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契约了我自己 > 【098】天才邪童

【098】天才邪童

  朱猿龙的能力名为‘霸龙之体’。

  这能力赋予他极强的身体素质,同时他可以吸收风、雷、水、火这四种自然界的力量恢复所有伤势,并免疫这四种力量的伤害。

  不过这种恢复是有极限的,一旦超过极限就会开始损伤寿命。

  原本他并不会被火焰烧伤,但超过极限之后,他免疫火焰的特性就会消失,这也意味着他往后每次恢复伤势都将开始损耗寿命。

  从他皮表已经碳化就可以判断,他已经超过了极限。

  “朱红舫!!!”

  朱猿龙知道自己无法挣脱仪式的控制,满腔恨意只能化为愤怒的咆哮。

  突然,他耳边传来邪意的笑声:“嘻嘻嘻嘻!”

  这诡异的笑声瞬间使他冷静下来,他莫名其妙的想起临走时表弟给他的一枚硬币。

  他的表弟名为朱九阳,今年只有六岁,总是喜欢说一些神神叨叨的话,他出门之前就正好遇到朱九阳,对方就给了他这枚硬币,说会给他带来好运。

  “那枚硬币!”

  朱猿龙咬着牙,缓缓往胸口一摸,果然他胸口竟然镶嵌着一枚硬币。

  他的衣物早已经在火焰中灰飞烟灭,这硬币原本应该是在他的口袋里,但现在却诡异的出现在他的胸口,并且紧紧的镶嵌在肉里,显然不是普通的硬币。

  “这难道是……小丑硬币?”

  朱猿龙的手已经没有什么触感,但通过抚摸硬币表面的凹凸纹路,他还是脑补出一张诡异的笑脸。

  他记得朱九阳给他硬币的时候,硬币的表面是非常普通的花纹,与现在这张笑脸截然不同。

  “朱九阳,老子如果活下来……啊啊啊啊啊!”

  朱猿龙想将硬币抠出来,但硬币却紧紧嵌在他的肉里,根本没有办法抠出。

  一瞬间,那枚硬币上的笑脸散发出邪恶的气息,火焰中仿佛传来小丑的怪笑声。

  ……

  朱家某处基地。

  一个一米多高,身材纤瘦的男孩正坐在沙发上吃着提子,他手里拿着一本连环画,正看的津津有味。

  连环画里,赫然是朱猿龙愤怒咆哮的画面,同时还有朱红舫野心勃勃看着火鸟的画面。

  “九阳,叔叔拜托你做的事,成了吗?”朱泽明从门外进来,这时讨好的问道。

  朱九阳合上连环画,拿起一颗提子塞进嘴里,轻松道:“快了,你要杀的那个……张平平,很快就会死了。”

  “是张平,你可别搞错目标了。”朱泽明纠正道。

  朱九阳不耐烦道:“知道了,叔叔,你可是答应我,干掉张平平之后,你就送我一只海洋人标本,可别说话不算数。”

  “当然,海洋人我已经搞到了,很快就制作成标本给你送来,不过前提是……”朱泽明笑呵呵的说道。

  朱九阳打开连环画,得意道:“最迟今晚十二点,张平平必死!”

  “这不是朱猿龙?”朱泽明看了一眼连环画里怒吼的小人,惊讶道。

  朱九阳点头道:“嗯,猿龙大哥被红舫姐姐暗算了,现在恐怕要成为太阳神鸟的养料,所以我就好心帮猿龙大哥一把,如果猿龙大哥可以在今晚十点之前解决张平平,那我就救他一命,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没用…干脆死了算了。”

  “为什么是十点?”朱泽明好奇的问道。

  朱九阳理所当然道:“因为妈妈说过,早点睡觉才能够长高高,十点之后我就要睡觉了。”

  “……”

  朱泽明有点无语,这答案让他无法反驳啊。

  他勉强的笑道:“好吧,那希望朱猿龙可以在十点前杀掉张平,这个……我去看看那个海洋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说完,他就转身赶紧离开。

  他走到门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但想到自己还要返回城主府,心里就猛的一紧。

  那一晚,他亲眼目睹月王子被沉沦者附身,而被沉沦者附身之后,月王子似乎精神就有些不正常。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回城主府,真不想见到月王子。

  “只要杀掉张平,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向长老申请调离城主府,让其他人负责我的工作。”他微微握紧拳头,心里默默想道。

  因为连续搞砸好几件事,尤其是陈珺婷还被他看丢了。

  现在长老们对他都很不满意,所以他必须拿出成绩来,才有胆气申请调离,否则肯定会被长老们一口拒绝。

  原本他是希望自己负责找陈珺婷将功补过,但这任务却被他的竞争者朱泽城抢走了。

  幸好,朱泽城派出去的朱猿龙,现在反而被朱九阳利用,成了猎杀张平的棋子。

  “千万别出意外,千万别出意外。”

  朱泽明心里祈祷着,接着慢慢走向走廊的另外一端。

  ……

  ……

  天空阴霾,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朱猿龙痛苦的咆哮,胸口的硬币上,小丑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也越来越邪气。

  他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

  轰隆!

  一道闪电落下,正好劈在硬币上面,硬币顿时爆发璀璨的光芒,丝丝银光快速爬满朱猿龙的身体,接着蔓延到神鸟的骨架上面。

  骨架瞬间开始长出血肉,密密麻麻的血丝在骨架之间编织起神经网络,肌肉顺着骨头快速生长。

  “朱红舫,朱九阳!!!”

  朱猿龙最后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下一刻身体就被神鸟的血肉包裹进去,整个人与神鸟融为一体,但他被包裹的位置,一张小丑的脸微微凸起,就像是长在神鸟胸口的人脸。

  轰隆!

  神鸟落在地上,火焰化作柔顺的羽毛,它仰天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叫,接着缓缓看向雨中的森林。

  “我的孩子,你终于复活了!”

  朱红舫伴随着一群天之骄子在雨中走来,她看着神鸟俊美的身姿,不禁露出狂热的笑容。

  这一刻,她的神态有些疯狂,目光真的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因为那一滴血,可是她用三个孩子换来的。

  重生的火鸟,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她的孩子吗?

  “孩子,我是你妈妈!”

  朱红舫与神鸟深情对视,温柔的呼唤道。