到攻击,那是一种类似于空间转移的攻击,可以将目击鸟附近的树叶、树枝传送到目标的体内。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异化兽,但好在它们的能力非常不稳定,因此准头很差,大多数攻击结果都是落在目标的身旁或者身后,只有偶尔几次能准确将物品传送到目标的身体里。

  刘思善使用的四颗眼珠并非成对,反而每一只都是单独的眼球,另外一颗眼球则位于秘密基地里,因此当阵法启动后,眼球与眼球之间就会形成联系,最后将人传送到另外一颗眼球那一边。

  片刻,刘思善启动阵法,一瞬间所有人就被扭曲,接着消失。

  ……

  头晕目眩。

  头痛欲裂。

  一个头两个大。

  第一次体验传送,张平的感觉非常不好,

  他原以为传送是一眨眼就抵达08号秘密基地,结果传送的过程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条忽宽忽窄,并且五彩斑斓的通道。

  失重感,还有时不时脑袋被夹的感觉让人特别难受,还有就是身体有一种被拉长的感觉,就像是变成了面团,被人用手不断的揉搓,关键那手法还特别的生疏。

  “呕!”

  一旁,张守中转过身,扶着墙呕吐起来。

  而刘思善就像是喝醉酒一样往前走,最后不得不靠在墙壁上休息。

  “你们还好吧?”司徒时白出声问道。

  张平缓缓变成一团纯水,一瞬间所有负面感觉都被驱散,他开口道:“还好,早知道那么难受,我就变成纯水之体再传送。”

  “队长,难道所有传送都那么恶心?”程雪婕扶着墙,忍不住问道。

  司徒时白回答道:“并非所有传送都那么恶心,只是目击魔鸟的传送是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它们攻击总是准头极差的原因。”

  “要死要死,我觉得我需要休息,不缓一缓真的不行了。”张守中脸色苍白的说道。

  陆寒脸色也有点发白,开口道:“这两个人似乎昏迷了,先关押起来,然后再休息。”

  在传送的过程中,赵彦虎和赵彦龙就陷入昏迷,现在躺在传送阵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简直就像是死了。

  “08号秘密基地最多可以容纳两千人避难,一共有两百个房间,还有禁闭室、厨房、厕所、浴室,你们自己看看吧,至于其它事,等休息好了再说。”司徒时白适时的说道。

  这是一个大型基地。

  只有他知道准确的位置,同时只有他知道如何制造传送进来的传送阵以及如何离开这里。

  如果不知道这两点,这就是一处大型坟墓,而且是没有门进出的那种。

  接下来,因为张守中实在难受,押送的任务就落在张平和陆寒身上。

  两人合力将赵彦虎以及赵彦龙抬到禁闭室里关押起来。

  这两兄弟生命力极其顽强,只要不补刀,迟早会恢复过来,放着不管就可以了。

  处理好赵家兄弟后,陆寒就找了一个房间休息。

  刘思善和程雪婕都去找浴室准备洗澡,张守中更是干脆就在传送阵不远的房间休息。

  张平想了想,也找了一个房间,准备再做几组俯卧撑。

  他是真的不困也不累。

  之前在刘思善体内他就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赶路对他的消耗极小,因此他其实是所有人里状态最好的。

  “先做5000个俯卧撑吧。”他走进一个房间,心里想道。

  这基地的房间很大,空间比操场还大,并且有大量上下两层的双人床,估计至少可以容纳两百人。

  张平在房间里默默做着俯卧撑,等5000个俯卧撑结束后,他又开始原地蛙跳。

  一直到六点,他才停下来,干脆在一张床上躺下休息。

  这基地明明很久没有人来过,但却一尘不染,连被子都是崭新的,而且天花板上镶嵌着发光的玉珠,这个房间不但不暗,反而非常明亮。

  “司徒老先生,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中级?”张平看着天花板上的玉珠,开口询问道。

  司徒时白回答道:“初级到中级没有瓶颈,应该很快了。”

  “可是……我今晚杀死那只天常狐的时候其实就有一种可以突破的感觉,但却莫名其妙的卡在突破的关头,结果不但没有立即突破,现在都还有那种卡卡的感觉。”张平说道。

  他今晚含怒强杀那只打伤刘铁锋的天常狐。

  在杀死对方的瞬间,其实就有可以突破的感觉,只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却没能顺利突破,而且由于月王子随时可能杀过来,所以他也没有时间去细想。

  再往后一系列的大事件目不暇接,更是让他无暇他顾。

  这一耽搁就耽搁到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