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93】见贤思齐

【093】见贤思齐

  另一边,刘思善等人在草地上等待着张平被传送出来。

  “已经超过十分钟了,张平那小子怎么还没出来?”白德有点着急的自言自语道。

  其他人也非常担心,毕竟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关键就在于张平,失去张平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你们看那边!”张守中手里拿着望远镜,这时惊呼道。

  所有人看向他所指的方向,一个个顿时睁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只巨大的火鸟正从燃烧的树林里抬起脑袋,它的上方是红云密布,不断有闪电落下。

  “该不会地震就是它造成的吧?”程雪婕猜测道。

  这火鸟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在大地之上,它不断的挣扎着,每一次挣扎都会造成强烈的飓风,同时大地也会因此而震动。

  只是刘思善等人与火鸟相隔的距离太远了,只能隐隐约约看到火鸟的轮廓。

  轰隆隆!

  突然,远处传来闷雷般的巨响,接着一座死火山骤然爆发了。

  如果张平和苏清波、叶长春在地上,他们就会发现爆发的死火山正是他们之前所在的那座火山。

  可以说,一饮一啄皆由天定。

  如果苏清波和叶长春没有跟随张平离开,那么他们很可能会死于火山突然喷发。

  “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那火鸟如果挣脱束缚,肯定会为整个无尽大山带来毁灭级的破坏。”张守中颤抖着说道。

  凤来仙凝重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王者级异化兽?”

  “不知道,不过现在我们只能静观其变,我先下去看看情况,必须尽快带张平回来。”刘思善严肃道。

  不过当她走进传送阵,却意外的发现传送阵无法启动,她顿时脸色一变,开口道:“传送阵失灵了!”

  “什么!!!”

  陆寒顿时快步上前,等看到传送阵真无法启动,整个人立即脸色煞白,无力的跪在地上。

  接着他就自言自语道:“我就说不应该由着张平乱来,他那性子迟早会出事,现在好了,明珠城完了!”

  “张平未必会死,他可以变成水流,岩石崩塌也砸不死他,不过他想从地下1800米钻出来,恐怕不是一件易事。”白德这时开口道。

  张守中立即出声道:“那我们从上往下挖,他从下面往上挖,有没有机会?”

  他话刚说完,大地就再次剧烈的震动,接着那座巨大的火山喷射出大量的岩浆,四周的树木全都化作一片火海。

  天空被乌云笼罩,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

  “恐怕很快一场无法避免的森林大火将会蔓延向四周,来不及了。”刘思善有些绝望的说道。

  她这一刻心里也十分后悔,当时她就不应该有丝毫的恻隐之心。

  ……

  地下1800米处。

  张平整个人几乎被压的跪在地上,他紧咬着牙死撑着,全身都被汗水湿透,只剩下一个信念,那就是他还撑得住。

  其实大多数人救人的时候,往往不会想那么多,在行动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救人。

  前世张平有一位老大哥就是如此,他救了一位横穿马路的小孩,自己搭上了一条腿。

  后来张平去医院探望,问了这个问题,他只是笑着说那时候真没想那么多。

  再后来,他自己也参与无数次救人的行动,救人的过程往往很艰辛,但成功把人救出来的那一刻,只有开心。

  这种开心很纯粹。

  张平并不是为了得到赵彦龙、赵彦虎的感谢,更没有想过收买人心,让两人乖乖当他的召唤兽。

  他不会说什么大道理。

  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类的,他根本不信。

  真要说是什么促使他这么做,大概是……见贤思齐吧。

  上一世,张平生在一个英雄辈出的国度,他有太多太多的榜样可以学习,他会为英雄的牺牲而落泪,也会为被拯救者后来成为施救者而高兴。

  在绝对支配自己的身体后,他很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出自于身体的欲望还是来自于本心。

  他知道他只是纯粹想这么做,如果这就是圣母,那就圣母吧。

  赵彦虎带着哭腔道:“我和哥不需要你救,听到没有,滚啊。”

  “够了,别再演戏了,你想要什么情报尽管问,我告诉你还不成,别再留下了,别再……”赵彦龙颤抖着开口道。

  张平没有余力说话,他紧咬着牙银,因为过于用力,甚至眼睛微微凸出。

  他还可以撑住,旧王之血的力量正在强化他的身体,这点压力还打不倒他,只会让他更加的强大。

  “呼,呵,呼,呵,呼,喝!!!”

  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开始时声音低沉,等到最后却是猛的大喝一声,全身力量瞬间爆发,竟然又稍微抬起一点岩石。

  事实上,他现在所使用的技巧是兽王拳中的梼杌顽体。

  当初凤来仙就是用这一招瞬间爆发所有的力量,直接挣脱左向明的束缚。

  不过这一招其实需要特殊药物配合才能够修行,否则强行修炼反而会伤到自己,如果修炼不得当,甚至会沦为残废。

  问题是张平有旧王之血,任何痛苦都只会成为他的养料,只要不死那就变强。

  因此在使用梼杌顽体后,他不但爆发出更强的力量,同时身体也因为梼杌顽体的副作用,变得更强了。

  果然可以!

  张平精神一振,眼睛微微发亮。

  他抬头看着上方的岩石,在深吸一口气后,再次使出梼杌顽体的技巧,但这一次他试着将力量集中于右拳。

  一拳下去,岩石顿时微微凹陷。

  张平嘴角微微上翘,下一刻他就咬牙彻底爆发,拳头疯狂的轰击上方的岩石。

  “呼拉呼拉呼拉呼拉……”

  他的肌肉变得通红,仿佛在燃烧,伴随着梼杌顽体的呼吸节奏,无数的拳影疯狂的砸在岩石上面,岩石一点点的往上凹陷,原本被压缩到只剩下四十厘米的空间逐渐被拓宽。

  不过岩石变化,往往会牵一发而动全身,随着他拓宽空间,外面被阻挡的些许岩浆就被挤压的流了进来。

  张平的脚后跟顿时被岩浆覆盖……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脸色通红,抬头发出咆哮,拳头却并没有停下,而是以更凶猛的姿态砸在岩石上,无数红色的血点渐渐布满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