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66】温柔诉说

【066】温柔诉说

  明珠医院。

  陈薇华端着杯子出来,笑道:“静瑶,来,喝水。”

  “谢谢。”

  ‘苏静瑶’礼貌的点头道。

  陈薇华定力极强,即使刚刚眼前画风骤变,她都没有露出多少破绽,这一刻更是姿态自然,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她好奇道:“静瑶,昨晚的事,林队长准备怎么处理?”

  “凤来仙守城有功,也许会特招进巡防队担任副总队长,其它觉醒者,在内讧中杀人的觉醒者,全都暂时收押,等具体情况明了之后再做判决。”‘苏静瑶’回答道。

  接着它站起来,慢慢走到陈薇华的身边,低头嗅了嗅陈薇华的头发,开口问道:“你知道吗?人类在恐惧的时候,味道其实跟平常时候不一样,你的演技很好,但你的身体正散发着恐惧的味道。”

  说完,它好奇的观察着陈薇华的反应。

  实际上,它是月王子的崇拜者。

  它本身是什么猎物都吃,但自从月王子只吃少女之后,它就开始模仿月王子,同样只吃少女。

  不过它很快就发现,明珠城里的少女,大多都在明珠能力学院,而明珠能力学院却又是月王子的猎场,因此它不得不稍微放宽对‘少女’的定义,比如范围锁定在年轻女子。

  但即使如此,苏静瑶依然是它目前杀死最漂亮的那一个,因此它一直没有更换过人皮。

  其实它对人皮的美丑并不在意,但既然月王子使用的人皮是人类中的顶尖美人,那它自然也应该有所追求。

  这次它就决定更换人皮,因为陈薇华相比于稍微青涩的苏静瑶,更加的成熟美丽,至少对于人类而言是如此。

  陈薇华微微握拳,强笑道:“静瑶,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有点听不懂?”

  “别装了,告诉我,你是怎么看破我的伪装?”天常狐弯腰直视陈薇华,阴冷的说道。

  这也是它没有立即动手的原因,刚开始的时候,它可以确定陈薇华绝对没有看破自己的身份,但在半分钟前,陈薇华却突然发现了它的伪装。

  太不正常了。

  天常狐看着陈薇华,迫切的想知道自己到底什么地方露出破绽。

  人类是否正是通过这个破绽才发现它们的存在?

  恐惧是非常有用的武器。

  天常狐干脆撤掉能力,将真身展露在陈薇华面前,它额头上的人皮鲜血早已经变成黑色,没有眼珠子的眼眶以及嘴巴空洞洞,似乎临死前曾经发出不甘的哀嚎。

  相比于天常狐巨大的身躯,这张人皮显得有些娇小,但对于陈薇华而言,人皮的恐怖程度远超天常狐本身,即使她城府心计远超常人,看到这一幕依然恐惧的浑身颤抖。

  “我在来之前调查过你的档案,你的能力是博闻强记,有过目不忘和过耳不忘的能力,或许你可以用你的能力试着反抗一下?”天常狐露出巨大的尖牙,笑着说道。

  陈薇华心里不断祈祷,张平快点来,张平快点来。

  “你的眼里还有希望,让我想一想,你不会是想让其他人救你吧?别做梦了,我的能力现在正好是针对外界,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声音,他们都不会起疑也不会好奇,所以……不会有人来救你!”天常狐看着陈薇华,沙哑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它想欣赏陈薇华逐渐绝望的表情,这就跟猫戏弄老鼠差不多。

  如果说吃年轻的女子是它崇拜月王子才有的习惯,那么杀死猎物前戏弄对方就是它真正的爱好。

  当然,这种爱好它只有在面对无法反抗的猎物时才会展露出来,如果猎物是有着不弱杀伤力的存在,它会悄然无声的吃掉对方。

  “你瞧,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落单的黄毛大狐狸!”

  天常狐的话刚说完,突然背后传来阴森恐怖的声音,这声音甚至比它发出的声音更加的可怕。

  一瞬间,天常狐猛的转过身,只见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死神正飘在它背后。

  它刚想往后退拉开距离,一只由血液构成的手就抓住它的脖子,同时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东西渗透到它的身体里。

  “死!”

  天常狐目露凶光,立即一爪子抓向死神的心脏,但却被黑色的迷雾挡下。

  “殿……”

  它意识到自己打不过这个死神,立即大声想呼救。

  不过刚张开嘴,喉咙就猛的鼓起,接着就像是长出脓包一样炸开,炸出来的鲜血落在地上,全都迅速的回到黑斗篷里。

  张平撕下苏静瑶的人皮,小心的收入黄金宝库手镯里,接着对陈薇华点点头,拉着天常狐迅速从阳台飞出。

  在陈薇华的家里杀死这只天常狐,张平自己当然可以拍拍屁股直接走人,但陈薇华就危险了。

  所以就算要杀这只天常狐也不能在陈薇华的家里杀。

  他带着天常狐迅速从空中飞过,接着落在一处空地,他将天常狐扔在地上,手臂瞬间化为血刀斩下对方一条手臂,接着自言自语道:“死亡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死之前所经历的痛苦,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招待你。”

  说话间,他手指化作纯血并且螺旋转动,在天常狐想要爬开的时候抓住它的脚。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常狐顿时抬头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它的后腿被张平的手指钻出五个血洞。

  “你知道吗?虽然我跟她其实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因为她我才勉强接受了事实,接受了这个身份,是她让我能够安心下来,不至于惶惶终日。”

  “在记忆里,我了解到太多太多她的事,仿佛真和她成为青梅竹马,她整个人都在发光,跟我这种死咸鱼一比,简直就像是天上的仙女,高不可攀。”

  “她只是想保护这座城市,想不再出现她自己那样的悲剧,为什么你偏偏要害她呢?”

  “你来害我也好过害她啊。”

  “你说我说的中听不中听,对不对?”

  张平一边诉说,一边用手拍打着天常狐的身体,甚至将天常狐扶起来搂着对方的肩膀,就像是前世跟朋友侃大山一样。

  不过天常狐有点煞风景。

  他每拍一下都要发出叫声打断他说话,所以他拍的越来越快,拍的越来越狠。

  最后,地面上只剩下一滩夹杂着狐狸毛、鲜血淋漓的碎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