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67】月王子

【067】月王子

  张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这口气已经压在他心底很久很久。

  他缓缓起身,接着瞥向不远处高大的兽影,悠悠开口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月王子站在不远处,人皮后的双眼淡漠的看着张平,它沙哑的开口道:“这是第二次,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杀死我的同胞,这一次我不会给你任何逃离的机会。”

  “那就试试吧!”张平深吸一口气,接着坦然笑道。

  在他决定要为苏静瑶复仇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好与月王子对线的心理准备。

  他心念一动,直接对月王子使用鉴定术。

  【鉴定失败】

  【鉴定失败】

  【鉴定成功】

  【异化兽:天常狐·月王子·王者血脉】

  【种族:异化狐】

  【势力:月族】

  【潜力:????????】

  【寿命:300】

  【等阶:顶级异化兽】

  【等级:39】

  【天赋】

  【认知扭曲:你拥有扭曲生物认知的立场,可以修改目标的认知】

  【常理颠覆:当做出不符合常识的行为时,可以颠覆目标的常识,强行使目标无法察觉到异常】

  【同族感知:当附近同族成员被击杀时,可快速感知到同族成员的死亡位置】

  【变化之尾:尾巴拥有极强活性,可千变万化。】

  【超级魅力:大多数生物都会被你的魅力所魅惑,从心底喜欢你。】

  【莫名亲近:绝大多数生物都会自发的亲近你,你的魅力大幅度提升】

  【顶级强壮:你的身体强壮程度远超同族,并且拥有极强愈合能力。】

  【精神念力:可将精神力实质化,念力属性为‘粘稠’。】

  【王者之血:所有能力都拥有超等阶效果,王者以下无法免疫。】

  ……

  很强。

  关键是不知道月王子会如何使用它的能力,光看文字描述根本无法想象。

  但张平看完月王子的属性,心里丝毫不慌。

  他反而抢先出手,两颗圆形的契约宝石从他手里投出。

  月王子完全不躲闪,反而用手抓住这两颗契约宝石。

  下一秒,契约宝石在它手里炸开,两道水流环凭空出现,水流环就像是链锯疯狂的切割它的手,但却连它手上一根狐狸毛都没有割断。

  这两道水流环是刘思善储存的,储存的方法很简单,一只手握着契约宝石-武契,一只手使用能力,当心里愿意储存时,能力就可以储存进契约宝石里。

  如果刘思善不愿意储存,那么契约宝石是无法将能力收取。

  这也意味着张平不可能用这个手段吸收敌人的脱手类能力攻击。

  “人类,这就是你的倚仗?”月王子随手将水流环拍散,接着开口问道。

  张平淡定道:“并不是,我只是试试它们的威力。”

  契约宝石-武契可以增加能力的伤害,不过由于他自己只是中级觉醒者,因此对高级觉醒者的能力强化不了多少。

  刚刚刘思善的水流环,他感觉只强化了一成左右,对付月王子这样的顶级异化兽,显然没有多少作用。

  这时候,白德和凤来仙从一条小巷走出。

  白德看到月王子和张平,警惕的看了一眼张平,开口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洛诗羽,张平呢?”

  “白教官,我在这呢!”

  张平身上的冥雾散开,却依然维持着纯水状态。

  他看向月王子,微笑道:“这才是我的倚仗!”

  既然已经做好跟月王子对线的心理准备,他怎么可能不安排后手。

  他进城后并非第一时间就去巡防队找杀害苏静瑶的天常狐,而是找王杰明,并且拜托王杰明找白德教官,从而通过白德教官联系到凤来仙。

  实际上,他将杀害苏静瑶的天常狐带着这处空地并不是随机选择,而是早就决定在这里杀死这只天常狐。

  因为这里是他和白德教官、凤来仙约好碰面的地方。

  “倚仗,张平,你在搞什么鬼?”白德狐疑的看了‘洛诗羽’一眼,不解的问道。

  凤来仙这时按住白德的肩膀,开口道:“别大意,他们在对峙,生死搏杀那种。”

  “……”

  白德眼神变了。

  他开始还以为张平和洛诗羽在偷偷谈恋爱,所以没太认真。

  这时候反应过来,他就注意到张平不远处的一堆碎肉,在他眼里那是一个人的尸体。

  “馆主,这是怎么回事?”他小声问道。

  凤来仙淡道:“他是通过你邀请我来,你问我?”

  “王杰明那死小子,只是说张平的事很重要,我开始也不在意,但他掏出刀子要把自己的手压在我这里,我还能怎么办?”白德叹了口气。

  实际上,王杰明为了求他带凤来仙到这处空地见张平,真的是豁出去了。

  白德可以确定,如果当时他不答应王杰明,那时候王杰明绝对敢将自己的手斩下来给他。

  虽然他不太喜欢王杰明的愚钝,但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教的学生少了一条手臂,最后无奈之下才答应了王杰明。

  “他们就是你的倚仗?一个勉强还能看的人类,一个废物。”月王子瞥了凤来仙以及白德一眼,不屑的说道。

  张平慢慢退后到凤来仙不远处,开口道:“白德教官,凤馆主,请相信我一次,一次就够了,她是我们的敌人!”

  “真拿你没办法,记住了,回头把中三式、后三式的学费都给我交了。”白德教官皱了皱眉,撸起袖子,叹了口气道。

  他和张平的关系其实挺不错。

  虽然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对劲,但他还是愿意相信张平。

  凤来仙则更为谨慎,他看向洛诗羽,对张平问道:“我们的敌人?”

  “对,我们的敌人!”张平点头道。

  凤来仙看向白德,白德咬牙道:“张平是我学生,我信他!”

  “那……小姑娘,抱歉了!”凤来仙选择相信白德。

  两人缓缓上前,对‘洛诗羽’呈包抄之势。

  月王子依然盯着张平,见两人围上来,干脆尾巴随意一甩。白德和凤来仙看不见攻击,但在尾巴袭来的瞬间,他们都不约而同跳起,恰好避开尾巴的攻击。

  虽然他们不知道眼前的少女是异化兽,但都表现出极佳的应对能力。

  “看不见的攻击?念力吗?”白德开口道。

  凤来仙眯眼道:“情况不太对,你学生招惹的敌人很强,你回去保护你的学生,她由我来解决!”

  只通过一招,凤来仙就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这一招很显然还是对方随意一击,否则白德恐怕不死也要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