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97】红舫的解说

【097】红舫的解说

  地上,森林已经化为一片火海。

  刘思善、张守中等人在燃烧的丛林中快速的奔跑,他们正准备前往长沙河。

  长沙河从明珠城东面流入大海,另一端则是在无尽大山之中,现在无尽大山到处一片火海,想活命那就必须前往长沙河。

  只要渡过长沙河,那么就算火势再大也烧不到他们。

  “小心!”

  陆寒这时一声大喝,直接将旁边走神的刘思善推开。

  一棵燃烧着的大树倒下,陆寒被砸倒在地,其他人赶紧纷纷动手将大树移开。

  “没事吧?”张守中问道。

  陆寒爬起来,摇头道:“没事。”

  他在被砸到的瞬间就强化了自身的衣服,所以并无大碍。

  “思思,我知道你很担心张平,但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他看向刘思善,严肃的说道。

  其实他也担心,但目前的情况担心也没有任何用处,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先活下来,才有机会返回这里救出可能还活着的张平。

  “嗯,对不起。”刘思善愧疚道。

  张守中开口道:“我在前面开路吧,大家跟好了,相信我,张平肯定还活着,那小子命硬,不是早死的家伙。”

  他话刚说完,远处那被困的巨大火鸟就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

  这咆哮已经完全不像是鸟类能发出的声音,更像是男子的怒吼,同时还夹杂着无数其它难以分辨的杂音。

  在这咆哮过后,火鸟双翅猛的扇动,形成一片火焰风暴席卷向四周。

  “快走快走,这里很不安全!”张守中胖脸一紧,立即大喝道。

  他走在最前面,手持大盾和长剑,所有挡路的杂草、树木都被他一一斩开,一些燃烧着的树木倒下也被他用盾牌架开。

  一行人在燃烧的森林中狂奔,向着远处的河流前进。

  在距离他们数十里外,火鸟疯狂的挣扎,它表面的温度极高,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火焰里的骨架。

  朱猿龙就在火鸟的骨架里面,他的身体与骨架连成一体,体表几乎已经碳化。

  “朱红舫!!!”

  他还活着,虽然因为眼睛已经被烧掉,所以什么都看不见,但他可以感觉到朱红舫还在附近。

  “为什么?”

  “为什么要暗算我?”

  他需要一个答案,朱红舫的计划一开始十分顺利,他差一点就能够得到神鸟的力量,但在最后关头,朱红舫却又在仪式里加入了一滴血。

  这一滴血直接导致整个仪式暴走,神鸟的力量似乎复苏了,而他反而成为这种复苏的养料。

  “朱红舫,你该死,我会杀了你,杀了你!!!”

  朱猿龙在黑暗中愤怒的咆哮,这疯狂的意志甚至影响了正在复苏的火鸟,于是火鸟发出恐怖的咆哮声,那双流炎之瞳散发着丝丝邪意。

  在巨大火鸟数千米外,朱红舫等人正观察着火鸟的情况。

  “朱猿龙就是太自信了,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神鸟,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便宜他,他认为自己有王者之姿,有什么好处都非他莫属,真够搞笑。”一个青年冷笑道。

  朱红舫轻笑道:“朱猿龙其实并非没有脑子,他只是太自负了,他是真的认为自己是朱家的中兴之主,唯有他才能够驾驭神鸟的力量,因此才如此轻易的上了我们的当,如果是别的计划,他未必会上钩。”

  “大姐,神鸟复苏之后,真会听我们的?”一个女孩有些担心的问道。

  朱红舫笑道:“当然,圣胎仪式之血,我可是足足孕育了三年,它会乖乖认我做母亲,我的话将会是它的圣旨!”

  圣胎仪式是一个极其残忍的仪式,女子必须连续怀孕三年,以三个胎儿的精血再次孕育圣胎,最后圣胎被仪式炼化,只得到这么一滴血液。

  这一滴血液融入到复活的生物之中,必定能够完美控制对方。

  为了得到这滴血,朱红舫可是付出了很多很多。

  “大姐,我们得到神鸟之后,真要跟长老们翻脸吗?”一个少年问道。

  朱红舫噗嗤一笑,接着用手轻轻抚摸少年的脸,回答道:“你真认为王者很强吗?异化兽终究只是异化兽,什么‘对付长老’这种鬼话,骗骗朱猿龙就好了,谁真这么打算那是在找死。”

  “长老他们连司徒时白都对付不了,现在司徒时白不是被异化兽镇压了吗?怎么听大姐你说的,好像长老比王者还强?”一旁的少女问道。

  朱红舫看着还在挣扎的火鸟,微笑道:“姐姐今天心情好,索性就免费给你们上一课,如果只是纯粹对付异化兽,即使是王者级别的异化兽,长老们也能拿出对应的装备,有极大概率可以一击必杀,别看神鸟复活之后有着不弱于王者的实力,但用它来对付长老们,那是远远不够看。”

  接着她看向明珠城,继续道:“可对付司徒时白不一样,司徒时白的能力太多了,你猜猜看,司徒时白有多少能力?”

  “一万种?”少年猜测道。

  少女跟着猜测道:“十万种?”

  “根据长老们观察研究分析,司徒时白掌握的能力至少在三十万种以上,其中被动型能力多达十万种,光是这些被动能力叠加在一起,那就是难以想象的力量。”朱红舫笑着说道。

  少年露出疑惑之色,问道:“那他为什么会被月王镇压了?”

  “那你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如今我们才跟月王合作,过去又不是没有别的王者级异化兽。”朱红舫点了少年的眉心一下,笑着说道。

  她身后所有青少年都露出了然之色。

  显然是因为月王的能力恰好可以克制司徒时白,所以朱家才与天常狐合作,否则根本没有必要隐忍两百多年时间。

  “神鸟快复活了!”

  朱红舫看着神鸟骨架上隐隐可见的血丝,笑着说道。

  千米外,朱猿龙发出痛苦的咆哮,他脊髓中的力量一点点被骨架抽走,偏偏火焰中他又快速的恢复着力量。

  但这种恢复损耗的是他的寿命!

  这样继续下去,他会被骨架吸干所有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